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寂静的时光

《我错过的人都很幸福》番外篇。久等。

每个看过《错过》的人心里都有不一样的番外。这只是我的番外,无需过多纠结。

无可上升。






王源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还在办公室加班。整栋办公大楼估计就属我的灯光最亮,咖啡的香味日夜漂浮,闻得我都几近麻木。
我接起电话时瞄到桌上台历的日期,今天是十一月的第一个周五,今天我开了三个会议,签了两份合同,处理了数不清的事务,之所以还在这里加班,估计纯粹是因为没什么事情好做。
回到家里也就是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看影碟,还不如在这里好好想想怎么接下一个大单子。
揉了揉太阳穴,我刚"喂"了一声,那边就传来王源过了十年依旧清亮而底气十足的声音:"王俊凯啊,明天晚上你说什么都得把时间空出来我告诉你!除非你是要去拯救世界不然你都不许拒绝!"
虽然我明天没什么事,我还是谨慎地先问他:"要干嘛?"
他语气很是嫌弃:"大老板,十年高中同学聚会呗!"他把"十年"和"高中"几个字咬得特别重,似乎在有意提示我什么。
"不准推辞啊,晚上七点,在君豪大酒店。"他停了停,却又急促地低声加了一句,"他回来了。"然后一下子挂了电话,似乎是怕我追问一般。

我愣了一会儿,下意识望向几乎占据着一整面墙的玻璃窗。
窗外夜色浓重,天幕下灯光璀璨,车流汇集成流动的大河,载着人间烟火和无数喜乐或忧愁。

十年了。
我没想过我跟他一分别,就有了整整十年。

我忽然手足无措,就像自己突然被猛力抛到了一个灰色的陌生空间,周围有很多眼睛看着我,我却茫然无措地局促着。我想我应该是紧张,还有心虚——这些都是这两三年来随着我工作经验的累积和职位的升高没再出现过的情绪,让我感觉我似乎倒退回高中时候第一次站上学校演讲台时那样的心情。
但那时台下还有一双温柔的琥珀色眼睛,无声地向我传递着鼓励。那双眼睛始终认真地将我包容着,每每看过去,都能从他眼睛里找到两个小小的我。

而现在的我孤身一人,什么也没有。

——易烊千玺。
我在心里念出那个名字,心底一下子被那些锋利桀骜的笔划刮得刺刺拉拉地生疼生疼。

王源传来一条短信,上面只有一串陌生号码。我不用猜都知道这应该是易烊千玺的。
他估计是提供这个机会让我和他联系。但是我哪里会敢,只赶紧把号码保存下来,还是存在那个"玺"字里,替换掉一直没有删的旧号码。联系人头像也是我一直放在手机里的,这么多年换了好几个手机也没弄丢的一张他微笑的照片。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什么事情了,也不记得我是怎样将那一幕拍了下来,只是那照片上的人穿着整洁的校服,站在一片绿树前,眉眼稚嫩,嘴角梨涡深陷,眼睛微微眯着,即使刘海被风吹开了小小的岔口,也依旧是愉悦的模样。

我看着屏幕发呆,思绪被豁地开了口子,回忆就呼啦啦地从脑海深处涌了出来,多得我几乎要哭笑不得,为什么还会记得这么多鸡皮蒜毛的小事,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人,还像个小女生一样婆妈,把那些记忆当宝贝一样保留,算什么样子。
也许是因为,潜意识里他就是我很在意的人,所以我没办法忘记吧。

他走的那天,我浑然不知情。当时我们刚从冷战期结束不久,我因为跟他的关系恢复了所以每天都过得很是开心。那个他没出现的早上,我还以为他不舒服请了假,在早读课偷偷发短信给他询问,还计划着请假去他家看他,结果却得到他已经坐上飞机离开这个城市,甚至即将离开这个省区,这个国家,要到我无法追寻的地方去了的消息。
我记得在我听完王源冷淡的叙述后,跟他打了一架。当时的痛感当然已经记不清,只记得他用他那清亮的声音尖利地愤怒地喊着我:"王俊凯,你王八蛋!他那么喜欢你你不要,你自己喜欢他你不承认,你还害得我不能跟他在一起,你到底算个屁!!!"

