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了我的到就是我的人了

无可上升







*Side K One

王俊凯抱着课本和讲义在教室门外徘徊。
他头一天来上课,有点紧张。只能不时看看表,又看看教室里的学生。正是初春里早上第一堂课,离上课还有一两分钟,教室里七七八八已经坐着很多学生,多半都是刚从床上爬起来死命狂奔而来的。不少人都还在睡眼惺忪地吃早餐或者补妆,一部分人已经两眼放光地噼里啪啦按着手机。走廊上也还有一些不想先进教室的学生,女生们都在偷偷地看他,嬉笑着低声议论,连教室里的人也在看他,让王俊凯有些不自在,只能低着头慢慢踱几步。

终于有几个女生鼓起勇气来到他身边,其中一个拍拍他的肩笑脸如花地问:"同学,你也来上这节建筑史吗?"
王俊凯看看她们,微微一笑:"是啊。"
他本就长得好看,精致得像个娃娃,一笑起来,桃花眼微微眯起,神情温柔款款,几个女生更加羞涩起来,推推搡搡一会才推了另一个同伴问他:"那,我们待会可以坐一起吗?我们没带那些辅导书……"
这时上课铃响了。教室里一阵涌动,慢慢安静下来。王俊凯摇摇头,抱歉道:"这个可能不行哦。"

女生们失望地进了教室坐了。王俊凯没动,看所有人都坐好,这才进了教室,走上讲台,果不其然听到台下此起彼伏的倒抽冷气声和小声的惊呼。他稍微扫视一下神态各异的学生,冲大家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同学们好,我是你们建筑史的老师。那么现在,我们先开始点名吧。"


春天的早上阳光明媚,淡而温柔,像一盘淡奶油从天上不管不顾地倒下来。教室在一楼,尽头的窗口斜斜刺过来一枝刚长了些嫩绿新叶的桃花树枝。悦耳动听的鸟鸣声混合着教室里一声声或高或低的应到声,将时间默默拖长。王俊凯正点得起劲,突然门口插进来一个声音:"报告,抱歉老师,我迟到了。"
教室里一静,又是一阵不小的涌动。王俊凯看向门口,那个男孩子冲他抱歉地一笑,嘴角陷下去两个圆圆的梨涡。他单肩背着黑色背包,反戴白色棒球帽,穿着军绿色外套,崭新酷炫的板鞋,挽着裤脚露出一段线条漂亮的脚踝,fashion得像刚从潮流品牌新品发布会上过来的。他乖巧地站在门口,脊背挺得很直,身姿修长纤细,像棵神采奕奕的小白杨。
王俊凯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一开口舌头都打结:"……啊,没,没事,你进来。"

他又对王俊凯轻巧地一笑,跨越过乌压压的莫名殷切看着他的人们,钻到最后一排角落里坐了,远离其他听课的学生。王俊凯看他坐好了。定了定神,就接着点名。
点到"王源"时,角落里终于传出一声清越的"到"。王俊凯忍不住又看他一眼。他低着头似乎在按手机,头顶有呆毛一晃一晃的,就像春天的狗尾巴草,总能逗得猫咪心痒。

王俊凯上着课忍不住就注意起那个角落来。他上课算不得认真,也不太敷衍,只是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一样托着腮,目光游离,王俊凯讲了什么笑话,全班都笑完了他才刚接收到信号一样提一提嘴角。偶尔拿出手机看时间,要不然就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乱画,似乎对自己上的课并不是很感兴趣。
有其他学生偷偷玩手机,王俊凯正打算说一句让所有学生把手机收起来,却刚好看到他飞快地打着字,又默默把命令咽下去了。

