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与海之歌

2016年第一篇。新年快乐!

 

 

 

*

后来易烊千玺开始非常喜欢鲸鱼。

自然,不会有一个那样大的水族馆容得下它们的,它的庞大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倒成了一种自由。所以他找了几卷纪录片,没什么事忙的时候就躲在房间里,关了灯看。那些画面一律是深蓝色的,晶莹剔透的梦境一般的深蓝,那种线条美丽又庞大到温柔的生物缓缓游曳在画面里,翻搅出隆隆的敦厚的水声,每一次舞动都像处于慢镜头。它们或许知道角落里有着奇怪的东西在注视着它们,注视着它们的一举一动,但它们并不在意。它们只是在一群群急躁的小鱼的簇拥下如同一座巨岛在海中穿行,或者浮上落满阳光的水面换口气,裸露出宽厚的背脊,还有它们兴意阑珊的歌唱,无声无息却磅礴壮丽。

王俊凯有时也跑过来跟他看,坐在他身边,两个人共享一个靠垫。事实上靠垫有很多,但总归是对方靠着的那个比较舒服。他整张脸浸润在深蓝的光线里,精致得像月光下的鲛人,有种泫然欲泣的美感,一眨眼睛眼里能滚落下宝贵的珍珠。他靠着千玺的肩膀,说哎你记得我们以前拍诛仙不,那时我多了个外号就叫鲸鱼诶。

他穿着柔软的棉质衣裤盘腿陪千玺坐在地板上,两个人连同整个房间,都被那温柔的深海的颜色包裹成一枚精致的琥珀。

当然记得,他那个衣角翩然,风采卓绝的古装扮相。眉目疏朗,剑气为虹,少年意气,奔跑在天地之间,穿行在荒原之中,一时风流也举世无双。不过这人一下戏就被打回原形了,披着大衣捧着热茶耷拉着眼皮嘟嘟囔囔好困好困,两个人有时在一边等戏,互相靠着就干脆地睡着了。

那时候已经到冬天了,天亮得迟,清晨就要起来化妆,晨光熹微间他们哈欠连天地从酒店里出来钻到车上,千玺犹记得惨淡的天光下凛冽的冷风里,王俊凯一张被黑色毛呢大衣黑色棒球帽衬托得越加苍白的疲惫的脸,仍然在电光火石间抓住他的目光的第一时间展露出愉悦的笑颜,眼波流动,催开着内心无数沉睡的花朵。

千玺给纪录片按了暂停,起身去给王俊凯烧开水打算泡茶。他们都不太爱喝咖啡,困得半死时就灌一嘴又浓又苦的茶下去,马上能两眼放光。千玺在包里翻来翻去地找茶袋,听王俊凯在后边抛着遥控器玩,随口问:“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很久以前的报道,说有一头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因为它发声的频率和其他鲸鱼不同,所以它找不到一个同伴,整个世界只有它自己。”

“听过……”王俊凯看不下去他把背包翻得乱七八糟,凑过去贴在他背后拨开他的手,往侧袋里一掏,“你不就放这儿么,乱翻什么。”

“哦。我忘了。”还真是处女座,什么都记得。热水壶里的水烧开了,水壶发出一声清脆的“滴”,红灯啵一声跳成了绿灯,一股热乎乎的白色雾气从壶嘴喷出来。千玺拔掉插头,将水壶拎到桌子上。王俊凯看着他,说:“这么晚了,还是不要喝茶了。”

“我睡不着。”千玺不由分说地拆开茶袋往杯子里倒茶叶,王俊凯便没再说话。

窗外灰蒙蒙的一片,有一层雾黏在玻璃上,散发着几乎肉眼可见的寒意。天快要亮了。

 

 

没有人知道那段时间千玺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事实上他自幼经历的和吃的苦都比两个队友多,少年时那句玩笑般的“一个帅气的男人所要经历的苦总会很多”也依旧是一句信条,因此抗压能力也无可奈何地强。但是公司本来就是一段表面涂着光鲜油漆的朽木,最近内部产生危机,而他参演的电影导演又曝出丑闻,加上有人恶意炒作他和女主角的绯闻,所有事情缠缠绕绕变成一团污浊的泥浆,逼得他步步为难。他最近在给一个人气男团编舞,本来就忙得焦头烂额,连泡个澡都不敢,一堆事情上身,还是在他眼睛底下画上了浓重的黑眼圈。

