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文就像在自习室睡着的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少年,现在他终于起身,关上了自习室的门,然后背着行囊去往另一个方向。

 
评论(52)
热度(475)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