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的猫

没营养没内涵速打 图个乐子


无可上升





易先生最近有点苦恼。他的苦恼来源于他的一位新客人。

 

易先生有一家小小的猫咖。猫咖原本不是猫咖,只是一家普通的咖啡馆,开在一条整洁幽静的小步行街上,易先生守着自己的小咖啡馆,每天做做咖啡和甜点,画画素描,生活宁静悠闲。但易先生养了三只猫,暹罗,胖橘,美短,在他的咖啡馆里有模有样地兼职看店服务生,女孩子们看到都会直呼可爱,猫要是心情好,在女孩子们得到易先生允许尝试着去逗的时候也会稍作回应,久而久之易先生的小咖啡馆就成了一家猫咖,生意也更兴隆起来。

 

来易先生猫咖的客人很多,生客熟客,可爱的女孩子们挽着闺蜜或男朋友,小白领提着笔电一坐就是三四个钟头,稍微上了年纪的男士在窗边发呆,面前摊开一本厚厚的书。易先生喜欢在柜台后面观察他的客人们。他的客人们各不相同,但都很和气,对他和他的猫态度都非常好,猫咖里的氛围一直祥和温馨,像一个小小的家。

 

但是,易先生最近多了一位客人,稍微破坏掉了这样的气氛。

 

王先生第一次来易先生的猫咖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不是周末,猫咖里还没有其他客人,易先生正在柜台里研究新的饮品,美短待在他手边晾着雪白的小肚皮打呼噜,门框上的风铃叮叮当当响起的时候,暹罗突然跳上柜台,发出了很凶的叫声。

易先生吓了一跳,抬头看到王先生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

王先生看起来和易先生差不多大,白净高挑,穿着简单,半边肩膀淋淋漓漓披挂着柔软的阳光,望向易先生的一对狭长桃花眼里充满了羞涩和疑惑。易先生赶紧把不知为何炸了毛的暹罗抱进怀里,不好意思地招呼他进来坐。

王先生挑了最角落的位置,端端正正地坐着,两手摆在大腿上,看起来仍有些不安。易先生把暹罗放在柜台上不准他过去,胖橘又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也撅着屁股对着王先生不停喵喵叫着。

易先生觉得有些尴尬,用脚把胖橘往后拨了拨,给王先生送去菜单,真诚地道歉:“不好意思啊,他们今天可能有点激动。”努力地解释了一下,“平时不会这样的。”

王先生摇摇头,对他笑了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很减龄的虎牙:“没关系的。”

王先生点了一杯蛋糕奶茶,然后就继续安静地坐在那里。胖橘和暹罗都在离他有一定距离的地方转悠个不停,十分警惕,充满敌意,却又不敢太过于接近,小小只的美短趴在柜台上也不睡觉了,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直望着王先生的方向。

易先生自然能感觉到他们的情绪和态度都不对劲,但又不得其解,做完奶茶端给王先生,还是想着多解释几句挽救一下自家猫的形象:“这只是二十,这只是石榴,那边柜台上的是海豹突击队队长,他们脾气都很好的,过一会就安静了,您不用在意。”

 

王先生两手捂着奶茶杯子,突然很认真地看着他说:“我是王俊凯。”

 

他说的“我是”,而不是“我叫”,这样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让易先生结结实实愣了一下,赶快反应过来后也只得礼尚往来地介绍自己叫易烊千玺。对方连连点头,说他会记住的,摩挲着奶茶杯子又没了下文。

 


还好又有客人推门进来,易烊千玺便离开角落去招呼刚来的客人,顺便把二十和石榴都抱远了一些。他想王俊凯可能是有点儿怕猫,第一次来他的咖啡馆不知道有这么多猫在里面,所以才会感到紧张。

 

要是能适应的话,他应该会喜欢他的猫的,毕竟他的猫都很可爱。易烊千玺把菜单送到刚落座的客人桌上,在她们看菜单的时候悄悄回头看了一眼。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下来了,端坐在王俊凯脚边仰头看着他,王俊凯低着头和它对视着,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的,易烊千玺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这有些滑稽的画面里感受到某种奇异的和谐,忍不住抿抿嘴微笑了一下。

 

这一桌客人是三个来过好几次的年轻姑娘,穿着华丽漂亮的洛丽塔裙子,叽叽喳喳点完奶茶和甜品就开始想尽办法引诱二十和石榴到她们身边来,整间店都充满她们欢快活泼的笑声和喊声。她们点的甜品做法有些复杂,易烊千玺做完端出来的时候王俊凯已经离开了,蛋糕奶茶只喝了一半,钱压在杯子底下,叠得整整齐齐,一个折角都没有。

门楣上的风铃叮叮当当的,空气里的蛋糕甜香和咖啡微苦中掺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花的香味儿。

