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

雷点预警: ·渣男   ·BE  ·后面有一点点ntr


都是假的 无可上升 

有事找我和 @天上飘的 


BGM:李荣浩-《戒烟》 (跟文章内容没什么关系)




没有你我怎么办

 

 



——“你的手应该放在这里。”

 

易烊千玺转过身对王俊凯说,修长冰凉的手指轻轻攥着王俊凯的手腕,以一种很是礼貌的力度将他放在他腰上的手往上往外移了一点点,很快就放开,眼皮懒洋洋地掀了掀,跟他对视了一眼权当交代,又转回身去,柔软发丝轻轻擦过王俊凯的脖颈。

 

摄影师还在调整镜头,他忍不住开始走神。易烊千玺身上有很好闻的香水味道,不算太硬朗的男香,类似于比较甜的雨水气味,和他整个人一样,冷冷的,懒洋洋的,不紧不慢地环绕着王俊凯的认知。他衬衫领口一路开到心口处,露出大片蜜色的肌肤,王俊凯稍一低头就看到他起伏嶙峋的锁骨,蜿蜒着撑进衣领,锁骨下有一道细细的划痕,可能是被项链之类的物事划到的。

王俊凯握着他的腰像是握着一段易碎的玉,每个指尖都焦灼地贴着他衬衫的布料,却不敢往下压触及温热的肌肤。他们以一种很亲密的姿势靠在一起,易烊千玺淡淡垂着眼睫像是在休憩,只有他一个人手足无措,慌里慌张。

 

 


王俊凯出道不太久,这两年顺风顺水,演艺事业一路往上走,人气也年年水涨船高,却是第一次拍这种顶尖杂志的封面,说不紧张不激动是不可能的。金主是他最新拿下代言的一个国际奢侈品牌,摄影师也是业内鼎鼎大名的人物,易烊千玺则是近几年来模特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中最炙手可热的那一颗。摄影师与他交好,把他请来跟王俊凯搭档拍摄封面和内页,称得上是很重视。

 

来拍摄之前他有补过一些这位了不得的搭档的资料。很年轻,比他还小一点,本身是位设计师,偶尔才会走秀和拍摄杂志,但因为超乎寻常的高级感和所有大牌都偏爱的清冷气质,知名时尚刊物的封面上得七七八八,国际几大顶尖奢侈品牌的秀也都被他走遍,无数模特梦寐以求的顶级秀场对于他来说如自家后花园。最为人称道的是易先生喜欢素颜拍摄,除非风格需求,否则一定素颜上阵,光这一点已经让无数模特望尘莫及了。

 

身份很隆重,本人看起来也很不好接近,王俊凯进入摄影棚时易烊千玺正坐在角落里发呆,表情和眼神都是空白,像是没什么能填补上。他一只戴着好几只戒指的手托着腮,坐姿随意,两条长腿敞开松松踏着地面,在王俊凯盯着他看的第三秒就转过脸来和他对视上,随即站起了身。

 

他们身高相仿,但易烊千玺很瘦,又只穿着一件衬衣,下摆空荡荡的,站在裹着大衣的王俊凯面前的时候就显得小只一点。王俊凯握住他的手,他的手也不太暖,也不柔软,轻轻晃一晃,脸上还是没有笑,自我介绍说:“您好,我是易烊千玺,合作愉快。”

 

王俊凯被他叫着您,心底一阵不安,花了点力气把他的手攥紧了一点点,笑着跟他说:“我叫王俊凯,合作愉快。”

然后对方微微抬起眼皮认真地看过来一眼,他才发现他的眼睛是较浅的颜色,像是天堂里悄悄点燃的花火。

 

 


明明看起来很冷漠很硬朗,但是抱在怀里的时候却是很柔软的感受。王俊凯没什么经验,按摄影师的要求搂着他却也不知道做出什么姿态,摄影师不太满意他的表情和投入程度,在镜头后面不停喊着“放松一点,自然一点”,“王俊凯表情性感一点”,王俊凯听得晕晕乎乎找不着北,怀里的人倒是笑了。

 

易烊千玺音色低沉,有些沙哑,像是拨动用久了的琴弦。他转过脸来看了一眼王俊凯,在王俊凯跟他对视上的时候伸出手,轻轻挑了一下他的下巴。

 

他的肩胛骨坚硬地硌着王俊凯的胸膛,指尖也是凉的,王俊凯一路望进他眼睛里去却怎么都走不到底,好像隔着千万里的距离。他不由自主地侧了侧脸似乎想去追一点温度,易烊千玺的手指突然挨上他的嘴唇,仿佛拒绝了一个迫切的亲吻。

他不由得愣住,在愣神的几秒内听到快门声咔咔咔连续不断地响,摄影师大声说着:“对!就是这样!俊凯不错啊继续保持!”

