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生。1

想了一下还是打算把这个故事讲好一点

有点儿坏的小神仙和比较乖的人间绝色的 一个无聊乏味的故事

不定时更新 写到哪就哪 没有存稿

我自己很喜欢这个故事 希望也有人能喜欢吧



意识流大纲戳:逃生




*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每一个人都这样,拥抱着,背负着很多的苦痛,不被爱和不爱的时候痛,爱的时候更痛,好像痛楚本来就是活着的方式里仅有的无法避免的一种。我也很想知道,我是否可以,又是否有人会和我,在这偌大的天地间,义无反顾地逃生。

 

 

*

 

易烊千玺对于王俊凯看法的质变始于某一个雨后的下午。他在画室里画画,画的也不过是竹篮里的蔬果,那天篮子里放了一个表皮鲜红发亮的火龙果,两只青青的小小的柠檬,和一把紫色的勿忘我干花,他漫不经心地在画布上涂抹着,他用色向来大胆不拘束,抹开颜料抹得很放肆,像是在天空上作画。王俊凯坐在画室角落的一把小椅子上写他那些永远都写不完的物理题,偶然抬头看看易烊千玺,然后就开始发呆。

 

易烊千玺知道他不专心,但也懒得理会他,自顾自地描绘勿忘我那些细细小小的花瓣。然后王俊凯小声说话,声音像是坠在梦里:“千玺,有彩虹。”

 

于是他转头往窗外看,画室虽然不在很高的楼层,但是位置很好,可以从这里看到学校旁边公园的白色小塔,看到图书馆的阁楼,他也是经常从这扇窗口看王俊凯慢慢地走过去。那道淡淡的彩虹就正跨过在图书馆阁楼的尖顶,不知道一路坠到哪里去了,可能是坠在市中心的马路中央,或者是跨城中央那条大江的江堤上。颜色那么浅,也不知道一路跨过来是被谁的画笔又蘸了去。易烊千玺看得有点入迷,王俊凯已经走到他身边,在他身后问:“你会走吗?”

 

易烊千玺看着他,不知所谓。王俊凯的眼睛很黑,头发也很黑,校服衬衫的扣子总是扣上包括领口第一颗的所有,露出一点点脖颈,连到耳郭都是洁白的颜色。有点像用露水擦过的白色大理石做的天使雕像,易烊千玺在心里默默地点评他。然后这位天使很认真地解释说:“你说过你是神仙,神仙都要回到天上去,那道彩虹是不是来接你的?”

 

 


他愣住了,一时接不上话。他想起他和王俊凯认识的第一天,他就是这样跟他说的。王俊凯第一次进他的画室,站在满屋子的画板、画纸和石膏像里不知所措的时候,易烊千玺就靠在门框上,笑着跟他说:“你知道吗,我是神仙噢,神仙的工作室就是这样的。”王俊凯睁大眼睛看着他,眼神很干净,像是刚从墨绿色的灌木丛里钻出来的小鹿,听着他说话,用力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王俊凯居然真的会相信。

 


*

认识王俊凯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如果把这所学校比喻成宇宙中一个小小的角落,绝大多数人都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尘埃几颗,他就是其中非常闪亮的、站在其他星球上遥遥就能望到的星星。

 

画室在三楼,不算高的楼层,往下看的时候甚至每次都能看清王俊凯的表情。他一般是一个人走,背着书包,傍晚的气温稍微高一些的时候会把校服外套拿在手上。总是有很多人看到他便会跟他打招呼,很热情的样子,但是被搭讪的人态度相比之下会冷淡很多,微微点一点头,最多再招一招手,不怎么会很直接地笑出来。

 

那个时候已经入夏了,易烊千玺待在画室的时候喜欢把窗打开,风吹进来的时候掀起雪白的纱帘,这块轻薄的纱很轻易地就会被风托起来,簇地张开的时候像是飞鸟的翅膀。他就在这片巨大的翅膀后面看着王俊凯,王俊凯不会知道他在看他,也从未知道。他自己也不知道看见了王俊凯多少次,除了在这扇窗后面,也在教学楼的楼梯间里。

 

他的教室和王俊凯的教室不在同一楼层,但是王俊凯班主任的办公室在易烊千玺教室的那一层,所以易烊千玺经常会在那段安静的拐角与王俊凯相遇。

艺术生和普通在读生有一个区别就是学校并不强制前者穿校服,于是易烊千玺每天穿着自己各式各样的私服,大大咧咧地让膝盖露出牛仔裤的破口之外,和永远一身黑白校服的王俊凯相遇。像是两个不太一样的星球,运转时偶然互相见到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在自己的轨迹上运转。易烊千玺眼角的余光总是能瞥到王俊凯在看他,可能是在研究他这件蓝色的oversize卫衣,那件红色的胸口绣有小熊的套头衫,他指尖总是洗不掉的颜料。但是他不看王俊凯,面无表情地擦肩而过的时候,能闻到对方很干净的洗发水的香味。