 

从那天之后,王俊凯就开始经常来。他一般在下午没有其他客人的时候出现,点一杯奶茶,每次都安静坐在角落的位置,一坐就是很久。

 

但他也每次都在易烊千玺忙着给其他客人点单的时候就悄悄地离开。易烊千玺低头前他还坐在那里专注地发呆,再抬头他已经不在那儿了。

 

 

易烊千玺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很有空的样子,来到这里也不做别的,就是端坐着发呆。有时候他会发现他在偷瞄他,要是被抓包就会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紧张地四处望,眼睛眨巴眨巴,睫毛里能飞出蝴蝶。

 

对于他来说这算不得什么困扰,但是猫意见很大。店里那么多客人来来往往,猫都不会有什么奇特表现,但只要王俊凯一来,他们总是大声抗议,烦躁地踱步,龇牙咧嘴地对着王俊凯发出威胁但又不敢真正靠近他。

王俊凯倒是已经习惯了,猫对他充满敌意,他也总是笑眯眯的,甚至很是愉悦,易烊千玺有时候觉得他看着猫微笑的表情就像是宣告某种他也看不懂的不知哪来的胜利感。

 


——“我真的觉得很奇怪,他们对别人都不这样。”店里没有事情要做的时候易烊千玺也会和他坐在一块聊聊天,久而久之也混得半生不熟,但猫的态度还是一点都不变,“我还以为你多来几次他们习惯了就好,但是现在还是这样。”

 

易烊千玺坐在王俊凯对面,抱着石榴揉他背上厚厚的皮毛,王俊凯盯着他放在猫背上的手,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我比较特别。”

易烊千玺抬眼看他,他就跟他对视着,眼波柔软,微长的刘海耷拉在眉毛上,看起来又乖又听话。

 

王俊凯很少和易烊千玺谈关于他自己的事情,易烊千玺也不爱打听别人的私事,所以一段时间过去了,他对王俊凯仍然一无所知。

 

也不是全无猜测。他穿着总是很干净简单,举止大方得体。进出关好门,坐的时候两手摆在大腿上,说话的时候紧盯人的眼睛,留下的钱款叠得整整齐齐,教养很良好,气质也高贵。

但是他也没有确切的线索来证明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只能模糊又笃定地认为他没有任何恶意。

是个温柔的,让人有亲近意思的男孩子。

 


 

他来多了店里那些常来的小姑娘也注意到了,私底下偷偷摸摸找易烊千玺打听那个总是坐在角落里的好看的男孩子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来历,联系方式是什么。易烊千玺只会微笑着摇摇头说无可奉告,任女孩子们再怎么哀求,哪怕一口气点十个提拉米苏也不会松口。

——更何况他除了名字,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易烊千玺想。

 

 

后来女孩子们也学会了新招数。“老板,要一个黑森林,一个抹茶卷,一杯卡布奇诺,送给角落里那个男生~”打扮精致的女生笑嘻嘻地跟他说,但通红的脸颊还是诚实地出卖了女孩子的羞涩。她的同伴们也配合着起哄,互相推推搡搡。易烊千玺写着单子觉得好笑,望一眼角落,刚好撞上王俊凯盯着他看的目光。

 

被抓包多了王俊凯也不再闪躲,歪歪头大大方方地对着他咧开嘴笑。他的坦然倒是让易烊千玺有些窘迫起来,耳根悄悄发烫,赶紧躲到柜台里去了,还是觉得有热乎乎的目光黏在后背上。

 

他挑着咖啡杯子的时候突然想,王俊凯要是是只猫,估计也挺黏人的。

 

有的时候他也会教王俊凯怎么做咖啡的拉花。王俊凯喜欢画猫脑袋,刚开始画的时候总是画得扭曲又奇特,易烊千玺笑得直不起腰来,会被他恼羞成怒地追着挠痒痒。王俊凯似乎不擅长做手上活儿,做这些的时候看起来有些笨拙,但他每次画完一个,抬起头又雀跃又不安地问自己这样好不好看的时候,易烊千玺都会很想揉他脑袋。

 

是他看起来太乖,像是被驯养的猫。

易烊千玺的猫咖一直只有他一个人在照顾。他不喜欢被人打扰,便也没有请服务生,还好猫咖小,饮品甜点种类提供得不多,他一个人也能应付得来。

长时间一个人待着,但多了一个王俊凯,就好像变得很不一样了。从很多个角度来说都很不一样。

 

 


迎来一段时间的雨季,天总是阴沉沉的,小雨断断续续,这样的天气里来店的人总是很少,通常一整天也不会有什么客人,顶多是下班时间里,会有上班族进来买咖啡外带,又匆匆离开。

