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去看他的演唱会吗

新年快乐。大吉大利。

 

拖了很久的破镜重圆梗。10000+。

无可上升。

 

 

 

 

易烊千玺是没想到还会再见到王俊凯。准确地说是在这家他打工的咖啡厅见到王俊凯。

 

 

 

 

这一桌客人带着三个奶声奶气的小孩子,小孩子点单犹豫不决,点了这一款蛋糕又觊觎着另一款饮料,易烊千玺一直耐心地弓着腰听着小孩子念甜品名字,小孩子点完了,大人又纠结起喝什么咖啡,易烊千玺好不容易再直起身的时候腰都酸得他暗暗抽了抽眉毛。

 

他给那桌人确认订单的时候眼角余光瞄到店长带这个人进门来,经过他身后时跟那人说着些关于工作安排的话,想着应该是招了个新人,收好单子一回头就撞上王俊凯那张春光明媚的脸庞。

 

 

 

 

比起一年前王俊凯自然是又猛蹿高了一截,易烊千玺平平一眼扫过去就知道王俊凯还是比他高一点儿。大冬天里对方穿的也只是件长款的毛呢大衣,里面是高领毛衣,衬得他身材愈发修长,一双大长腿能顶到天上去,整间咖啡馆的目光都被他干脆利落地收割了一把。

 

 

 

易烊千玺想这几年过下来王俊凯倒是不怕冷了,想高中那会儿一到冬天王俊凯就会裹成一团小白熊。

 

 

 

短短几秒内他和王俊凯对视了一眼。他拿捏不准王俊凯的目光里有什么意思,下意识地也就匆匆移开目光,转了个弯把单子拿到点餐台去。

 

只觉得自己身上穿着黑白的侍应生制服,日本动漫里常见的那种白衬衫黑马甲黑领结,看起来估计有点滑稽。

 

 

 

他刚站稳就被柜台里的姑娘拉了一把,姑娘死死撑着柜台满脸通红一副要从柜台上面跳出去的样子,拽着易烊千玺小声尖叫:“千哥!!那是店长新招的服务生吗!!好帅哦——!!”

易烊千玺无奈地把衣袖从姑娘手里抽出来,一边打开咖啡机一边给面子地应和:“是啊好帅。”

 

 

 

 

废话,哥的前男友当然很帅了。

 

 

 

 

易烊千玺低着头专心地做着拉花,在卡布奇诺上画自己最拿手的小熊。几个姑娘躲在柜台里一边做咖啡一边小声叽叽喳喳地花痴着,没想到店长突然经过,威严地教训了一声“专心做事”,都瞬间噤声了。

 

易烊千玺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王俊凯正跟在店长身后看着他,见他抬起头,马上叫了他一声:“千玺。”

然后王俊凯微笑了,没有露出虎牙,只有脸颊上浮出两道淡淡的猫纹,眼睛眨着,有一点儿局促。

 

易烊千玺顿时感觉姑娘们探究的目光齐刷刷地钉在了自己背上,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杆,有点尴尬地应了一声:“……啊,好久不见。”

这真是最烂的开场白了,易烊千玺想。店长倒是乐呵呵地打量了他俩一会儿,便对易烊千玺说;“千玺你和俊凯认识啊,那刚好,小绿不做了,俊凯接小绿的晚班,你这几天就带一带俊凯吧。”

 

 

 

 

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靠在门边上,目光垂下来盯着地砖上的菱形花纹。王俊凯在他身后窸窸窣窣地换制服,几次轻轻咳嗽似乎想要说点什么来打破尴尬,但是又什么也没说。

易烊千玺更不用提,王俊凯不开口的话他更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这局面,只能维持着泰然自若的表象,王俊凯整理完了就把几张咖啡的基本配料单交到他手里,用完完全全的前辈口气道:“这几种咖啡配制单你先记熟,其他复杂一点的都是靠这几种基础的做,不用急着学别的。然后,嗯……拉花的话,再说吧,我让小蓝小红她们教你……”

 

“嗯……”王俊凯点点头,接过那几张纸,突然问,“你……过得怎么样?”

