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不辣

巨短


无可上升





“我们班文娱委员想要王俊凯微信。”

 

烤串的声音刺啦刺啦的,易烊千玺被一口铁板牛肉烫得张着嘴唇直吸气,王源在边上一句话漏听掉半句,就听着个王俊凯名字:“你说谁?要干嘛?”

“我说——”王源玉米棒子啃了半截,张开另一条手臂笨拙地圈住他肩膀,“我们班那个文娱委员,就黄色卷发内个你记得吗——你肯定不记得,她想要王俊凯微信。”

 


易烊千玺盯着肉串认真地想了一下,还真没在记忆里找到哪个黄卷发女生,王源胳膊细,裹在圆滚滚的羽绒服里拽着他直往边上倒,他伸手把他胳膊扯了扯,再咬一口肉:“哦。让她自己去问呗。”

王源嘻嘻地笑,跟老板说再加一手烤面筋,回头就看到王俊凯跑过来,羊毛围巾被夜里呼啦啦的冷风吹开,像一片翅膀一般在他肩后挂着,刘海吹开的豁口也好看,活生生是大自然给做了个水冰月发型。


王俊凯跑到他们面前,口里呼出的白气跟烧烤烤出来的混在一起,一大片热腾腾的白云。他的手从羽绒服里拿出来,手上提着三杯热奶茶,先拿出一杯插上吸管,直接塞进易烊千玺手里,剩下的往桌上一放。

 


王源很自觉地自助取奶茶插吸管,眼角余光瞄见刚坐下的王俊凯已经把脑袋蹭进易烊千玺胸口,易烊千玺一手奶茶一手烤串举高,像是怕被大狗扑抢食物的手足无措的主人。

王俊凯刚在冷风里跑过来,整张脸都是冰凉的,只有笑容热乎,眼睛里闪动着火苗一般的小星星。他趴在易烊千玺胸口由下往上看易烊千玺,眼角微微下垂着,又乖又可爱。易烊千玺跟他对视了一下,才想起自己还举着肉串,估摸着要被吹凉了,当即不依,喊他赶紧起来,他要吃肉。

 


王俊凯委屈,坐直了拿了串烤鱿鱼,又问点单机王源还点了些什么。王源背了一遍刚点的菜单,王俊凯皱皱眉加了三份炒粉两手烤翅尖,老老实实给易烊千玺面前的烤茄子挑葱花蒜米。

 

于是两位年纪小的继续聊学生会八卦,一半以上关于身边这位年纪大的。王源人缘极好,整个学生会甚至整个学院都吃得很开,八卦讲起来一堆堆,易烊千玺听得起劲,两个人又叫又笑,就差开一打啤酒。年纪大的王俊凯坐在边上茫然,他大概有两个脑子,一个装着日常事务,另一个塞满易烊千玺,王源说出来的人名除了学生会十大常委他一概不认得,听到自己名字才微微竖起耳朵听。

 


老板端上烤面筋烤翅尖的时候王俊凯慷慨激昂拍桌子,吃空的碟子里烤串签子一震一震:“胡说!我真跟人家不熟!人家那是要摔了我扶了一把,王源儿不说我连那女的叫什么都不知道!”


易烊千玺轻飘飘瞥过来一眼,伸手再拿一串烤羊肉:“你那么能扶你怎么不去扶比萨斜塔呢你。”

王俊凯马上不说话,噘嘴委屈受气小媳妇脸。易烊千玺也没真想怪他,他没那么小心眼儿,就是说着好玩,开开心心地跟王源碰奶茶。


“学生会传来传去的八卦多着呢,你做学生会主席的又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王源拍拍吃滚圆的肚子下了个小结论。主席先生看起来也很是忧愁,抓着好友问:“这算不算她们蹭我热度啊?”