……算了,让他玩儿吧。
王俊凯觉得自己太温柔了,有点受伤。


下了课,眼看着一群女生又蠢蠢欲动地想将他包围,王俊凯感觉很牙疼。那人却抢先一步到达了他身边,问他:"老师,我能拷一下课件吗?"
那当然没有问题,王俊凯一边让出电脑一边偷瞄他几眼。他弯腰将红色的U盘连上电脑,电脑弹出来U盘操作窗口,盘的名字却是"易烊千玺",不是"王源"。很特别的名字,王俊凯便随口问他:"给你室友拷的吗?"
他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是啊。他想听这节课的,又太懒。"顿了顿,眼睛有些愉悦般地眯起来,"我回去要告诉他,他错过了一个很好的老师讲的很棒的课。"
王俊凯自认被拍马屁拍得多了去了,可没有哪次是被拍得这么舒坦的。他只能傻笑一下,说哪里哪里,紧张得直咽口水。毕竟一个老师被自己学生——还是很有好感的学生——表扬课上得好,谁不高兴啊。
课件很快拷好了,他拆下U盘说了句谢谢老师,便匆匆离开了。王俊凯看着他消失在门口,鬼使神差地摸出手机来查看课表。下一节这门课在周五下午,而今天周二。
噢……还有三天才能见到他呢。



X大有很多王俊凯这样新来的年轻的导师,于是平时大家就经常聚个餐,交流一下经验。这年轻人凑到一起总是比较多神出,每次大家一起聚餐都像在开第几百届世界奇思妙想大会。
这次聚餐,大家纷纷说起了自己上课遇到的奇葩学生,没几句就激动得拍桌子拍大腿,拍得饮料在空中画出优美的弧线。王俊凯不是爱出风头的人,就在一边咬着筷子听他们说。

一位老师说她遇到学生上课把鞋脱了踩在椅子上打节拍。
王俊凯想,还好自己的学生都很规矩,最多张着嘴巴打瞌睡。
另一位老师说他见过学生拿着大葱猛啃吃得一教室都是味儿他站在讲台上几乎忘了自己讲的什么课。
王俊凯想,还好自己的学生上课只喜欢吃糖,糖纸一堆儿一堆儿的。
另一位老师说她有一天上课点名,问某个系来了多少人,结果就一个人站起来回答她差一点儿没来,她问差多少,这人回答说差了四十来个,他们那个系一个班就四十个多人。
王俊凯想,还好自己的学生都很积极签到,几乎就没有不到的。

一想到签到,他又想起那个男生两只明晃晃的梨涡来。鬼迷心窍一般,他咬着筷子想啊想啊,虎牙一口磕在筷子上,疼得直咧嘴。

王俊凯吃饭吃得心不在焉,终于忍不住问身边的同事天宇文:"诶,你知道我们系里有个学生叫王源的么?"
天宇文抢到最后一块炸排骨,高兴得手舞足蹈,这才回复王俊凯:"王源?知道啊!那小子人气可高咧,长得可爱性格又好,听说很多女生追的。"

嗯,的确是很可爱啊……王俊凯痴汉一下,不甘心地想继续挖点料:"那,他是不是有个室友叫易烊千玺的啊?"
天宇文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老王,你连易烊千玺都不知道啊?"
被他用嫌弃的目光盯着,王俊凯很不爽,但还是老实摇了摇头。

"易烊千玺是化学系的研究生啊,全校闻名的啊!成绩超级好,提前念了研究生,各个教授都非常看好他,很有希望明年就留校讲课了。啧啧,而且不但智商高长得还特帅……就是有点高冷,蛮神秘的,也难怪你不认识哈。"
王俊凯对易烊千玺不太感兴趣,看也没什么值得问的,就继续吃饭了。
反正周五也能再看见他吧。


到了周五,王俊凯早早就进了教室,在讲台上等待着学生们进来。他讲过第一堂课后,因为颜好讲得也好,居然出名了,学生都来听课,还来了很多蹭课的,一波一波往教室里涌。王俊凯睁大眼睛仔细盯着,还是没看见他,倒是注意到一个上次没见过的长得很可爱的男生来了,很熟络地跟同学打着招呼,同学都喊他什么"源哥""源哥"的,他也笑着一个个应过去,然后坐在了同学给他留的中间的位置。
上课铃响了,他没来。上了十分钟课,他还是没来。
王俊凯咬咬牙,突然抽出点名册:"那么同学们,现在我们来点名吧。"
教室一片喧哗,不少人都庆幸地拍拍胸口:"老师你总算点名了,不然我不是白来了吗——"