易烊千玺把游离的目光投到他脸上,王俊凯墨黑的眼睛像水洗过的玻璃珠子,眸光微微闪动,看不清有着什么样的思绪。王俊凯的唇色还是很淡,微微开启着,是很有诱惑性的色泽和姿态。易烊千玺也只淡淡笑了笑,轻描淡写说:“挺好的啊。没什么不好的。”

 

 

本来也没有说分手是给自己造成了巨大创伤无法愈合,之类的。

 

 

 

 

 

易烊千玺的整个高中,都和王俊凯有关。

高中入学的时候他就和王俊凯被班主任大笔一挥分成了同桌。至此纠缠拉扯,黏黏糊糊,也没有一起走过一整套春夏秋冬,关系就一路高歌猛进从好兄弟升级成了恋人。

那时候都还小,懵懵懂懂的初恋,坦诚而热烈,情真意切,却也是因为很小的矛盾搞到无法调和,负着气就说了分手,没想到一分手,就是真的很彻底地分手了。

 

 

还好那个时候也到了高三,没有时间和精力想得太多,易烊千玺参加了B市某所知名大学的自主招生,通过之后没有参加高考就直接离开了学校去旅行。离开王俊凯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几乎都要忘记了还有过这样的一个人。偶尔梦里梦到那人的微笑,也在梦里听见了对方曾经说过的话,醒来后从床头捞过闹钟,没办法彻底清醒,便翻个身,还是再次沉进黑暗的睡梦。

 

他似乎一直是刻意地逃避着去深思这一件事,毕业以后虽然也听过一些王俊凯的消息,知道他也考到了B市,但是更多的消息,他没有去了解。

 

直到如今再见到王俊凯,易烊千玺说不上是怎么样的心情。

 

 

 

 

 

王俊凯对咖啡厅的工作倒上手挺快,虽然刚开始调制咖啡和奶茶的时候手忙脚乱,把奶精和奶油洒出来,姑娘们都很兴奋地捂着嘴偷偷笑,他就会用特别无措的眼神看着易烊千玺,可怜得像惹祸的猫咪似的,易烊千玺只能硬着头皮去帮他。

他本来是想避开王俊凯一点的,毕竟他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王俊凯,现在能像对待普通老同学一样对待王俊凯都不错了。

 

不过那群姑娘也是不省心的,店长让王俊凯学拉花,那些会画玫瑰画小鹿画圣诞树的原本花痴王俊凯花痴得恨不得贴到人家身上的女人们都嚷嚷着让易烊千玺来教,说什么“千哥画小熊可好看了,他画的小熊人气最高谁都喜欢点千哥画小熊!!”。

 

易烊千玺在一边给客人点单,听见王俊凯在那边笑着说“是吗”,手一抖就把一个一画成了六。

 

他排的班是在下午,中午一点到下午六点。这家咖啡厅离易烊千玺学校不远,很多人都喜欢喝个下午茶,所以下午的班顾客会很多。原本易烊千玺选的是晚班,但是店长觉得他人好看做事又利落,好说歹说让他上午班了。他的课基本都在早上,下了午班也不耽误自己去舞社跳个舞之类的,也就答应下来。

现在易烊千玺才觉得世事难料,谁知道午班就正好碰了前男友啊。

 

 

他喜欢熊不是秘密,王俊凯以前老是激烈地吐槽他给熊的爱比给他的多,但这会儿被姑娘们爆给王俊凯听还是有点儿窘。

 

易烊千玺拿着单子走过去扔给收银台的姑娘,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一眼姑娘们让她们少说话,转头跟王俊凯说:“那明天再教你拉花吧,这会儿快交班了。”

 

王俊凯应了一声,局促地搓了搓手,拉了他一把:“那你等我一块走。”

易烊千玺整颗心空空地颤抖了一下,还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咖啡厅里暖气开得很足,咖啡和海绵蛋糕的香味一直萦绕着,热烘烘的甜蜜。但是外面确实是零下的气温,B市的冬天冷且干,两个人把衣服换过之后出了门,直接被迎面扑上来的冷风吹得一哆嗦,脑子都清醒了一点。

 

他们两个站在咖啡厅门口,还是王俊凯先转头跟他说:“我们先去吃饭吧。”

然后他笑了,虎牙尖尖不怕冷地露出来,眉眼都弯弯的,这样笑着倒是有几分稚气的模样,仿佛还是三年前的那个他,刚进高中,意气风发的,撒娇很熟练,却又腼腆得很。

 

 

“你想吃什么呀,千玺?”

