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

四周年快乐。520这一天,是小满。




[ 小满——其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只是小满,还未大满。 ]


A.
王俊凯一直觉得易烊千玺相当特别。

这种特别来自很多方面,甚至咀嚼他的名字时也要特别地比咀嚼别人的多出四分之一秒钟。
然后,从名字延伸到他别的一切。他的才华,他的人生经历,他的脾气,他的习惯和爱好,种种不同于别人的带着“易烊千玺”的烙印的抽象事物,却又被冷静地敲下“特别”的标签。
还有他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同样是“特别”的。

大概从他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王俊凯就觉得他是特别的。十二三岁的年纪,他们也都还懵懵懂懂,易烊千玺惊人的时尚敏锐度在那时也没有展现,留着个又土又可爱的西瓜头,一身小黑皮,大大咧咧地笑着露出一条顽皮的牙缝。
王俊凯也好不到哪去,浑身上下都是种作为“队长”“大哥”“公司老人”的中二气息,自认为自己冷艳孤傲地天天抱着吉他,对新来的小孩子爱理不理。
事实上他对他们的初遇印象没那么深刻,因为当时他并不重视他。只是后来有节目采访时偶尔被人问起,也能说出个大概,用褪色式的柔光特效将那个平淡却又改变一切的午后打磨得温润动人,自己也只从对方口中描述的话语中相信了“嗯,原来自己那时很冷淡”这一不知道是不是事实的情况。
但他在一次次看着易烊千玺带着满手臂满腿的练舞导致的伤,千里迢迢独自坐着飞机从北京到重庆,挺直了背脊毫不在意别人对他的冷落和评判,却又私下里抱着小熊小狗偷偷发呆,他就真实地感觉到了:哪,他是特别的。

大概是易烊千玺身上有一种非常奇特的东西。王俊凯小时不懂,但长大以后,心思变深以后,和易烊千玺关系变密切以后,他才懂得那样东西是什么。

——未必温暖的,也未必抓得住的,但拥有强大力量,可以给人信念的,刺穿无边黑暗的,光。




王俊凯在开始时与易烊千玺关系并不好。有目共睹。

早年有次录节目,他和王源给远在北京的千玺打电话,逗他说会不会觉得我们这档节目停播了。小孩儿又老实又认真地说不会啊,王俊凯要他多说几个字,他便说了:“不会觉得你们这档节目停播了。”
这在后来似乎成为了一个经典的冷笑话材料,但王俊凯也是在后来细细回味才觉得了委屈。
“你们”这档节目。不是“我们”。

你啊,明明都是我们的一部分了,还说什么“你们”。你客气又礼貌,把自己当成一个生人,只是偶然间接到两个不相熟友人的电话,就笑着问候一句“你们”。
当然,王俊凯怪不得他。他那时候和易烊千玺不亲密,没有办法把他口中的“你们”变成“我们”。


直到后来的后来啊——多久以后呢,易烊千玺的口中,才有了“我们”。

有时王俊凯会希望这个“我们”在对方口中可以有个特别的意义,就像对方也在自己心里占据着特别的位置。有多特别——特别到王源的位置,胖虎的位置,粉丝的位置,相比之下都不能成其特别。他几乎是在心里小心翼翼地凿了个玻璃温室,把易烊千玺放在里面,自己成天跟外边守着,一边挥着手对可能袭来的风雨说“不可以过来啊”,一边充满希冀地频频回头看他。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当然是特别的。如日中天一呼百应的国民男团,而他是这个组合的队长。能做易烊千玺的队长,做那么厉害那么好的人的队长,王俊凯不得不说,他是感到相当幸运的。
队长啊,是带领队员往前走的人。有多少中二的成分他不知道,只是某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在很久前就在他心里种下,生成无法无天的树荫,希望给他的伙伴们一些庇佑。
然而后来他也才了解,“依赖”这个词并不在易烊千玺的字典里。说起来他能“依赖”些什么,大概也只有他总随身带着的那只地位崇高表情冷感的熊。
好吧。王俊凯便退一步,在自己世界的中心对易烊千玺呼喊着:呐,我在这里啊。你要走的话,我就和你走;你要是愿意,就靠一靠我吧。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被易烊千玺所吸引。可能只是在与他相处的每一天里都在给心里那座感情的小火山加一铲子土,加着加着就喷薄出绚丽的,热烈的,熔岩式席卷他的爱。
就是爱吧,不然呢。
不然为什么不是王源,不是随便哪个人。那当然是因为,易烊千玺是特别的。