他不习惯于哭诉或愤怒,因此什么也不会说,在这段因为混乱而多了些意外的空闲的时间里,他的减压方式只有两个,一是安静地看那些鲸鱼的纪录片,二就是疯狂的,不计较时间精力地跳舞。

就像刺猬也会投降地露出柔软的肚皮,他每次大汗淋漓地独自跳完舞躺倒在地板上时就是他最不设防的时候。舞蹈可以说是他的盔甲,他勇往直前的武器,但在拼尽全力挥洒热情以后,又成为温柔的安慰。舞蹈室宽敞明亮,汗水滴落在木地板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心脏还在嘭嘭地搏击着胸腔,空气中也留有方才歇斯底里的余韵,像什么微妙的声波,欲言又止地停在半空,渐渐地,喘息也转变为了一声叹息。

他的舞蹈室在很高的楼层,有几乎占据了一整面墙的落地窗,从窗口望出去,是一整片灿烂而寂静的灯海,缓缓流淌着,推动着这个繁华也繁忙的城市。

也许很多人都做过这样一件事。首先闭上眼睛,以俯视的视角看见自己所在的一平方米以内的位置。一把椅子或者一张床,甚至一块地砖。然后逐步扩大范围,到一个房间,一块有形的区域。然后是一条走廊,一个楼层,一条街或者一个公园,到一整栋楼,一整个街区,整个城市,整个省区,整个国家,地球,地月系,太阳系,银河系,最后是一整个宇宙。也许中间能分得更细,但总能在这个将视野逐步扩大、自己逐步缩小的过程中,感觉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天地为万物之逆旅,光阴为百代之过客,命如轻草,不过如此而已。

在这个庞大的世界生活着,哪怕是对自己来说漫长的疼痛,对于无动于衷的宇宙来说,只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罢了。

 

千玺闭上了眼睛,视野里游曳过巨大的鲸鱼。他又开始放空大脑,企图将自己漂浮起来,就听见了脚步声。

那脚步声很轻,像是猫的软垫踩在地上的声音。他知道那是谁。数了三秒睁开眼,王俊凯正悄无声息地跪倒他身边,两手撑在他脑袋两边,低头望着他。从下往上这种致命的视角看他,依旧毫无瑕疵,只觉得那眸子越发深了,像一片海,里面融化着星星的碎片还搅拌着浓郁的月光,一片腾腾的情绪,缓慢的涌动成无声的情潮。

 

他们对视着,穿梭古今,迟到几生几世般长久。

片刻,王俊凯俯下身来,吻住了他的嘴唇。

窗外风来又风去。

 

 

 

叮的一声,电梯停下,两扇铡刀一样锃亮的门慢慢向两边分开。千玺抬起头,王俊凯靠在外边墙边,一条长腿松松抵着墙,戴着耳机在听歌,手里拎着一袋外卖盒和奶茶,见他出来了便站直了身体,摘下耳机对他笑:“饿了没?我带了夜宵哦。”

千玺“嗯”了一声,快步从他身边走过。王俊凯跟着他,心情不错地唠叨:“我跟你讲厚,这个面还热的,我还叫他们多加了点虾米……诶千玺,你脸怎么这么红?”

“……不要你管!”

 

他十分郁卒,不就是在舞蹈室睡着了吗,至于做那种掉节操没天理的梦吗。

 

他不否认对王俊凯确实有些超越兄弟或队友的感情,但并不代表他想和王俊凯超越兄弟或队友的关系。现在两个人的关系这个样子就很不错了,除去那点不能拥抱接吻的更为亲密的空虚,他们默契十足,互相扶持,也不担心会不会分手。

 

王俊凯跟在他身侧落后半步,笑眯眯地轻轻扯着他的衣袖。走廊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晃荡着。千玺突然想起王源来,带了点无视了队友的罪恶感问:“源源呢?”