 

王俊凯的名字整个学校都知道,周一校会上发言的学生代表,月考榜单上的榜首,女孩子心里眼里梦里的白马王子,男生觉得很讲义气也很平易近人的篮球队队长和班长。这都是他,但是在易烊千玺眼里好像都不是。他不在乎那些头衔和名片,自然也不在乎王俊凯在这些层面上是谁,在他的概念里,王俊凯就是一个,

 

“常常经过的,很好看的人。”

 

 

他叼着铅笔趴在窗框上,看着校道上王俊凯又被不知道哪个年级的女生拦住了。女生满脸通红,有点激动地比划着,王俊凯微微低着头听他说话,背对着窗口,看不到是什么表情。但是女孩子匆匆忙忙鞠了一躬就惊惶跑掉的表现可以看出并不是什么结果很完美的场景,王俊凯站在原地抬手摸了摸后脑勺,似乎很是惆怅地叹了口气,然后毫无预兆地扭过头望了这边一眼。

 

易烊千玺稍微吓了一跳,差点没咬住铅笔,有一点点心虚地把脑袋往里收了收。王俊凯应该是没看到他,他再往外看的时候他已经走掉了,背影很挺拔,清瘦修长的人连投在地上的影子都特别好看,像是王子后庭院的花枝剪碎撒了一地。

 

易烊千玺这么欣赏着,倒也没有任何想要接近的心思。一是欣赏美好的东西对于他来说是种享受,他顾忌着靠近了会打破美的平衡;二是他向来怕麻烦,对于人际交往从未有发展和维持的兴趣,就这么随便看看,站在界限之外,就已经觉得不错。

 

但是始料未及的是先和他说话——跨出感情发展的下一步——的人居然是王俊凯。

 

王俊凯追上他,递给他一支水笔,说是他掉的。拿着笔的那只手也蛮好看,洁白,没有多余的疤痕或者污渍。易烊千玺盯着看了两秒,接过来说了声谢谢。但是王俊凯没有就这么走开,他不知道他还想做些什么,但也没有直接离开,目光停留在王俊凯衬衫的第二颗纽扣上。然后王俊凯说话了,语气是有些小心翼翼的试探:“我好像经常看见你。”

 

于是易烊千玺跟王俊凯对视了一下,试图判断他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就算是假的,王俊凯的表情也温柔得太过毫无破绽。他闷闷地“嗯”了一声,王俊凯继续说:“我也见过你在三楼那间画室——”轻轻往那扇窗口指了指,然后露出一个轻飘飘的笑意,“你叫易烊千玺对吗?我叫王俊凯。”

 


易烊千玺张了张口,突然感受到某种局促,是一种不知道该把眼睛和心往哪里放的感觉。他向来做风随性散漫,第一次感受到被束缚的感觉,倒也没想着马上逃脱。他微微抬了抬眼皮,再次和王俊凯对视了,这次持续的时间长一些,不知道是谁先掉进了谁的湖泊。易烊千玺说:“对,那间是我的画室。”

 

 “我可不可以去你的画室看看?”那时候王俊凯提出了这种近似于无理取闹的请求。但是易烊千玺觉得答应了他的自己更像是在发疯。他用艺术家的敏锐感官感觉到空气里有什么围着他转,彩色的,细碎的,像是把万花筒和旋转木马都剪碎了丢在月光里。他带着王俊凯往自己的画室走,推开画室门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推开的其实是自己世界的大门。

 

 


他觉得人的情绪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总是不知道会为了什么,会在怎样的情况下被怎样的事物牵动。也是到后来易烊千玺才发现,那根水笔根本就不是他的。他从来不用蓝色的水笔。

 

也不知道是王俊凯假装狡猾,还是他在装傻。

 

 


*

 

他不知道在王俊凯眼里,他是不是真的是神仙。

 

王俊凯看他发愣,很懂事地把他手里的画笔取了下来,搁在他的画架上。易烊千玺今天居然穿了白色的毛衣,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把这一件当成一次性衣物。易烊千玺看着他,像是在回答,又像是自说自话:“彩虹存在的时间太短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王俊凯便瞅着他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易烊千玺倒是很喜欢他这一对儿尖尖的小牙,他觉得那像是什么骑士头盔上的尖角。这个总是不请自来留在他画室里的人说:“那就不要离开我啊。”

 


他没再回应,把画板上的画纸取下来,随手团一团扔掉了。他画不出很纯洁很干净的勿忘我花瓣。

 


易烊千玺其实有点想说,走不掉的啊。

 

那些藏在竹篮后面的,王俊凯的速写,就是一把小锁,锁住了通往天国的大门,锁在他的脚腕上,他一挣扎,就哗啦啦地响。

 

大概是某种很陌生的声音。他在漫漫词汇里查找搜寻,最后找到的唯一一个贴切的词语,只能是心动。


这才让他开始想逃。




tbc

评论(35)
热度(547)
  1. Strawcherry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