猫三羊四

有毒慎入。可能有BUG。鬼知道怎么这种东西都写了近万字。

 

仅供娱乐,无可上升。

 

 

 

 

 

 

易烊千玺睁开眼睛,默数三秒,身上猛然变重,如同孙猴子被瞬间压在了五指山下。
他张开嘴想哀嚎一声,果然吐出来的只是细弱的“咩咩咩”,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格外哀怨。试着动了动手脚,还能使劲,微弱的光线里,只能看到两只黑色的小蹄子在蓝色的床单上拼命乱划。

他认命地努力把自己的身体从山一般的棉被里拔出来,用圆圆的小脑袋在身边的巨型kuma上蹭了蹭,头顶两只尖尖的小角儿在充满棉花的肚子上一戳一个坑。易烊千玺小心翼翼地踩着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过于绵软的床铺,艰难地走到床头去,用小蹄子把台灯开关踩下来,然后跳到床头柜上,再从床头柜上跳下去,到达铺着暗色地毯的地面。

 

 

 

凌晨一点,当红少年偶像组合成员,舞担,老幺,十八岁的易烊千玺,再一次变成了一只小羊羔。

这种超自然现象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如果是处于熟睡状态,每天半夜一点钟他就会自动醒过来,变成羊羔,凌晨五点就会变回去,接着沉睡,睡醒之后也不累,没有任何异常,仿佛只是做了个梦,但却会清晰地记得自己变成羊的时候做过些什么。

其实变成羊羔,也就算了。关键是,他这只羊羔,还是迷你版的,只有一只龙猫那么大,成年人的手都可以一手包起来。看起来不像只羊羔,只像颗白乎乎的小雪球儿。

 

 

 

易烊千玺在房间里踱了几步,轻车熟路地到窗台那里去,像这一个月来一样,把窗栓搬开,窗户推开一条缝,笨拙地往外钻,撒着蹄子不一会儿就跑到了隔壁房间的窗台上。那扇窗也已经被打开了一条缝,他钻进去,冲着床脚那团黑乎乎的毛团咩咩了几声。

毛团上簇地竖起一对黑乎乎的耳朵,转过来,是只绿眼睛的黑兔子,见了他就撒开短腿颠颠地跑了过来,欢快地竖着耳朵往他身上蹭。

但这只兔子比他大了好几圈,蹭得他都快要站不稳了,低着脑袋就想拿角顶他,嘴里咩咩直叫:“王源儿你发什么疯呢你!”

 

黑兔子,王源,耳朵耷拉下来了,没精打采地用爪子拨着他的小羊角:“小千千,我好饿啊……”

易烊千玺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跪下来,伸着前蹄戳王源软绵绵的肚子:“你等小凯来再说吧,他活动最方便了。”

“王俊凯怎么还不来,不会被抓了吧。”王源顺嘴抱怨,往地毯上一躺,任易烊千玺蹭他的肚子玩儿。

 

易烊千玺作为资深级别的毛绒控,对王源这副毛茸茸肥嘟嘟的黑兔状态简直满意得不得了,低着脑袋蹭他的毛,只差没爬到他身上打滚儿。
王源被蹭得痒,伸着爪子要挠他,前爪太短够不到易烊千玺作乱的脑袋,急得猛蹬后爪,两只小动物就在地毯上闹成一团,兔毛和羊毛齐飞,动物形态也无法阻挠两只猴儿天性的挥发,闹得跟白天没什么两样。

两只零零猴玩儿得正起劲,窗台那里就传来一声清亮而严厉的:“喵~!”