B.
“我刚做了个梦诶。”易烊千玺对他说。

彼时他们坐在客车上,一车人浩浩荡荡地向活动场地进发。早晨七点多钟,半拉不拉的蓝色窗帘外漏进几缕清甜的阳光,细腻的糖丝般撒在坐在窗边的易烊千玺的头发上。那人一向爱坐在窗边,整个人窝在座位里,窝在黑色外套里,顶着一头毛绒绒的头发,用一种如醉方醒的口气和姿态跟他说,他刚做了个梦。
昨晚他们睡得晚,今天五点多就起床了,易烊千玺爬上车就抓紧补眠了一会儿。王俊凯戴着耳机坐在他身边,看他睡得身子跟着车一晃一晃,想把他拉到自己肩膀上又怕他睡得轻,被自己弄醒会不高兴,看了一圈也就塞了只颈枕到窗框那,以防易烊千玺撞到脑袋。

“什么梦啊?”王俊凯把靠易烊千玺那边的耳机摘下来,透过车里被阳光映得乱飞的尘埃看向那张挂着略微发青的眼圈的脸。他把手上的耳机递过去,易烊千玺便接了,一边戴上一边笑着跟他说:“我梦到我们不用工作诶,睡到十点才起床,然后出去玩儿。”
王俊凯看着他直乐:“天天看着我不够还要梦见我哦。”
“去你的,你以为我想从早到晚都看着你这张大脸吗。”易烊千玺没好气地拽过那只颈枕扔到他身上。力气还挺大,王俊凯笑嘻嘻地接下来,耳机线在打闹中被扯下来了,他赶紧再戴上,接回这根连接他和易烊千玺的线。正还想耍耍嘴皮子,王源就猛地从后座窜起来,举着手机递到易烊千玺面前:“千千你看我新打到的装备!”
于是易烊千玺便捧着手机和王源热烈地讨论起来。王俊凯只好默默地咽下满口充满希冀的句子,小心地拎着耳机线不让他扯掉。易烊千玺这会儿倒是精神了不少,身体努力地向后仰着在屏幕上指指点点,可能是耳机线限制了他的活动,他干脆把耳机摘下来塞回王俊凯手里,整个人就都转了回去。
……看吧,易烊千玺是相当自由的,耳机线哪拴得住他。王俊凯悲从中来,伤心地缩在座位里。

事实上他只是想问一句,你梦里的我,是什么样的呢?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概是真的,因为那个成天在他眼前的人也会时不时钻进他的梦里面。而梦境也并不受现实境况的影响,说白了就是他大概可以在梦里做一点现实中做不了的事儿。

C.
其实王俊凯做过一个很高深莫测的梦,有头有尾,完整得像是按着剧本编出来的。
他梦见了二十多岁的他和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站在一座小教堂里,而他站在门外。是在片场吧,许多工作人员走来走去,还有一个女主角模样女孩子和他一起也站在门外——没有人能看到王俊凯,大约是上帝视角。
二十多岁的那个人高了不少,棱角分明了些,完完全全长成了最被上帝宠爱的样子。他穿着一件白衬衫,几乎融化在光里——真好看啊,仿佛是从天光中诞生的一样。他手里还捧着一本书,王俊凯看清了,是《飞鸟集》。

要开拍了,王俊凯像那个女主角一样,顺着墙壁坐下,靠在了墙上,倾耳听着教堂里传出的声音。易烊千玺的声音像一杯暖暖的蜂蜜水,质感绵软不滞,轻柔地滑进他的耳朵,什么其他嘈杂的声音都被隔绝了。

他念的是《园丁集》的第四十一篇。
“我想对你说出我要说出的最深的话语,我不敢,我怕你讥笑。
因此我嘲笑自己,把我的秘密在玩笑中打碎。
我把我的痛苦说得轻松,因为怕你会这样做。
……
我渴望静默地坐在你身旁,我不敢,怕我的心会跳到我的唇上。
因此我轻松地说东道西,把我的心藏在语言后面。
我粗暴地对待我的痛苦,因为我怕你会这样做……”

然后不知道怎么地,他也和那个女孩子一样,躲在墙壁后面,一下子泣不成声。

于是他突然醒了,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还维持着一个咧着嘴大哭的表情。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左右传来海浪拍打岸边一样轻柔的呼吸声。他翻身看向那个属于易烊千玺的后脑勺,那人怀里露出一只熊耳朵,每根蓬松凌乱的发丝似乎都昭示着主人睡得不错,梦境轻松愉快。
会有那么一天吗?
会有那么一天吧。

