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机器人男友

设定如下:借用一部分剧里设定。夏常安和隋玉都是机器人,但和001 002没有关系。背景差不多,走向架空,年龄设定为20左右。

这就是个搞笑段子,不妥删。胆小,不接受撕逼。


无可上升



 


*

谌浩轩最近很烦,很烦很烦很烦。



作为一个数理化天才,他几乎所有的热情都投给了数学题和化学公式,不然就是围棋和代码。在谌浩轩的世界里,没有用计算解决不了的问题,直到他遇见了自己现在的男朋友,夏常安。

和夏常安的感情是计算不出来的,有多喜欢夏常安也计算不出来。他把自己的热情扒拉扒拉,分了不少给他,将他划为自己色彩单调的世界里最斑斓最富有生机的部分。



——然而,谌浩轩最近很烦很烦。




他的男朋友,是个机器人。还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机器人款型,跟真人几乎没什么区别,而且能力还要比人类出众得多。会唱歌跳舞,会做饭,会解数学题,还会唰啦唰啦地跑酷,长得又是副唇红齿白细皮嫩肉的样儿,挑不出一点缺点。

然而,谌浩轩某天清晨模模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男朋友正伏在自己身上在自己脖子上咬来咬去的时候,他是懵逼的。



谌浩轩一手捏住夏常安的后颈,把他像提一只猫一样提起来,面无表情道:"你在干什么。"
夏常安张着嘴,露出嘴里两只尖锐的虎牙,倒像只真正的猫咪似的眯着眼睛愉悦地说:"来亲亲嘛。"

谌浩轩还没说话,柔软的唇瓣就贴上来。因为是机器人,他的体温不高,淡淡的,像37度入口的柠檬茶,湿热的舌头钻进他口腔熟练地翻搅。谌浩轩刚无情地拉开他在自己腰上乱摸的手口腔就失守,只得任他亲了好一会,待松开的时候,还是顶着一张微微泛红的冰块脸,毫无情绪起伏地叙述道:"夏常安,你是机器人,没有发‖情期。"

 




他的男朋友似乎程序出问题了,陷入了【自我意识发‖情】中。
谌浩轩坐在电脑前面,瞪着屏幕上一行行幽蓝的字符,静坐如雕像。
他必须找到方法维修自己的男朋友,不然就会像这样——




一双白皙的肉 爪从他身后摸上来,把他整个肩 膀圈住往后一拉,他的后背就贴到一个并不宽阔的胸膛里。一颗毛绒 绒的脑袋随即搁在了他肩膀上,拼命往颈窝里钻着,舌头不老实地恶意舔‖舐他的耳 垂——要不是谌浩轩自己不是机器人他都觉得自己要进水当机了——然后那双手再接再厉地在他胸肌上抚摸,手法相当熟练,活像个饥‖渴已久的色 ‖狼。


谌浩轩按住他的手,感觉太阳穴突突地疼。后边的人还殷勤地询问着:"浩轩你看那么久电脑累了吧,我抱抱你好不好~"


屁啦,老子看这么久电脑还不是为了帮你改改程序好让你正常起来。谌浩轩手指如飞地在电子屏上操作着,抖了抖肩膀想要把人甩掉。可是夏常安不是那么好甩掉的,黏得像块橡皮糖,甩他他还乐呵呵的,就算真的被逼急了想嚷嚷,谌浩轩冷冷看一眼也就老实了。





“你说夏常安程序出问题了?”隋玉嘴里叼着菠萝味儿的棒冰,笑得眼睛都眯成缝儿,“不会吧浩轩,我和他同一款机型呢,我都没出问题。”

“你懂什么叫出问题吗?你有男朋友吗?”谌浩轩谌式冷漠发问,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感觉眼前这位简直和家里那位一样一样的,都有病。

"啊?"隋玉的处理系统无法处理谌浩轩强大的提问,一下子就懵了,棒冰儿化成水滴下来才反应过来张嘴去接,一边吮着棒冰一边冲谌浩轩挥手,"我没男朋友啊?……你意思是说……夏常安是因为你程序出错的?"