易烊千玺羊耳一抖。王俊凯来了。

 

 

一只虎斑猫悄无声息地钻进来,闪电一般蹿到他们身边,易烊千玺眼前一花,就看着黑兔子像只小皮球一样被一腿蹬了出去,然后自己就被两只猫爪给牢牢抱住了。

 

他再一次痛恨起自己的迷你体型来……

 

 


大概体型是由年龄决定的,他是迷你羊羔,王源是正常体型的兔子,王俊凯看起来跟成年公猫没什么区别。王俊凯用前爪圈着他,就像圈着只心爱的毛线球。

王俊凯喜滋滋地低头舔了两口他的后背。猫的舌头上有倒刺,舔得他抖了抖,恼羞成怒地要拿角顶王俊凯,王源已经气势汹汹地变成一颗爆炸的毛团撞过来,抓着王俊凯的长尾巴张嘴就咬。

 

兔子那两颗大门牙直接把王俊凯咬得嗷儿一声叫出来,放开易烊千玺转头追杀王源。王源掉头就跑,兔子后腿有劲,跑得还是挺敏捷的,但是怎么可能比得上成年公猫,更何况这只猫还是争强好胜的老大哥王俊凯,没跑两圈就被抓住了,被揍得直求饶。

易烊千玺趴在原地,津津有味地看两只毛团打闹,从某个角度来说简直幸福到爆表。
那两只猫咪和兔子,都是国家级别的可爱啊……要是自己现在是人形就好了……拎起来团在手里玩儿多好啊……

易烊千玺沮丧地把小蹄子在地毯上点了点,留下一个小小的蹄印。

王源捂着自己的长耳朵,可怜兮兮地求饶:“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我好饿啊,我们找点东西吃好不好,都快三点了。”

 

王俊凯威风凛凛地脑袋一甩,翘着尾巴跑回易烊千玺身边,舔了舔他,才舍得回答王源:“你不是摸透了怎么溜出去?自己去呗。”
“我哪有你跑得方便——真是奇了怪了,你怎么就能变这么大一只猫,你看看小千千,小得跟老鼠似的。”王源抖了抖毛,耳朵又重新精神抖擞地竖起来。易烊千玺很想翻个白眼,但是羊脸不太允许,只在心里狂翻了一通:“又不是我乐意的。”

“小只不挺好的么,是吧易易~多可爱啊~”王俊凯声音里充满了笑意,开开心心地把易烊千玺搂过来又舔又蹭,易烊千玺背上的绒毛都快给他舔湿了。

“……你闭嘴。”

王俊凯变猫后简直就是一变态猫,就喜欢抱着他不撒手,偏偏易烊千玺太小只,跑也跑不过,躲也躲不了,只好认命地给他当逗猫棒玩儿。

三只小动物懒洋洋地趴在一起恢复了一会体力,还是决定跑出去找吃的。

王俊凯跑到门边,竖起身体,用前爪把门锁打开,易烊千玺和王源出去后他才叼着房卡钻出来,把门重新关上。

 

 


走廊里静悄悄的,因为是半夜,廊灯是温暖的橘黄色,映照着墙壁上悬挂着的装饰画。他们三贴着墙根跑着,王俊凯打头,王源垫后,把最小只的易烊千玺放在中间。
变成小动物后听觉敏锐一些,经过一些房门时还能隐隐约约听到里面的呼噜声或是电视节目音效,甚至还有噼里啪啦嗑瓜子的声音。王源在他后边边跑边抱怨着酒店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太浓,熏得他想打喷嚏。易烊千玺本来还没感觉,给他一说,也觉得空气里那股子人工玫瑰百合香精味确实浓烈了些。

于是他就一马当先地猛然刹了车,打了个喷嚏。小羊羔被一个喷嚏搞得有点难受,甩着脑袋,他背后王源也没反应过来,一头撞到他屁股上,把他往前一推,撞上了王俊凯温热柔韧的身体。
王俊凯的皮毛丝绸般顺滑,暖和得像个小暖炉,易烊千玺晕乎乎的还本能地蹭了两下,就听王俊凯叹了口气,转身把房卡放下,一口叼住了易烊千玺的后颈。