易烊千玺会喜欢上一个人,不一定是男孩子,更不一定是他,然后他就要拿着梦里那首诗爬到海边的山崖上去大声念,然后哭成一个傻逼。
是的,易烊千玺不爱他。


D.
怎么看出来的,这不是很明显吗。
世上三样东西藏不住,咳嗽,贫穷和爱情。他没从易烊千玺的面部神经或肢体语言中瞧出一星半点“爱他”的痕迹,那些频频的对视和注视大概只是幺儿对大哥的信任和纵容性的礼貌而已吧。
虽然他也不确定自己在这个时候有没有资格说什么爱情。他的确常因自己比两位队友大的年龄沾沾自喜,但是十六岁的年纪也不见得会对爱情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易烊千玺喜欢他的话,是当然的,毕竟他也喜欢王源啊。叫声哥哥,摸头毛拍屁股什么的福利,王源也毫不知情地在享受啊。
早说过了,易烊千玺,自由的射手,拴不住的火羊,王俊凯镇得住他就有鬼了。十三岁时这人都已经敢和他对着干,大哥金贵的屁股,也就他敢下狠手去暴击几下。

说实话王俊凯满了十六岁之后变化颇大。不指外貌,主要是心境。似乎是年龄这块计数板上给他多翻过去一块儿,他就可以用更理性的思维傲视以前的自己。他变得沉默了一点儿,整张脸笑皱到抻不开的时候也少了些,不过对着易烊千玺时,倒还是没什么德行。
不过关于感情这种事,十六七岁的青少年还是你比较敏感。王俊凯早年确实还对浪漫的爱情抱有一点希冀,但他在确定自己对易烊千玺的心意后,就完全放弃了。

什么啊。难道要让他和易烊千玺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说“我王俊凯/易烊千玺,对着天空对着大地对着鲜花彩虹发誓我这辈子只爱易烊千玺/王俊凯一个人”吗。

两个男生其实没什么浪不浪漫可言,特别是他们这样朝夕相处的。易烊千玺那头泼猴什么样子他没见过,有时候还会深切怀疑这真的是我喜欢的人吗。撩妹能手易烊千玺的浪漫手段自然也不会用到他身上,其实在他面前来一段慢速版的wave或者跳半支性感女团舞,都只是毫无忧患意识的举动。

但是即使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罗曼蒂克,他也相当情愿时刻与易烊千玺待在一起。不说别的,只因这个人让他感到极其安心。

大概陪着易烊千玺做任何事都能有不会被自己怀疑的意义。在厦门拍戏那段时间易烊千玺喜欢溜出去夜跑,拉他跟着,王源备战中考陪不了,所以常常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去。那酒店住了没几天就被他们三个摸索出几条逃生路线,偶尔还要佐以【声东击西】、【里应外合】等非常手段,他们夜里出来夜跑,神不知鬼不觉,又仗着跑得快,总是幸运地不会被粉丝发现。

通常是吃过晚饭后又做过日常训练,易烊千玺就一条微信飞过来问跑不跑,他就说跑,换身衣服就去易烊千玺房间接应。两个人鬼鬼祟祟地从逃生通道避开蹲守粉丝的眼睛,从栏杆翻出便飞快地消失在夜色中。
酒店附近的江堤和林荫道都是他们夜跑的好去处,因为通常没什么人。易烊千玺一离开酒店就彻底脱缰,撒腿狂奔出半条街,王俊凯只好直追,崩溃地喊他慢一点。他本来就有低血糖,运动神经又没有易猴王发达,每每开跑都想把这小子系一条腰带绑在手上。不过等易烊千玺发了半条街疯就会放慢速度等他,两个人再肩并肩一起慢跑。
早在去年参加全员时王俊凯就见识过易烊千玺惊人的爆发力和奔跑能力,易烊千玺得了加速王,他比那人还开心。和他跑在一起大概是种舒适到堪比睡懒觉的活动。那人跑步的样子很轻盈,一身恰好到处的小肌肉,身姿修长,像头年轻的优雅的小鹿。宽大的T恤和休闲裤松垮地挂在他身上也遮盖不住好看的线条,跑鞋摩擦过地面躺倒的大片落叶的声音大抵也很好听。

春天的厦门夜里凉爽,风里仍是湿润的海水气息,阵阵拂过脸也带来身边人温热的呼吸和随意的言语,想来是没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事了。
他们通常会边跑边聊,即使天天待在一起话也说不完,因为在运动,易烊千玺边说话边带了点喘,那种声音近似于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挑逗,能听得人心里发痒得恨不得全部用口封上了才好。不说话也可以,并不会显得尴尬,王俊凯便听着自己的喘气声和他的交叠在一块,渐渐形成了同样的频率。于是那条路无论怎么跑,都离尽头很短。