“不是因为我。”谌浩轩揉了揉眉心,长长呼了口气,“是只对我这样。”



感觉和隋玉讨论毫无用处,他拎起背包起身就走了,打算回去再看看,不行的话就把夏常安拆了算了。

 




一回到他和夏常安租的房子,他就闻到一股浓浓的抄手香味儿。这玩意他吃过一次就有点欲罢不能,虽然嘴上不说但每次都吃得很诚实,夏常安牢牢记着了,学会了就给他做。

"浩轩你回来啦,来吃抄手。"夏常安从厨房出来,身上还围着条粉红色的围裙,围裙上印着两只相亲相爱的hellokitty。谌浩轩对这种恶俗的品味敬谢不敏,但不得不说夏常安配这个围裙刚刚好,又呆又傻还有点萌。

谌浩轩甩下包拉开椅子坐下,按照自己的习惯,把一颗一颗抄手数着数儿在盘子里整齐摆开,用筷子把它们拨到一条直线上。他刚要开始吃,一阵儿呼吸扑上后颈,夏常安从后面把他和椅子一起圈住了,大狗一样低下头亲吻他的脖子:"浩轩……"



——又发病了。谌浩轩利落地放了筷子,往后摸着夏常安的脖子:"安分点,不然我把你关掉。"



夏常安瞬间羞涩起来,扭扭捏捏地揪着谌浩轩的衣领噘起嘴:"浩轩你也这么想要吗?虽然现在是中午但是我也可以的!!"



谌浩轩:"……"他怎么忘了这家伙的开关在嘴里边。

——亲上就不带松口还要附赠抚摸的了。




他完全不想理会他,拿起筷子接着吃自己的抄手。抄手皮儿又韧又糯,馅儿饱满鲜香,他吃着吃着眉眼都舒展了些,不再那么冷冰冰地紧绷着,嘴巴一鼓一鼓的还有些可爱的感觉,眼睛眨巴眨巴,进食的专心程度如同在解奥数数学题。

冷面学霸一旦无意识卖萌杀伤力之大堪比洲际导弹轰炸整块澳大利亚大陆,夏常安差点给萌到当机,嘤嘤嘤地去搂对方脖子。他的程序里没有【抵抗浩轩卖萌】这一项功能,当然也无法添加,谌浩轩如同唯一能攻破夏常安系统的那种病毒,可以让夏常安完全失去缜密的思维能力,变得如同野兽一般毫无理智。

"一。二。三……"谌浩轩低声念叨着,把抄手在盘子里排好。在这一点上他比夏常安更像台机器,吃东西仿佛按照某种特定的程序,完全不可以打乱,即使某个机器人在一直骚‖扰着他。
再吃完一轮,他转过脸敷衍地给夏常安亲了一口,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下,吃饭。"

夏常安终于乖乖坐下和他一起吃了。他吃起饭来乖巧又安静,标准的好孩子吃饭姿势,一边吃一边看谌浩轩,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谌浩轩当他不存在,自己吃自己的,就像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一样,他对夏常安的示好完全没有反应。

 




*
谌浩轩和夏常安刚认识是在高中校园里,两个人上学迟到,他正在飞奔,结果这个家伙愣是一路耍帅又蹬墙又滑坡地追赶上他了,最后冲进电梯还等他进了才按了关门。
连进个教室门这个人也要把他挤在后面,超过他时嘴角还露出一丝胜利的笑意。他表情不变,但内心全是排山倒海的黑人问号,自己走到自己座位坐下了,后脑勺还感受得到来自奇怪的人的炽热的目光。

在谌浩轩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按照程序设定好的那样有条不紊,该学习就学习,该吃饭就吃饭,跑步上学,坐车放学,不需要任何“程序”以外的因素打乱他的生活。

 


——然而有两个家伙强行打乱了他的生活规划,那两个家伙一个叫隋玉,一个是夏常安。

 

隋玉长得乖巧,笑起来尤其可爱,让谌浩轩想到自己在上学路上经常会看见的小狗,雪白雪白的小肉‖球,天天摇头摆尾吐舌头,因此他对隋玉也不太毒舌得起来,但也并没有接近的打算。隋玉拉着他去吃冰淇淋——其实也只是点了个冰棍儿——他也没吃,更何况还有夏常安在边上守着,他拎了包就走了。

 

说到夏常安,那家伙就是按着SD娃娃的样子长的,杀伤力巨大,但是开学第一天的跑酷直接让谌浩轩只对他留下个【脑壳有坑】的印象,连带着抵抗力都成倍增长。

 

