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冷又明亮

我果然不适合做甜品。

无可上升。




A.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在路边一家小店喝海鲜粥的时候,店里突然跳闸了。

他一只虾仁还没放进嘴里,整个世界都唰地一下黑了,快得他差点以为是自己瞬间失明。店里仅有的几个食客也都吓了一跳,互相询问着情况,得到老板娘跳闸的回复后倒也安静下来等待,或者打开手机手电筒继续大快朵颐。
眼睛一时适应不了如此突如其来的黑暗,王俊凯小心翼翼地放下勺子,低声问了对面的人一句:“千玺?”
“嗯?”对方明显嘴里还含着吃的,一个单音模模糊糊,柔腻得像颗裹着抹茶奶油的巧克力球。
然后他按亮了手机屏幕。

易烊千玺的手机屏幕没有调得很亮,光线显出一种灰白的色泽,淡淡的一小片从他手中流到木桌上,后面就映出他半张苍白好看的脸来。他脸颊鼓鼓地咀嚼着,温润的眼眸望过来几秒,被光线簇地点亮,又飞快地藏了起来,仿佛一只在路灯光下扑闪的飞蛾。
易烊千玺手中的勺子和碗碰撞出清脆的声响。王俊凯用目光承接着他递过来的那一小片光,动了动嘴唇,还没说什么,那片淡白色的光线就陡然熄灭了。

胖胖的老板娘打着手电走过来,递过蜡烛和打火机,歉意地解释说一时半会弄不好,让他们点着蜡烛先吃,可以打个八折。王俊凯低声说了句“谢谢”,把东西接过来,“啪嚓”一声,打出一粒跳跃的火光。
那粒火光又点亮了易烊千玺的眼睛,两颗小小的晶莹的琥珀闪着光,仿佛融化成两勺蜂浆。王俊凯把蜡烛点上,滴了滴蜡油在桌边,把蜡烛插上去,整张桌子顷刻被烛光包围,如同一个寂静地从黑暗中浮出来的小岛。

易烊千玺笑了,拿勺子指了指那根蜡烛,天气转凉后他有点儿感冒,本来就酥软的声线有些沙哑,流动在橘色的空气中,有种蔓越莓果酱抹在全麦面包上的敦厚细密的质感:“诶,吃碗粥都这么浪漫。”

王俊凯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对方不甘示弱地踹回来,又懒洋洋地霸占着原本属于王俊凯桌底的位置不动了。王俊凯用膝盖顶着他的膝侧,裤子布料厚,也没感觉出什么温度,只微微使了点力抵着,桌面上的手还给他舀了两只虾,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


天气一冷起来,只要脱离工作状态,两个人就都全身发懒,吃饱喝足了戴上帽子口罩出去,捡着人行道边的树荫里慢慢走。易烊千玺穿了件宽大的黑色外套,把手揣在口袋里,顺着人行道上瓷砖的花纹,走几步还能蹦一下。他们连天拍戏,易烊千玺没机会去畅快淋漓地跳次舞,逮到时间都是好动的。路灯的光从他们头顶的树叶间筛下来,一粒粒小光斑掉下来,在易烊千玺的外套上滚动着,又纷纷滚进王俊凯的眼睛,让他突然有点儿恍惚。

马路上一辆辆的车接连着急匆匆开过去,一束束车灯像金鱼的尾巴,柔腻地扫过他们的脚底。夜里气温愈发低了,藏在衣袖下的手臂上都涌起细小的颗粒,王俊凯搓了搓手,快步走了两步追上易烊千玺,伸手绕过他的脖颈:“好冷哦千玺……”
“你出门前不是穿了秋裤了么。”易烊千玺扫了他一眼,还是放慢了脚步,拿出一只手碰了碰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那快点儿回去吧。”
他的手刚从口袋里拿出来,还带着些暖意,王俊凯把手收回来,厚脸皮地塞进他还揣着另一只手的口袋里去,碰到易烊千玺像只冬眠的小兽一样乖乖蜷在里面的手,就干干脆脆地张开手掌把他的手包住了。