王俊凯一个一个念着名字,人倒是到得很齐,当念到"王源"时,他正想着这个要空了吧,却有人大声回答:"到——"
他一愣,仔细一看,是那个很可爱的男孩子,正兴高采烈地笑着。哦,所以是他没来,让同学代到?于是王俊凯很不客气地问:"同学,你不是王源吧?"
男孩子一下子愣住,表情都凝固了:"……老师,我真是王源啊……"他手忙脚乱地摸出身份证举起来给他看,"货真价实的王源啊!!还有人冒充源哥我不成!!"
王俊凯看也不看,一口咬定:"你以为我没见过王源吗?你不承认也要连着被罚的。"

前排同学忍不住噗哈哈笑了,帮他解围:"老师,他真的是王源,我们能作证的。"
王俊凯也一愣,脑子里都炸开无数个闪光炮,神经却打了好几个结,一会儿才干巴巴地问:"那上次来的那个人是谁?"

这下全班都笑了,闹哄哄地七嘴八舌地回答他:
"老师,那是易烊千玺学长啦!"
"源哥是欺负您新来的居然敢拿易学长来蒙您哈哈哈……"
"上次易学长来了我都吓了一跳诶,真的好帅!……"
"老师,上次没告诉您真的是对不起啦哈哈哈哈哈哈……"
王源也无辜地笑着,举起手对他说:"对不起啦老师,上次我睡懒觉了,听说您是新老师就让千千代替我来了一下……以后不会了我保证!"

王俊凯站在那里,脸都黑了。

哦。感情我心心念念了半周的名字,居然不是他。




*Side J One

易烊千玺做完实验从实验室出来,接到自己邻居弟弟王源的求救微信。
"千哥!我们建筑史那个新来的老师居然抓到上次你代我点名了!果然就不能找你这样长得这么有辨识度的QAQ求救!"
易烊千玺叹了口气,一边往三食堂走一边回复:"他没怎么你吧?"
"没,他叫我以后自己要记得上课,然后他问了你的事……"
"他问了什么?"
"就是一些专业啊工作啊还有联系方式!"王源积极地回答,"诶不对啊,他干嘛要问你联系方式啊,不会是想跟你打我小报告吧,我不就是上课吃了两包薯片么……"
易烊千玺歪着头想了想那个老师的样子。

说实话,他真的太年轻了。目测也就二十五六岁,偏偏又穿得极其简单亲民,站在学生堆里毫无违和感,估计刚来上课的时候就没人认得出来他是老师。
还有脸,来大学当什么建筑史讲师简直是浪费。颜控狗易烊千玺觉得很心痛。
他想起那个人在讲台上,绷着脸用一把醇厚动听的声音讲课,表情认真,但是目光偶尔会轻飘飘地落到自己身上,他跟窗外开得正好的迎春花似的,整个人灿烂得不得了,想忽略都难。

他回复王源:"没事,我很高兴他会来找我。"
"……千哥,你不是我的天使吗QAQ"
"呵呵。"

易烊千玺心情不错地端着餐盘坐到角落里吃饭。其实他不太爱来食堂,但是今天比较懒也不想绕路出去吃了,过来速战速决。
他正埋头扒饭打算吃快点回宿舍打游戏去,一个带着点惊喜和犹豫的声音就在他头顶响起:"易烊……千玺?"
他抬头,端着同样的餐盘,穿着棒球服和牛仔裤的王俊凯。他见他抬头看他了,居然就对着他笑了,两颗虎牙露出来,一点老师的样子也没有,傻乎乎的,可爱至极。食堂里光线不好,他整个人都披着一层毛茸茸的线条,只有笑容的弧度清晰又锋利,像在雪白的纸张上用力画出的黑色线条般鲜明。
他突然听到心底"哔啵"一声,像是一个做了很久很久都没成功的实验,终于在这一刻,那些粉红色的液体吐出了第一个让人欣喜若狂的气泡。