 


然后手指的主人懒懒地斜了他一眼,说了句:“这不是挺好的吗。”继续将头靠在他颈窝里。王俊凯突然懂了点什么,嘟哝了句我知道了,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侧过脸轻轻嗅了嗅他的发香。

 

拍摄出乎意料地顺利,摄影师看起来也很满意,宣布可以收工了。王俊凯接下来还要去隔壁棚拍点别的采访,被经纪人拽过去交代些问题,眼角余光瞥到易烊千玺披着大衣站在一边跟摄影师说话,他居然在笑,笑容晃晃荡荡,像是月亮昏黄的光影。

 

他没来由地有些脚步沉重,想去说些话又不知道怎样靠近,踌躇几步还是一转身走掉。

 


王俊凯在接下来的采访里都有些心不在焉,模模糊糊地惦记着点什么,采访中途休息便逃去卫生间想尽力放松一下,拐过楼道却看到有个人靠在墙角。

是易烊千玺,已经换过衣服,穿着一件很长的风衣外套,厚重的马丁靴,一条腿松松曲起抵着墙根,白生生的膝盖从裤子的破口中突出来。他嘴唇间衔着一根白色的细长的烟,没有点燃,听见响动就歪头朝王俊凯看过来,愣了一下后把烟取下来夹在手指间,轻声打招呼:“是你啊。”

 


王俊凯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在哪里,好像哪里都想多看看,没头没脑地说:“抽烟对嗓子不好。”

 


然后他看见易烊千玺笑了,是很放松的那种笑,唇边浮现两个小小的梨涡。易烊千玺把烟举起来给他看,说:“没有点燃呀——”然后又歪一歪头,语气轻快,“我也不唱歌,保不保护嗓子没什么的。倒是你要注意啊。”

王俊凯讷讷说他不抽烟。易烊千玺耸耸肩说他也很久没抽了,然后慢条斯理地将那支烟轻轻折了起来,在手心里变成一个小白点。王俊凯盯着他颤动的发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问他:“可以加你微信吗?”

 

 

 

后半截采访王俊凯神清气爽,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记者连连称赞,奉承话说了不少,王俊凯也没怎么听进去。上了保姆车窝在后座上,手机早就被自己的手掌捂得温热,打开看一眼,微信列表那儿多了一个黑白头像。

 

【您已添加易燃装置为好友,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这句话挂在那儿一个多月都没变,随着其他微信信息的增加而愈加沉入底部。王俊凯在筹备新歌和录节目,忙得昏头涨脑,再想起易烊千玺已经是那本刊物开售的事情。

 


封面选的是他亲吻易烊千玺指尖的一张,光影迷离交错,易烊千玺的神情一片空白淡漠,他的眼神里却带一点懵懂的攻击性,亲吻着指尖像是亲吻有毒的花朵。好像是某种较量,他扶着他腰的手仿佛要将他折断在手里——王俊凯突然想,和那天易烊千玺折断那支烟一样。白色的一个小点,藏进了手心里。易烊千玺也变成一个明晃晃的小点,被他折一折藏进心口的某个褶皱内。

 


这张封面在他的粉丝里引起了很大反响,连带着“王俊凯易烊千玺”也迅速爬上热搜。易烊千玺在时尚界口碑极好,知名度也很高,通稿吹得天花乱坠,热搜上还多了几个他和其他知名模特合作的相关信息,王俊凯坐在那儿,一个个点开看了一下,又把图存了一下,发了一会呆,再打开微信,往下疯狂翻找那个模糊的黑白头像,把封面那张图发给了易烊千玺。

他小心翼翼地说:“很好看。”又不知道接下去该解释点什么,干脆就干巴巴地将那三个字晾在了那里。易烊千玺出乎意料地回得很快,说:“嗯?”然后说:“是啊,你表现得很好。”

他就笑,将手心里一层薄汗擦在价值不菲的高定西裤上,莫名呼出一口气来。

 

 

后来再熟一点了,他就不用这么小心了,没头没脑地问易烊千玺:“你为什么叫易燃装置?”