“你干嘛呀。”又是这种带着无奈和宠溺的温吞语气。片场的小孩子群演拉着他衣摆和他要糖吃时这样,王源耍赖撒娇时也这样,王俊凯蛮不讲理地闹他时,还是这样。王俊凯知道他没有拒绝的意思,就眯着眼睛望着他笑,用指腹偷偷摩挲几下手心里那只手的手背上突出的骨节。坚硬的骨珠从指腹上滚过去的感觉温柔又鲜明,像被奶猫用湿润的牙床乖兮兮地啃咬。

好暖和啊,他看着易烊千玺的侧颜,沿路的灯光能映出他脸颊上细小的绒毛,颜色浅浅的眼眸流光溢彩的,睫毛尖尖上挂着饱满而冰凉的霓虹灯光,护卫着那人眼底所有的情绪,不被窥见,连他也不行。

王俊凯吸了吸鼻子,挨他挨得紧一点。两个人就像是被夜色粘在了一起,没人知道那只不大的口袋里两只手是怎样玩笑一般相扣着,只有夜幕上半个柠檬黄的月亮知道。



B.

他似乎遇到了一点儿小麻烦。

王俊凯在草坪上慢吞吞地坐下来,把自己两条无处安放的长腿伸开。他双手撑在身边,背脊都懒得挺直,双眼无神地放空着,忙里偷闲享受一会晚秋的阳光。

不远处剧组还在忙忙碌碌,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导演的背影看起来分外焦灼,头顶几根飘扬的头发都像引信,一点就着。斜前方拍花絮的摄像机跟着正在边吃东西边和工作人员聊天的王源,说不准下一分钟是不是就会晃过来,黑洞洞地对准他。
王俊凯百无聊赖地暗暗揪着手边的草,突然感觉后背一重,扑上来一具温热的躯体。易烊千玺急哄哄地把手机递到他眼皮子底下,语气轻快地说着:“看~SSR!”

王俊凯下意识把手伸过去想把他揪过来,指尖刚触到他皮肤,手指上就窜上来几颗细小的刺痛。
两个人都下意识弹开了一下。
王俊凯愣了两秒钟,干巴巴地跟易烊千玺说:“触电了……”

易烊千玺点点头,摸了摸手背:“秋天太干燥了。”然后继续兴奋地把手机递给他看,“你看啊你看啊。”
“好好好看看看。”王俊凯配合地看向他的屏幕,还下意识地用手握着那根触电的手指。

易烊千玺毛绒绒的头顶搔着他的下巴,痒得跟指尖那一小片皮肤似的,酥麻酥麻,能窜进心底,像只幼年小刺猬在里面爬呀爬似的。王俊凯嗅到他说话时一股甜滋滋的味儿,下意识问了一声:“你又吃什么了?”
易烊千玺“啧”了一声,从口袋里掏掏,摸出两颗糖炒栗子往他手上塞:“喏。”

王俊凯张开手掌去接,手指和手掌相碰,又是一串儿看不到的小火星。

“……”易烊千玺收回手,“王俊凯你真变成皮凯丘啦?”
王俊凯不好意思地把那两颗栗子握在手心里:“还不是因为你……穿了毛衣么。”

还不是因为你,我才会触电的么。


易烊千玺的着装风格让他比起毛衣来更习惯于穿卫衣,酷炫冷感的卫衣加上酷炫冷感的外套,打造一个把机场当T台走的画报人生易烊千玺。他每次一穿上松垮的毛衣,王俊凯都只有一个想法:“看起来好乖啊……。”

老幺顶着公司批量产的锅盖头,标准北京瘫在沙发里捧着手机玩儿,软绵绵地陷进去的样子像椰丝牛奶球,也像粉嫩柔软的毛线球,毫无锐利的杀伤力,居家可爱至极。
——能直接导致王俊凯猫病发作。