尖锐的牙温柔地衔住他后颈上的皮毛,把他拎起来,还恶作剧一样甩了甩,王俊凯就迈着轻快的步子继续往前走。

易烊千玺:“……王俊凯你放我下来。”小蹄子扑腾扑腾,却扯痛了后颈的皮,自己老老实实不动了。

王俊凯喉咙里发出一串咕噜声,在警告他别乱动。王源在背后幸灾乐祸地笑,抖着耳朵叼起房卡跳到前面去了,易烊千玺看着就想揍他,要是是人形,早踹他屁股两脚了。

他老老实实地缩在王俊凯嘴下,王俊凯湿热的呼吸吹拂到他脖颈上,满满的属于王俊凯的味道。

 

 

易烊千玺很郁闷。王俊凯也就晚上变猫的时候比较横,要是换了白天——

 

 

 


——易烊千玺是被自己手机闹铃声吵醒的。酒店房间里的加湿器发出一声叹息,提醒他该起来准备今天的拍戏任务了。

他们三个现在在合体拍戏,准备圣诞节前杀青,现下拍得也差不多了。易烊千玺躺在床上,回想一下昨天夜里,他被王俊凯叼着和王源从酒店后花园钻出去,三个动物一块摸到烧烤摊去吃了个饱。王俊凯还在舔他身上沾了油星的皮毛的时候到时间了,自动陷入沉睡状态,醒来又是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

他抬起手看了看,还是自己修长的手指,不是黑色的小蹄子。

易烊千玺洗脸的时候王源在房间外边敲门,他刚把门打开对方就哧溜溜钻了进来,拍着胸脯感叹:“这么大清早酒店门口就全是粉丝,我还想跑出去买个酸菜包子吃来着。”

易烊千玺把毛巾挂回架子上,接过二哥递过来的豆浆:“你不让小马哥去买?”

“王俊凯今天想吃米线!他就没买包子!”王源义愤填膺,嘀嘀咕咕地抱怨起队长来。易烊千玺想起昨晚上一猫一兔还在打架,忍不住就咬着吸管,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王源眨巴着眼瞅着他:“弟弟你笑啥?”

“没啥。”他嘬了一口豆浆,对着二哥摇摇头,露出圆圆的梨涡儿。

 

 

奇怪的是,王源和王俊凯夜里虽然记得白天的事情,但一到早上变回人形,就完全不知道晚上会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他们做过什么,甚至不知道他们会变形。易烊千玺第一天变形,早上惊慌失措地问他俩,他俩还以为老幺发烧了,张罗着要送他去医院。

后来易烊千玺再也没跟他们提过这事儿,权当是自己的福利。看着白天两位实力撩妹的队友夜里却只会做两只蠢萌的猫和兔子,想想倒也蛮有趣。

 

 


王俊凯坐在酒店大厅里等他们。易烊千玺下楼的时候,他正低着头哼着歌刷微博,摆着个标准的易式瘫姿势。他妆还没化,发型也没做,刘海软塌塌的,乖巧得像只家猫。
成年后的队长少了很多青涩感,一张脸愈发棱角分明起来,精致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易烊千玺远远望着他,心底就像一块湿润的草地,被猫爪子任性地踩出咕嘟咕嘟的泡泡,松软而轻盈。

 


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走过来,马上露出虎牙大大地笑了一个:“千玺~”收起手机几步就跨到易烊千玺面前,搂住他肩膀往怀里按了按,絮絮叨叨地说:“我跟你讲我昨晚做了个梦!我梦到我们三个去吃烤串啊,王源吃的那个茄子有冬瓜那么大,那里的羊肉串好香但是你不让我吃……”

易烊千玺心里咯噔一下。他昨晚的确死都不让王俊凯吃羊肉串来着——那不就等于吃他的同类了么!!披着羊皮的烊捍卫同胞权利。

难道王俊凯开始对变形的事有所感觉了……?