 

 

 

 

 

 

易烊千玺自认跟王俊凯也算交心交底了将近三年,嘴都嘴儿过不知几次,王俊凯什么脾性他也不是不清楚。王俊凯虽然黏他的时候很没原则很没皮没脸,但是本质上是个要强还好面子的人,这会儿主动再来靠近他,他感到奇妙,也心情复杂。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将近九点,校道边的路灯光线柔和,地上都是破碎的树影,一对对情侣挽着手散步,把轻声的谈笑踩在脚下。易烊千玺沿着校道边慢悠悠走着,偶尔也有认识易烊千玺的同学看到他喊他名字,就笑着打声招呼。

 

再次跟王俊凯坐在一起吃饭倒是很奇异地相安无事,只是平平常常地聊一点近况。原来王俊凯考上的大学就在他学校不远处,也是大学城内,相隔不过三站路,也难怪王俊凯能跑到那家咖啡厅去。

其实他们两个也并不是没有话说,默契一旦生成,就是扎根在皮肤下的藤蔓,一举一动都牵扯着,铲除不掉。

假如没有那些过往,他和王俊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吧。只不过彼此认真相爱过的人,是不可能再做朋友的了。那些什么分手后还要做朋友,都不过是退一步的安慰罢了。

 

 

 

易烊千玺刚走到寝室门口还没进去,王源就从里面蹿出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兴奋地嚷嚷:“千千呐,我拿到了你男神的票哦,你要的话给你留一张?”

王源是他隔壁寝室的同学,私下做着黄牛的工作,想拿什么票他那里基本都拿得到,人又好说话,价格很公道,生意红红火火的连他们导师都从他那里买偶像见面会的票。易烊千玺被他一扑直接扑得后退了两步,赶紧接住裹成一只大雪球的王源无奈地问;“……我哪个男神?”

 

“Karry啊,我听说你不是巨喜欢他的么,他三月份来这里开演唱会。嗯,我表哥让我拿票我多拿了两张,怎么样,你要不要噻?”

 

 

 

 

易烊千玺心里一紧,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好啊。

Karry是高中时期他和王俊凯都相当喜欢的一位创作型歌手,很年轻,仙子一般好看,人气非常高。易烊千玺那时一直觉得王俊凯看起来和

Karry有些神似,不过Karry是高冷霸气型的,王俊凯比他傻白甜多了,他每次这么想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眼瞎。

而他们确定恋爱关系就是在Karry的演唱会上。攒了很久的钱买到票,在漫天漫地的尖叫欢呼声中和涌动的蓝色荧光棒和灯牌的海洋里,王俊凯紧紧抓着他的手,紧张不已地低头吻了他。

 

 

 

他们坐同桌的时候经常一起躲在故意摞得非常高的书堆后面戴着同一副耳机听歌,王俊凯的ipad里除了给易烊千玺下的那些他喜欢的某韩国男团的舞曲和王俊凯偶像周董的歌,基本上都是Karry的,两个人边听边跟着哼,听到高潮部分相视而笑,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方的倒影,即使是听了苦情歌还是一样煽情。

 

 

后来,他就很少再听Karry的歌,也不怎么追他的行程了。他还是觉得Karry和王俊凯是神似的,有时候在街上碰到有Karry的广告牌,倒也会停下来多看几眼。

 

 

旧的东西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们都有着一种堪称温柔的力量,因为某一个与之相关的人,而散发出来的堪称温柔的,巨大的静默的力量。切割着肌肤,像是穿着白色细线的针,把过去的事物和当下的你我缝合起来。那些细小琐碎的东西充盈在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之间,回头向过去的自己询问状况的时候,才会恍然发觉无论如何逃避着,过去的一切也都依然停留在这里。但就算一身伤痛,总比忘个彻底要好得多。

 

 

 

“……不用了吧,我不是很想去。”易烊千玺把雪球王源摆正,对他笑了笑。王源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样子:“不是吧,Karry演唱会的票很难抢哦,你真的不去?”