那条马路很长很长,尽头通到一个十字路口,再往前是街区。而王俊凯却觉得,就这样和易烊千玺无休无止地往前奔跑,他也可以毫无畏惧。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可以让你有这样的心情:和他在一起,去哪都可以,那他对于你来说,大概就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了。



E.
那么对于易烊千玺的喜欢是什么样的呢。

王俊凯习惯和王源打闹,是从小留下的习惯,而且易烊千玺一般也不会和他们这样疯,尤其是在有摄像机对着的时候。
他对王源下手没轻没重,常常弄得纤瘦的王源龇牙咧嘴怒气冲冲。然而就算他和易烊千玺打闹在一起,他也不敢下重手,在他的身体撞进自己怀里时,他只懂得下意识张开怀抱接住,像拥住一颗属于自己的星球。

爱是想触碰却又缩回的手,是想收紧却又松开的怀抱。
王俊凯担心自己吓到他,在时机还没有成熟的时候。他没有能力给易烊千玺打包票说“只要跟着我就没关系了”,他清楚自己没有这样的能力。
在他和易烊千玺都还没成熟到落蒂前,他甘愿留存着自己这份心意。

但是他还是无可救药地对易烊千玺有着依赖感。
他承认他没有易烊千玺那么洒脱。毕竟他们的境遇和经历不同,也承受着不同的压力。他没可能要求易烊千玺对他依赖又黏糊,也不可能鞭策自己不要再向易烊千玺靠近。

王俊凯喜欢触碰他,靠着他或拉着他,频频看他,经常说他,似乎这样就能一遍遍确认他的存在。
感谢易烊千玺没有推开他,只是对他的靠近抱有一定程度的纵容和回应。

偶尔在酒店里,易烊千玺洗完澡出来,把头搁在坐在床上看视频的他的肩膀上,小声嘟哝一句“累死了”,即使他两秒后就会挪开,王俊凯也欣喜若狂。
至少在易烊千玺面前。他作为队长的价值还是得以显现。

而易烊千玺也并不是那么无坚不摧的啊,他知道。
易烊千玺也是在乎他的,他知道。


后来王俊凯渐渐意识到,那个人似乎总是在暗戳戳地给KY造势一般的,只要王俊凯和王源在打闹,有摄像机对着,他就会悄悄走开。还有发微博,他偏要选择和他们俩不一样的时间,比如元宵节时,情人节时,一起出去玩时,弄得他对着微博首页窘迫至极又相当尴尬。

元宵节那天他和王源先后发了微博,就等着易烊千玺发。易烊千玺却捧着汤圆碗,抬抬眼皮说“我晚点儿发”就不再看他脸色。
王俊凯着急又生气,但是很快就要赶去上节目,他也没有发火,怕影响易烊千玺心情。节目录得不错,他也稍微没那么紧绷了,回了酒店就抓着那人问:“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发微博?”

因为节目在很后面,易烊千玺等了许久又跳了舞,已经有些饿,满房间转地找吃的,看也不看他一眼:“没什么啊,就,迟一点也没关系吧。”

王俊凯紧紧拉住他,硬是把他整个人正面转到自己面前:“你说啊……你不说我不明白。”

易烊千玺眉毛一皱,默默地看着他。他刚卸完妆,头发都有些乱蓬蓬的,看上去很疲累的样子。王俊凯屏声静气地等着,最后也只等来一句:“大家看到这样比较开心吧?反正我的粉丝们也不在意我几点发微博啊。”
事实上这个话题一直是他们三个人的禁区,易烊千玺轻描淡写地一提及,王俊凯也忽略不过去,只能怒道:“你知道讨好粉丝,那你不知道在乎一下我的感受?”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眼神飘了飘,硬是扯开他的手,急匆匆轻飘飘地扔下一句“我没有不在乎”就跑掉了。王俊凯站在原地,傻了好一会,才怔忪地松开了紧绷的肩膀。