他还在那儿想,王俊凯不满地戳了戳他:“发什么呆呢。”

易烊千玺拿掉他的手,翻了个白眼:“没发呆。”他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跟他说,“说了不准吃羊就是不准。”

王俊凯露出笑来,眼睛愉悦地眯成两道弯弯月,一连声好好好地应着,走紧了些又跟他聊别的去了。

 

 


已经到了十二月,天气早就很干脆地冷了下来。皇城的天气很干燥,易烊千玺是习惯的,两个重庆队友就兴味寥寥得多。
天气冷,拍完一段候场时都有可乐姜汤喝。易烊千玺裹着军大衣站在一根柱子边上听着工作人员讲笑话驱寒,咧着嘴头一扭就看到王俊凯正在直勾勾地盯着他。

王俊凯认真盯着人时有点可怕,那对桃花眼儿可是号称看电线杆子都像在看情人,易烊千玺被他看得发懵,愣愣地盯回去,就看着王俊凯舔了舔嘴唇,然后抬手用手背擦了擦脸。

“……”那动作也太像猫了。

 

易烊千玺半晌无语,低头看着自己杯子里液面上忸怩升起的热滚滚的白雾。鼻尖那股湿漉漉的甜味带点辛辣,舌面上也有着微小的刺激感,在脆生生的冷风里颇为提神。然而背后的目光还是执拗地粘在他脖颈后,比可乐里的姜味还清晰。

……他感觉后颈发凉。

 

 

然而下一段就要拍他俩的对手戏。两个人边跑边吵架,迎面有车飙过来,哥哥反应很快地推了一把弟弟,两个人摔进草地里。难度不算大,就是动作比较多,不过他们拍得还不错,王俊凯把他扑进草地里后导演喊了卡,说这条可以过了。

草地冰凉凉的,细草里藏着些小石子,硌得易烊千玺后背有点疼,更别提王俊凯还压在他身上笑得全身发抖带来的重量。
易烊千玺无奈地拍了拍他:“起来啦,重死了你。”

 

王俊凯应了一声,没动。易烊千玺正想再催他,原本老老实实把脑袋放在他肩上的对方突然猛虎般迅捷地一转头,然后他的脖颈就被结结实实咬了一口。
“嘶——”王俊凯那两颗虎牙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钝,还是一样尖锐,一口下去一点情面没留,易烊千玺差点吓脱魂,头皮都麻了,勉力震惊道:“你……咬我干嘛?!”

罪魁祸首王俊凯比他还震惊,张口结舌地盯着他:“我……我也不知道!本能地就……”

工作人员见他们好半天没起来,都跑过来查看情况。猛虎瞬间变成受惊的兔子,跳起来跑了。

 

 


易烊千玺捂着脖子爬起来,左右应付着工作人员的询问。化妆师一边给他整理头发妆容,一边笑说:“你们玩儿什么呢,小凯脸红得那样儿。”
易烊千玺闭着眼睛让化妆师给他补眼妆,也只微微一笑说:“没事儿,闹着玩呢。”

猫咪似的小队长虽然有张美豔的皮囊,骨子里还是个纯情boy。易烊千玺对他熟悉,知道怎么逗会炸毛,因此也没怎么逗过他。
明明受害者是他好吧,王俊凯跑个什么劲儿。易烊千玺指尖摸着那块深深的牙印,轻轻按下去都疼得很,暗自咬了咬后槽牙,想着必须要王俊凯给他买两只熊补偿一下精神损失才行。

 

 


直到中午开饭他才又见到王俊凯,对方一脸苦闷地坐在盒饭边上玩手机,半张脸埋在大衣毛茸茸的衣领里,下巴一动一动地瞎玩儿。易烊千玺走过去拉了把椅子坐下来,他就被踩了尾巴一样猛地蹿了一下,巴巴地凑上来:“那个,易易,痛不痛撒……”
易烊千玺一边拆筷子一边懒懒地哼了一声,小队长马上狗腿地给他捏肩膀,捏着捏着就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易烊千玺衣领里那块儿牙印。
“!——”易烊千玺冷不防被按到那块儿,哆嗦了一下,“你干嘛啊!”