打完那一架后我居然就和王源成了朋友,虽然没念同一所大学,但一直到现在也还在联系。我们都还留在这个城市,说不上是为了什么。

他成了一个挺有名的节目主持人,节目收视常年位居榜首,而我一步步坐上了一家跨国大公司总公司的总经理的位置。
现在的生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忙是比较忙,也没到忙得毫无时间的地步。我念完大学又直接念了研究生,才出来工作,经济宽裕,身体健康,生活稳定,只是至始至终都缺少了些什么,让我半夜偶尔惊醒,都会打开手机,看着那张有梨涡的脸庞发呆。
哦,他离开以后,依然有和王源联系。发电子邮件说说他自己的情况,还会发一些风景照,但是没有他自己。他过得还不错,生活和学习都顺利。这些都是王源告诉我的,他不愿意把那些邮件内容给我看。我理解他,毕竟自己喜欢的人离开了自己谁都不好受,我也一样。而且我实在是太蠢了。

但是后来某一天,王源突然给我发了一张照片。那时我正在阶梯教室里上大课,一看清照片内容,我惊得直接站了起来,吸引了包括教授在内的所有人的目光。
然后我结结巴巴地红着眼圈说"老师我有急事"就跑掉了,也没顾及到底自己当时看上去有多狼狈。一直跑到没有人的湖边坐下来,才敢打开手机接着仔细观看。
那是易烊千玺,大概是二十二岁的他。那是他离开以后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样子。

照片上他站在一栋很有异国风情的建筑前,身上穿着白衬衣罩深蓝色开衫,怀里抱着几本书。他的刘海剪短了,露出很英气的眉毛,眉目有神,眼睛里的琥珀色鲜亮而生动,流光溢彩,像是阳光涌动在里面。脸庞的棱角分明了很多,面对着镜头抿着嘴唇微微笑着。

他温润俊秀的样子活生生地扎在我眼前,我才恍然惊觉我原来与他已经那么久没有相见,而我,原来是非常非常想念他的,想念到将他原本的样子深深刺在心底,以至于刚刚蓦一看到照片,几乎没反应过来。

他过得很好,所以我很开心。我快要为我这种开心落下泪来。

人总是这样,自己拥有的时候从来不懂得要珍惜,而失去了才知道那些东西对自己有多珍贵,而它们脱手了,又哪里那么容易再回来。

而我根本不知道十年以后,我究竟应该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和面貌来面对他。

出发去酒店前我在镜子前站了很久,审视我的样子。
其实我觉得我变得也不太多,除了长高到一八五,别的应该变化不大,甚至那两颗傻不溜丢的虎牙也还是那么尖,偶尔自己不小心咬到舌头也捂着嘴说不出话。要是千玺看到了,估计会笑好一阵,然后伸手来摸摸我的虎牙尖。
不知道那些日子,他的手指被我的虎牙恶作剧般磨过去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我开车来到酒店门口时王源站在那儿等我。他本来就高高瘦瘦没什么肌肉,穿得还是像个大学生似的,毛衣衬衫牛仔裤的经典搭配,打扮得简单也很精神。

他看到我车来了,跑过来敲车窗。我摇下车窗,他马上伸头过来打量我,啧啧了几声:"哦哟王俊凯,穿得还挺用心的哈。"
我心虚说:"没啊,就随便穿穿。"我不想告诉他我为了换个衣服换了两个小时。他不给我面子——事实上他也从来没给过我面子,敲着我的车门坏笑说:"就你那品位,能穿成这样儿没两三个小时整不来。"

……看在他给了我千玺的消息和电话还叫我来聚会的份上,我就不打他了。

我们班包的大厅里差不多已经来了全班三分之二的人,大家热络地互相攀谈,气氛热烈得还像十年前的班会课。一看到我进来,大家都很热情地招呼我,过来握个手或者拥抱一下。毕业后我和班上的同学很少有联系,基本都是从没见过的了。这么一看,很多以前瘦得跟猴精似的男生都有了啤酒肚,不少做了母亲的女生更是早已有着市侩气息,聊着菜价和孩子,不过看到我的时候还是会流露出一点花痴惊艳的神情,让我有点好笑。
和大家聊了一会,王源就跟我去坐了角落边一张最少人的桌子。他看我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儿,压低声音嗤笑我:"王俊凯,我都没见过你这么紧张厚。"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还没说什么,他手机就响了。王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就把屏幕伸到我眼前。上边两个字:千千,头像是我没见过的一张背景是深蓝色的侧脸照片。

……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照片。
我还没看仔细,他就收回手机接通了电话。听了几秒就说:"好,我到门口等你。"然后干脆利落地站起来,对我说:"千玺来了,你要出去接他吗?" 