易烊千玺放下筷子,乖巧地叫了他一声:"老师。"
王俊凯便坐到他对面,轻巧地扫了一眼他的餐盘:"你一个人吃饭吗?"
"嗯。"易烊千玺发现王俊凯点的菜和他几乎如出一辙,不过王俊凯好像不吃干的东西,因为三食堂的牛肉干馍几乎全校有名,供不应求,今天有,他没点。"老师,上次代王源签到真是不好意思,以后不会了,请您不要怪他。"
"没事儿,不介意的,学生嘛,睡个懒觉正常啦,我上学时也经常叫人代到……咳。"王俊凯弯起桃花眼,又犹豫了一下下,试探着问,"你觉得我的课还可以吗?"
看他眼睛里不自知透出的期待,高冷的易烊千玺学长有些好笑,认真地回答:"嗯,老师上课很不错。"
"那个,如果你喜欢的话,你也可以来听的,我的课是开放的,你要来的话从后门进来。"王俊凯支吾着说,不自觉地用筷子戳着他餐盘里的烧茄子,戳得稀巴烂可以直接拌饭吃。易烊千玺倒是没想到他会说这个,愣了一下,还是马上露出了笑脸,用力点点头:"好,我有空还去听。"

易烊千玺满面春风地回到宿舍,往床上一摔,摸出手机调出《粉红的回忆》就开始大声跟唱。他坐在桌边奋笔疾书的室友马思远被他吓得一激灵,惊恐地回头看他:"你怎么啦?"
易烊千玺翻个身对着他,眼睛亮晶晶都是小星星:"没事,刚吃饭遇到个很有意思的人。"
马思远叹口气,用笔敲敲书本,摸过手机打开按了按,翻出一张照片给他看:"王俊凯?"
易烊千玺一看,不知是谁手速那么快居然已经把一张他刚才和王俊凯吃饭的高糊图放到学校论坛里去了。图片里是王俊凯一个虽然糊但是仍很灿烂的笑脸和他一段后背,但是从穿衣风格上不说都能判断出是他,毕竟学校里没几个像他穿得那么酷炫的。就这一小会儿评论已经刷了上百条,很多人都在津津乐道上次他帮王源代到的事,并以此猜测王俊凯是否已经和他结下了不能明说的情谊。
——"啊啊啊啊啊我咋觉得王老师和易学长这么配呢???"类似这种评论,更是隔几条来几条。

易烊千玺大致浏览完,把手机还给马思远,顺手把《粉红的回忆》关了,就听马思远唠叨说:"诶,那个王俊凯还是我高中的学长呢,他高中人气就好高的,听说现在课特别受欢迎,位子超级难抢。"
易烊千玺点头,摆弄着手机:"是嘛。"

马思远低头写了几笔作业,又猛然想起似的问他:"你有没有听说我们这栋楼要翻修啦?到时候要去跟新来的那些导师一起住,一间宿舍住两个人,全都要一个老师搭我们一个研究生。"
"没听说啊……"
"你就整天搞你的实验吧,啥都不知道。"室友白了他一眼,不管他了。易烊千玺冲他后脑勺笑笑,若有所思地打开了手机通讯录。



易烊千玺好不容易应付完教室外数量庞大没抢到座位的人群的热情问候溜进已经坐满了人的教室里,熟门熟路地钻到坐在角落正在吃包子的王源身边唯一一个给他占好的座位上坐下,这才摘下帽子舒了口气。王源鼓着腮帮看着他,把另一袋包子塞在他手上:"千千你还真有空,又来听建筑史……"
"反正我今早没任务。"易烊千玺饿得很,这节课是早上八点的课,从研究生宿舍到这边的教学楼又有不小的距离,他好不容易才从被窝里爬出来。他低头大大地咬了一口包子,抬起头时就远远看到讲台上那个人看着他,笑嘻嘻的,猫纹和虎牙齐飞,很愉悦的样子,还偷偷冲他点了点头。
易烊千玺也忍不住笑了,对他摆了摆手。