 

易烊千玺扑哧笑了,两个圆圆的梨涡深陷,举着竹签像是举着五颜六色的塑料风车。

王俊凯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只知道跟着傻笑。虎牙尖尖的,又傻又骄傲。

 




吃完都快到半夜时间,小吃街上还是灯火通明热闹成一片。三个人慢悠悠晃荡着往学校后门移动,经过又一家烧烤摊的时候被齐刷刷拦截,学生会组织部一整个部门聚餐,男男女女拼了三张桌子,桌面两大条烤鱼已经吃得七零八落,歪歪扭扭堆积着啤酒罐子。男生大嗓门地招呼他们,女生见了三个人都是眼睛贼亮,脸颊酡红,做出不经意的样子撩着头发,偷偷摸摸背过身去掏出小镜子检查妆容。

 

王主席出面从容地打招呼,捏着站在他身后一步的易烊千玺的袖子。易烊千玺待在网络部,常常扛着长枪短炮跑来跑去拍活动,虽然竭力高冷低调但是打不过出镜率高,好口碑传遍整个院。易烊千玺本人不在意,但王俊凯警戒度极高,他也乐得不说话,点过头算是打了招呼,就站在王俊凯后边跟王源接着唠。

 

王源一张小肉脸缩在雪白的羽绒服毛领里,杏眼圆滚滚黑亮亮的,是乖巧小动物长相,但直男气概显露无遗。位置上有人喊源哥源哥,王源脆生生地应,于是换下王俊凯发挥公关部风范上去和人交流感情。

 


王俊凯回过头看易烊千玺,问他冷不冷。易烊千玺下巴点了点自己脖子上围着的王俊凯的大围巾,示意不冷,王俊凯不放心,上手给他掖紧了一点点,垂着眼睛,眼角泛点粉色,很认真也很不威严。

易烊千玺有点想笑,还是在王俊凯抬头的时候让他看到了自己眼里的笑意。王俊凯也不问他笑什么,只跟着笑,借着身体的遮挡上手戳了一下易烊千玺的脸。他手指凉怕冰到他,指尖刚碰到皮肤就撤掉,只剩目光还黏着不放。

 

是有够黏的。

 

 

结束社交王源推着两个人赶紧走,絮絮叨叨地抱怨组织部的人没个眼色太能聊,这么冷的天不赶紧吃还聊什么聊,也不嫌浪费时间。王俊凯偷偷摸摸来攥易烊千玺的手,勾勾手指又松开,犹豫手冷要不要牵。

易烊千玺吸了吸鼻子,说:“你口袋够不够大啊。”

 

王俊凯恍悟,把他的手塞进自己大衣口袋里,自己的手再钻进去,十指紧扣。大衣口袋不大不小,刚够两只手挤在里面,指尖贴着手背骨节,不一会就腾起暖意。

 


很暖啊。易烊千玺满足地把下巴蹭在围巾上,感受着王俊凯把他的手攥得很紧。王俊凯手跟他差不多大,手背上有肉,摸起来软和一些,易烊千玺一个没忍住曲起手指搔了搔,被王俊凯抓得更紧。

 

嘿嘿嘿。

 


 

隔几天被拉出去是和一群人组团去看电影。易烊千玺打游戏打到半夜好不容易给王俊凯哄去睡了,第二天还是王俊凯把他喊起来,说团购有优惠,满十返三还附赠爆米花。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牵着衣袖站在电影院里的时候起床气还没散尽,直到王俊凯又往他怀里塞进大份爆米花和热奶茶,眨巴着一双猫眼可怜巴巴地瞅着他,他才觉得自己那点别别扭扭的对被窝的依恋消散了些。

 


他嚼着爆米花看着穿灰色高领毛衣和黑色毛呢大衣的王俊凯打电话,王俊凯身高腿长,是能撑起长款大衣的衣架子身形,站在电影海报前边仿佛一页被撕下来的冬日写真。

当然一转过脸来笑就不是那么回事。

 


避开其他人坐在电影院角落里的时候王俊凯还在可怜巴巴地讨爆米花吃,易烊千玺抱着满满一大桶偏不给,王俊凯讨价还价:“亲一口吃一颗。”

 


“……那更不给了啊。”

 


主席好气,只差把身体拧成麻花表达委屈。易烊千玺笑得往边上倒,电影正在严肃情节又不敢笑出声,缩着肩膀往里吞笑声的时候被王俊凯堵住嘴。

不担心会笑出声了。

 


王俊凯脸软,嘴唇也软,温温热热地贴着他的,爆米花奶油甜味。

 



最后爆米花桶还是给王俊凯抱着了。易烊千玺瘫在座位里,电影情节只看进去一半,电影里男女主角交流感情,王俊凯也拉着他交流感情。

 



有情饮水饱,但易烊千玺还是提出要吃火锅。

“要红油鱼火锅,要辣的,不要鸳鸯锅。”

 

王俊凯满口答应,掏出手机订位置。

两个人的那种。





tbc


手好冷啊写不下去了

评论(91)
热度(1660)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