那会儿他在某个颁奖礼现场摸鱼,趁着还没开始,摄像机大吊臂也还没扫过来低头玩手机,易烊千玺换了个头像,图案是个大铁门,王俊凯琢磨了很久,把自己头像换成了一把大铁锁。

易烊千玺说:“我有一次在酒店来着,看到一个写着易炸装置的牌子,就很酷嘛。然后觉得燃字更酷。”他声调还是那样懒洋洋的,带着小勾子一样挠人心痒,周围充满乱七八糟的声响,他的声音却像清澈的山泉一涌而下,灌满耳膜。

 


王俊凯笑了几声,觉得是挺酷的,反正他是一直惦记着,他也确实一直在他心里噼里啪啦地炸。

 


易烊千玺工作时间比他自由很多,有时候早上还在国内,晚上就跑新西兰去了,王俊凯抓都抓不住。他朋友也很多,或者说认识他的人太多,对易烊千玺上心后王俊凯似乎随时随地在哪里都能听到对他的赞誉,模特,摄影师,其他明星,一说起他来语气都会改变一些。

很有魅力,也很自由。对人认真,容易让人当真。他一听即忘,只剩下他微笑的印象。

 

经纪人见他总聊天,偶然瞥到对面那人的备注,皱着眉问他跟易烊千玺已经熟起来了么?王俊凯就笑,说应该是很熟了。互发信息没断过,什么都瞎聊,朋友圈评论下solo,称得上其乐融融。

 

王俊凯业余多了项爱好,收集易烊千玺的一些设计稿和他拍过的杂志。有些杂志送一米多的海报,他也找地方挂起来,拍给易烊千玺看一眼,问他:“你什么时候给我签个名?”

 

易烊千玺发来一个微软雅黑字体的“哦”的表情,说:“北京见。”

 

 

离他们拍摄那次封面已经过了三个月,天气已经回暖,北京的花骨朵儿冒出头很迟,冒冒失失地亮了满树,女孩子都开始露出白花花的大腿,王俊凯出门也不用再拿外套。易烊千玺坐在私房饭店的包间里,穿了件松松垮垮的灰色圆领卫衣,两只手抱着茶杯望着窗外,王俊凯溜进门来就转过头冲他笑一笑,好像他们两个已经是很多年的好朋友。

 

“还没点菜,你看看喜欢吃什么。”易烊千玺把菜单和铅笔推过来,他手指上还是戴着装饰性比实用性强很多的戒指,轻轻磕碰了一下桌面,发出一声钝钝的闷响。王俊凯把帽子和口罩都拆下来放在一边,手上接过东西,目光却在他领口以上逡巡。他很诚恳地说:“你好像又瘦了。”易烊千玺闷笑,很淘气地用戒指在桌面上又敲了敲,好像那只是一件趁手的玩具:“拜托,三大秀结束很久了。”

 

王俊凯不太懂他们这些艺术家,揉了揉鼻尖在菜单上多勾了两个肉菜。他把菜单念了一遍,易烊千玺探头过来说:“加两份甜点吧。”修长的手指伸过来,在那张薄薄的纸上小心地点了点。他没做发型,头发都很乖顺地软软垂着,微微蹭过王俊凯的下巴。王俊凯突然想起那一天他身上冷幽幽的香水味道,下意识地凑近想再闻闻,却是轻轻吻了吻他的发丝。

 

蝴蝶落在花蕊上的时候花蕊也不会震动吧,易烊千玺也没什么反应,他抬起头来后王俊凯好像也没做这件事一样,只定定地看着他。他们对视也像在较量,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易烊千玺他总是需要不遗余力地试探,他以前从来不需要这样。他不是猎人,易烊千玺也不是猎物,他们本该心平气和地坐下喝酒。

 

 

王俊凯问他:“我的签名呢?”易烊千玺皱皱鼻子微笑,王俊凯注意到他眉间有一颗精巧的小痣。模特问他签在哪里?大明星点了点自己的嘴唇,然后倾身过去压住了他,攥住他的手腕,像拍摄那天易烊千玺对他做的一样,但力道更重,感情更缠绵,他的手心也是热的,像是群山剥落冰雪后露出温暖的内核。

 

