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不由衷

速打 很短


无可上升





路灯的光好像金色的雨滴。


他还记得王俊凯说这句话的时候的表情,那时候那些灯光真的就像金色的雨滴一样,零散地落在他的脸庞上。他鼻梁实在是又高又好看,把明暗两端分割得很清晰。王俊凯抱着抱枕,歪着身体,半边肩膀热烘烘地挨着他,说灯光像雨滴,易烊千玺就真的认为那确实是雨滴。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易烊千玺在深夜回酒店的车上靠着车窗闭着眼睛仔细想了想,只想到他们事实上是没有分开多久的。上一次见面好像也只是上个月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脑海里已经是很遥远很遥远的时间,似乎应该要被称为“曾经”了。他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好像它们应该是时时存在时时浮现的,像是打在脑海里的,一处小小的烙印。

 



录街舞间隙战队的学员们得了空闲拉着他一起去包房唱歌。跳街舞的人似乎都有无穷无尽的热情和精力,包间里彩色灯光迷离闪烁,桌面上乱七八糟堆着果盘和饮料,一群人话筒传来传去,每个人都要吼上几嗓子。易烊千玺做不到这么开放,缩在角落里吃水果,好在大家了解他的性子也不为难他,兴致上来了也是自顾自地玩,他倒是得到一点空闲,把手机里存的几个自家猫的小视频又轮番看了一遍。晚上十点王俊凯突然发过来微信,一条语音,他手一抖赶快退出视频,点开语音后才发觉包间里太吵听不清楚,还没等转换成文字,王俊凯突然把那条消息撤回了。

 

易烊千玺盯着屏幕上那条灰色的小字发了会呆。上边那条还是前天的信息,他只回了个嗯,后来再也没人提起新的话题。他昨天拍了一天的戏,王俊凯应该也拍了一天的戏吧,他们都很忙,忙到甚至一整天也不能联系上一句,这很正常啊——有学员大声招呼着易烊千玺去点歌台点首歌唱,其他人都跟着起哄,他的一点点笑容还黏在脸上,像贴着一片玻璃纸。于是他起身往点歌台走过去,没什么意识地点了一首彭佳慧的《旧梦》。

 



我像落花随着流水随着流水飘向人海,人海茫茫不知身何在总觉得缺少一份爱。



 


以前有一次三个人和助理们一起去唱K,把各种流行歌曲口水歌唱了一遍后都累了,才煞有介事地点一些抒情歌。易烊千玺也这样抱着手机和果盘缩在沙发的角落里,看王俊凯站在点歌台前非常严肃地点了一首麦浚龙的《如果可以待你好》。



他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会儿被震住了,王俊凯一直偏爱华语歌,粤语歌都听得少,更别提是麦浚龙这样冷门的歌手。队长不会唱粤语,磕磕绊绊地跟了一段,在王源和几个助理的大肆嘲笑下还是唱不下去,郁闷地蹲在一边任那首歌放着原唱。磁性的男声缓缓地唱着:“渴望你呼唤无意暴露,你若细心留意会听到。祈望花一生知道是你的分毫,我是陨石想照亮你你却看不到。待你好熟练描绘你面容角度,期望你过路的人留在这荒岛。待你好愿做城堡可给你起舞,日夜对你发出令你满意温度。”王俊凯低着头回复着什么信息,那些橙色的、紫色的,各种颜色的光晕落在他露出毛衣领口外的后颈上,披在他柔软的发丝上,他看起来有点像一个莽莽撞撞跌下来的天使。然后这个天使走到易烊千玺身边挨着他坐,他总是这样,把一张很长的双人沙发或者多人沙发挤成单人座。易烊千玺偷偷看他,看见他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他好像一个容易捏碎的影子,淡淡地落在他身边。于是易烊千玺伸出手指按住了他的衣袖。没有人知道。

 




他不知道王俊凯和他说了什么,但是王俊凯没有解释,好像那根本无关紧要。大家还在唱,易烊千玺突然觉得疲倦,起身去了卫生间。这种比较高级的地方的卫生间都很干净,也是单独的隔间,门一关,什么声音都远了。镜子前放了一盆绿植,明晃晃的灯光倒映在镜子里,像一只硕大的眼睛。

易烊千玺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他最近因为工作太忙瘦得厉害,下颚线和脖颈,哪儿都是锋利的清晰的线条。眼睛底下两抹因为没有化妆而坦然显露出来的青黑,衬得他一张脸更是苍白。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悻悻地把手垂下去。他靠在镜子前打开手机,王俊凯还是没有回复任何信息。

 



难道他是想等他先开口?

 

但是他还能够说些什么。




 

这段时间他们都太忙碌了。拍戏,录综艺,零零散散的广告、杂志拍摄和一些品牌活动。易烊千玺在南方拍戏,王俊凯也在北方拍戏,那个人的朋友圈里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有白茫茫的雪景,像是什么走不出来的梦境。偶尔有被冰雪冻住的红果,似乎是一个摘不到的甜头。易烊千玺录综艺,在节目里做导师,被一群比他大的男人女人簇拥着喊老师,王俊凯也录综艺,总要从中国那一端飞到这一端,在当天又飞回去,痕迹只留给天空。有空闲吗,有是有,但却分不出多少。像是看一场电影,情节紧凑,不能分神去给同伴描述一下记忆里的情节。

 

要说的话其实有很多,但是一句也说不出来。他不太愿意问王俊凯,你最近好吗?好像这样就人为地将他推得很远很远。他们之间好像有一万光年的距离,他们的光追啊追,却无法触到对方。但是他真的也很想问,你最近好不好。我们没能多见面,但也没有多联系。这样很可怕。他也不想总是在朋友圈里才能看见王俊凯的消息,不想从胖虎嘴里听见由小马哥口中转述的消息,也不想王俊凯发过来的询问是,“听说你发烧了,还难受吗”,而不是,“最近有没有生病,要好好照顾自己”。

 

在很久很久以前——可能他现在对他们的过去时已经很模糊了。明明也没有好几年,却仿佛已经走了好远好远。他们曾经也是有话就说的。至少王俊凯是这样,直愣愣地抓着他,说想要他再坦诚一点,说心疼他,也说,好想见到你。他不会讲这些,却也在见面的时候,悄悄靠着他的肩膀,说有点累有点困,然后就会被抱住。

 


后来谁也不说了。好像沉默就是成长的代价。

 

 


易烊千玺在节目里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很优秀的参赛者,这让他有一点点恐慌。好像明明相遇就是缘分,也本来会有留下来的实力,但是也许就缺少了一点点运气和机缘,所以相遇的时间太短,也没有什么陪伴的情节,便又匆匆消失。没有任何联系。人的羁绊其实很轻微,全数靠双方的努力来维持。就好像是,如果王俊凯说想他,他也会想他。如果王俊凯说难过,他就会分担。或者反过来,他愿意开口,王俊凯也一定会迎合,他也知道这一点。

 

 



你最近好吗?有没有很累。


好久没见过你,不知道你的消息。

 



我很想你。


 




却一句也没有提起。


评论(45)
热度(744)
  1. 可乐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