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生。2

无可上升




*

你也不说话 只是站在那儿

我却觉得你好像是十分伤心的

 


*

 

家里的车会停在离校门口有一小段距离的人行道边的树荫下。管家回过头来轻声招呼的时候易烊千玺正在玩dancing line,屏幕上的彩线像是条心急地慌忙逃窜的小蛇。“祝您今天也愉快。”管家是很老派的那种管家,在易家工作了十几年,对着家里的小少爷总是和颜悦色,毕恭毕敬,总有种逾越不了的主仆之间的距离感。易烊千玺收起手机,对他道了声谢后又说再见,打开车门下了车。

 

人行道上有不少穿着校服的同校学生,三三两两聊着天往校门口走。易烊千玺走得拖拖踏踏,习惯性地目光下垂,今天是阴天,路面上也没有影子可看。他走了没一会,突然肩膀被人拍了拍,像是有雨滴重重地砸下来,是轻盈的触感。回过头,王俊凯的脸。不知道是光线恰好还是怎么回事,他雪白的脸颊有一种非常细腻的光泽,硬要说点什么来形容,易烊千玺总是想起那些放在洁白的展览厅中间用玻璃罩子罩着的天使雕像,精致,漂亮,但是不好接近。

 


但是王俊凯很好接近。他就站在他面前,脸上带一点点笑,衬衣的扣子扣到最上端的一颗。身边有些同学路过,认得出是王俊凯,就遮遮掩掩地抛过来一些目光。他们面对面站了一会,也没多一会,易烊千玺不打算先开口,于是王俊凯问他:“一起走啊?”是个很多余的问题,又像是忙慌慌地给他们找个台阶下。


 

易烊千玺就点点头,转个身沉默地让他走在他身边。两个人也没说什么,直到快走进校门了,王俊凯才问他:“我今天还能去你的画室吗?”

易烊千玺看了他一眼。灰色的天空下面,王俊凯的眼睛显得更黑,是种湿润润的黑,像是下雨天搁在窗口的一碗墨,水色全部都渗进去了。见他看过来他就急慌慌地解释:“就,我们下午最后一节课都是自习。待在教室也挺无聊的。”

 

那待在他的画室就很有趣吗?他的画室里除了满地乱扔的画纸,剩下的就是无动于衷的石膏人像。角落里堆着一些他做的小雕塑,老人半身像或者圆溜溜的狗头,很多都是没有完成,就失去了继续做下去的兴趣。但他在一开始做的时候确实是充满兴趣的,也许王俊凯也是这样。因为进入全新的地域,面对未知的事物,所以充满蓬勃的好奇心。那他的兴趣会持续多久?会像他喜欢画画一样吗?或者是喜欢在路边晒着太阳睡懒觉的小狗?易烊千玺胡乱想了一些,最后还是点点头。

 

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把背包往上拉了一点。今天他穿的牛仔裤上的破口比昨天那一条还要大,风一吹过来有种贴着薄荷叶呼吸一样的凉。初春的早晨还不算太温暖,但是王俊凯的笑容很亮,像是太阳提前拨开云雾了。他愉快地说:“那就这样说定了。”接着很快就换了话题,问他是不是每天都家里开车送他上学。

 

易烊千玺皱着眉头,觉得这个问题让他有点难堪。“也不是,”他像是赌气一般说,“我有时候自己开车。”

王俊凯挑挑眉笑起来,跟他说他是坐地铁的。“早上的地铁特别挤,运气好一点还能有地方扶着,运气不好就是被挤着站咯。而且早上地铁里的味儿也真的是——全是煎饼果子,还有牛肉包子。小孩子哭个不停,不想去上幼儿园,我们也不想上学呀,但是我们又不可以跟着哭。”

 

易烊千玺忍不住想象出王俊凯在地铁里被挤得东倒西歪的样子,然后微笑了一下。好像这个笑不是他自己主动的,是王俊凯伸手贴在他脸上的。王俊凯看着他,有点儿惊讶地说:“原来你有梨涡啊。”眼睛盯着他的嘴角,像是很新奇。


在后来的很多很多日子里,在他们现在从未想象得到的一些日子里,王俊凯用很多种方式描摹过这个小小的圆圆的凹陷。用唇舌,用指尖,用温柔如水的目光,他还说那个小窝儿是被上帝亲了一口才留下的。然后他会多多地亲几口,像是弥补在易烊千玺遇见他之前那些年白白流失的机会。只不过在现在,易烊千玺只是很快便不笑了,甚至想说他大惊小怪。他们在三楼分开,易烊千玺还要爬上五楼。王俊凯和他说了再见的时候他莫名地松下一口气,像是紧绷绷地在忍耐什么。