“……我错了T-T”

 

 

易烊千玺宽宏大量地分了把椅子给他,两个人缩在房间角落里吃盒饭。剧组的盒饭称不上多好吃,也难吃不到哪里去,易烊千玺挑着玉米炒肉里的肥肉,王俊凯就夹了一大块鸡块给他。
易烊千玺从善如流地把红烧肉给他夹回去,两个人边吃边挑拣,交换着菜色,还是平和地吃完了。


下午天气略微暖了些,易烊千玺坐在一边候场,没什么温度的阳光盖在肩膀上,也让他有些昏昏欲睡。他抱着热水袋懒懒散散地坐着,眼睛闭上一会又睁开,思维像是一团被泡开了的棉絮,杂乱无章地缩在角落里。

 

 


他想着没记熟的台词,王源今天穿的大衣上的花纹,没通关的游戏和午饭时王俊凯讲的笑话,直打瞌睡。正迷糊着,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蹭了过来,暖暖地贴在他背后,毛茸茸的一团拱着他后颈。
他略微吓了一跳,但是又感觉那东西没什么威胁性,眼睛都没睁,就伸手胡乱摸了摸。
然后有个什么湿软温暖的东西蹭上了他的手指。易烊千玺懵了,一下子睁开眼,就看着王俊凯垂着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张嘴把他的手指含进了嘴里。

他的口腔湿润温暖,尖锐的虎牙尖尖蹭着他的指尖,顺着指纹轻磨,时不时细细吸吮一口。他的长长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睛,眸光暗沉,而吸吮他手指的动作分外情色,易烊千玺被他吓住了,只感受着从手指上传来的酥麻的感觉,好半天才猛地把手抽回来,惊恐地瞪着自家队长:“王俊凯你干嘛?!!”

 

 


王俊凯抬眸盯着他,眼神里有些什么一闪而过,快得易烊千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他晃了晃脑袋,懵懵地愣了一会,才又跟他对视上了,哭丧着脸说:“我……也不知道啊……”

他维持着那个从背后环着易烊千玺的姿势,两手撑在他身侧,蹭着脖颈的毛茸茸的东西原来是他帽子上的毛,易烊千玺恼怒地揉了几把,把他往后推开了:“别闹你易大爷,边儿去。”

王俊凯委委屈屈地缩到他边上,低头玩手指。

 

 

易烊千玺攥着拳头放进自己口袋里,被王俊凯吮过的手指还麻麻痒痒的,像中了毒。

叫做王俊凯的毒。

 

 

他把半张发烫的脸藏在衣领里,暗暗祈祷不要有人发现他脸红了。

 

 

 


一整天都被王俊凯搅得心神不宁,拍戏拍到十一点多终于收工,易烊千玺洗了个澡就爬到床上睡觉,还没睡一会儿,又无可奈何地变成羊爬起来。

他抱着自己的羊脑袋在床上反思,没一会就听到钝钝的敲窗声,抬头看,虎斑猫站在窗台上,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易烊烊艰难地从床上爬到窗台,把窗栓顶开,凯喵灵巧地溜进来,一把就把球状的他扑倒,在地毯上滚了几圈。
易烊千玺生无可恋地被他饥渴地舔来舔去,黏了一身猫口水,只能拿小蹄子蹬他的嘴:“王源儿呢?”

 

王俊凯眯了眯眼睛,张嘴啃了一口他的蹄子,猫胡子抖了抖:“他说要睡觉,咱们今晚二人世界。”
易烊千玺没有话说,被他两个爪子扒拉得小短腿站不稳几乎趴下,无奈道:“我也想睡觉,好困。”
王俊凯一听,叼着他后颈跳到床上,用屁股推着被子整成个乱糟糟的小窝,蹭着他兴致勃勃说:“那我们也睡觉!我要和易易睡觉!”