“嘶——”易烊千玺第N次被王俊凯噼里啪啦电到,终于忍无可忍地把队长的脑袋从肩窝里推了出去,“王俊凯你能不能离我远点,你全身带电的啊你!”
“这也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毛衣!”王俊凯一鼓作气地把责任推卸给自己身上穿的米色提花毛衣和易烊千玺的黑色毛衣,死死抓着易烊千玺不放手,探头探脑看他刷微博。“那下次你穿毛衣就别靠近我。”易烊千玺翻了个白眼后习惯性纵容,估计明天就把这事忘了,然后会继续被两人之间的电流刺得张牙舞爪。

王俊凯心满意足地靠着他,能嗅到他毛衣上毛线特有的一种干燥的,蓬松柔软的气味。还有毛线之下皮肤的热量,丝丝缕缕温柔的空气从毛线的空隙里钻出来,被他不轻不重地碾压着。

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易烊千玺偶尔吸吸鼻子的声音。

他揪着易烊千玺袖口掉出的一根毛衣线头,悄悄扯长了一点点,把那线头和自己衣袖里漏出来的线头一起,恶狠狠打了个结。



C.

每当粉丝们盛赞着王俊凯是仙子的时候,王俊凯都很希望易烊千玺是位贪恋美色的君王。




D.

王俊凯猫在舞台边摆着的一把椅子上,漫不经心地调整着耳麦。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像一群兴奋的野鸭子,扑扇着翅膀哗啦啦地掠过他的后背和侧颊,带来一阵热乎乎的窥视。他回头瞅了瞅,舞台上乱糟糟的,工作人员四处走动,挥舞着手臂,大声嚷嚷,明明是很大的舞台,却因为人员杂乱而显得有些狭窄起来。

他用手绞着长长的耳麦线,整个身子转了半圈,在凌乱的光影里寻找易烊千玺的身影,没找着,估计又遁到某个灯光的边角去了。王俊凯瞅瞅暂时用不着他,便跳下椅子,顺着舞台边缘往里走。

易烊千玺穿着件灰色的外套,被一群工作人员包围着,正在认真地边比划边叙述着他耳麦的问题。拍花絮的摄影师用很难看的姿势半蹲在不远处,镜头黑洞洞地对着他,王俊凯只能钻到镜头拍不到的边角,对他甩出一个傻兮兮的笑。
易烊千玺瞄了他一眼,脸上才浮出一点点笑模样来。

“俊凯!跑哪去啦,快来试试麦!”舞台总指挥操着一口不纯正的普通话用话筒喊他,声音浑厚地盘绕在舞台上方。王俊凯赶紧回过头喊了句“来了”,急急忙忙转身跑回去,余光瞥到易烊千玺嘴角一弯,幸灾乐祸似的。

——……能耐了。
王俊凯拎着话筒,一边听着伴奏一边在心里一下一下地对着老幺脸上的小坑戳。

彩排又紧凑又无聊,易烊千玺开着省电模式在他身侧舞动,王俊凯盯着摄影机的走位,定时放送迷人微笑。
易烊千玺的耳麦又掉了,长长的耳麦线在他腿边不屈不挠地晃荡,王俊凯瞄着都揪心,怕他不留神踩到会摔倒。对方视而不见,只借着变换的舞蹈动作一个猴子捞月,把耳麦神不知鬼不觉地捞了回来。
很多业内人士都点评过易烊千玺的舞台临场处理能力很不错,很多突发事件都可以完好地处理,即使耳麦掉了也能跟上舞蹈动作。王俊凯还是一次一次眼神乱飘着提心吊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虽然易烊千玺确实不需要他的这份关心。于是在易烊千玺一脸困惑和认真地询问他某首歌某段某句歌词的尾音要怎么转才好听的时候,王俊凯使出浑身解数用尽毕生绝学为他举一反三亲身举例,直到易烊千玺满意地点头不止才傻呵呵地露出虎牙。

