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⑩+①

有谁不会被开车的队长帅晕啊








王俊凯握着车钥匙站在玄关处,手掌有一半藏在宽大的衣袖里,脸颊上也落下了一半灯光的阴影。他抬起手冲易烊千玺挥了挥,说家里没吃的了,他开车出去买点儿,语气又轻又软,像晒干了的蓬松温热的棉絮。

空气里有种干玫瑰花束的温暖气息,应该是新拆开放在客厅里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易烊千玺刚睡醒,扒着门框迷迷瞪瞪地看他,他光着脚,脚心后知后觉地刺进地砖的冰凉,才突然醒过神一般一边抬了抬脚一边说:“等我会儿,我也去。”

 

王俊凯同意,只说:“把鞋穿上。”然后径直拿着拖鞋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轻轻捏着他的脚腕直接把鞋给他套上了。抬起头的时候又嘱咐:“外套也要穿。”眼睛黑黑的,湿润又柔和,像是水雾氤氲的梦。

易烊千玺有点不好意思,摸着自己鼻子歪歪扭扭躲回房间里去,随便换了衣服出来,头发扒拉几下,扣上帽子口罩就说走吧。

 

王俊凯把车倒出停车位的手势已经很熟练,他看后视镜的时候微微咬着下唇,眉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冷淡的皱褶。易烊千玺觉得他这样子特别好看特别帅,缩在副驾驶位里拽着安全带一边啃指甲一边光明正大地偷看。看了一会愤愤不平起来,在王俊凯顺畅地把车开上出口隧道的时候一拍大腿:“我也要开车。”

王俊凯笑着看了他一眼:“那你学啊,反正你下半年可以拿证了。”他注意着后方开上来的车,稍微加了点速不至于耽误看起来就急吼吼的对方。隧道墙壁上一排儿小灯闪烁在窗玻璃上,易烊千玺拿指尖敲点着,看见王俊凯高挺的鼻梁侧影也落在那一小片灯光里:“等我考完试我一定拿证,嗯。”

 

王俊凯又笑了,也说:“嗯。”一只手打着方向盘,空了一只手出来轻轻捏了捏他的后颈。

 

 

王俊凯开车很稳,秉承安全第一的理念,车速也并不高,车是好车,易烊千玺坐得很满意,买完东西回到家了还说司机王师傅服务态度不错值得打五星好评。王俊凯拎着东西还急巴巴地伸出手来戳了戳自己已经没那么饱满的苹果肌闹着说五星好评请打在这里。易烊千玺嘴上叼着包辣条,从袋子里掏出个果冻啪地按在他脸上,翻着白眼说拿好,从地上捡起个抱枕就遁回房间里藏着去了。

 

还是葡萄味的。

 

王俊凯拆了果冻塞进自己嘴里,叹着气收拾他们买回来的吃的,果冻吞进肚子里了才扯高声音冲着屋里喊:“你要吃饺子还是面条啊千玺——”

 

隔着门板易烊千玺回复要吃面条,非要加火腿肠。王俊凯说好,面条鸡蛋火腿肠生菜都备好,打开抽油烟机再套上围裙,恍惚觉得当司机当保姆才是自己的主业。

天底下哪有他这么完美的男朋友,王俊凯一边从锅里捞出雪白的面条一边十分自怜地想。面条分了两个碗装,准大学生的那个碗里多一个金灿灿的荷包蛋。王俊凯脱了围裙走到房间去叫易烊千玺,后者还在满桌的备考资料和试卷前入定,肩膀塌下来,背脊塌成一条可怜兮兮的小桥。

 

“先吃饭啦。”王俊凯看着心酸,这也是他曾经经历过的战场,拖着易烊千玺胳膊要他先把面条吃了。易烊千玺回到室内又把外套给脱了,王俊凯见着暖气打得挺高也没勉强他再穿,路过落地窗的时候往外看了一眼,外面又开始下雨。春雨总是细密连绵,磨蹭依恋的模样,让人生不起气来。王俊凯去把窗给关了,回到餐桌前易烊千玺已经低着脑袋把荷包蛋给吃光,小口小口在喝汤。

 

这个春天他们两个都瘦了很多,视频的时候王俊凯笑称生活所迫,挂了电话回想起老幺嶙峋的锁骨和刀削一样的下颚线条还是忍不住地发呆。工作好忙,又老是有一些本来不应该有的烦心事出现。易烊千玺倒也是一本正经地跟他说工作就是这样,“成年人的生活本来就没有简单两个字啊。”他说着这种黑色幽默,王俊凯就很矫情地想要叹气。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低头的时候后颈上那块突出的骨头,又给他夹了块火腿肠。易烊千玺很不客气地吃了,吃完这块却又在堆得很满的面底下扒拉出好几块。

他抬眼去看王俊凯。他的队长冲他眯着眼睛笑,粉色的唇角还沾着点儿油星。于是他抿抿嘴巴凑过去,在他侧颊上给了一个迟到的,油汪汪的五星好评。




END

 
评论(37)
热度(825)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