 

易烊千玺把脑袋拱在他暖烘烘的皮毛里,突然想起什么,拿角顶了顶他,问他:“小凯,今天早上你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你好像在早上也变得像猫了。”

王俊凯懒洋洋地打了个猫哈欠,甩了甩尾巴:“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早上拍戏了。”
易烊千玺看他眼睛半眯不眯的,一副倦怠的样子,也不知道还能问什么,丧气地把脑袋继续拱进他胸口厚厚的绒毛里,用小蹄子没好气地磨着他的毛。

 

王俊凯好脾气地圈紧他,一口一口轻轻舔他的背。
特别舒服。特别软。
易烊千玺拱着他,模模糊糊地想,要是能一直跟王俊凯做两只除了吃只会睡的蠢猫蠢羊羔也不错。没有烦恼,还特别亲密。

 

 

 

一大早起来王俊凯又回去了。易烊千玺躺在床上放空了一会,爬起来的时候抬起手,却赫然在手背上看到了一根猫毛。

“……”

他把那根猫毛捻下来,握在手心里。

 

 

 

 


这段时间,王俊凯的猫病越来越严重了。

公共场合还好,一到私底下就黏在他身边各种蹭,一双肉爪子一直不规矩,摸的地方都是不可描述的,易烊千玺躲也不是挡也不是,直到终于被王俊凯扑进被子里舔咬了几口脖子,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也没看着王源越来越爱吃萝卜青菜啊?!自己也没有一看到草坪就想过去啃噢?!王俊凯这是哪儿来的猫病?!!


 

 

易烊千玺一把推开在自己身上拱来拱去的王俊凯,掐着他的后颈把他拎起来,严肃地质问:“大哥,你就不觉得你最近有什么不对?”

王俊凯眯着眼睛迷茫了一会儿,哭丧着脸扑腾几下:“我真不知道啊,我一看到你就想碰你,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在你身上了。”
他老老实实地热心建议:“要不你把我绑起来?”

 

易烊千玺瞪了他一会,挫败地松开了手:“算了。”
他趴在床上玩手机,王俊凯孜孜不倦地蹭过来,贴在他身边,毛茸茸的脑袋拱着他。

 

 

他小声地嘟哝:“好喜欢你噢,千玺。”

 

 


易烊千玺心里一紧,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只把脸转开,当做没有听见。

 

 

 

圣诞节来临之际他们如愿杀青了,凑在一块吃了顿饭,就打算收拾收拾度个假放松一下。
王俊凯没有什么计划,问易烊千玺想去哪儿。千玺跟自己爹妈联系才知道自己爸妈带着亲爱的弟弟出国玩儿去了,没地方去,干脆跟着王俊凯王源回重庆玩儿。

三个人在机场被堵了很久,焦头烂额地好不容易抵达宿舍,倒头就睡了。
天气冷,宿舍里很温暖,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易烊千玺睁开眼的时候,宿舍里一片昏暗,窗帘拉着,上边只有一层毛茸茸的暖光,估计也是一口气睡到了傍晚。
他迷迷瞪瞪了一会儿才觉得有什么不对,一转过头,几乎马上就被吓醒了——
王俊凯居然趴在他床边,一只手伸进了被子握着他的手,闭着眼睛还在睡,而他的头顶,赫然顶着两只猫耳。那猫耳还是带虎斑的,明显是他夜里变成的那只虎斑猫的耳朵。
易烊千玺颤抖着把手伸过去碰了碰,触感非常真实,柔软温暖,被碰到了还轻微抖动了两下,连带着猫耳的主人也从喉咙里发出了两声舒服的哼哼。

易烊千玺艰难地撑起身子往下看,果然看到了一条尾巴,安静地垂在王俊凯身后,尾巴顶端还打着个愉悦的圈圈。

 

 

 


——我的小队长真的变成猫了。

易烊千玺抬手摸了摸自己脑袋,没有摸到羊耳朵或者羊角,略微放下心来,盯着王俊凯的猫耳发呆。
不管怎么说,王俊凯和猫耳的相配度简直是MAX的,他头发这几天没理,刘海软软地搭在眉毛上,难得睡觉没张嘴,长长的睫毛温顺地垂下,乖巧又安静,可爱到极点。
易烊千玺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饱满的苹果肌。

 

 

——然后,王俊凯猛然睁开了眼。


昏暗的房间里,他的瞳孔变得很细,就像是真的猫的瞳孔。然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上来,一把按住了易烊千玺,张开嘴就把尖尖的虎牙往他脖子上扎。