不过夏常安数学成绩还不错,这倒让谌浩轩对他稍微有点刮目相看。毕竟数学题在谌浩轩的心里地位崇高,数学好的人可以直接被谌浩轩圈定进【同道中人】范围内。(LO主表示事实上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虽然后来谌浩轩才知道那是因为夏常安是机器人罢了。

 



开学后不久谌浩轩就被强行拉入了密码社,然后每天窝在里面算数学题。密码社空空荡荡,他和一堆雪白的机器坐在里面,抱着电脑,倒也有些自得其乐。

反正他一个人过日子也习惯了,如果多加些什么来,他反而还会觉得别扭。

 



结果夏常安拽着隋玉硬是加入了他。夏常安来也就算了,隋玉真的完完全全就是被拽来的,每次上课要么一脸懵逼和生无可恋要么猛打哈欠,只在底下躲着老师的目光偷偷摸摸地吃东西。夏常安也不是什么老实货色,谌浩轩每每算完一道题一抬头,就能感觉到夏常安黏糊糊的目光,在他身上拉拉扯扯,从脸上一路粘到腿上,又牵扯出无数拉丝,将他全身都包裹起来,吃糖球一样舔了一遍。

……你说这还忍得下去???

 



饶是谌浩轩一块万年冰山都要被夏常安的火力激光眼波给哔哔几声轰掉了。终于在一次社团活动结后,老师前脚刚走,谌浩轩一个电脑挡住了蠢蠢欲动的夏常安,冷着脸问:“你为什么上课老是看我?”

他刚问完余光就瞥到一边的隋玉一脸“哦唷”的表情。

 



夏常安夸张地瞪大眼睛:“没有啊!我在认真听课啊!”

“你以平均每分钟四次的频率在一边观察我,社团活动是一个小时,也就是说你每次活动至少要看我二百四十次;每次转头的幅度大约是四十一度,一共转了二百四十次头,那么你一共转了九千八百四十度,即你的头在一次社团活动中大约画了二十七点三三个圆——你不累吗?”

 


“……”隋玉拎起背包走了,走之前关爱地拍了拍一脸呆滞的夏常安的肩膀。

“……咳,浩轩,你还真是关心我。”夏常安很快振作起来,露出傻兮兮的小虎牙讨好地看着他,“我和隋玉只是想和你交朋友啊。”

他那对桃花眼天生多情,温柔又专注地盯着他的时候仿佛里面有个漾满桃花的漩涡,很容易就能把人的理智吞吃掉了。谌浩轩只感觉自己那颗严谨跳动的心脏不寻常地停跳了一拍,他就跟着愣了一下,赶紧捂住了心口。

 



——这个人看上去一点也不可信。

后来的事实告诉谌浩轩,夏常安果真哪里是想和他交朋友,他只是想和他耍朋友罢了。

 

 

在他和那两个先进机器人熟识,默认他们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之后,夏常安就变本加厉起来。谌浩轩常常怀疑是不是自己身上装了个夏常安的导引器什么的,不然夏常安为什么会一直粘着他。

但是夏常安确实教给他很多东西。比如怎么吃火锅,怎么滴水不漏地吃完一整根冰棍儿,还比如,什么是喜欢一个人,还有,怎么接吻。

 

 

那天隋玉早早跑去打篮球了,谌浩轩和夏常安猫在教室里算着冗长的数学题。本来夏常安也是要去的,一听谌浩轩留下写作业当即书包一甩,让隋玉一个人披挂上阵去了。

谌浩轩算了一会就抬头往对面冷冷瞪过去一眼:“你能不能认真点。”

“诶,你天天解这些数学题没意思啊,我教你点别的怎么样。”夏常安笑得春光灿烂,顺手就把谌浩轩手里的电子笔抽出来,放到了一边。

谌浩轩的目光随着那支笔转了转,还是移回了夏常安脸上。他对学习新东西总是很有兴趣,便认真地盯住了那人精致绝伦的脸庞,一副虚心讨教的模样。

夏常安轻笑一声,站起身来,轻轻拽住了他黑色的领带,将他的上身拉向自己,自己同时俯下身去。他看着谌浩轩清澈的眼眸里毫无保留地倒映出了自己的模样,终是微微眯起了眼睛,贴近了他的脸。

 


他低语一声:“闭眼。”随后温柔地吻了上去。

在那个瞬间,某种温热的酥麻感迅速充满了谌浩轩的心。夏常安的嘴唇柔软干燥,仿佛带着细小的电流,顺着自己的嘴唇一下子通到全身,他几乎要被这种感觉刺激得软了全身,只能顺着夏常安的动作温顺地闭着眼睛,微微仰起脸来配合。

 

也不知道在这种舒服得几乎要化掉的感觉里漂浮了多久,那人终于放开了他。谌浩轩傻傻地睁开眼,就看到夏常安嘴角噙着笑,拇指轻抚着他的嘴角,低声问:“什么感觉?”