 

“嗯。我不是很喜欢Karry了。”易烊千玺盯着王源大衣帽檐上一圈雪白雪白的绒毛,轻声再说了一遍,“我……不是很喜欢Karry了。”

 

 

 

 

 

 

和王俊凯一起工作了半个月下来,倒也什么都没发生,他还是教了王俊凯怎么画小熊的拉花,但是王俊凯自己搞了个兔头,可爱极了,加上他那外表活脱脱就是一人肉吸金板,人气高得可怕,很多很多的女生跑过来点咖啡就是为了看王俊凯顺带着要一朵兔头的拉花。

 

咖啡厅里的姑娘们自打知道了易烊千玺跟王俊凯曾经认识之后,就时不时缠着易烊千玺让他说点他们以前的故事,一个个兴致高昂得有甚于自己的终身大事,易烊千玺只能微笑,不置可否,被缠得狠了也只会说句“真的没什么啊,就普通同学”。

 

 

——然后王俊凯就会远远地喊他:“千玺,你过来一下——”

 

 

姑娘们看着他的眼神里写满了“屁咧我们才不信”。易烊千玺只好无奈地放下手里的活,过去看王俊凯又需要什么帮助,然而每次都只是很小的事情,比如让他看看他那只兔头画得好不好看或者闻闻那杯咖啡香不香。

 

易烊千玺想瞪他,王俊凯就笑嘻嘻地看着他,虎牙儿露出来,傻呵呵的,倒是让易烊千玺没有话说。

靠近他的时候总是觉得像是有什么细小的东西扎着心底,算不上疼,只有些细微的痒,不太自在,想要离他远一点,又无计可施。

 

 

 

快要放寒假了,店长急着回家过年,给他们发了红包让他们早点下班。姑娘们商量着去逛街,最后的整理工作就推给了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想想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做,就答应下来。

然后王俊凯自告奋勇,要留下和他一起打扫。易烊千玺瞪了他好一会儿,也拿他没辙,就不管他了。

等店里最后一批客人走掉,易烊千玺把门外的小牌子翻成“CLOSE”,把店门关上,就开始擦桌子。王俊凯自动自觉地拖地,刚才他还在做咖啡,身上黑色的围裙也没摘下来,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王俊凯本来就腰细腿长,穿起他们咖啡厅廉价的一百五批发一套的制服也像穿国际大牌一样无可挑剔。刘海兴许有一阵儿没剪了,软绵绵的搭在眉毛上,这会儿低着头拖地,一排细细碎碎的刘海儿就在额头前晃晃荡荡,底下只看见挺直的雪白的鼻梁和颜色很淡的唇瓣,无论过了这些年,他还是精致的,像个陶瓷娃娃。

 

以前王俊凯把他拉到他家去玩,他在他家还看过王俊凯小时候的照片,小时候虽然皮肤黑一点,但是也相当可爱,女孩子一样漂亮。就是因为他的漂亮,他高一的时候还被强行拉去演话剧,穿红色的洛丽塔裙子,毫无违和感的美,易烊千玺当然是在心底狠狠惊艳了一把的,但是表面上嘲笑了他很久,被王俊凯恼羞成怒地捏着后颈亲,才什么都不敢说了。

 

 

 

易烊千玺擦桌子的手猛地掉下桌沿,一下子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又无意识地盯着王俊凯看了好久。

他耳朵有点发热,慌慌张张地拿着抹布要去清洗,就听见王俊凯在他身后轻轻地喊了他一声:“千玺。”

“……嗯?”