这是他来听的王俊凯的第四节课,他再一次出现在王俊凯的课上时引起了巨大冲动,无数人问他为什么来听课是不是因为王俊凯,他只能说王源他妈要他要监督王源,害得王源狂翻白眼,直吐槽他又不是小学生。
王俊凯的课很火爆,基本上是抢不到位子的,但也有很多人干脆就站在走廊上看。还好王源受欢迎,每次都能有座位坐。易烊千玺多次出现以后,来王俊凯的课的人就更多了,有三个帅哥在这里,谁不愿意过来上课啊。能让无数妹子义无反顾地早起化妆挑衣服过来上课的也就是这股动力了。
他和王俊凯自从那次吃饭后也偶尔在微信上聊几句,聊得也不多,都是生活琐事,却极有默契一样把度拿捏得很好。易烊千玺还是觉得他不像个老师,和自己同龄玩伴差不多才对,打游戏啊打篮球啊什么的都很在行。不过他是跳读的研究生,王俊凯还是比他大个两三岁的,也不突兀。
有时候易烊千玺觉得他反而比自己还幼稚,甚至还跟他分享他女神的新歌和各种动画片角色大揭底,还在微信里给他转《熬夜的一百种危害》《怎样直面生活中的困难与挫折》《一百句世界暖心励志谏言》这种易烊千玺的母亲都不屑于转的鸡汤文。

而且王俊凯每次看见他来上课都很高兴,一整节课都面带微笑。不是易烊千玺不想下课过去找他,是因为人实在太多,一下课王俊凯就被层层包围,跑都跑不了。

易烊千玺吃完包子刚好开始上课,他就拿出手机,自己做自己的事,处理文档写写公式什么的,或者看新闻,打游戏。本来这种建筑史就不在他的兴趣范围,他也几乎从没听过课的内容,但是还是每次都舍弃睡觉时间跑过来了。
是为什么呢?
他抬头看了眼王俊凯。
那个正在操作多媒体的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起脸,刚刚好与他对视,眼睛里一下子泛起了粼粼笑纹。

偌大的教室,他们俩隔着近百人对视着,准确而鲜明。




是为了王俊凯吧。





Side K Two

"我听说你最近特别特别包庇学生啊?"
天宇文擦擦嘴,叫来waiter结了账,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还在打饱嗝的王俊凯。
王俊凯吓得一个嗝都憋回去了,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哪有?!我很公私分明的好吗??"
噢,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前天易烊千玺来听他的课,可能是前一晚睡晚了,不一会就趴下睡着了。王源在他旁边挤眉弄眼地提示王俊凯有人睡觉,他没理,只盯着易烊千玺的头顶傻呵呵地想着啊真可爱呢好想揉揉。
过了一会儿,后排有人举手说:"老师,你能大声点吗,我们后排听不到……"
王俊凯心想嘿老子用着话筒呢你丫还听不到听不到去医院瞧瞧去,结果脱口而出:"你小声点不要吵到睡着的同学!"

一个教室都沉默了。齐刷刷地扭头回去看了一眼角落里睡着的那个同学,然后又齐刷刷地对着王俊凯点了点头。
然后当天学校论坛最血红的帖子就是《八一八王俊凯导师与易烊千玺学长那些不得不说的粉红故事——不要吵醒我睡着的爱人》。

天宇文咔嚓咔嚓嚼着可乐吸管,看着他问:"你不会真的对千玺有意思吧……?兄弟,不是我说你们不合适啊,易烊千玺超级难追的你知道不,听说大学念了四年没谈过恋爱,去年校花追他追不到差点跳楼去了。"

王俊凯又想你他妈怎么知道这么多,拍着桌子说:"谁说我要追他了?我们还在纯洁的革命友情中好吗?"
天宇文更加鄙视地看着他:"你知道你现在脸上每天都写着什么字吗?【我有喜欢的人哦嘿嘿嘿他叫易烊千玺了啦】。"停了停,他补刀,"全校的人都知道你在追他好吗?"