 

“……”谌浩轩呆呆地摸摸自己心口的位置。那里又在乱跳了,但这种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在他遇见夏常安后就不算太陌生,也并不讨厌。反而还有种酸涩的饱涨感,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破土发芽,亟待盛大的绽放。

“心跳得很快,很……温暖?”谌浩轩老老实实地说,抬头望着夏常安,“这是什么?”

夏常安噗嗤一声笑了,眉眼弯弯,温柔得像薄雾朦胧着的弯月。他一手托着谌浩轩的下巴,一手伸过来握住他单薄的肩膀,再次凑近了他的脸,温热的吐息吹拂过他的睫毛,如同拨弄着一把柔软的弦,弹出来的都是甜美的心跳。

“这就是我要教你的呀。这叫——喜欢。”

 

 



谌浩轩是个非常会学以致用的人,且一学就会,自从学会了什么叫喜欢和怎么接吻之后,他就想着不能给夏常安一个人显摆这个技能,也要让他看看自己的学习能力到底有多强。

 

 

 

于是下一次夏常安贱兮兮地以十分霸道总裁的姿势把他壁咚了的时候,他决心要显示一下学习成果,于是像上次夏常安对他做的那样,一手拽住了夏常安的领带,将他拉向了自己。

然后在夏常安彻底震惊的眼神里,闭眼吻了上去。

 

嘴唇相触,浅浅地辗转了一下便分开。谌浩轩有点遗憾自己还是不能很好控制这种几乎要把自己烧起来的情绪,脸颊上也有些发烫,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喜欢你。”

 


“……”夏常安看上去像是死机了,攥着他的手腕盯着他,脸上渐渐飘起了两抹羞涩的红。

“……是要这样表达吧?”谌浩轩有点不敢对上他的目光,只看着夏常安雪白的衬衣袖口,轻声问。下一秒就被夏常安整个儿搂进怀里,毛茸茸的脑袋钻进了他的颈窝,撒娇一样蹭了又蹭。

 

他感觉那个人的身体微微颤抖,有点疑惑地摸了摸他的后背。然后那个人饱含着笑意的声音从肩膀的衣料里传出来,湿漉漉的,沾满了彩虹色的糖粉一般令人心情愉快。

“……是。”

 

 

 


*

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用隋玉的话来说就是加了太多润滑油,黏黏糊糊的,他靠近了都想滑一跤碰个瓷让他们赔一点精神损失费。夏常安对此的回应是:“眼睛不好使了找主任修一修,换对先进一点的钛合金的,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谌浩轩捏了捏自己的脸。好像跟夏常安在一起几年这么久了,这张脸也没那么僵了。

啧,手感还不错。

 

 


下一秒一只手就伸过来在他捏过的位置再捏了两把。谌浩轩抬起脸,把那只扯着他面颊的手拍下去。

“我送你到我爸爸那里去检查一下吧。”

坐在对面的人穿着件松松垮垮的灰色卫衣,手被拍掉也不恼,只托着腮笑吟吟地看着他,像只慵懒温顺的猫咪,听了他的话才皱了皱眉头,表情一下子委屈起来。

“为什么啊??我程序运转很良好啊。”他的眼睛微微闪着蓝光,明显是在自动扫描,“没有中病毒,电也很充足……浩轩你是嫌弃我了吗QoQ”

谌浩轩倚着两只软绵绵的靠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最近有点猛,我怕你是加速器调错档了。”

 

 

——他这个男朋友是机器人!!!干起那啥事来是不带休息的!!!饶是他是技能强大仿佛开了金手指的谌浩轩都快要被累死了!!!