我嘴角下意识地一绷,瘫着脸回复:"你去吧,我在这里等。"
他耸了耸肩,没说什么就出去了。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坐在我这桌的班长聊着天,估计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我的心不在焉。我忐忑不安,直想快点看到他,又下意识想逃开,坐立不安地踌躇着时,大家就欢呼起来了,那两个字此起彼伏:"哎呀这不是千玺吗!""千玺好久不见!""千玺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说一声!"

很久没有再在公共场合听见他的名字,我几乎是来不及犹豫,就下意识转头去看了。
他站的位置很合适,没有被人挡住,我清清楚楚地一眼就将他整个人都收入了眼中。

原本的惶惑不安、心酸难耐都在看清他样子的那一刻全部化为乌有。他一直有的那种容易让我平静下来的魔力至今仍在,在我们少年时候,他总能安抚我,告诉我不要担心不要害怕,什么事情都可以坦然面对。

高了,但看上去还是瘦。没有以前那么白皙,皮肤是种很健康的蜜色,看上去成熟了好多。穿着打扮还是很有味道,他一向品位很好,不需要像我这样费尽心思整理两三个小时,随随便便穿也可以很好看。

整体打量了一遍,我才敢偷偷望向他的脸。

而就在那一刻,他看向了我。

我们的视线一瞬间在半空中交汇了,我们却都没有忙着错开。他的目光很平静,类似于在看一棵树,或者一堵墙,平平白白,那琥珀色没有泛起一丝波澜,连带着他的表情也是平静的,对视的瞬间变成空白。梨涡又很快浮出来给周围的大家看,只不过没有盛满笑意。他没在笑,我看出来了,他皮笑肉不笑的时候都是这样,脸上像盖着薄薄一层纸。

他只是望着我,这一刻我不知道他想了什么,我只能看到,纷纷杂杂的凌乱的时光一瞬间从他眼睛里快速流逝,像是万物一下子生了又枯,日光斑驳,水波流转,冲刷着顶撞着他眼底薄薄一层情绪。

以及,我也在一刹那明白,我和他早就不是以前的我和他了。

虽然我们都没有长出啤酒肚,被家庭老婆孩子缠身,没有在这纷扰的人间变得油嘴滑舌尖酸刻薄,但是我们的确已经离那段时光很远很远,远得无法追问无法回想,在现实面前,再美好的回忆都能被时间逐渐风化,心底最后只能留下一座虚幻的城堡,里面没有骑士的长剑和巨盾来守护天真和少年意气,只有一次次回味时留在窗边的一句句感伤。
不再是从前那两个,勾肩搭背,虎牙和梨涡交相辉映着一起打球,上课,在公车上睡觉坐过站的少年。
我不应该再用以前的事情来纠缠我自己,就像原本尽心尽力喜欢着我的他,也可以这样神色不变无动于衷,我再去刻意和在意,又有什么用处。


错过的就是错过的,错过了就没办法回头了。人的一生只能经历过一次那样的年少时光,是我没有好好珍惜,怪不得谁。

他走到我身边,我连忙站起来,才发现他虽然也长高了很多,但还是比我矮两三个厘米这样。我能看清他细细碎碎的刘海,没有过眉,这样显得他英气而锐利,少年时刘海软趴趴的,就格外温柔。

他对我伸出手,微笑起来,梨涡深深凹陷下去:"好久不见了,王俊凯。"

哦,王俊凯。果然不是小凯了。我还是不免得淡淡的失望,伸手和他相握:"好久不见,千玺。"
他的名字从我口中说出,此刻像一声叹息。

他和王源一左一右坐在我旁边,一坐下就隔着我聊起了天。我偷偷听着,聊的却都是些我听不懂的内容,应该是之前一直在联系时他们所讨论过的东西,容不得我插嘴。
我又开始焦躁,心里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比如,他过得怎么样?有遇到什么事情吗?做什么工作?交女朋友了吗?回国后还出国吗?……以及,现在还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诶这个得问王俊凯了吧?"千玺笑起来,眼睛微微眯着,然后看向了我,目光坦然,一点心虚都没有。我突然被点名,却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茫然地"啊?"了一声。
他却被我逗得笑开了。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倒还是以前那么傻。"