彩排完两轮易烊千玺又被舞团留下让他为他们指导细节,王俊凯在边上等了一会儿,就被工作人员喊着被带上大部队,不甘不愿地回休息室去了。
王源一回到休息室就嚷嚷着饿,桌上已经摆好了各色外卖和零食,他一屁股坐下就拆了袋鸭脖,叼着一截又伸手去够仙草奶茶。王俊凯占据长条儿沙发左侧,瞄着他挑鸭脖的动作,忍不住提醒了句:“那根大的你留给千玺啊——对就你拿着的那根!”

王源心有戚戚地把那根大的放回袋子里,又拿了另外一根,吐槽他说:“你真的越来越神经了。”

王源吞了口奶茶,用鸭脖指着他:“你自己说说你俩出去玩儿多久没带上我了啊,啊?!”
王俊凯完美地翻了个白眼:“带你有什么好玩的,我和千玺二人世界才爽。”
王源一脸见鬼:“握草,王俊凯你这个变态。”

然后收到王俊凯一记大力抱枕扣杀。




两个人正脸红脖子粗地瞎闹,休息室门打开了,易烊千玺顺着胖虎的身躯和门之间的空隙溜进来,拎起水瓶就猛喝几口,喝完才擦擦嘴看着两个哥哥,一脸茫然:“你们看我干嘛?”

王俊凯摸摸鼻子,指了指那袋鸭脖:“吃东西,吃东西。”

易烊千玺哦了一声,随手拍了一把王源的屁股,一举相中那根最大的鸭脖,拈着就乐颠颠地坐到了沙发的右侧,腿往桌边一搭,边啃边和胖虎小马哥他们吐槽起耳麦多不好使来。

王俊凯瞪了一眼王源警告他别乱说话,偷偷瞄着他和易烊千玺之间的距离。

沙发不长,他们各占一边,中间的距离也就够横着摆一台半OPPO。
他胡乱划拉着手机,偷偷摸摸地用长腿支撑着自己往易烊千玺那边挪动。易烊千玺啃鸭脖上那点可怜的肉啃得正专心,哪里会注意他的小动作,王俊凯咳嗽一声,干干脆脆地把腿用力一抻,直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为一厘米。

衣袖相碰的距离。



王源突然有点吃不下鸭脖了。满屋子都是王俊凯头顶飘起的粉红泡泡。
还有王俊凯收不回去的虎牙,闪着得意的光芒。



E.

王俊凯在一段忙碌的时间里,曾十分渴望过上某种平凡的生活。
接受采访时他们常常被问到一个问题,如果不做艺人,长大后想做什么。王源每次都说想做个白领,朝九晚五,王俊凯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心的,但打心底支持他的观点。
按时上下班,偶尔加班,假期撸串,谈谈恋爱,多好啊。

虽然他们现在的工作也很正式,但是毕竟太过于不自由。寻常人所没有的烦恼包围着他们,才会让他想去尝尝人间常有的苦楚。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NG了,王俊凯垂着脑袋捏着台本坐在桌子边,恨不得大力揉乱自己辛辛苦苦做好的发型以泄愤,要是真有耳朵尾巴也早耷拉下去了。
相比于他,他的同事王源显得淡定很多,抛着道具笔往嘴里塞了颗糖,和工作人员讨论今晚的盒饭。
王俊凯盯着他,幽怨地想,做个头脑简单的吃货有时好像也是挺幸福的事……

表演老师走过来,摸了摸自己头顶,跟他说:“俊凯你过来一下,老师给你指导指导这段戏。”
王俊凯匆匆忙忙答应,起身时胯骨撞到桌边,痛得五官一拧。

老师语气很委婉,但是也把他表演上存在的问题毫不客气地全都指了出来。王俊凯听得非常惭愧,直低着头。他们本来就不是科班出身,经验也不足,有的时候表演确实力不从心,达不到导演需要的专业水准,王俊凯思来想去,也知道不能怪谁,只能闷着头不吭声地接受自己全部的缺陷。

