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段时间之外

不记得什么时候写的了

翻出来快五千字不想浪费 随便看看吧


BGM:文雀-《南方》




易烊千玺不知道是不是什么错觉,好像这北京每一年的冬季都会比前一年的冷。天子脚下偌大的城,人是越来越多,但是温热的感觉似乎从未传达,反而愈加游离。灰白的或是淡紫的雾,总在红砖琉璃瓦上漂浮着,好像是俗世的烟尘,总想侵占到每一个神圣的不着烟火的角落里去。


他下飞机的时候打了个颤,随行助理是新招的一个小姑娘,很敏锐地问他是不是冷。他微微摇摇头,嘴巴在口罩下抿了抿,到底是没笑。这几年来他越来越不会轻易地笑了。但是反过来说其实他也很容易笑的,就像是知觉和肉体总是分离,他的意识里没有在笑,但是面上也总是先跟着笑了。梨涡很深,目光微微闪动,像是湖水里有星星。星星那么难摘,所以也没有人轻易发觉,那到底是真正的星星,还是已经死亡的宇宙的倒影。

 


接机的粉丝不会因为天气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就会大批减少,人群拥挤,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把他护在中央,大声呵斥着开道,也难免会有人伸出手来近乎癫狂地抓住他的衣袖,很快又被人群挤开。易烊千玺觉得累,在落地之前他有两三个晚上没有睡好,在空荡荡的机场里这种累的感觉被无端地放大,像是清冷的风簇地掠过机场大厅雪白的顶空。他没有表情,也许有人会帮忙把他的这种面无表情解读为酷,但也有人会心疼他眼眶下的青黑。但是一边心疼的同时也不会说让他减少工作量吧——比如即将到来的生日会。他有点儿讽刺地想,弯腰钻进黑漆漆的保姆车。车窗外的闪光灯仍然在疯狂闪动,像是很多只冷漠的眼睛。在工作很多的时候为了生日会的节目费心说不上是不是一种多余的负担,但是公司觉得这是一个传统,毕竟他是一个养成系的偶像。粉丝看着自己喜欢的小孩日益成熟日渐优秀,陪伴他一年又一年的成长,在生日会煽情的互动环节和巨大的翻糖蛋糕的烘托下感慨时光的流逝,然后禁不住流下几滴眼泪。养成系的意义就在于粉丝投资,无疑投在他身上的这一笔是天注定的正确。

 

北京没有下雨的阴天会让人觉得很压抑,易烊千玺靠在后座上不做声,助理小姑娘从前座偷偷回过头看他,他裹在一件很宽大的黑色冲锋衣外套里,黑色口罩遮面,露出一点点雪白的脖颈,和两只很安静很明亮的眼睛。她不知道此时小明星在想什么,但是她觉得他并不是很快乐。

 


易烊千玺这两天没有行程,但也没有回家,就回了自己的房子先睡一觉。行李箱胡乱扔在客厅里,衣服东一件西一件也懒得收拾,他向来不爱收拾东西,觉得乱才是真正的生活气息,跟王俊凯的居家观念完全背道而驰。这会儿一想到王俊凯易烊千玺就觉得头疼,把被子往头上一蒙,闭着眼睛听见自己热腾腾的呼吸。被子里的光线像一个模糊的谜团,被子外加湿器呼呼地在工作,他想起他和王俊凯小时候都很喜欢玩那个,将脸凑近源源不断四溢的雪白水雾然后吸一口进嘴里再吐出来,营造仙气缭绕的效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好像心里很安静,又有一点点难过,但明明他是不会轻易觉得难过的。

 


睡醒的时候客厅里有灯光和饭菜的香味,易烊千玺裹在被子里迷糊了一会儿才想起王俊凯有他房子的钥匙。又是王俊凯,他在没开灯的房间里盯着房门的轮廓,确定自己睡着以前并没有锁门。空气里像是浮着一点什么,压制了他的动作,他平躺着很久,才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摸到整整齐齐的腹肌的线条。

 

饿了。易烊千玺想。

 

他手还没拿开房门就打开了,王俊凯站在那儿,没有下一步就走进来。门外的光线勾勒出他的身形,高而薄,肩膀处宽,到腰际就一下子窄下去了,看得出穿的是束在裤子里的衬衣。易烊千玺没头没脑地想在自己家里还穿这么正式做什么,又不是求婚。然后王俊凯轻轻按开了灯,是天花板上那一盏,灯光黏腻如奶油的,易烊千玺动了动,径直翻了个身背对着门口的人,也不想去看他到底穿了什么衬衣。

 

王俊凯的呼吸靠近得很快,软的温热的唇轻轻落在易烊千玺露在被子和发丝外的耳朵上,不知道他的嘴唇是花瓣还是易烊千玺的耳朵才是。一条手臂也环过这只被子卷,微微摇晃了一下,嗓音带着蜜也带着砂砾:“醒了吗,我给你带了吃的。”

 