王俊凯一愣,脑子里拖出一声长长的"诶——?"。
他的确还没开始追易烊千玺。他知道自己喜欢他,但是因为害羞(……)和其他各种因素,他还没打算跟他打开天窗说亮话,而且他也不知道易烊千玺怎么想的,对方在口口相传中是个高冷学霸,虽然对着他感觉还挺温和的,但是他要那么贸贸然跟他说什么喜欢,估计也就是朋友都没得做。
可能还会被说"为师不尊"之类。

……不过好像已经为师不尊了啊。

天宇文见他发愣,便拍拍他肩膀说:"没事,哥给你个机会。看了公告没,研究生宿舍楼要翻修,到时就要他们来跟你们这些新老师共住一间宿舍,两个人一间,我认识学生会处理这事儿的干部,要不给你开个后门?"
王俊凯惊呆了,看看天宇文,对方冲他抛过来一个丑得让他想哭的wink。


说了这事后王俊凯就把它给忘了,该上课上课,晚上就和易烊千玺聊聊微信,然后傻笑着去睡觉。后来倒也和对方约了两次饭,王俊凯拿着易烊千玺的梨涡下饭,次次吃得满面红光。

易烊千玺来的那天王俊凯没课,在宿舍睡到十点多,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敲门。他起床气是很大的,好不容易黑着脸从被子里爬起来,烦躁地揉着头发去开门,刚要吼一句你他妈大清早的要干嘛啊,就赫然看清了门外的人分明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面带温和微笑的易烊千玺。
他带着两袋行李,跟他打了声招呼:"老师,是我吵醒你了吗?"
王俊凯愣了几秒,砰地用力关上了门。

五分钟后,收拾得人模狗样的王俊凯再次打开了门,春风满面地将易烊千玺迎进了狼窝,不,宿舍。
"对不起啊老师,昨晚写论文太晚了,就忘记跟您说一声,不过你有接到分宿舍的通知吧?"易烊千玺坐在他的沙发上捧着茶杯喝橙汁,对他抱歉地露出小梨涡。
"没事没事,我知道。"王俊凯笑得合不拢嘴,特别像敬老院被探望的老头子,满脸都是褶。
"那老师,以后请多关照了。"易烊千玺歪了一下脑袋,放下杯子,与他握了个手。
王俊凯握着他温热的修长手掌,禁不住露出了野狼般的围笑。

王俊凯导师和易烊千玺学长的同居【划掉】同住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Side J Two

两个人不出众人所料地喜闻乐见地住到了一起的事儿很快沸沸扬扬地传遍了整个校园。当事人不给出任何解释,大家也就这么喜气洋洋过大年似的以一传十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九月份。(是作者懒得描述了而已)

易烊千玺这天又准时报道王俊凯的课。他成为固定嘉宾后王源都懒得陪他来了,反正角落的那个位置全部人都会心照不宣地留给他。
他刚放下东西坐好,前面就传过来一张小纸条。递纸条给他的男生脸上带着神秘的老母亲般的围笑,吓得他几乎一激灵。
他犹豫着拆开纸条,上面就一行字:"易烊千玺同学你好,我是校报娱乐八卦版的记者,我们想采访你一下关于恋人同居的看法?"
……W……wait……这是什么玩意儿?!!

他还没彻底看懂意思,前面又接二连三地传过来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纸条。

——"请问学长,王俊凯导师晚上睡觉会不会打呼噜啊?"
——"学长!!!你和老师到底谁攻谁受!!请给我们校论坛八卦组委会一个交代!!"
——"学长一定是你攻对不对!!!"
——"打算什么时候搬出学校正式过二人世界呢QAQ"
——"请问,您是皇都人,老师是山城人,你们是怎样克服口味的差异走到一起的?"