“他啊,跟胖虎吃第二家去了,嫌吃面不过瘾。”王俊凯不在意地回答,路过没关的窗户时风吹得他的风衣哗哗作响,他吸了吸鼻子,好像有点感冒。

“那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陪你啊。”

 

千玺转头看他。他也看着他,露出自然的傻笑:“怎么啦?”

“……没事。”

 

 

王俊凯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进了宿舍,把东西摆好,又帮对方把一次性筷子也掰开,奶茶吸管插好,喜滋滋地喊他吃。两个人就着桌沿头碰头呼噜呼噜地吃,面的确还温热着,很好入口,千玺扒拉扒拉,居然在面底扒到了一颗卤蛋。

王俊凯瞄了一眼,他嘴唇被油和温度染得红红的,颇有点秀色可餐的味道。他模模糊糊地说:“给你加菜。”

千玺忍不住笑了,戳了戳面。“谢啦。”

 

 

 

 

 

吃完了两个人自觉收拾垃圾,千玺随口催他:“吃完了早点睡,明天还赶飞机吧。”

王俊凯站在那儿眼巴巴望着他:“我想跟你睡。”

千玺啼笑皆非,踢了他一脚:“干嘛,你和王源看鬼片了,这么想【给我睡】?”

王俊凯撇撇嘴,懒得跟他打嘴架,干脆坐了下来,耍赖地抢过他床上的熊夹在胳膊下:“行啊,那你放个纪录片看呗。”

千玺也没反对,翻了一卷出来就拿去放,然后啪一声把灯给关上了。

房间里又一次充斥着深蓝色的光线。巨大的鲸鱼一条一条游过屏幕,游进无法碰触的深海里,翻搅起巨大的水花,却依旧是能让人感觉到温柔的姿态。

千玺坐在王俊凯身边,看他托着腮,睫毛微微垂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就用手肘撞了撞他:“我想去看鲸鱼。”

王俊凯转过头看他,跟他对视了一会,笃定地点点头:“好。我带你去。”

 

 

*

千玺是个生长在皇城根下的人。无数位真龙天子凝魂聚气,无数个能工巧匠呕心沥血,无数场风雨敲打洗刷,无数代人民兢兢业业,从千百年历史中沉重地积淀而出的皇城,而易父易母敲定了那个与皇帝息息相关的“玺”字,也敲定了他注定不平凡的人生。

王俊凯常会觉得,千玺是个很“厚重”的人。他身上仿佛凝集了皇城城墙里那种神秘和磅礴,尊贵和坚韧,他的骨血魂魄里也理应犹带史书中那种悠远醉人的檀香。想起以前无论他扮演的龙太子或者少年屈原,他都是第一眼就惊艳到了,他与那种悠远的味道太过契合,仿佛他本身就是那个样子的,风烟之中,纷扰之中,也是一株犹自清香的兰草。他的抬眸低眸,皱眉展颜,都应该被写成一段被人反复吟读的神话。

他是那样绝好的人,他有时也清澈透明,像月光下的湖泊,或者鲸鱼的歌声,清澈得让人只想去拥抱他。

千玺喜欢上看鲸鱼时,他也常陪在一边看。那些纪录片冗长枯燥,况且为了体现深海里的静谧,经常做了消音处理,通常全是无声的。千玺偏看得津津有味,看那些无边无际的深蓝海洋之中,一头鲸鱼如何游曳,舞蹈,悲戚地歌唱。王俊凯不懂,又觉得懂。他看着千玺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屏幕里的鲸鱼,突然觉得,他不是在看鲸鱼,他是在看他自己。

公司出现问题时,他作为公司最大的摇钱树组合的队长,是最先知道也是要担当更多责任的。他那天走出高层办公室,觉得心下颇为茫然,无论怎么说,他终究还是十分年轻。他站在有一整面玻璃幕墙的走廊往外看,正是黄昏了,一栋栋披着夕阳的高楼就像一把把沾着血的剑戟,直直往伤痕累累的天空扎进去。远远的走廊外都是工作人员哒哒的高跟鞋声,敲得他心烦意乱,就像用针一根根往背上扎。