“没醒。”易烊千玺闷闷地说,王俊凯就笑,想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易烊千玺一只手拽着被角一只手去推他,马上被抓住手腕递到唇边亲。他觉得王俊凯很过分,天知道他什么都不太害怕就是招架不住肢体接触这种攻略办法,而王俊凯不懂浪漫不会退让偏偏这就是他的王牌手段。易烊千玺其实还不是很想理会他,但架不住自己是真的饿了,从被子里爬出来就跳下床往外跑,王俊凯在后边喊他穿拖鞋也没理,钻到餐厅翻王俊凯带了什么吃的回来。

 

王俊凯拎着一对绒拖出来放在他脚边让他穿,易烊千玺假装听不到,马上被抓着脚踝抬起脚来强制套上拖鞋。易烊千玺震惊了,叼着鸡翅包饭就想踹王俊凯:“你干嘛,我不要面子的吗?”他终于看清王俊凯穿的是件灰色带细纹的衬衫,他刘海长长了没来得及剪,显得很乖很学生,事实上王俊凯这时候也还没毕业。“你在我面前要什么面子啊,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王俊凯理直气壮,按着他的肩膀凑过来想亲一下,这会儿终于被易烊千玺不轻不重地踹上了一脚。

 

“你不是还在跟我吵架吗?”

 

他们这段时间都很忙,但是还是每天都抽出时间来打电话,有时候讲着讲着电话就睡着了,再睡醒的时候就能看到微信上对方发来的最后的晚安。胖虎这几日回老家去了,新的助理对着易烊千玺还有些诚惶诚恐,于是易烊千玺放肆地偷懒没怎么好好吃饭,又不知道怎么的给王俊凯知道了,说了他几句,从不好好吃饭上升到不好好休息,从不好好休息又到别的方面,说了一通,他听得烦顶撞了几句,居然是王俊凯先把电话挂了。

 

王俊凯很夸张地说我哪里敢跟你吵架,眼睛瞪得很圆,显示他的真诚。易烊千玺不知道他最近又上了几节表演课,微微皱眉的样子很我见犹怜,让他很想再踢他一脚。但是嘴里塞满了香喷喷的鸡翅包饭让他有点凶不起来,吃了一些东西下肚才觉得更饿。

王俊凯从背后抱着他煞有介事地说只是觉得他没好好照顾自己一时心急所以语气有点凶了是他的不对,但是如果易烊千玺不理他就是始乱终弃是他的不对。易烊千玺被他绕来绕去说了一通都觉得晕,后脑勺磕磕身后人的肩膀,说:“你消停会,吃你的吧。”

 

他本来也没什么生气的意思,两个大男人之间,又是他和王俊凯之间哪有那么多鸡毛蒜皮斤斤计较。王俊凯挂他电话虽然是头一遭,但是在这样的场景和最近急需安抚的心情下他也懒得做什么文章。

王俊凯应该也是刚下飞机不久的,说话活泼但是神情边角里总有些累的痕迹,陪着易烊千玺吃饱了才去洗澡,易烊千玺收拾了会东西又接了个电话,回到卧室发现他已经扑在被子里睡着了。

 

他稍微把他挖起来一点,扯起被子把他盖好。他二十岁即将到来的这个时候王俊凯已经过了二十二岁生日,微博上的一些粉丝都在理直气壮地做着凯凯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了明天就会来娶我了的春秋大梦。二十二岁的他跟二十一岁的他没什么两样,还是很多人爱他,工作还是很忙,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跟他相爱,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都一直不变。

 

易烊千玺伸手扯了扯王俊凯的脸。成年之后他的苹果肌就不如年少时饱满了,坚毅性感的轮廓慢慢形成,但皮肤还是柔滑,像是什么牛奶布丁。王俊凯大抵是真的累了,也没被弄醒,呼吸又沉又均匀,睫毛沉沉地压下来,像是拉上了夜的帷幕。

他也爬上床贴在他身边把他抱着,用额头抵着他的肩胛骨。加湿器还是在孜孜不倦地工作,他迷迷糊糊地很快就要睡着,又想起年少时的王俊凯来,齐刘海儿软绵绵的,嘟嘟的苹果肌,在公司练习室里上蹿下跳,神气活现得像个小国王。

 

易烊千玺也不知道这一觉又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房间里还是黑的,但是王俊凯已经反过来把他抱在怀里了,他的脸颊贴着他微微起伏的温热的胸口,像是贴着一片寂静又温柔的海。

王俊凯的手掌贴在他背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把他当成小孩一般。好像他在王俊凯面前就是个小孩,也永远都是个小孩。撒娇撒泼无理取闹无法无天,王俊凯哄他喂他纵容他亲吻他,好像在面对他的任性的时候总是没有底线地乐此不疲。

他也不知道王俊凯醒了没有,伸出手指拨弄王俊凯睡衣上的纽扣。暗淡的光线里也看得出他睡衣的图案大概是憨态可掬的小狗,他第一个想法是好幼稚哦,然后急慌慌地想起来这是自己买的,看中的理由就是可爱。