易烊千玺懵了,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他的尾巴。
小队长嗷儿一声叫出来,瞳孔逐渐变回了正常的样子,委屈地盯着他:“好痛!千玺你干嘛啦QOQ”

 

“……你先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易烊千玺拽着他的尾巴,警惕地盯着他防止他又扑上来啃。王俊凯呆了呆,缓慢地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惊慌地伸手去摸,摸到尾巴和耳朵的时候表情比易烊千玺还要崩溃:“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时候房间门被打开了,王源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
空气一瞬间凝固。

 

王源的怒吼声几乎把房顶掀掉:“你们在干嘛???!!!”

 

 

 


好不容易把王源捂着嘴按下来坐好,他俩却发现,王源看不见王俊凯的尾巴和耳朵,他惊愕的只是自己两个好兄弟在床上滚成一团的事实。
王源痛心疾首:“你俩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也不告诉我!这还是好兄弟吗啊!”
易烊千玺:“……”关键是我们还没搞在一起啊。

 

 

和他相比,同伙王俊凯显得淡定许多,坐在他身边甩尾巴,还气定神闲地教训王源:“先不说我和千玺搞没搞一起,你进门不敲门也太不礼貌了吧,还有千玺的房间是你能随便进的吗啊,你进来有什么居心?”

 

易烊千玺冷漠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偷偷进我房间又有什么居心?”
王俊凯:“……”

王源拍掌大笑,然后马上被恼羞成怒的小队长按着打。

 

 

 

 

易烊千玺终于逐渐习惯了顶着猫耳和猫尾巴的小队长。
这几天他们三个都在疯玩,夜里一点也不睡觉,所以他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变成羊羔了。

不过小队长有了猫耳猫尾巴后像夜里一样黏他黏得紧,他心态好得很,多了那些零件也不慌张,真当自己是大型猫咪一样随时随地卖萌,求抱抱求抚摸一样不少。

 

 


易烊千玺虽然被他哄得开心,但是也感到迷茫,不知道王俊凯到底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那猫耳猫尾巴能怎么处理,能不能再变回去。

 

 


总不能一辈子都这个样子吧,虽然好像只有他看得见。
也总不能一直都和王俊凯这样纠缠不清吧。像什么话。

 

 

 

 

几天的假期结束后三个人又开始各忙各的了。档期排得很满,他们也要各自上课,出国都出了两趟,易烊千玺才再次和两个队友碰头了。

王源当天没有空,只有王俊凯到机场接他。易烊千玺好不容易杀出粉丝的包围圈上了保姆车,就看到坐在里面的小队长,头顶的猫耳簇地竖了起来。

“千玺~”小队长开心地喊着他,冲他招手,接过他的背包,七手八脚地搂过他的肩膀。易烊千玺露出梨涡,一个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猫耳朵。

 

 

王俊凯却全身一僵,然后很快软了下来。

 

他盯着他,眼睛水汪汪的,委屈地说了句:“你终于又摸我的耳朵啦。”


——太犯规了吧!!易烊千玺绷着脸想,伸手又揉捏了两下。

 

 


怎么办,真的好喜欢他。
喜欢得心口都发疼发涨,像塞进了一整颗爆裂的小星球,所有的土地都踏平给他住。恨不得他真的变成猫,能养在身边的那种,被摸摸耳朵就很开心,可以抱着说喜欢,被咬也不怕疼,而不是没有勇气地遮掩了好久好久,只能在变成羊羔的时候心安理得地把脑袋拱进他怀里。

 

 

 


他们有几天没见面,这会儿见了面突然有些尴尬,易烊千玺不太敢直视还顶着猫耳的他,走路也只跟在他身后,盯着他长长的尾巴走。王俊凯也没说什么,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王源来了,才活络一点。

 

 

 