但王俊凯还是照常出现了。风铃叮叮当当,他在门口抖落一身小水滴,冲着易烊千玺挺不好意思地微笑,头发都半湿了,刘海沾成一缕缕贴在额头,眼神也像沾了水般又柔软又明亮。

 

易烊千玺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对视几秒就抿出梨涡来,去把暖气打高了一点,拿毛巾给他。“怎么下雨还过来啊?”他给王俊凯端热奶茶,王俊凯从来不喝咖啡,奶茶和蛋糕也都喜欢偏甜的种类,也不知道会不会腻,但本人笑起来的时候,也是很甜的样子。

“想见你啊。”王俊凯笑着对他说,从顶在头上的毛巾边角的缝隙里瞅着他。

他的语气很平常,像是谈论天气一般顺口,语调又微微上扬着,尾音黏黏糊糊,不自觉的带一点甜蜜的撒娇的味道。

气氛仿佛多加了两勺糖和奶般浓稠,易烊千玺一时不知道作何回答,只能僵直着坐在他对面,有些局促地玩着手指。

 

 

王俊凯轻声喊他:“千玺。”易烊千玺抬头看他,但他刚张开口,店门口突然传来细弱的猫叫声。

是只小猫,缩成一团蹲在玻璃门前,可怜兮兮地打着摆子一直叫唤,眼睛都睁不开了,只知道发抖。易烊千玺忙打开门把小猫抱了进来,也不介意它弄湿了自己的毛衣,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柜台上,又去找毛巾要给它擦干。

 

小猫真的很小,毛脏兮兮的,被雨水沾湿后结成一缕一缕,更加显示出身体的瘦小,看起来很丑,但是很无助。二十和石榴两只大猫来劲了,威风凛凛地围着小猫转,故意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低吼,吓得小猫伸长脖子直惨叫,叫声尖尖细细,可怜得要命。

易烊千玺找了新的毛巾出来就看见王俊凯站在柜台边盯着小猫瞧,两只猫围着小猫张牙舞爪,赶紧把猫赶跑了,拿毛巾把小猫抱起来,仔细擦干它湿漉漉的毛。

咖啡馆里很温暖,小猫缩在易烊千玺怀里,刚开始还有些发抖,渐渐地就舒服地舒展了些身体,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瞅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被可爱到了,轻轻点了点小猫粉嫩的鼻尖。小猫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细声细气地咪呜几声,小爪子努力扒拉几下露出来,小心翼翼地去碰易烊千玺的手。

 

易烊千玺逗猫逗得不亦乐乎,王俊凯在边上冷不丁地问:“你很喜欢猫?”

易烊千玺看看他,对方抿着嘴唇,站在暖色的灯光下,一半脸庞落在阴影里,看起来异乎寻常地有些严肃。

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只老老实实地回答:“猫很可爱啊,有条件的话还想多养几只的,但是他们不同意。”

他用下巴点了点一旁趴着的几只猫。三只猫已经用行动对他抱着新的猫这件事表示了不满,尾巴也不摇了,气鼓鼓地趴在那盯着他和他怀里的小猫。王俊凯顺着他动作看向那几只猫,目光明明暗暗的,若有所思,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给小猫热了些牛奶装在碟子里,让小猫在桌上吃。小猫饿得狠了,低着脑袋吧唧吧唧舔得很急,小小的身体一直打着抖,细细的尾巴急切地摇来摇去。易烊千玺坐在边上看它吃,时不时哭笑不得地伸手揉揉它,让它慢点吃。“没有猫会和你抢的,听话。”

 

他刚说完就得到了三只猫此起彼伏的不满的叫声回应。易烊千玺有点愧疚地也去给自家的三只猫倒了些牛奶,但他端着食盆再出来,王俊凯又不见了。

 


易烊千玺愣愣地看着门口。外面还在下雨,王俊凯怎么就这样走了呢。

他可没有带伞啊。会淋湿的。

 

 



第二天天晴了,但小猫也跑了,留下喝光牛奶的空碗和干干净净的小窝。三只猫心情转好,在咖啡馆里转来转去,就差跳起舞。易烊千玺站在门口怅然若失,浇花都浇得心不在焉,一不小心就淋湿了新换的板鞋。

但就在他低头检查的时候,新的猫出现了。

 

它是从另一边的花圃里钻出来的。它比二十和石榴都要大只一些,黑底黄纹的皮毛油光水滑,一对暗蓝色的眼睛,活像只小老虎。它优雅地走到易烊千玺面前端坐着,一边抬起一只爪子慢慢舔一边盯着易烊千玺瞧,那目光像是在埋怨他那么久都没有发现它,害它等了好久。

 

是很罕见的漂亮猫咪,易烊千玺试探着伸手想抚摸他,嘴里喵喵叫着引诱,它没躲,他的手便伸过去,轻轻揉了揉它的脑袋。

 