 

王俊凯没一会儿就低头亲吻他的额头,嘴唇从额头滑下来后一路到嘴唇,自然而然地完成接吻的动作。昏暗的房间柔软温暖的被窝和刚睡醒的一点点迷茫和慵懒构成舒适得不可思议的接吻环境,易烊千玺认真得在这个吻里什么都没想,最多就是想了一句王俊凯的嘴巴真的好软。他们蜷缩在这个凌乱的被窝里像是两只彼此舔舐的小兽,接吻像是成为进食一样最主要也最必要的行径,像是空气和水一样赖以生存,但其实赖以生存的确实是爱情没有错。他不知道为什么人总是需要爱情,所以总是把爱情和面包相提并论。他有时候会想这些,反正也想不明白,但他需要王俊凯。


 

“几点了啊。”易烊千玺趴在他肩头仍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王俊凯伸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亮时手机屏幕的光像是一面小小的琥珀倾泻下来。“凌晨四点呢……再睡会吧,嗯?”


但是好像都有点儿睡不着了,于是互相抱着安静了一会,易烊千玺说不如看电影。

 


他在这所房子里放了很多老电影的碟片,跟他的黑胶唱片和金色老唱机相呼应,营造出一种文艺又怀旧的氛围。易烊千玺兴致起来了甚至跑去把窗帘拉上,灯也不打开,拖了俩坐垫过来招呼王俊凯坐。王俊凯懵懵的,穿着小狗睡衣,头发乱蓬蓬地听他的话盘腿坐在那里,看他捣鼓着同样也很旧的播放机。屏幕的光像是一层有温度的水,慢慢地浮上来漫过两个人的脸。王俊凯悄悄地过来抓他的手,显得煞有介事又纯情,仿佛他们是在电影院,而不是两个人的私人小天地。

 

法国的老电影,画面泛着点陈旧的金色,背景音乐是很悦耳的口琴,易烊千玺看得入迷,看到精彩情节眼睛发亮,想跟王俊凯探讨一下,转过头看他微微皱着眉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怎么看懂。王俊凯感觉到他在看他就挺不好意思地笑一笑,好像他看不懂是做错了什么。他一直不太爱看这些,从小就不太爱看,但是易烊千玺喜欢看,他便也跟着。他眼睛很亮,泡在光线里微微透明,像人鱼的眼泪,是发光的夜明珠。

 


他的手一直扣得很紧,易烊千玺抬起来晃了晃。王俊凯整个人就柔顺地依过来,倒也没把整个人的重量放在他身上。电影情节演到一对新人步入婚姻殿堂,雪白的教堂内漫天撒下圣洁的花瓣,王俊凯突然说:“我也想跟你结婚诶。”

 

他说得很轻松,像是自然而然地说想喝咖啡或者想去散步。易烊千玺倒是吓一跳,几乎想拿手背去试王俊凯额头的温度。他习惯性地用轻飘飘的语气责怪,或者说嗔怪:“你是不是傻?”觉得自己心跳得有点快,手心里都冒出一层细汗。

 

王俊凯倒是笑眯眯的,说真的呀。“我生日会的时候就想,我二十二了,等你也二十二了就都到法定结婚年龄啦,我们就去结婚呀。”他描述的口吻很轻松,像是小朋友在展示他画的水彩画。易烊千玺有点想笑,心里又有点发酸,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还是晃晃他的手。

 

“我知道啦。”

 


反正就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做什么样的梦都是可以被包容的吧。

哪怕他哪天说他想上天去摘星星,王俊凯可能都会真的给他画宇宙飞船的图纸呢。

 

电影有点长,看到后面的时候倒也还是没有天亮。冬季本就天亮得慢,这几日又都是阴天,难得看到晴朗的颜色。电影演到结尾的时候王俊凯又睡着了,他好像是真的很累,睡得有些无知无觉,易烊千玺难得主动落在他唇角的亲吻他当然也不知道了。他坐在那儿听着电影轻悠悠的片尾曲,也觉得只是坐在这个小房间里,都像是在漫步花海,遨游星河。

 

他有点开心,像是轻悠悠地飘起来。好像一连半个月都没有变得轻松起来过,仔细一想,他和王俊凯是有半个月没见面了。这半个月里他工作很多,拍戏,录节目,回到北京就去学校上课,像是一列火车,一直在某个轨道里面,规规矩矩踏踏实实地行进着。好像没什么开心的,也并不是很难过,但是沉甸甸地累着,仿佛心口那儿压着一点点什么。

 

他想北京那么那么大,北京的雾霾也总是散不去的。工作也总是那么多,人也永远那么多,这个世界凌乱又嘈杂,但是王俊凯的存在总是能够让他在纷扰的世界里撕开一个小小的安静的缺口。

 

就好像他就是这个安静的缺口的本身,一直存在着,也一直温暖着。


评论(38)
热度(881)
  1. 可乐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2. Strawcherry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