 

 



*

王俊凯离开他的画室时什么都没留下,但易烊千玺重新站在里面却总觉得多了些什么。他看他的画架,看他的画笔,看他地上不想收拾的乱七八糟的画纸,有些是空白的,有些上面有画了一半的画,但是如果是被扔在地上的话,那可能再也不会被捡起来继续完成了。他有很多很多的画,有很多很多的奇思妙想,也不知道应该先去完成哪一个,但是总归有个计划。然而王俊凯一出现,他就忘记了他原本想要画的是哪一片云,哪一个衣服的褶皱。

 


王俊凯开始频繁出入他的画室。一开始还会很有礼貌地询问:“我明天还可以来看看吗?”易烊千玺没说什么,他就当他默认了同意。后来就是不请自来。他们高二下午的最后一节总是自习课,王俊凯就会在打第一遍自习课的上课铃的时候,从善如流地溜进那间小小的画室。

 

这间画室是易烊千玺向学校申请的专用画室,凭借着他的某些身份背景和他所获得过的荣誉,学校对他很是大方,把他当成一块金字招牌。他平时不会锁门,毕竟从来不会有人贸然进入,所以王俊凯抱着书本和卷子自己打开门进来还冲他笑的时候,易烊千玺感觉到吃惊。

 

王俊凯每次进门的声音都很轻,像是小猫出去玩耍过后偷偷溜回家里,他进来以后也总是坐在角落的位置,那里有把小椅子,木头的,好像是学校里那个总是不苟言笑的美术老师陪着易烊千玺做的。不过他动作再如何轻,毕竟存在感太强烈,他每次一进来,易烊千玺手上画着的那张画保证作废。

 

这很糟糕。易烊千玺难得产生焦躁的情绪,而他焦躁的表现就是面无表情,抿着嘴唇不说话,很臭屁。画笔在调好颜色的调色盘里搅了又搅,最后索性戴上了耳机,假装画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不过王俊凯也不怎么和他说话,他坐在那把小椅子上,写他那些看起来很复杂的题目。有时候遇到困难停下笔了,也是目光四处转着,看他画室里的布置,和冷冷的石膏人像对视。

 


他以为他和王俊凯的关系大概就如此,他似乎只是将自己的画室分享给王俊凯作为他的自习室一起使用。这没什么,他并不是吝于分享的人。他跟王俊凯本该是路人的,是普通同学。没有人先开口的话可能高中三年都不会认识的那种同学。但是王俊凯并不打算止步于此。周五的下午王俊凯问他,有没有去过新开的那家水族馆?语气轻巧如当天下午的天气,晴朗的,窗框边上飞过去一朵棉花糖似的云。

 

那时候易烊千玺正在窗边剥橘子,橘子是他刚画完的,表皮还带着青,可以想象到的味道糟糕。他意识到这是个邀请,王俊凯总不会突兀地给他介绍新开的水族馆,王俊凯又不是水族馆里等待拯救的美人鱼。果然对方接着说:“我买了两张票……你周六有空的话,一起去看看吗?”

 

橘子皮剥开的时候溅了他一手背的酸涩的汁液。指尖被沾得黏腻不适,易烊千玺没有看王俊凯,他看见一缕阳光强势地爬进来,贴在他的画板上,像一道游离的咒语。然后他听见自己说:


“不行。”

 

 


*

 

水族馆离易烊千玺住的小别墅区有点远,他出门前管家再三表示可以接送他,易烊千玺拒绝了。他的机车也停在车库里,而他本人选择了搭地铁。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选择搭地铁。比起地铁,其实他更喜欢坐公车。庞大的铁皮箱子晃啊晃,窗外的风景像是一张一张地撕下来的剪贴画。地铁就不一样。


周末的地铁人挤人,他站在站门前发呆,光亮的地铁门上映出一个他的身影。今天他穿了件黑色的卫衣,耳机线是白色,在那片倒影上像是蜿蜿蜒蜒的两条细细的小河。周围很吵,几个女孩子在他身后咋咋呼呼地讨论着什么新的综艺节目,小孩子抱着年轻妈妈的大腿哭个不停,中年男人大声打着电话,这个世界好像一直都很吵,没有消停的一刻。易烊千玺站在那儿,有人偷摸着打量他,他也懒得分神动一下,隔了一会,干脆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口罩给戴上了。

 