 

 

王俊凯的声音里都是笑意,草莓果酱般腻人:“你看我干嘛。”

 

 

“……”易烊千玺脸上一阵发烧,掩饰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也就尽量拿着镇定的语气,“很久没见到老朋友,看几眼也正常吧。”

王俊凯直起身来看着他,脸色算不上很好看,简直就是拉下脸来了。易烊千玺一直对这样的他有些忌惮,抿着嘴唇不知道要说什么,王俊凯就突然问:“你还喜欢我吗?”

 

 

易烊千玺第一反应是飞快地利落地否定掉:“你开什么玩笑?”他最后一个字还没清晰地吐出来,王俊凯就也飞快地截住了他的话尾:“但是我还喜欢你啊。”

 

 

他一下子抬眼看王俊凯,却看到他顶着一对微微泛红的眼睛盯着他,紧紧抿着嘴巴,表情可怜极了,像只被抛弃的兔子。易烊千玺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只觉得整颗心都轻微抽搐着,有种饱涨的难过。

 

“……我真的还喜欢你啊。”王俊凯小声说,“我后悔很久了,千玺。从你离开我开始,我就知道我错了……”

 

 

 

在那段沉默里面,无数的时光裹挟着风云从他们之间穿过。再从他嘴里听见那三个字,感触却已经完全不同,虽然仍旧是那个人,但是换了个时空,他们之间隔开的距离,已经不单单能靠后悔来弥补了。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王俊凯。现在谈感情,是要负责任的。”沉默了一会,易烊千玺说。

“以前不懂事,做的那些事情,忘了也挺好的。”

 

 

 

王俊凯没有说话,易烊千玺等了一会儿,正想直接走掉来打破这样尴尬的局面,就听他大声喊了句:“我会负责任啊!”

 

 

他的声音冲动地在房间里撞击着,惊慌却鉴定,碎成一片一片地落在易烊千玺心口。

他在那一瞬间想了很多,想高一去看的演唱会,高二冬天下的雪,高三晚自习后去的便利店。但是里面都有王俊凯,笑着的,低头亲他的,围着围巾发呆的,每一个,牢牢占据着他的思维。

 

 

原来自己真的除了王俊凯之外的记忆都很淡薄,那些做错的习题,与同学闹的矛盾,拿过的大奖,本来以为是刻骨铭心的东西,最后都只是沦为了身后那个人的,零星的陪衬。

 

 

 

“……没关系,再给我一次机会吧。”王俊凯说。

 

 

 

 

 

 

寒假一放,易烊千玺回老家过年去了。老家在乡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每天砍砍竹子抓抓鱼,和爷爷奶奶唠嗑唠嗑,过得很是惬意。

结果他还没超脱世俗几天,王俊凯就不知怎么搞到了他现在的联系方式,一个电话打过来就开心地嚷嚷:“千玺~新年好!!好想你啊!”

 

易烊千玺正在吃奶奶包的饺子,差点半个喷出来,放下筷子犹疑不定地问:“你……哪里来的我号码?”

 

王俊凯喜滋滋的就差摇头摆尾了:“哎呀,一个号码而已,想要就能知道了嘛~你什么时候回B城呀我们去玩儿好不好!”

 

“……”易烊千玺觉得他上纲上线得可怕,瞄了一眼围在桌边正饶有兴趣地偷看自己打电话的表妹表弟,果断地把脸转到了另一边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你约别人吧。”

 

“噢……”王俊凯小小的失落,又兴致高昂地问,“你老家这儿,过了这片竹林怎么走来着?以前那个牌子不见了哎……”

 

易烊千玺脑子轰地一声,站起来往屋外走:“你什么意思???”

 

表妹表弟在他身后乱成一团,嚷嚷着:“外婆!!表哥要跟别人私奔啦!!!”

王俊凯用特别无辜的语气说:“啊?我意思就是我不记得往你老家的路怎么走了诶,我现在在村口小卖部喝茶,杨大爷说你们家今天包饺子哦给我留一份好不啦……”

听着小毛头们瞎嚷嚷和王俊凯在耳边没完没了的唠唠叨叨,易烊千玺头都大了,健步如飞地把小毛头们甩在身后,往村口那边走。王俊凯听他不说话,静了一会,小心翼翼地问:“千玺~?你不会生气了吧?”