他下楼,下意识去找千玺。王源跟他说千玺在练舞,他就又去舞蹈室找他。

音乐开的挺大声,关着门也肆无忌惮地飘出来。他走到窗边,就看到了那个在里面肆意舞动的人。扭腰顶胯踢腿,各个动作都流畅无比,王者气概展露无余。跳了一段他突然停下来,喘着气垂着头思索了一会,然后对着镜子调整了两遍动作,自己对自己点了下头,再毫不犹豫地接着跳了起来。他大概又跳了三四分钟,然后一个利落的抬手,结束了所有动作,然后关了音乐,喘着气擦了两把汗,踱了几步就一下子躺倒在地板上不起来了。

他看着他喘息着,闭上了眼睛。

 

在王俊凯和千玺认识这快十多年时间里,他曾无数次见过千玺独自跳舞。他跳舞都是很竭尽全力的,似乎将整个人都放入其中燃烧,用无限的热情和坚毅化为每一个惊艳的眼神,每一个果敢的姿势,凤凰是浴火重生,而他就在他的舞动中展现着所有的奇迹。而他每一次跳舞,都源源不断的散发着勇气和能量,让王俊凯无论何时看去,都敢于挺直了背脊,直视远方。

哪一次都一样,这一次也一样。王俊凯靠在窗边看着地板上趴成一个大字的人,微笑起来,觉得心口那些郁结,都慢慢散去了。

他想,千玺是他在这段路上无穷无尽的勇气,他敢于燃烧着他自己冲他呼喊要他一路披荆斩棘,他也要敢于挺起胸膛穿戴战甲无怒无惧地为他遮风挡雨。

这世上有几多难事?又能有几多方向?我只是想成为带你陪你实现梦想的人,宇宙里对你第一认真,所有不可能都要变成可能,和你成就我们非凡的人生。

 

 

王俊凯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一次采访,被问到一个有些特别的问题,说用一种自然事物形容自己的队友。他说王源是风,自由清新,有时活泼有时温柔,说到千玺,他一下子想不到了。

他太贪心了。他觉得要把太阳的温暖,月亮的温婉,星星的闪耀,花的艳丽,草的坚韧,树的挺拔,雨水的清爽,雷电的气势,雪的灵动,霜的清冷,水的柔软和山的沉稳,所有美好的全部加在一起,才是他吧。但千玺很肯定地点评了他,他说:“小凯的话,就是海。”

他说他是海,胸怀宽广,温柔温暖,没有人能用目光将他完全包容住,却会不由自主地赞叹他的瑰丽。他拥有无限的潜藏的力量,那力量柔和绵长,却排除万难,力克一切。

 

千玺说想去看鲸鱼,王俊凯说没问题。

 

他想给他的,他能给他的,全部会给他。就像那些千玺从未开口要求却极力渴望着的陪伴和理解,他把自己破开一个大口子,也愿意大把大把地捧给他。

每个人都很孤独。我们的一生,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了解。这才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千玺睡着了。

王俊凯起身关掉了纪录片,将那个蜷成一团的人抱到床上,掖好被角,理顺他的刘海儿,在床边默默看了他一会,犹豫很久,还是只捏了捏他的脸,起身出去了。

 

无论怎么样,都还是能陪着的。

总有一种,很重要的羁绊,轻轻地,紧紧地缠绕住他们。

 

 

 

*

王源偏偏在这个忙碌而混沌的时候出事了。

他拍戏,吊威亚,钩子勾住了一个小钉子,从五米高地方摔下来。刚好下面正好有垫子,他摔折了一条腿,加上一些擦伤,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但是粉丝们都是看着三个人长大的,当儿子一样疼,自己儿子摔断腿谁不着急,饭圈里几乎炸开了锅,公司也给吓掉了半条命,闹哄哄得不得了。

王俊凯和千玺只能马上接受所有安排,接受采访,调整各种档期,发布公告,撑起场面。王源做完手术也很快发了微博安抚大家,这才好不容易把这个突发事件大致处理好了。

 

 

两个人灰头土脸地坐在王源病床前伺候他,听着那个比他们还精神的病号唾沫横飞地大发感慨:“源哥我多少年没住过院了!今天收到的花篮老大老大的!哦千千你去果篮那里随便挑来吃啊,那个香蕉有这~么长……”

王俊凯终于忍无可忍地把整只橙子往他嘴里一塞:“我觉得现在睡在这张床上的人应该是我!!!”