在他的手放在我肩上的一刹那,我下意识地伸手过去,紧紧按住了。

不同于刚才握手的时候一触及就移开,他的手背是有些凉的,我的手紧紧盖在上面,然后蜷起手指想包进手心里。
我发誓,这真的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因为一桌子的人包括我都全部愣住了。千玺反应最快,把手从我手里抽出去,脸上还是淡淡笑着,眼睛里的颜色却陡然深了。

没人说话,气氛尴尬。王源赶紧救场:"诶千千,你都好几年没回国了吧?你这次回国后还走不?"王源很机灵的,他跟千玺保持联系,这些他肯定知道,他在给我们桌制造话题,也在给我台阶下。
千玺回答说:"是啊,上次回来都是五年前了吧。我这次回来也是到我公司在这里的分公司做总经理,短期内是不会回英国了。"
气氛重新开始活跃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祝贺他和询问他的各种情况,我坐在一边悄悄地发起呆来。

五年前啊……
那时候我才刚大学毕业在找工作。那段时间每天都睡不好,四处投简历和面试,挤着公交车灰头土脸。在我最狼狈不堪的时候,原来他也是还在这座城市的。

也许在我前脚下了一辆公交车,他后脚就上来了;我吃过的餐厅,他也有进去过;我在电影院里组坐过的位子,他有坐过旁边的一个。偶尔深夜里我惊醒的那一刻钟,他会不会也同样睁着眼望着夜空。
这算不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他有在陪着我呢?

一顿饭吃得不知所以,我再也没跟他搭上话。后来大家都开始喝酒,我以开车为理由推辞了,虽然不免得被抱怨几句十年同学聚会都不给面子。我只是抱歉地笑笑,这可没办法,喝醉了家里又没人接我回去。

千玺也以开车为理由不喝酒,和王源坐在一边聊天。聊了不久后王源跑了,他突然凑过来对我说:"待会结束了,我们要不要聊聊?这么久没见面了。"
我受宠若惊,连连点头。

这家酒店的位置在护城江附近,我们两个就到江边去了。江堤街这两年搞建设,种了一排绿化树,树上都挂着小彩灯和红灯笼,光线很喜庆。夜里风很大,又是比较晚了,江边人很少,我和他肩并肩默默走着。他没有先开口,我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不尴尬,一走就走了小半条江堤。

好在,千玺还是先问我了:"你……过得还好吧?"
他声音里带了点儿鼻音,应该是被风吹的,听上去酥酥软软,依稀还有点少年的味道。没等我回答,他又自顾自说了:"我听王源说,你现在工作很顺利,生活也安定,没什么大事情,应该是过得不错吧,那挺好。"
我苦笑一下,低下头,无意识地用鞋尖碾了碾地上的小石子:"……我有时也会想,以前的我应该比现在开心很多。"

风吹过江面,听到江水翻涌着,哗啦啦地响,声音沉闷而模糊不清,我的思绪也转动得很慢。他在我身边沉默,呼吸声很轻,像落在水面上的一根蝴蝶的触须,我吃力地捕捉着。"……以前,都是以前的事了。"

我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他没有看我,微微垂着眼睛,应该是把目光放在了我胸口第二颗纽扣的位置。
"千玺……"我艰涩地叫他,"以前,我……"
"别说了小凯。"他很快地打断了我,却说出了十年前的亲密的称呼,"现在说什么以前都没有意义了,不是吗?你现在过得很好,我也过得还不错,我回到这里,知道你还把我当朋友,我就很开心了。"

他把朋友两个字咬得有些重,说完了就抬起了头,飞快地看了我一眼。
我却看出了他那一份紧张来。他以前就是这样的,如果心里不踏实,犹豫惴惴,就会飞快地用眼神来探一探。还是那样不安,还是那样没底气——他这十年来,是给自己做了很多思想工作了吗?

我不知道十年前,他是怎样喜欢我的。就像我也不知道这十年里,他待在异国他乡,怎样对抗一个又一个寂寥的深夜,怎样攻读一本又一本枯燥的课本,怎样打发一段又一段难熬的时光。在我记忆里有那么多和他在一起的光鲜亮丽的片段,却偏偏弄丢了他四处遗漏的心情。

 

还记得无数个梦境里和他在街边躲雨,他的刘海湿漉漉地搭在额头上,睫毛也像被染湿了的蝶翼,琥珀色的眼睛雾蒙蒙,笑容却锋利而清晰,穿透无数场大雨,绿油油的空气,到达我眼前的这一张脸上。嘴角扬起的弧度仍然矜持而温柔,像只从清晨的山林间轻盈地跳脱一整片茫茫晨雾跃来的鹿。

 

“……嗯,好。”

我闷闷地答应他,微微低着头看着他,直到他先将头别开。

过了一会儿,他又故作轻松地问我:“这几年还有交女朋友吗?”