 

 

……易烊千玺嚼着嘴里剩的半口饺子,有气也软绵绵的不值得发,哼哼说:“没你饺子吃了,喝茶吧。”

周围的竹林被风轻微吹动着,像一阵温柔的抚摸。王俊凯低低笑了两声,那细微的声音裹在风声里吹进耳内,一路滑进心底去了,易烊千玺踩着小路上最后一层枯叶,纤细的筋脉在脚下一寸一寸碎裂,他忍不住就加快了脚步,最后跑了起来。

 

 

 

到村口小卖部的时候果然看见王俊凯乖乖地坐在里边,穿得严严实实地捧着个白瓷儿大茶杯在和杨大爷谈笑风生。老爷子年纪是大了但精神头很足,还是他先看见易烊千玺的,指着他跟王俊凯说了两句,王俊凯就抬头看过来,看到易烊千玺便一下子咧开嘴来笑,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把茶杯从这只手换到另一只手,悄悄揉着手背的指关节。

 

易烊千玺几步走近了,杨大爷就把他拉过来,亲热地道:“玺子啊,俊俊有两三年没来了哟,你俩都长这么大了,感情还这么好,俊俊还特地跑来找你玩哩!要常带俊俊回来玩,爷爷请你们喝茶。”

 

易烊千玺下意识看了王俊凯一眼,后者傻笑着,也没接腔,干脆再低头喝茶。“好的爷爷,我会的。”他乖巧地谢完老爷子,轻轻碰了碰王俊凯的胳膊示意他起来,跟老爷子道别,“那我带小凯去玩儿,不打扰您了。”

“好好好,好好玩儿啊,唉,年轻人感情真好啊。”老爷子摸着灰白的胡茬,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忙不迭地把他俩送出了小卖部。

 

 

远离了杨大爷的视线,易烊千玺就走快了两步不再和王俊凯肩并肩,被王俊凯眼疾手快地又一把拽了回去:“千玺……”

“……干嘛。”易烊千玺被他攥着,手臂都僵了,抬眼看他,就看着王俊凯鼻尖尖和嘴唇不知道是喝茶熏的还是冻的,一片红通通,有点可爱,于是梨涡忍不住露出一半,又给他死憋回去了。

 

王俊凯盯着他,一张嘴都是白雾:“……想你了。”

 

 

王俊凯的直白堵得易烊千玺说不出话,张了张口又沉默下来,半天才别别扭扭地“哦”了一声。

两个人又继续肩并肩地往易烊千玺老家走。村里的小孩一个个穿得圆滚滚的从小路上滚到他们俩脚边好奇地盯着他俩看,半天有个小孩指着王俊凯大喊:“啊~是虎牙格葛~”

易烊千玺还真没想到王俊凯以前来过一次他的老家就给他的老乡们留下了这么多深刻的记忆。

 

 

 

他看着王俊凯满脸笑容地抱起一只圆球,感觉似乎在杨大爷眼里,在这些小孩儿们心里,他和王俊凯一直是关系圆满从未破裂的,他们两人的并肩可以完美地折叠起来,衔接到两年以前,衔接到他们还亲密无间的时候。那一对他们静止在别人的记忆里,静止在这周围的竹林里,王俊凯捧过的白瓷儿茶杯里,清澈的小溪和天空之间,躲在他们记忆的边角。

 

然而这静止的几年间,他们的感情还能不能再完美地折叠,衔接回开始的端点,易烊千玺不知道。

 

 

 

最后王俊凯还是吃上了易烊千玺奶奶包的饺子,一连吃了两碗,边吃边夸他奶奶,夸得易奶奶合不拢嘴,就差把王俊凯认作干孙子了。易烊千玺坐在桌边埋头苦吃,瞄见王俊凯从碗沿儿得意地偷瞄着他,忍不住翻了个小小的白眼。

 

 

 

他们在乡村里住了两天就一起回B市去。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好像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王俊凯也没再说过些什么离奇的话语,偶尔手脚有些微不规矩,易烊千玺愣是挑不出来,也就默许了他拉拉手捏捏后颈靠靠肩膀诸如此类的行为。

 

 

 

直到王俊凯给他拿了一张Karry三月份演唱会的门票。

他问他:“我可以请你一起去看Karry演唱会吗?”