千玺低头闷笑,手里灵巧地转着苹果,苹果皮弯弯绕绕成为一朵不会断的果皮花。

 

 

 

晚上王俊凯洗完澡出来,千玺已经包在被子里,就露出半张脸在看鲸鱼。那只鲸鱼沉静而笨拙地划开水,慢慢往前游,忽然被一大群鲨鱼缠住了。鲨鱼本就凶猛,比起鲸鱼也很是灵巧,不一会就把鲸鱼咬得伤痕累累,鲜血扩散开来,将海水都染成了淡粉色。

王俊凯爬上床,掀开他被子钻进去,紧紧挨著他。两个人的身体都温暖清香,每一寸皮肤都能贴合般完满。千玺斜了他一眼,也没动,随便他在他脖子上蹭了好几下。

 

而那只鲸鱼即使被如此凶狠地对待着,依然无动于衷,全然不作理会,只依旧那样固执而沉默地前行着,一路浴血,优雅自如,满身躯的伤都像披挂的勋章。它勇敢得像一个希腊英雄的故事,在四下无声里,简洁有力地叙述着自己。

 

“真好看。”千玺满足地叹息一声,伸伸懒腰关掉了电视,滑进被子里,瞪了一眼笑嘻嘻的王俊凯,“回你那边去睡。”

王俊凯死皮赖脸地关了床头灯,把被子抓得死紧:“一起睡一起睡。”

 

窗外风声来了又去。两个人沉默地面对面躺着,呼吸浅浅地缠绕着,两双眼睛却都十分明亮,毫无睡意一般。糖浆一样的空气黏在两个人之间,扯也扯不断。

王俊凯终于先忍不住了,抬手细细抚摸了一把千玺的脸颊:“等这阵忙完了,我们就去看鲸鱼啊。”

千玺的眼睛弯了起来,他点点头,却像在用脸颊蹭王俊凯的手。

他说:“行。”

 

月光好明亮,王俊凯一颗心跳得乱七八糟。也许是最近太累了,沐浴露的清香又蒸得大脑变成了一碗甜丝丝的豌豆黄,他只来得及叫出一声“千玺”,就亲吻了他。

而对方也没有拒绝,只合上眼抬起脸来,慌乱而生涩地迎合了他。这个吻真的有些教人啼笑皆非,两个人就像好奇的小鲸鱼,一单一点慢慢地试探着,渴望地一再试探,细细密密地吻过去时,心里又酸又涨,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诶,我想跟你说一句话。

你听听我的歌声吧。你要知道,你不是独自在唱歌。

 

 

 

事情终于渐渐地有了好转,几乎都回到了正轨。公司的事情解决了,千玺和某男团合作的消息一推出,就赚足了眼球,之前的流言很快没有了立锥之地。其实娱乐圈也就是这样,风浪一阵一阵,挺住了,也就过了。

王源脚刚好一点,就蹦蹦哒哒地上节目去了。千玺心情也很不错,王俊凯却在这当口几天都来去匆匆的,也不知去做什么。

 

那天千玺被王俊凯一串电话从舞蹈室里催出来,一见到人还没来得及皱眉头,就被往手里塞了一叠东西。他一愣,低头一看,他的身份证,护照,签证,以及去冰岛的机票。

“我们下周就去看鲸鱼。”王俊凯喜气洋洋地宣布,“我跟公司要了五天假,你知道五天假有多难要到吗!我……”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拿到我身份证的。”千玺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来,看了半天,身份证和护照都的确是自己的。王俊凯一脸猫纹,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咪:“管他呢,反正,这是你想要的。”