他觉得他们三个人中易烊千玺的表现还是比较有张力的,他性格内敛,可以比较好地把角色性格融入自身,虽然遇到感情波动大的戏码挑战起来也是苦闷至极,但是王俊凯还是很羡慕他的某种从容。

王俊凯又是和王源搭戏,老幺没跟他们一起,在另一个棚,也不远,但是王俊凯不想看见他,拍下一段没有自己戏份的戏时就捧着台本缩在前线拍不到的花坛后边,耷拉着脑袋默默揣摩台词。

一杯奶茶突然从头顶伸下来,温温热热地太杂在他脸上贴了一下。王俊凯吓了一跳,簇地扭过头,只看到一片灰色的戏服衣角,目光微微一移,就对上易烊千玺色泽冰凉的清澈的眼睛。

下过一场雨了,地面还是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竹子,枯叶和泥土的味道。王俊凯把奶茶接下来,看着易烊千玺用手上的台本扫了扫他身侧的花坛大理石面,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调皮地冲他一抬下巴:“喝呀,这个很好喝。”

“你戏拍完了?”王俊凯用吸管在杯面上比划着,目光边角是易烊千玺微微晃动的腿。

“啊,没,拍不下去了过来透透气。”易烊千玺耸耸肩,语气轻快。王俊凯咬住吸管,闷闷道:“你当我不看微信呢,导演说你刚才那几场拍得特别好,‘易条过’呢。”

易烊千玺噗嗤一声笑了,用肩膀撞了他一下:“那是因为我死活过不去的时候导演都没出声。”
王俊凯也绷不住笑了,低头用吸管戳着杯底的珍珠,感觉易烊千玺倚着他,小幅度晃动着腿的动作带来身体的震动,莫名晃着晃着,就把他心底乱七八糟的那片小湖里不安地四溢出的水都给晃了回去,还是平静了下来。


王俊凯下了戏想去带点儿吃的回来,却又一次被粉丝在街边商店里认出后狂追三条街,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回到酒店帽子一摘,就蔫儿了。
他本来想跑到易烊千玺房间里去跟他打打游戏缓和一下心情,敲了一分钟门没人应答,估计那哥们儿又泡在浴缸里享受人生了,只好钻回自己房间。

房间里有半圆形的小阳台,阳台对着酒店的后花园,这个花园在他们三个入住这家酒店的两天后就被他们摸清了边边角角的地形地貌。花园里没有人,几张精致的木桌木椅寂寞地坐在夜色里,只偶尔有只小飞虫在暗淡的夜色下划出痕迹。
王俊凯双手托着腮,默默地发呆。

公司的节目里调侃他说这个boy明年就要成年了,他自己也感觉到,自己好像还没做好成年的准备,就接近了那个节点。
好像穿着没什么品位的衣服,总是紧张得小脸紧绷的刚出道的那段日子还在昨天,一回头,只是跟自己说了声“长大了啊”,他就该从男孩变成男人了。
王俊凯家庭教育还是比较传统的,男孩子成了年就代表要担当起大事,到了顶天立地的年纪,不会再有任何理由退缩和懦弱,只能勇往直前。

但是他想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那些人之常情,万古不变的道理,都在某些他感觉无力苍白的时刻,耀武扬威地困扰着他。


为什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要伤害对方呢?

为什么做出的种种努力,有时候永远得不到回报呢?

为什么即使付出所有,也不能让所有人满意呢?

为什么要有恋爱的心情,为什么喜欢那个人的时候,总是盲目而不顾一切的呢?


