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寒

没头没尾,随便写写。






你给我的感觉就像风寒突袭。





大概是在十五岁生日过后身体就变得有点差。

打针,吃药,吊水,针灸,手背上密密麻麻从不消退的针眼和淤青,新的叠着旧的,像一片神秘冷艳的图腾。
医院经常要去了,因为工作忙有时挤不出时间,只能几乎不停地吃药。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在包里摸来摸去的想摸个薄荷糖吃,掏出来的都是一瓶瓶的维生素或者杂七杂八的药片。


跳了多年的舞也有些伤到腰肌,虽然不影响跳舞,但是偶尔还是会有点发疼。易烊千玺在采访间隙拖了两个靠垫垫在腰后边休息,整个人摆出北京瘫,面无表情地仰望着天花板发呆。身边工作人员走来走去,忙忙碌碌着布置东西互相交流,还夹杂着王源讨零食和开玩笑的声音,清脆的薄荷音听起来特别清凉。

他正漫无目的地发着呆,突然头顶笼罩下一片阴影来。一排儿刘海刷刷地垂下,漂亮的眉眼即使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也是无懈可击。王俊凯弯着双潋滟的眼睛,居高临下地倒挂望着他,一开口就是溜溜的京腔:"干什么呢你。"

易烊千玺默不作声,盯着那双深黑的眼睛看了一会,把头扭开了:"没事啊。"

王俊凯一个利落的耍帅式翻身,滚到沙发上舒舒服服地蹭到易烊千玺身边挨住他的肩膀,把脑袋靠在他脖颈里,慢悠悠地说:"要不要吃冰淇淋呀?还是吃榴莲,叫胖虎买去。"



易烊千玺沉默,低着头玩手指。



太近了。




他甚至能闻到王俊凯身上那股宝宝润肤露的牛奶味儿,清甜清甜的,腻得像一块黏在舌面上的棉花糖。还有王俊凯呼吸的味道,滚烫湿热,滑过他的脖颈脸颊。柔软的头毛蹭着他裸露在T恤领口外的皮肤,除了痒还是痒,仿佛心口揣了只软绵绵的奶猫,用嫩乎乎的肉垫儿在心尖上踩来踩去。

看易烊千玺不说话,王俊凯不满意了,手从易烊千玺腰后边绕过去,在软肉上轻轻一掐:"说话啦千玺。"
易烊千玺猝不及防被攻击,身体先于意识唰地弹起来,弹到一半又疼得缩回去了。他脸上还是习惯性地没什么表情,只用力抓住自己腰后那只手,拉着手指往外扯,想让他的手离自己远一点:"放开,快点。"

那只手却牢牢地反握住他的,五指挤进他的指缝里紧紧地交缠住,两只手在两个人身体遮掩后绞成一团,类似于王俊凯笑得挤在一起的五官。两个人推来搡去的倒在沙发上纠缠在一起,王源小跑着路过时嫌弃地瞥过来一眼,啧了一声就过去了。

王俊凯在易烊千玺耳边低声笑着,已经差不多变声完成的声线听起来带点性感的沙哑,震动着耳膜,一直蹿到心底去,害得他狠狠打了个寒颤。

他突然觉得鼻子发酸很想要打喷嚏,连忙一手遮住了脸。王俊凯愣了一下,放开他另一只手,用手盖住他遮住脸的手:"怎么了千玺?"

被鼻腔里的酸感刺激到眼圈发红。易烊千玺摇了摇头,挣开他的手,顺便推开人坐正,别过头去把整张脸都遮住了。


——好像是感冒了。风寒。






跳完舞后,易烊千玺被王源拖着去吃冰淇淋,边吃边哗啦啦地吹着空调,直接后果就是不仅冻到了牙齿还硬生生感冒了。

夏天感冒有多么难受,没试过的人不会懂。易烊千玺抱着一盒纸巾陷在沙发里,冷漠地看着生龙活虎的王源。王源闹了一会还是心疼老幺,嘲笑的话也说不出来,乖乖地蹭过去搂住他,晃着他肩膀哄:"好啦好啦弟弟,是我错啦!下次吃冰淇淋不带你了!"

易烊千玺气得纸巾一扔就拼命挠他腰,王源配合着嗷嗷叫着倒在沙发里。易烊千玺听着王源一连串的求饶声心情大好,梨涡都挂出来荡啊荡,直到被一只手捏住了后颈,揉猫咪一样揉了一把。

他一扭头,王俊凯阴沉沉的脸。盖在头顶的小乌云似的。

"王源,他生病了你别闹他。"

队长就这样吼走了无辜的王姓二字队员。易烊千玺爬起来把纸巾抱回怀里,抽了两张捂住鼻子。

"现在知道难受了?还跟王源吃什么冰淇淋。"王俊凯恹恹说。

夏天感冒的坏处就在于,明明非常热,却要忍着不能使劲吹空调风扇。鼻子堵得难受,说起话来都瓮声瓮气的,前鼻音后鼻音分不出来。易烊千玺吸着鼻子,对上王俊凯的目光,恍惚觉得自己对面坐着的是只大猫咪,而自己欠了它五包宫廷特供豪华版猫粮。


——"阿嚏!"

大事不好——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又黑了两度的脸色,惴惴不安地猛抽纸巾。

他对着王俊凯就鼻子发酸,直想打喷嚏。酸得眼眶发胀,连心口都一抽一抽的。易烊千玺把纸巾糊上脸,突然感觉自己头顶糊上了一只手。那只温热的肉乎乎的手掌在他头顶胡乱揉弄着,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的发丝在他指缝里乱飘,等他放下手早就成为一个鸟窝了。易烊千玺想把他的手从自己头上拆下来,又不敢动作,怕把刚被自己喷了一脸口水的小队长惹得更毛,自己也不好过了。

"难受吗千玺?"

小老虎居然没发火,一口京腔说得溜又溜,温柔得可怕。桃花眼睁成圆圆的猫眼,虎牙在淡色的唇瓣间若隐若现,乖得仿佛感冒的人是他。

"有点儿吧。"易烊千玺用力吸了吸鼻子,下一秒就被王俊凯整个儿包进怀里。对方的下巴在他头顶用力蹭了两下,易烊千玺听到他闷闷的声音,脸颊贴着对方的胸膛,能感受到里面传出的震颤:"夏天感冒多难好啊,你这样我也很难受诶。"

易烊千玺没来由地心里一软,眼眶都发热,于是拍了拍他的后腰,安抚般说:"没事儿的,我身体好,不会感冒太久的。"

第二天他就在队长的监督下加了件外套,顶着一大群穿着短袖裙子的前线姐姐的目光走来走去。平时也要穿长袖,在王源抱着西瓜吹空调时只能跟不知为何完全不嫌挤着他会热的小队长挤在一起。

全身没什么力气,兴致也缺缺,他无聊得只能把手缩进长袖的袖口里玩线头。没一会儿,有只手钻进他的袖口,把他的手攥住了。那只手的指尖顺着他手背清晰突出的骨节一个一个地揉过去,好像他的骨节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易烊千玺往旁边瞥了一眼,小队长偏过头大声地和王源说着话,嘴角勾着完全藏不起来的弧度,耳朵尖尖也莫名其妙地红着,另一只手不停地挠头发摸脸颊,局促不安得像被念了咒。

易烊千玺揉了揉鼻子,觉得这风寒可能真的很难好。



tbc(?)

评论(39)
热度(490)
  1. 炽页木苒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quq这场风寒有些妙
  2. 大雯儿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