他已经三天没跳过舞了。他跳的舞都是高难度的,扭腰顶胯倒立空翻,这把腰目前支持不了。即使有大把大把的数学题和高难度密码给他打发时间,谌浩轩也很郁闷。

 


夏常安被表扬了就红着脸嘿嘿嘿傻笑一阵,挪过来抱住他。谌浩轩对他的怀抱已经非常熟悉,熟悉得像触碰自己,只把脑袋挪了一下不让夏常安的锁骨磕着自己后脑勺。

 

“浩轩不喜欢么?”他贴着他耳边问,一口一口热气地熏着他细嫩的耳垂,存心要把那块小小的软肉染红。

屁啦谁会喜欢。你当谁都有个发情期哦更何况你还是个机器人自己瞎几把自我意识发情。谌浩轩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吐槽,脸上还是波澜不惊,因为耳朵痒下意识地缩了一下,结果搂在腰上的手臂迅速地又锁紧了一点。

“……”谌浩轩瞪视着手里平板光滑的屏幕,上面隐隐倒映着夏常安带着灿烂笑意的脸庞。“你高兴就好。但是你还是要跟我回去一趟。”

“……QAQ”

 



 

 

谌浩轩跟自己爹打了个招呼后,就带着夏常安回了婆家(划掉)自己家。

谌铭亲切询问两个人的日常生活情况,被一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冷冷拒绝了,只好直接带着夏常安到实验室去扫描检查。

实验室门一关,谌铭就拍了一把夏常安的肩膀,无奈问:“安安,你只不过是系统自己升级进化了嘛,怎么还要回来检查啊?你可以自己告诉他啊。”

夏常安笑笑,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怎么告诉他嘛……”

“这个……”谌铭思索一会,双手一拍,“安安,这样吧,我告诉你……”

 

 

 

谌浩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片一片往盘子里摆着水果沙拉,听见门打开的响动就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只看到谌铭神色沉重地带着夏常安出来,夏常安也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心里一紧,出声问:“……常安他怎么样?”

谌铭冲他无奈一笑:“你让安安回去自己告诉你吧。浩轩啊,安安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机型,有很多问题我们都还没搞清楚,所以他系统出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尽力配合一下好吧?这不仅是保障安安的安全,也有利于我们的研究啊。”

 


谌浩轩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夏常安,严肃地点了点头。

 

 



谌浩轩告别自家父亲,和夏常安上了车,关好车门就赶紧关心一句:“你是系统出问题了吗?”

夏常安沉沉地看了他一眼,就凑过来咬住了他的嘴唇。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有点莫名其妙,谌浩轩虽然不理解,但是又担心他,就扶着他肩膀老老实实地给他亲,亲完了又问:“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呀。”

 


“浩轩,其实是我系统升级优化了。”夏常安松开他,手扶上方向盘,淡淡地目视着前方,“你也知道,我们机器人表达感情的方式比较直接,不像人类那样,有各种各样的心思和隐藏情感的方式。所以,你可以陪我一起学怎么表达吗?系统升级之后,表达情感也要跟着升级,但是我还没有学会……”

他垂头丧气的,像只没有小鱼干吃的可怜兮兮的家猫。

 


谌浩轩一听,这哪里有拒绝的道理,就伸手过去笨拙地握了握他的手背,安抚他:“当然,你别担心。”

原来是系统升级了啊,可能是升级初期各方面数据还不太稳定所以才不正常吧。知道夏常安没出问题谌浩轩就放心了,运用自己在夏常安那里学到的亲亲技能凑过去亲了一下对方的脸颊,终于把人哄得满脸包子褶地开车回家了。

 

 


 

晚上隋玉打电话过来,询问他夏常安现在的情况。谌浩轩配着隋玉吃零食的声音跟他说了,只换来对方一声拖长的“哦——”,尾音还要转个九曲十八弯。


“你也快要系统升级了吧,需要我们帮忙的话,就说一声。”谌浩轩本着都是朋友的精神尽职尽责地问了一句。那边传来薯片洒了一地的声音,隋玉惊慌地拔高了嗓门:“不不不,这个真不用!浩轩我跟你讲我比夏常安那家伙先进多了,我不需要别人帮忙学习的啦嘿嘿嘿!你快去忙吧祝你成功!”

 

 

隋玉居然挂了他电话。谌浩轩一愣,默不作声地放下了手机。









借用了 @没粮的日子怎么过 的梗。谢谢,您很棒。



会不会被和谐要看缘分了。

评论(82)
热度(1361)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