易烊千玺外表冷硬,但嘴唇实在是有够软,像草莓棉花糖。王俊凯不爱吃甜食,比喻却实在恰当。他用虎牙尖尖轻轻啃着易烊千玺饱满的唇珠,索要签名的是他,给对方打下烙印的也是他,王俊凯因此有些洋洋自得起来,珍惜地摩挲他的后背,摸着一节一节的脊骨,像是在数收藏在玻璃罐里的贝壳。他又嗅到易烊千玺的味道,不是那种高级香水的香味,就是简单的清清淡淡的属于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还有一丝发涩的烟味儿。

 

他跟他撒谎了,但是王俊凯无暇顾及。在一段完整的不算尴尬的沉默里王俊凯突然想起了自己原来是要说什么,他盯着易烊千玺被他啃得红润了几分的嘴唇,坦然陈述:“你吻技真的很差啊。”

 

易烊千玺马上瞪了他一眼,小学生一样回嘴:“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表情倒是不再那么平淡,皱着眉微微抿着嘴的,王俊凯很有些惊奇和开心,忍不住地笑,五官都皱成一片,就差收回手来少女地捂住脸。

 

易烊千玺冷言冷语:“怎么没看出来你原来这么傻。”王俊凯心情很好地回复:“我也没看出来你原来这么甜。”易烊千玺又是瞪过来一眼,蹿回自己座位坐,远远地指了指他:“王先生,请您注意一下言行。”

王俊凯笑眯眯地说好。看了一眼菜单,易烊千玺要的还是芒果牛奶双球冰淇淋碗。

 

 

他后知后觉对方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至少不完全是。春季结束的时候他才终于剥落了易烊千玺高冷的外壳,发现他不过也只是个爱恶作剧的大胆又浪漫的毒舌小孩。

 

这个小孩在外面高冷而低调,私底下却会自称大艺术家。朋友圈里塞满祖国山水大好风光,世界各地艺术展览上的作品,自己拍的各种角度刁钻意味不明的照片,自拍却一律以能有多糊就多糊为标准,且对王俊凯自拍的非主流滤镜嗤之以鼻。他的冷笑话或者偶尔冒出来的高深大道理,王俊凯都接不上来,好像两辆不同方向的列车,一辆好另一辆说自己的轨迹和所遇到的风景,另一辆并不懂得,却还是努力去观望。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夏天已经过去了。王俊凯又有一个拍杂志的任务,摄影师还是那一位,搭档也还是那一个。也不知道是不是摄影师觉得他们配合得默契,有心培养撮合。

他知道消息后一连几天都很是快乐,下个月他要进剧组拍剧了,经纪人勒令他节食塑身,怀揣着“快能见到易烊千玺”这样的希望像是揣着颗万能糖果,苦兮兮的不能碰零食饮料这件事好像都变得可亲可爱。微博上已经放出预告消息,他们上次合作的反响很好,这次粉丝们也同样很给力地把“王俊凯易烊千玺再度合作”的消息拱上热搜,王俊凯拿小号偷偷刷首页,首页上全是他们上次合作的照片。或站或坐,或对视或微笑,明明就是他本人和易烊千玺两个人,却有些远在天边的陌生。

 

易烊千玺还是比他先到摄影棚,同样坐在角落里,这回怀里抱着只肥嘟嘟的小奶狗,好像是工作人员抱过来的。他握着两只软软的前爪摇晃,小狗就憨憨地舔他的手背,一人一狗玩得很是起劲,王俊凯来了他也没注意到。

王俊凯就站在不远处细细打量了他一圈。摄影棚里闷热喧闹,好像一个暴躁的热带风暴。但风暴中心永远沉静,易烊千玺就坐在里面。他好像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落下来的时候花就都开了,冷冷的飘下来,却温柔地渗入土中。他不说话的时候一切都是灰灰的,恹恹的,但他一抬头望过来,微微笑一下,就像这样——

 

王俊凯对着看过来的人傻乎乎地挥了挥手,下意识地舔舔自己虎牙的位置。易烊千玺拿着小狗的爪子冲他挥了挥,他就走过去,揉了揉小狗的脑袋,没话找话:“哪里来的小狗啊?”

小狗好像不喜欢给他摸,呜呜了几声还想躲开咬他,王俊凯委屈,冲抱着它的人控诉:“它想咬我。”

易烊千玺兴致颇高,把小狗往上抱了抱,带着一点点骄傲的目光睨着他:“那你是哪里来的小猫啊?”