……易烊千玺看得莫名其妙,整个蒙圈儿了。

口味没有差异啊,我也很喜欢山城小面来着。
我们谁攻谁受关你屁事啊。

……等等,我在想什么。
易烊千玺挫败地把一堆纸条收拾好,就看到王俊凯满面春风地走上了讲台。
他通常比王俊凯起得要早,去晨练或者早起背书什么的,以前是做单人份的早餐,现在也顺手给王俊凯做上一份。
他还记得自己在给王俊凯第一次做了早餐之后,王俊凯那被投食的小狗般晶亮的眼神。捧着碗就惊喜地说,千玺你真好啊你对我真好。那个样子逗得易烊千玺简直想每天都给他做早饭。

王俊凯是个处女座,他来听课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话筒线没整理好的话这个人会崩溃的,愣是站在讲台上把话筒线捋顺了才肯开始讲课;粉笔擦用完一定要摆回原位;桌子上的文件要一张张叠好,叠不好他还会皱着眉头慢腾腾地将纸张对齐了,毫不厌烦地叠一次又一次。
所以王俊凯的宿舍特别干净整洁,跟宜家标准间似的。他刚出来工作东西不多,但好在整理得好,使用也很爱惜,所以看上去很舒服。他自己用完东西是必须要放好的,但易烊千玺偶尔把外套扔在沙发上,拖鞋东一只西一只,吃冰淇淋滴到桌子上,他也不吭声,只帮他收拾好。
浴室里的牙膏,偶尔用混了,他也不在意。吃饭的时候,甚至也会吃掉易烊千玺给他夹的肉片,然后满足地笑得牙不见眼。

易烊千玺托着腮看着正在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的王俊凯发呆。
也不知道这家伙能忍多久哦。他再不告白,他就先告白了。
反正先告白的是攻。



下了课,没有女生过去纠缠王俊凯,一个个对着易烊千玺挤眉弄眼地就走了。易烊千玺关上刚通关的游戏,就看着收拾好了话筒课件的王俊凯哧溜溜地钻过来,对着他笑:"千玺,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上次看到南门那边开了家新餐厅。"
易烊千玺刚要说好,突然想起自己为了听王俊凯上课实验报告还没来得及交,只能跟王俊凯说:"要不你先过去吧,我得回一趟我们系里交报告。"
王俊凯看上去有点失望,还是点头说好,对他晃了晃手机:"你弄好了给我打电话。"


易烊千玺回到化学系的一号实验楼时正好碰到马思远。马思远这段时间似乎在忙一个项目所以很少跟他联系,这会见了他眼睛一亮,扑上来抱抱:"千千!好久不见你了——"他松开手打量他一会,点点头,"嗯,生活挺滋润的吧,满面红光的。"
易烊千玺把他的手臂扯下来,脸上有点发烧:"说什么瞎话呢你。"
"诶,这么久没见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刚好我那边有点事想请教一下你。"
易烊千玺一愣,刚要因为跟王俊凯有约而拒绝马思远,又见马思远一脸可怜巴巴的期待,想着反正王俊凯那边还能有好多机会吃饭来着,就点头应了,掏出手机给王俊凯发短信。

"老师,我有点事,你今天自己吃饭吧?不好意思,下次我们再一起吃。"

但是一直到易烊千玺和马思远吃完饭,王俊凯也没回复。
易烊千玺有点惴惴不安,不会是生气了吧?
但是都这么大个人了,都不是小孩子了,哪会因为这么点小事那么容易生气啊。

他和马思远吃完饭,刚好又被教授叫回系里讨论他的实验报告。教授对他很好,一直帮携着他,本来以他的年龄学校是不打算同意让他明年留校的,但教授一直在尽力给他争取机会。
忙完出来已经是晚上快六点了,易烊千玺这才拿出手机查看消息。
没有王俊凯的信息,倒是有好几个陌生号码来电,还有王源的来电。他心下奇怪,打了个电话给王源。那边一接通就是王源中气十足的大嗓门:"易烊千玺你去哪儿了你?!浪得屁股都掉了吧?!!"
易烊千玺受不了地把手机拿远了一点,耐心地问:"我和教授讨论报告去了。怎么了?"