 

 

那时咖啡馆刚开始继续营业,易烊千玺坐在角落研究店长新买的拉花器,王俊凯就摸到他身边,摇着尾巴把票递给他。

票做得很精致。上面印着Karry闭着眼深情唱歌的样子,四周是深蓝色的玫瑰和白色的蔷薇,花体英文写着演唱会名称。

 

和几年前的那张不一样。那时候的票还很普通,不精致,规规矩矩的黑体字,但是也是从这只手里递过来的。那张票被汗津津的手掌兴奋地攥得皱巴巴的,但易烊千玺想起票根他还保存着,就夹在钱包夹层里,一直忘了扔,或者说不舍得扔。

 

 

现在王俊凯温柔地俯视着他,拿着票的手指却有点颤抖。

易烊千玺看着他,嘴角有点发苦,只说:“我不喜欢Karry了。”

 

王俊凯沉默,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眼眸墨黑的,看不穿里面的情绪:“你骗人。”

 

 

“……”

 

最后那张票还是被他塞进了口袋里。从外面轻轻按一按是有一点点硬的触感,虽然只是一张纸,装在里面也足够沉甸甸的,他干着活不时想起,心脏就轻微地抽动一下。

 

王俊凯一整天都特别嗨,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每个从他面前走开的女孩子都脸颊红红。姑娘们扎着堆偷偷议论王俊凯是不是有情况了,还死活拽着易烊千玺打听。易烊千玺木着脸说不知道,没几秒钟又被王俊凯火烧火燎地喊走,去处理他那些根本不需要易烊千玺帮忙处理的问题。

 

 

易烊千玺一边听他胡吹着他那杯咖啡有什么(其实不存在的)问题一边无奈地想,为什么王俊凯是这样一个无法让人拒绝的人……上辈子也许是年糕精变的?

 

 

 

Karry演唱会的时候整个B市的年轻人大约比平时多个三四倍。走在街上随处可见手腕绑着蓝丝带穿着蓝衣服拿着蓝色手幅喜气洋洋的年轻女孩子,每一处大型广场上都有拉着巨大横幅的轰轰烈烈的应援活动,越靠近场馆人越多。

王俊凯拉着易烊千玺一路穿越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才排上入场的队,易烊千玺汗都下来了,调整着棒球帽,就看着王俊凯东张西望一阵,眼睛亮亮地跟他说:“诶易易,我去给你拿站子礼包怎么样?”

 

易烊千玺来不及吐槽那个熟悉的称谓,先翻了个白眼:“待会你进来人家说你插队。”

“不会的!我跟你是一伙的。”王俊凯瞄了瞄他们身后那些目光如狼似虎脸泛桃花盯着他们俩的姑娘,笑嘻嘻地拉了拉他的手,“你等我一下。”

 

然后他就迈开两条大长腿一溜烟儿跑了。

 

易烊千玺木木地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在心里叹了口气,把头低下去了。

还是以前那样儿,仗着一张脸好看就多会骗两份,以前人家一个站子礼包做四份钥匙扣随机发,他硬是给凑齐了,拿给易烊千玺邀功,摇头摆尾的像只大型犬。

 

他隐隐约约听见身后的姑娘们在兴奋地议论王俊凯,不时爆发出小小的哄笑和尖叫。易烊千玺也就听到一句比较清楚的:“好像Karry啊~”

 

他低着头,忍不住还是抿着嘴笑了。

 

 

王俊凯买的票在内场前排,视角好得过分,Karry要是互动都能摸到脚脖子的那种。Karry一出来,全场都沸腾了,尖叫声几乎要把耳膜震破,虽然久未关注过Karry,易烊千玺也被场内的氛围感染,听到熟悉的曲目也会和王俊凯一起跟着唱,激动得什么都抛在了脑后,和身边的人对视的时候也只剩下纯粹的喜悦。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像一道璀璨的银河,旋转着,扫过身边人的脸庞,他的眼睛亮闪闪的,圆睁着望着舞台,跟着台上的Karry一起唱着歌,笑着,或者欢呼鼓掌,鲜活而明亮的王俊凯,给他的感触竟是一如往昔,清澈透明的,是重逢后重新复活的留在灵魂深处的悸动。