 

灯影摇摇晃晃,落在易烊千玺黑色的T恤和嶙峋的锁骨上,像酒液一般把王俊凯淹没往下沉。他觉得自己好想醉,又似乎是很应该醉的,垂着头轻轻蹭一蹭易烊千玺的肩,像是猫咪温顺地妥协。

 

 

拍摄的时候易烊千玺从后方搂着他的脖子,他的手还是凉,修长的手指贴在他颈侧滚烫的动脉上,像一道细细的枷锁。王俊凯按摄影师的要求侧着脸,半垂着眼皮,那只手在他脖颈上慢慢抚摸过去,像藤蔓缠绵悱恻地缠绕上来。王俊凯抬起头跟他对视,易烊千玺这次化了一点妆,眼尾有一抹淡红,光线薄薄一层盖在对方脸上,看起来温存又好亲近,什么从圣光中孕育出来的天使一般。

 

 

那天夜里下雨了,有点冷,热烈纠缠间听见酒店的落地窗外,有雨滴敲打梧桐叶的声响。他们没开灯,空气像是有了重量,浓郁地沉下来。王俊凯侧过脸,结结实实地舔吻着易烊千玺光滑的脖颈,这次是温热的。他的唇吻过他滚动的喉结,吻他嶙峋的锁骨,贴在他心口听见里面隆隆的心跳,像是风暴像是海啸。他想起第一天遇见易烊千玺的时候,他锁骨下有一道划痕,现在他在同样的位置烙下殷红的吻痕,看起来像是一种虚荣的美丽。

 

易烊千玺在床上几乎不出声,喘息声也很克制,被弄得狠了才压抑地说一声不,接下来又是紧咬牙关。结束之后他还是不出声,额头顶着王俊凯的心口,像是一次精疲力竭的飞行过后落地休息,王俊凯拥着他的背脊缓缓抚摸,不知道他把翅膀藏在哪里了。

窗外的雨还是落下着,王俊凯半睡半醒地数那滴答的声音,像是在倒数计时。他突然觉得很难过,像是经历了一场狂欢的庆典后看见满地烟花的尸体倍感疲倦和悲伤,荷尔蒙的冲动消散,如同小行星爆炸后留下几倍漆黑的碎片。然后他睡着了,想着明天,还有明天的到来吧。

 

 

 

易烊千玺没有很快离开北京,但也没有跟王俊凯待在一起。他们没有再联系,单方面的不再联系。王俊凯在剧组里点开朋友圈标志上那个由他带来的小红点,看见他发的黑白照片,那种细长的白色香烟还是被他夹在手里,但还是没有点燃。模糊的拍立得照片中易烊千玺盘腿坐在一把长椅上,眯着眼睛看着镜头,很近又很远,似乎隔着茫茫的大雾。


他默默地点了保存照片,抬起头,明天看不清楚。

 

 

 

王俊凯处于事业上升期,易烊千玺又成天到处跑,所以见面不多。易烊千玺最近没有什么秀要走,也不打算拍杂志,王俊凯泡在剧组半个月后才知道他跑到北欧去采风了。

 

易烊千玺的朋友圈开始被大片湛蓝的海和大块苍白的冰山占据,头像也换成了灰蓝色的冰山,细细的尖顶上定格了一只展翅飞翔的海鸟,像是即将被刺穿。有那么几天王俊凯梦里也想着这些,蓝鲸在海里低吟着孤单的心事,海鸟白色的翅膀划破灰色的天际,血红的霞光就迫不及待地迸发出来。


他也会梦到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穿着白色的很宽大的风衣外套,那件衣服像是泡沫一样把他包在里面。他站在海边,海风灌满了他的风衣,他的头发像是黑色的海草,眼睛像是被打捞出来的曾沉入海底的钻石。雾是白色的,或者是蓝色,像那时候冷冷的香水味道,一直不紧不慢地萦绕在他身边。然后画面被海水剧烈地洗刷,梦里筑起蓝色的水的高墙,墙倒了以后,只剩下光秃秃的雪山,北欧之地的寒风寂寞地来去咆哮。

 


 

他终于鼓起勇气问易烊千玺:“你什么时候回国?”想了想又添上一句,“有个展览在北京诶。”

 

易烊千玺没有马上回复。王俊凯往上翻了翻他们的聊天记录,只剩下自己单方面的早安午安晚安,一块一块的绿色,有些问题也许不会再有答案。

 