"今天是王俊凯生日啊!!他下课不是约你了吗,他在餐厅一直等你来着,结果你没去,他直接喝趴下了,还是我们班的同学刚好去了看到他才知道的!!你干嘛呀你!!!"




易烊千玺呼哧呼哧跑回宿舍,一开门就结结实实愣了一下。

首先这里面坐着很多人,似乎都是同学,听到开门声就齐刷刷地看了过来,眼睛一个比一个瞪得大。然后,小客厅里四处都是气球和玫瑰花,桌上还摆着粉红色的双层蛋糕,蛋糕上坐着很多只奶油轻松熊,瞪着巧克力豆的眼睛也看着他。
"……怎么回事?王俊凯呢?"气氛太诡异。易烊千玺惊愕地问。

一阵沉默。"老师喝醉了在里面睡觉……我们把他扛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子的。学长,这些应该是给你准备的吧?"终于有人鼓起勇气回答他。
易烊千玺又是一愣,耳根都慢慢烧起来:"……我……不知道。那,辛苦你们了,大家先回去吧。"
一个同学走过来把王俊凯的手机递给他,对着众人使了个眼色,大家就乌泱泱地撤退了。
易烊千玺站了一会,先把门关好,再将掉在地上的几支玫瑰花捡起来,这才往房间里走。
他心情很复杂。

一进王俊凯卧室,他就闻到一股子酒味儿。也不知道那个人喝了多少,此刻就蜷在床上,只留一段悲伤的背脊给他。易烊千玺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凑过去,想仔细看看那个人。
这次是他理亏,他认栽了。

王俊凯睡得一点也不安静,粉红的唇瓣张张合合,不知道在嘟哝什么。易烊千玺凑近了耐心地听了半天,才听清楚他是一直在重复着"千玺"、"喜欢"这两个词。
他的心像被柠檬水泡过一样,又酸又涨。

这个人傻成这样,算什么老师啊。
第一天他帮王源代到,签了这个人的到的时候,他大概就已经沦陷了吧。看见他这张生机勃勃的脸,充满自信地讲着课,还有假装漫不经心地偷瞄他的样子,他就比做成功一百个实验还要满足。

易烊千玺轻轻揉了揉王俊凯头顶的软毛,低头亲了一下他的唇瓣。
怎么会这样喜欢你呢,难道签完你的到之后,就会被你迷住咯。

王俊凯的嘴唇软软的,还挺甜,易烊千玺正砸吧着嘴回味了一下,突然一条手臂就猛地圈住了他的腰,把他往下一拉。
易烊千玺猝不及防,惊愕地望向王俊凯的脸时,却对上一双眼角染着邪魅的桃红色的桃花眼,那人挑起嘴角露出虎牙尖尖,笑得有够不怀好意:

"签了我的到,你就是我的人了。"


别人签到,那叫做履行义务。

你签到,就是自投罗网。




*All In All

王源啃着棒棒糖,在校论坛上刷帖子。
最近最红的一张帖子就是《王俊凯导师心碎买醉XX餐厅,易烊千玺学长无情爽约为哪般》。
他咂咂嘴,利用管理员的职权将那条帖子删除,然后换上马甲,手指如飞地发了一条新帖:

《王俊凯导师易烊千玺学长修成正果——「激情燃烧的那一夜」大猜想》。

这条帖子迅速成为血红热门。广大腐女纷纷大开脑洞,各种play齐齐上阵,一眼望过去全是洋洋洒洒的8000+十八禁。

直到王源在易烊千玺"你再不删帖你建筑史科就别想过"的威胁下哭哭啼啼地删帖了。

哼。签了王俊凯的到真了不起!!!!

END

评论(93)
热度(2440)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