今天是有个相熟的工作人员生日,大家一起到出去吃饭,吃完了到KTV嗨,还开了酒。因为他们都成年了,也不忌讳他们喝,易烊千玺一不小心就喝多了两杯,被王源抢了杯子才发现自己已经酒劲上头,有些醉意了。

 

 

王源把他架到角落的沙发里,叮嘱他睡一会,有什么事就叫他们,一转身就投回酒局去了。易烊千玺抱着抱枕调整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模模糊糊地只看见王俊凯站在人群中间,端着酒杯谈笑风生,一仰头把一杯酒都干了下去,精致的喉结上下滚动,漂亮的眼角画了一抹红,美得动魄惊心。

 

 

真好看。

 

就是那猫耳猫尾巴有点出戏。

易烊千玺歪在沙发里神游天外,没过多久,王俊凯就凑了过来。
“难受不?让胖虎送你回去睡觉吧,他没喝。”王俊凯低声说,用酒润过的嗓音带着勾人的磁性,听得易烊千玺眼睛都睁大了一点儿。

他嘟哝:“你怎么……不干脆就变成……猫算了。”

 

他声音模糊,但是王俊凯居然听清楚了,耐心地回答他:“这个真没办法啊,千玺。”
易烊千玺抬手扯他的耳朵:“那要你的耳朵还能干嘛?!就知道卖萌,卖萌,卖萌有什么用。”

 

王俊凯被他扯得疼,脸都扭曲了一下,伸手把他的手摘下来,眯着眼睛有点危险地看着他:“你想知道这是干嘛的?”

 

易烊千玺点头。

 

 

“还不是因为你!”王俊凯回头看看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又咬牙切齿地盯着他,牢牢抓紧易烊千玺的手不让他乱动,“我晚上变成猫了你就那么喜欢我,这耳朵尾巴不还是因为你喜欢才变出来的!现在你玩够了又说不要,你怎么这么难伺候。”

易烊千玺酒劲上来,也听不懂王俊凯说了些什么,只感觉王俊凯在批评他,不高兴地扁着嘴。王俊凯看他醉得厉害,不由分说地架起来要把他送回宿舍去,他也不闹,靠在王俊凯身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很可怜的,他晚上还是变成了羊羔醒过来。睁开眼就看到大猫趴在他旁边,尾巴一甩一甩地拍着床铺,看他醒了就伸出舌头慢悠悠地舔他。
易烊千玺还有些醉意,不过也还算清醒,被他舔得舒服,眯着眼睛趴在床上。趴了一会儿理智才慢慢跑回来,想起了王俊凯刚才跟他说的那些话,吓得猛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的大猫:“你刚才跟我说的那些……真的假的?”

凯喵没好气地抖胡子:“你说呢?”
易烊烊垂头丧气地趴着,用蹄子拨床单上的线头:“算了,反正你白天里也不记得晚上会发生什么,跟你说也没用。”

 

 

他刚说完就被猫嘴拱了拱,王俊凯的声音满带得意洋洋的笑意,活像恶作剧成功了一样:“你难道没听说过,喜欢一个人,就会长尾巴?~”

 

 

 

和王俊凯的关系从队长队员质变为恋人之后,王俊凯的耳朵尾巴就不见了。
他们夜里也不再变成小动物。易烊千玺也是后来才知道王俊凯白天是知道他们会变形的,只是一直不说,气得他把小队长晾了三天。
果然只有王源毫不知情……易烊千玺也不打算告诉他,只是再也见不到那只肥兔子了有点儿遗憾。

 

 

 

 


日子规规矩矩地过着。


易烊千玺接了部新戏,一进组就是两个月,拍得昏天暗地的,也没时间和队友联系。

这天半夜里收工,他一身疲惫地回到酒店,刚把外套脱了就听见窗台上响起似曾相识的敲击声。

 

 

 

他抬起头。一只漂亮的虎斑猫优雅地蹲在窗外,和他对视上,气定神闲地张开嘴:

 

 

“喵~”

 

 

 

 

END

 

 

 

 

评论(103)
热度(1532)
  1. 是你的烊烊呀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