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规矩一点

巴拉拉能量—咚巴拉—强力去污。






王俊凯又在摸他了。

那双显得比较厚实有肉的手握起来是软的,手背上最突出的那块骨节的地方一般是个坑儿,虽然抓着他的时候一般都很有劲,但千玺总觉得牵他的手的话就像在和猫咪握爪。
那双手还会弹拨吉他,指尖上是有一层薄薄的茧的,滑过皮肤会带来一些细微的酥麻的感觉。他喜欢揉自己的头,戳自己的梨涡,还有打屁股,这些都忍了,毕竟他们三个人之间平时都这样。
可是,有些事实,却不能是豪爽的一句忍了就忍了。
有这么可爱的手,却净做些不规矩的事。千玺感觉很气愤,也很为那双手惋惜。

千玺自认是个又高冷又man的boy,因此坐姿通常选择最有男子汉气概的豪爽地分开两腿踩在地上——哪像王俊凯那个少女喵,两腿并拢斜斜摆着,娇羞得可以。这个坐姿豪放归豪放,但是美中不足的,就是给了某个被千玺腹诽少女喵的人天大的可乘之机。

千玺感觉到大腿根部那里出现不属于自己身体上的一部分的东西时懵逼了。
他看看车的前半部分扛着摄像机拍摄的观海,又用余光瞄瞄身侧那个和他一样裹了一身黑的人。对方似乎浑然不知,只听着王源鬼哭狼嚎胡说八道,脸上还挂着谜一样的,傻呵呵地微笑。他一只手攥着手机放在他自己的膝盖上,而他另一只手,就搁放在千玺那个很难以言说的部分。
——那个地方,最接近某个敏感区域,而那里本来就因为不见天日而细嫩敏感得很。千玺又是个不穿秋裤的主儿,就隔了一层薄薄的布料,他能感觉到王俊凯那只手有多么罪大恶极。
因为车里有暖气,那只手并不冰凉,是暖暖的,体温很容易地渗入布料让皮肤感觉到了。他整个手掌微微蜷着,手掌根部在他腿根一点一点地磨,而几根指尖则在软绵绵的肉上恶意地戳着,东一下西一下,弹钢琴一样,带来令人战栗的酥痒。细细密密的感觉顺着脆弱的神经簇地全数涌上了大脑,千玺抖了抖,一边若无其事地用拿着手机的手挡他的手,警告一样往外推了推,一边继续对着镜头一本正经地说话,逗得观海直笑。
——观海,你知不知道你面前正在发生着什么??!
——哦你当然不能知道。

王俊凯被他挡了一下,也不计较,直接按住了他的手背,手指一根根贴上来,轻柔地摩挲揉捏他手背凸起的骨节。千玺的手是很好看的,修长而骨节分明,他平时就喜欢这么摸,可是现在,原本这个温馨的动作硬是被他放慢了速度将温馨拉长成了色气。
千玺被他摸得受不了,慌忙把手抽开,于是王俊凯的手得逞地又落回了他的腿上。

千玺不会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血气方刚的青春少年,时不时的撩拨,带着根本无法回避的感受。他也曾尝试着以牙还牙,而王俊凯不仅根本不怕痒,他要去捏他的大腿根,还会被一把攥住手腕用很恐怖的眼神盯着。
他不明白为什么在不要脸这件事上,王俊凯把他吃得这么死。

王俊凯平日里常有意无意地摸他的大腿根儿,作为一位纯情的少年,他很为这项行为感到惊恐且羞耻,尤其是每次给他一摸自己就会变得有点奇怪的时候。但是,王俊凯是不会理会他的拒绝的。千玺义愤填膺地想:王俊凯你个小犊子平时主动抱你一下你不都害羞得跟小姑娘似的吗,怎么到这种时候就——?!

千玺觉得暖气开得太足了,整张脸都是不自然的火烫,不知道红了没有,就连耳根也热得不舒服。他再次试图去推王俊凯的手,这回被直接轻轻捏了一下,吓得他不敢动作了,只能听着王源还在那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观海聊天。
他突然有种罪恶感,仿佛是在好朋友的身边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不知道煎熬了多久,看着观海收起摄像机回过身去了,千玺猛吸一口气,迅速侧身把王俊凯整个人沙发咚掉,自认为恶狠狠地对他说:"王俊凯你有病?你别碰我我是男的我跟你讲!"

王俊凯无辜地看着他,一只手轻轻地搂着他的后腰:"我当然知道你是男的啊!你是女的我还碰你?你当我是流氓吗?"
……难道你不是吗?!!!!

千玺面红耳赤说不出话,就被王俊凯按着腰一拧,嗷地叫了一声就软下去了。王俊凯笑眯眯地揽着他说什么哎呀小心点,笑得猫纹和虎牙齐飞,眼睛都给他挤没了。
王源在一边嫌弃地小声说:"你们注意点影响撒。"

千玺用力推开王俊凯,不理会他一直抖着肩在笑,硬生生扭过头看着窗外。可是窗玻璃上也映出了王俊凯的影子,最显眼的是黑发,像一片浮在那里的云。他笑完了,还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笑着低下头玩手机了。

千玺把注意力放到窗外飞逝的景色上,苦恼地想。

——为什么王俊凯这么流氓,他还是这么喜欢他呢?

END

评论(28)
热度(1141)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