 

那颗心再次猛烈地跳动起来,易烊千玺喉咙有些发干,刚咽了两口,王俊凯就凑了过来,贴着他耳边兴奋地说;“千玺千玺!你记得这首歌不Karry以前翻唱过一次的,你那时超级喜欢~”

 

易烊千玺转过头看他,会场里太吵,王俊凯离他很近很近,灯光下几乎能看清脸颊上细小的绒毛。他的呼吸很清晰,温热的,有一点点糖味,易烊千玺想他可能偷偷把礼包里的棉花糖给吃掉了。

他们突然间安静下来,对视着,却都没有说话。

 

直到《晴天》的前奏响起,舞台上的Karry说;“现在为大家带来一首《晴天》,是大家都很喜欢的,希望所有年少的爱情都不落空……来,大家一起唱……”

 

欢呼沸腾,万人大合唱,漫天挥舞的蓝色荧光棒,闪烁的蓝色灯牌。

“为你翘课的那一天,花落的那一天,教室的那一间我怎么看不见……”

 

在那句“没想到失去的勇气我还留着”响起的时候,王俊凯抓住易烊千玺的手,慌慌张张地低头,没头没脑地吻了他。

 

 

 

——“你会等待还是离开?”

 

 

 

 

 

 

易烊千玺回到寝室的时候手心里还握满了王俊凯手掌的温热。

有种很奇异的感觉,他们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倒也在亲吻过后,默默地握着手很久很久。

 

 

他心慌意乱地站在寝室门口发呆,王源又从里面看到他,窜出来搂着他脖子开开心心地问:“千千!演唱会好看不!!票很棒棒吧!!”

 

 

易烊千玺狐疑地盯着他:“……你怎么知道?”

 

“……不是我表哥请你去看的吗?他本来叫我把票给你,你不要,他就自己拿了……”王源脑袋一歪,天真无邪,“怎么样,好看吧,是不是心动神驰?~”

 

……内贼。易烊千玺按着王源使劲拍了两掌他屁股。

 

 

 

 

 

他们俩默契地都没提那次亲吻,一起上班,一起吃饭,有什么悄悄在改变,在有意无意的牵手之间。

 

 

 

两个人关系终于彻底确定是在那场演唱会后的某一天。

 

经常来咖啡厅的一个年轻女顾客向易烊千玺告白了。女孩子很漂亮,温柔知性的类型,红着脸,看得出是鼓足了勇气才在这样公开的场合告白的,羞得头都不敢抬。

易烊千玺很为难,姑娘们又瞎起哄,场面陷入僵局的时候王俊凯的声音硬邦邦地插了进来:“不好意思小姐,这位先生是我的。”

 

 

……????!

易烊千玺吓得差点呛到口水,刚想递个警告的眼神过去就被王俊凯抓着手臂一把拽到身边,后者皱着眉头,像只被惹毛了的猫咪:“我是他的前男友,不过现在是现任男友,他从以前到现在都是我的,你没机会了。”

 

姑娘们适时地发出一阵惊叹。易烊千玺窘得碰了碰他想叫他放开,王俊凯不肯,反而摸到他的手扣紧了,五指挤进他指缝里。

算了。易烊千玺在心里叹了口气,反手把他的手扣住。

 

 

 

 

其实从开始到现在,我们都是不舍的。

年少的爱情和现在相比,是稚嫩了很多,但是这颗真心,却是确实一直没有变的。

 

 

 

好在现在还有修正的机会。把过去式变成进行时,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就再给彼此一次机会吧。这一次,不要那么容易放开你了。

 

 

 

 

 

 

END

 

祝大家新的一年发财致富。脱贫脱单。

评论(53)
热度(1757)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