回复他是两三天后的事情。王俊凯背台词背得头昏脑涨,拎起手机解了锁就看到那座灰蓝的冰山右上角有了小红圈。易烊千玺说:“有点礼物给你。”下一句是:“在北京呢,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剧组请假不容易,王俊凯好说歹说讨了一天,问了易烊千玺酒店地址,半夜十二点飞落北京。天气已经变凉了,他只裹了一件薄外套,一出机场都冻得抖了抖肩膀。易烊千玺似乎没料到他真的会在凌晨出现在他的酒店,打开房间门时难得露出了一脸惊愕,定定地望着他,片刻叹了口气。

 

他说:“你进来吧。”侧过身去。他身上穿着一套宽松的灰色家居服,领口挂着一副银色的镜框。这是间宽敞的套房,王俊凯进了门,几句话才漫到喉咙,却看见客厅里沙发上盘腿坐着另一个清瘦白皙的男人,同样穿着家居服,手里捧着游戏机,皱着眉用一双圆圆的杏眼疑惑地望过来。

易烊千玺关了门走过来,随意地解释了一句:“这是Roy。”然后跟那个男人说:“你去房间玩儿吧。”男人从善如流地跳下沙发往里走,关上门的时候震落空气里一层难以言说的沉默。

 

 

接吻的时候他又感觉到那种熟悉的凉意,不知道是来自哪里。他嗅到易烊千玺身上一丝清冷冷的烟味,他才想起来易烊千玺骗过他。易烊千玺总是假装他不抽烟的。就好像他在他面前很温柔,和他很亲密,其实对于易烊千玺来说,他大概算不得什么。

 

“你给我带了什么?”王俊凯把脸贴在他颈窝里闷闷地问。“嗯……就是个小纪念品。那种用鱼骨雕的小船,挺有意思的。”易烊千玺沉静地说。他没有伸手上来拥抱他,王俊凯松开他,他便转身去找那只所谓的小船,于是王俊凯再次从背后将他抱住了。

 

也许他又瘦了,肩胛骨坚硬地硌着他的胸口,不然王俊凯怎么觉得心口那儿一阵一阵钝钝地疼。一时间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夜色和沉默像是调和好的鸡尾酒,逐渐分层,那份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的沉默一直下沉,坠到底端,成为最浓郁的一段。


 

“之后要忙一段时间。”易烊千玺语气很温柔,淡淡地吐出这句话来,好像在谈论诗句或天气,“就不要见面了。”

外面远远传来车响,隔音还算好,那拖长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好像他们是在水里。他隔了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语气比自己想象中镇定一些:“一段时间是多久呢?”

 

王俊凯瞥见一边落地窗上有一块儿纠缠的影子,破碎的不成形儿,就好像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没开始形成就被急着掐断了。“不知道。”易烊千玺说,“可能很久吧。”他连个承诺都没给。其实两个人都知道承诺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什么用,所以他的不承诺在某个角度上倒算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温柔。

于是王俊凯松开他,说我知道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房间空无一人。王俊凯一骨碌爬起来在整个套间里走了一圈,还是没有人。茶几上的热水壶还在工作,壶口哧哧冒着白雾。他后知后觉地跑到落地窗那里去,楼层不高,这个方向可以看见酒店的后门,那儿站了两个人,正在说着话。

 

他站在那儿看着易烊千玺。后者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身影瘦削挺拔,像是水墨画中画家最用力描绘的那一笔。他们交谈的样子并不算太亲密,似乎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然后Roy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离开了,边走边打着电话,易烊千玺还站在原地。

北京的清晨雾很浓,易烊千玺的目光也像雾一般,远远的不知道望着哪里。门边栏杆上,有个红色的小灯一闪一闪的。他手指间夹着一支烟,白色的,细长的,跟他与他第一次相遇那天的烟一样。然后他也像第一天那样,轻轻地把那支烟折起来,收进了手心,于是连那一点白色也没有了。

 

下一刻他手一扬,将那个白色的小点准确地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

 


然后他转身走掉,背脊挺得笔直,脚步不急不缓。但那雾太大了,王俊凯想这么大的雾,他走出十步他就会再也追不上他。然而他站在那里,全身的血液冰凉,不再沸腾,他还没数到五步,易烊千玺已经消失在他面前。

 



好像他从来不曾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一般。

好像这个故事从来不曾开始,就已经迎来了结束。

 

 


 

才学会怎么忍耐

 



END


就是喜欢玩暧昧游戏的J发现K动了真感情 于是跑掉了 的故事


评论(79)
热度(877)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