手机突然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王俊凯掏出来,来自易烊千玺的微信。

「哥们儿,你站在那想什么呢?」

王俊凯吓了一跳,伸长脖子往旁边阳台看,没有人,估计是躲在房间里了,只好垂着脑袋回复:「你刚洗澡啊?敲门没人回答。」

「对啊。有事?」

「没事。」王俊凯回复说。对方没有很快再回过来信息,估计是不知道要接些什么,王俊凯歪着脑袋想了想,慢吞吞地把几句话打出来:「是不是年龄越大想得会越多,我觉得我现在总是在注意一些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问题,有时候觉得好烦哦,又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但是又没办法不在意……」


他发完了自己就着夜风默读一遍,觉得矫情得可怕,赶紧撤回,刚撤回完,易烊千玺已经回复了:

「不是想得多,是你逐渐开始发现这些问题的存在,说明你思想慢慢成熟了吧。」
紧接着又蹦出来一句:「问题存在是必然的,但你至少可以让自己在在意的同时从里面脱离,只要你不给自己制造困扰,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



王俊凯看了三遍,不知不觉弯起了嘴角。手机屏幕的光映在他脸上,像张轻飘飘的网,网着他傻兮兮的笑,把他嘴角的弧度越扯越高。

其实无论易烊千玺说什么,他大概都只会点头,一连串说好好好,同意同意,你长得好看你说什么都对。
其实有些话听起来是没什么意义的,比如“加油”,比如“没事的”,比如“你已经努力了,这就够了”。但是就算易烊千玺轻描淡写地和他说这样的废话,王俊凯也能从那几个蔗渣一样的词语中再榨出糖分来。

即使那人什么都不说,也可以。世界上有很多废话,有时候一个眼神已经胜却一大段的对白。


他乐呵呵地离开阳台往床角走,一歪,躺倒,打滚到床中央。

「谢谢你啊千玺~」

「谢什么谢啊,大半夜不睡瞎想,快睡吧,我困死了,晚安。」

「晚安~」

夜色滑溜溜地停在他被面上,柔软得像一层纱。王俊凯翻来覆去,心里像有一层奶油在流淌着,痒乎乎甜滋滋,挠人得不行,他越想就越精神,还是忍不住拿起了手机按亮,戳开了易烊千玺的对话框。

「我觉得吧,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存在的,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无论做什么感觉都很好,我也想这样一直和你呆在一块儿。晚安千玺,做个好梦。」


一发出去他就后悔了,害臊得耳根发热,点了好几下屏幕也没把撤回调出来,然后屏幕上就浮出易烊千玺绿色的对话气泡。
「……」

……王俊凯一下子在极度的羞愤和慌乱中冷静了下来:
「呵呵。」继而怒道,「你不是说你睡了吗?!我就知道你说晚安都是骗人的!」

「刚刷了个视频。」对方淡然回复,「你大半夜的给我表白干嘛??」

「表白也要看你接不接受啊。」王俊凯蹭的坐起来,指尖冒出一层细汗,抖抖索索,瞪大了眼睛盯着屏幕,也不管眼睛疼不疼,就怕看错了易烊千玺回复。

「接受也要等我见到你再说吧。」他回复得挺快,似乎没经过什么考虑,平平淡淡地就回答了这么个严重的问题。

「……还有五个小时就天亮了!」屏幕敲得哒哒响。

「是啊,所以快睡吧,傻队长。」后面跟着个轻松熊眯眼吃面的表情,「我说过的,只要你自己不给自己制造困扰,所有的事情都会得到解决。」

王俊凯突然想起,易烊千玺曾经和他说过的墨菲定律。
会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的,在某个节点,他需要经过,不管他在此之前努力如何,纠结如何,那都是会发生的事情。

无论它是又冷又明亮,还是又暖又阴暗的。

——「好的。」


窗外透进来隔壁阳台的光线,缓缓地流到床脚,明亮而温暖。

END

评论(39)
热度(854)
  1. 大雯儿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