千玺看向他,他看上去有种风尘仆仆的感觉,有些憔悴,胡渣都没刮干净,下巴青青的一片,但是神采奕奕,只看着他笑啊笑,眼神浓极了,化也化不开。

 

王源对于两位队友丢下他跑去冰岛度假十分的愤慨,气得吹胡子瞪眼。千玺耐心地跟他解释了一下去看鲸鱼的目的,再花十分钟给他科普鲸鱼小知识。王源听得烦,挥着手说:“行了行了,知道你喜欢,老王求个假期求了公司好久呢。”

王俊凯在一边笑得像只等待主人打赏的大型犬。

 

自然是秘密行程,坐上飞机睡了一觉,天南地北。温带海洋性气候,没有北京那么干冷,他们运气好,赶上了冰岛的好天气,空气通透得像眼前远远矗立的那些柔情款款的冰山。远远近近都是深的浅的蓝色,千玺一下飞机大大地呼吸一口,自然而然的就深深露出梨涡来,像个小孩一样抓着王俊凯:“你看看这海!看看那个冰山!那个温泉!”

王俊凯早在没出发前就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预订了观鲸船的名额,两个人带了相机就去了。船上来观鲸的人不少,庆幸的是都是外国人,没找到亚洲面孔,大部分都带着专业的摄影器材,一看就是鲸鱼爱好者。陡然一见两张英俊的亚洲面孔,都很有兴趣地过来打个招呼,十分友好。

导游给他们大概讲了些观鲸须知和自救知识,又介绍了一下观景区内的鲸种,说他们这艘观鲸船之前另一艘观鲸船看到了一只抹香鲸,他们大概待会也可以看见。

他们站在船头静静等待着,微凉的海风一阵一阵远远地吹过来,扑满面门,带着微微的咸,又觉得甜。

 

那只抹香鲸出现的姿态很悠闲,从水底慢慢露出乌黑的背脊,缓缓喷出一大片水雾,引来满船人压低的惊喜的尖叫,就怕把它吓跑,赶快举起相机猛拍。千玺看得目瞪口呆,甚至忘记了拍照,只捂着嘴拼命摇晃王俊凯的手臂,惊喜地低喊着:“小凯!是真的鲸鱼啊!真的啊!”

王俊凯笑得合不拢嘴,任他摇晃着自己,反手抓紧他的手:“是啊是啊,好大一头哦!”

他们干脆也不想着拍照了,就站在船边痴迷地盯着看,那头抹香鲸也十分安静,犹自玩耍着,毫不在意自己身边不远有个钢铁怪物,也许它也习惯了被人包围,但只要没有伤害,他们也乐意给人观赏赞叹。

正看得起劲,突然船的另一侧发出了一阵小小的惊呼,居然远远地又出现了一头抹香鲸!那头抹香鲸优哉游哉地冲这边的这头游了过来,就连导游也忍不住赞叹起来:“真是太幸运了!我做了这么几年导游,还是第一次看到两头呢……”

千玺抓着王俊凯的手,红了眼眶不做声了。王俊凯满足地圈住他,低声跟他说:“你看,鲸鱼总是能找到同伴的,每一头鲸鱼都有另外一头能听到他的歌声呀……”

千玺看着他的脸,抿着嘴唇笑了,那梨涡越陷越深,直能把海风和阳光都吸进去,化成暖暖的甜蜜。他按住王俊凯的后衣领把他压下来,低语了一句“就算没有同伴,还有海洋啊”,然后毫不犹豫地,吻住了他的唇。

有游客注意到正在拥吻的这一对华人男性情侣,也只微笑着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两头抹香鲸也凑在一起,喷出水雾,在空气中形成优美的彩虹,然后相伴离开了。

 

 

 

当我的笑灿烂像阳光,当我的梦做得够漂亮,这世界才为我鼓掌,只有你担心我受伤。

当我必须像个完美小孩,满足所有人的期待,你却好像格外欣赏,我犯错犯傻的模样。

 

我不完美心事,你全放在心上,这不完美的我,你总当做宝贝,你给的爱也许不完美,但却最美。

 

 

 

END

 

 

 

 

 

 

评论(63)
热度(953)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