所以他愿意容忍易烊千玺偶尔为之的任性。
只要易烊千玺也可以在乎他的存在,在意他的感受,他们之间就还可以有无限种可能。



F.
“喂。”
“……嗯?”

王俊凯睁开眼睛,偏过脸去看背对着他跪在窗边的沙发上的那个人。
他躺在酒店的床上,被子雪白松软,没有什么会引起反感的气味,全身陷在被褥里懒洋洋地松弛下来,每一块骨头都像在被汤里煮软了一样发酥。
那人两手撑在沙发靠背上,伸着脖子往外看着。两条折叠起来的腿被黑色裤子绷紧,勾勒出很好看的骨肉形状,宽大的长袖T恤罩在身上,顺着一条条蜿蜒的皱褶可以略微描画出腰身紧窄的曲线。两块蝴蝶骨嶙峋地凸起,像是有翅膀正欲破骨而出。窗外光线灰白,是种类似于洗不干净的白球鞋的晦暗颜色,他毛茸茸的后脑勺浸在这种颜色里,却如同初冬正待入眠的小熊一样可爱。

“还在下雨,不能出去玩儿了。”易烊千玺声音很轻,像一滴滴从玻璃窗上滑下的雨声,不痛不痒。王俊凯突然感到有点犯困,过于舒服的那种困意从耳际一路爬上来,于是他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易烊千玺转过脸来,琥珀色的眼睛将光线软软地融化在里面,甜蜜得像他们昨天吃的芝士蛋糕上的芝士。

“就算不下雨,外面也有粉丝守着呢,出不去。”王俊凯翻了一下身,改为仰躺,听着易烊千玺走近,然后床垫轻微一塌,从他躺下的地方往他的身边传来轻微震感,然后一条腿伸过来,轻轻碰了他一下:“那我们要干嘛。”
王俊凯再次翻身面朝着易烊千玺,那人倒是一脸认真的苦恼,丝毫不愿意浪费整个空闲的下午。他在他面前收起所有外露的成熟,淡漠和冷静,只像只想方设法要活动手脚的小猴子。王俊凯耐心地问:“真心话大冒险?”
“不要。”马上被紧张兮兮地拒绝,易烊千玺想了一下,“快问快答吧。”
“行……”他倒是无所谓,只要跟易烊千玺待在一起就好了,就算要他和易烊千玺一块写数学题他觉得也还不错。
“那开始了。”易烊千玺一下子坐起来,盘起两条腿,背脊松垮地塌下,T恤领口也懒散地垮下来,露出一道漂亮的锁骨。王俊凯由下往上看着他,这样看易烊千玺也好看到不行啊,“草莓还是西瓜?”
“草莓。”
“蓝色还是黄色?”
“蓝色。”
“豆角还是土豆?”
“土豆。”
“王源还是胖虎?”
“你。”
“……王源还是胖虎?”
“你。”

“喂!”易烊千玺稍微拔高了些声音,眉心也挤了起来,唇角却无奈地上扬,像是看到弟弟偷吃糖果的兄长。他的身子孩子气地摇晃了几下,刘海也顺势劈了个叉,眉心里的那点小小的痣却更跳脱出来,显得生动而鲜活,“你认真点啊。”
王俊凯便爬起来,也盘起腿与他面对面坐着,窗外的雨声清晰了不少,想来是雨势变大了,但天色却变得自暴自弃般更加明亮,仿佛鸟儿在猎枪响起前最后一声鸣叫,壮烈而有刺痛皮肉的力量。

——“我说,我比较喜欢你。”


G.

“小凯……小凯!”
王俊凯被叫醒,才发现自己窝在易烊千玺家的沙发上,靠着易烊千玺睡着了。对方手里捧着一本书,有些无奈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脸:“玩着手机都能睡着……服了你了。”
“啊……有点困嘛。”王俊凯含混道,随手关上了手机手机屏幕上还正在播的视频。

房间里光线温和,而外面果然在下雨。他借着不是十分明亮刺眼的光悄悄看着身边的人。那人修过刘海,还是剪得齐齐的很乖巧的样子,其实本人是不满意这个造型的,但还是一剪再剪。

王俊凯还有些昏昏欲睡,便顺势又倒回了易烊千玺肩上。易烊千玺没出声,他却发现对方悄悄往下滑了一下,好让他更轻松地靠着自己。
于是他心满意足地再次闭上了眼睛,把手搁在易烊千玺的腿上。

其实他心里还有很多不确定的事,想不通的事。但明天的事,那就明天再说吧。

至少现在还能心无旁骛地相伴着,努力地对你热爱着,赤诚着,我就甘之如饴。




H.
我在心里给你建造了一个王国。
你不知道这王国的疆界,但你仍是这个王国的国王。

END
最近比较忙,所以大概只写了些废话。
两个人要像这样好好走下去就够了。小满总有全满的一天。

评论(31)
热度(825)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