……真闷啊。他靠着地铁里的扶手栏杆站着。地铁里的拥挤程度比起站外更胜一筹,易烊千玺尽量不与人贴近,转头望着另一边窗玻璃上黑黝黝的倒影。

 

地铁行进时轰隆隆的声响像是什么离奇的号角声,在狭窄的隧道里横冲直撞着。假如这趟地铁是开往另一个世界,那么还会有这么多人上车吗?他突然想。那么多的人或坐或站,大部分人都低头看着手机,好像什么都不太关心,但又像是整个世界都在被他们关心。那好像也没什么用处,就像橘子不会因为别人说自己酸涩就会变成蜜桃,或者是别的水果,这趟地铁也不会因为人们的冷漠而开往一个疯狂的,古怪的,苦咖啡熬成的世界。

 

他突然想,王俊凯在地铁上会不会和他有一样的想法?但是除了他以外,似乎没有人想要希望让地铁开到其他地方去。就像是不会有什么小少爷,喜欢跳舞画画,还喜欢在夜里轰隆隆开着机车到江堤上去看月亮。没有人会理解这些。

 

就像,他也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还是会去水族馆。

 


离开家的时候是怎么跟管家说的?管家本来通知他,今天要去马家的聚会,还说老爷,也就是他父亲很重视,希望他能和马家少爷多聊几句,增进一下情谊。易烊千玺犹豫再三,还是跟管家说:“杨叔,我今天有别的安排了。”

杨叔有些惊讶,还是耐心地询问:“嗯?少爷要去做什么?如果您是想去写生或者练舞的话……可不可以暂时放一放呢?”

 

他说不是。他说:“我交了个新朋友。”想来也是不可思议。但是不是朋友还能是什么?杨叔的表情也是不可思议,毕竟他一直都没什么朋友,长了十几年只有一两个也是少爷出身的发小在来往。易烊千玺好像也不需要朋友,天才似乎都是很孤独的——管家有时候会这么想,但他因此又会对易烊千玺感到更加地怜爱。

 


“那您去吧,”慈祥的管家说,“我会跟老爷讲的。希望少爷和新朋友玩得开心。”

 


但是其实他还是一个人去的。他拒绝了王俊凯的邀请,相当于拒绝了更进一步的请求。他在开放自己的世界这件事上相当严苛,如同测量人心的天国使者。他让王俊凯的票作废了,然后他自己买了一张,工作人员在他的票上打了一个小小的洞,是小海豚的形状,然后易烊千玺走进了那条蓝色的隧道,像是被海水顷刻间淹没。

 

是新开的水族馆,人多也就不足为奇。装潢倒是不错,比城另一边那个旧的水族馆要好一些。没有什么人会像易烊千玺这样独自一个人的,都是挽着同伴的手臂叽叽喳喳地前行,易烊千玺倒是能够感受到某种奇异的宁静。这让他在进门开始就有的某种焦躁情绪被莫名地抚平了,让他能够心平气和地观看那些五颜六色的热带鱼,海马,海星,各种各样的鲨鱼和海蛇,走到海底隧道的时候,蝠鲼从头顶滑翔而过,像是一片乌云轻轻地飞过去了,光晕五彩斑斓,令人着迷。

 

很美,能够,也适合想入非非。情侣们喜欢在蓝湛湛的光线里,依偎着互说爱语,像是共游的鱼。易烊千玺的思维突然被王俊凯强烈地占据,他想……他不敢想下去了。怎么样都很奇怪。他原本也不应该想那么多,只需要考虑怎么调出这样的颜色。

 

而一旦人沉浸在某个场景里,就很容易有种迷失感,好像是自己也在里面了。这种感觉在易烊千玺看到水母的时候被强烈地放大,一整面玻璃墙里封印着无数透明的水母,灯光是种奇异的紫色,那些透明美丽的生物像是童话书里冒出来的巨大气泡,颤巍巍地飘飘悠悠,浪漫地随波逐流。

 


他有些眩晕了,这难道不是个童话故事吗?因为他一回过头,王俊凯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用一种很深的目光看着他。他今天不穿校服了,穿的是蓝色的卫衣,左耳上挂着耳机。水母身上闪亮亮的光晕在他眼睛里,是一个金灿灿的谜,是一个钻石铺就的梦境。水的波光在他身上温柔地摇晃,王俊凯说:“你还是来了啊。”易烊千玺想他可能还有下半句没说出口,就被那些梦幻的光吞没了——

 


“你还是会和我相遇。”

 


不论过程中你如何抗拒,心还是跑到这里。




tbc


是进展很慢的 无聊的故事

评论(29)
热度(443)
  1. Strawcherry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