 

“没有啊。”我苦笑一下,哪里有心思交女朋友,拒绝追求都拒绝到够呛,“没有喜欢的……。”

“哦?”他促狭地眯了眯眼睛,卧蚕调皮地跑了出来,“情史还停留在小羊身上啊……真是纯情。”

“……易烊千玺!!”我恼羞成怒地喊他,伸手要抓他肩膀,他连忙笑着求饶后退了好几步,梨涡和八颗白牙都大大方方露出来。我不假思索地就追上去,他吓得赶紧跑,我追着他跑了长长一段江堤,江风灌到嘴里,都是湿润的水草的味道。

 

我忽然就又想起以前还在高中的时候,他总是撩了我就跑,我追着他能追上两圈操场,直到他笑得喘不过气来,被我一把抓住狠狠地扣在手臂里。那时候的操场在晨跑时总是很大很大,怎么都跑不完;在追逐他的时候又总是很小很小,他近在咫尺,一伸手就能抓到。

我猛地刹住脚步停下来,像是累得跑不动一样对他摆摆手:“不行了,老了,不要跑了。”

他也停下来,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表情被夜色遮掩住了:“你经常坐办公室……也要多运动。”

 

我沉默不语,良久才直起腰来看向他,轻轻“嗯”了一声。

 

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追上他了。

 

 

 

我们在江边走了两圈,聊了些生活和工作上的小事。他的喜好一直与我很相似,而且他公司和我公司的性质也差不多,很多专业上的问题聊起来也很投机。如果不谈以前,我估计和他会成为很好的伙伴,无论工作上,还是生活上。

夜深了以后风越来越大,然后,是他先说要分开。

 

“那,以后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电话联系。”易烊千玺冲我挥了挥他手上的手机,挑了嘴角微微一笑。

“好。”我说,低头滑动一下联系人菜单,“我给你打一个过去吧,你存一下我号码。”

他的手机响起之后我飞快地瞄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感谢上学时期还算有好好保护视力,四周那么暗,我看清了他的屏幕上,闪烁的名字仍然是那两个字,小凯。联系人头像,赫然也是少年时期的照片,黑白颜色的校服紧紧地框住我,像是我手机上的他的照片一样,我们都被框在了那段时间里,没有人想要离开。

 

 

“……那,再见。”

 

我看着他转过身,一步步远离我。风猛烈的刮着他的外套衣摆,他怕冷似的缩了缩脖颈,将衣摆扯进手里拢了拢,背脊挺得更直,用那种满不在乎的,若无其事的姿态,再一次慢慢离开了我。

这一次,我没有想要追上去的念头。

 

我觉得我十年里积攒的,想要对他说“对不起”和“其实我也喜欢你”的勇气就在和他并肩散步的这条江边被江水和夜风吞噬殆尽了。我不再有冲动去紧握住他的手,不再想要将他像以前一样抱在怀中,也不再想听到“他还喜不喜欢我”这个谜题的答案。

那些都不再重要了。

我错过的,是初中的易烊千玺,是高一的易烊千玺,是高二的易烊千玺,是他来到我身边之前的每一个易烊千玺,离开我以后的每一个易烊千玺。而我就在这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中,渐渐失去了所有挽回的资格。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再也看不清楚,才转过身,抱起双臂,靠到江边的栏杆上发呆。

 

风猛烈地吹过我的脸颊,眼睛被刺得生疼。我闭上了眼睛,远远听见轮船的汽笛声,像是某种笨拙的动物在沉闷地鸣叫。喉咙发涩,我使劲咽了几口,也没缓解心口那种火烧火燎的痛感。

 

手机突然响了,我揉揉眼睛,把手伸进口袋掏出手机。

 

 

 

 

 

 

屏幕上闪动着一个大字:玺。

 

少年时期的他在屏幕上对我笑着,温柔得像浓缩了全部静水长流的时光。

 

 

 

 

END

评论(48)
热度(474)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