手感很好,柔软绵密,像是抚摸着上好的毛毯。猫咪爱好者易先生陶醉得无以复加,尝试抱它没有遭到拒绝,便把整只猫都抱在怀里揉了。

 

大猫两只爪子搭在他手臂上,睁着圆圆的眼睛,微微晃着脑袋,蛮舒服的样子。整只猫抱在怀里又暖又沉,易烊千玺舍不得撒手,试着和他商量:“你想不想进去吃点东西?里面也有其他小伙伴和你玩哦。”大猫瞅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也不像是拒绝,于是易先生喜滋滋地推开门,将他带进了自己的猫咖。

 

结果三只猫叫得比昨天的小猫到来时还要激烈,在易烊千玺脚边兜兜转转,随时都要扑上来和大猫做个了断的样子。易烊千玺又好笑又无奈,警告它们说不准欺负新朋友,将大猫放在沙发上,给它倒了一点猫饼干。

 

大猫看起来很淡然,对三只猫声嘶力竭的威胁也不屑一顾,还炫耀一般摇晃着蓬松的大尾巴往易烊千玺怀里拱。易烊千玺乐得抱着它暖烘烘的一团,握着他两只爪子把玩,翻过爪子来看,软绵绵的肉垫还是粉红色的,干干净净,不像是踩过花坛的泥土,反而像是踩着云朵跑出来一般。

 

它很漂亮,绝对不是野猫,估计是哪户人家养的,跑出来闲逛。不过这街区附近养猫的人不多,易烊千玺也从未见过它,这样突然地出现,就像是上帝突兀地扔下一个代表奇迹和快乐的小礼物。

 

“你真可爱。”易烊千玺架着大猫两只前爪认真赞扬它。它似乎听懂了,喵了一声,抖抖胡子,看起来很开心。


 

大猫在他这里待了一天,不吃东西也不玩玩具,只是窝在角落的桌子那儿,偶尔睡觉,更多的时候就摇晃着尾巴发呆。客人来的时候看到有新的猫,都连连惊呼好漂亮,询问易烊千玺可不可以摸。易烊千玺有些为难,只能笑说他要是愿意你们就摸一摸吧,但大猫在别人靠近的时候就显露凶相,脖颈上的毛都竖起了,连连低吼,也没有客人真的敢伸手去触摸了。

 

它也是在易烊千玺给客人点单的时候就走掉的。易烊千玺忙完一阵抬头去寻,才发现它已经走了。队长待在柜台上舔爪子,二十和石榴争夺毛线球,大猫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他发了一会呆,突然想起王俊凯。


王俊凯这一天没有来。

 


 

之后的几天,王俊凯都没有出现,但是大猫会来。大猫从来不会从窗台上跳进室内,它推不开门,但是学会了敲门,听到闷闷的撞击声的时候,易烊千玺就知道是大猫来了。有的时候刚好也会有客人到来,但客人打开门时大猫从来不会跟着进去,执着地等易烊千玺为它开门,它才会翘着蓬松的大尾巴走进室内,仿佛国王巡视领土。


二十、石榴和队长也对他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能是习惯,或者是觉得自己打不过大猫,便也不再斤斤计较。


 

可是王俊凯不再来了。大猫总是守在王俊凯以前坐的位置上,一待一整天,然后悄悄离开。它也会很专注地盯着易烊千玺工作,慢悠悠地摆着尾巴,易烊千玺闲下来的时候过去抱它,它就会往他怀里蹭,又乖又软,听话得像养熟了的家猫。

 

易烊千玺搔着它的下巴,不可控制地想起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觉得这只大猫和王俊凯很像,他们总是坐在一样的位置,总是会看着他工作,就连发呆时的神情也很相似,目光悠远,像是装着一整篇洋洋洒洒的秘密。

 


“二十一,二十一。”易烊千玺捏着大猫的肉垫玩,把整只猫抱在怀里揉它软绵绵的肚子。他不知道大猫是否有名字,但是第一次见到大猫的时候是二十一号,就用和二十一样的取名方式把他叫做二十一了。大猫抖抖耳朵,喵了一声当做回应,配合着易烊千玺玩儿他拿来逗他的毛线球,虽然表情里充满了对这种低端玩具的不屑。

 

易烊千玺被他逗笑了,拿着毛线球晃,一边忍不住自言自语:“你说王俊凯什么时候才会再来啊。”

“……”二十一舔了舔爪子,又打了个喷嚏。易烊千玺笑着揉了揉它的脖子,把它往上抱了抱。

——“还真有点想他了诶。”

 

二十一当然不会回答他,但它回过头来跟易烊千玺对视了一会,被易烊千玺举起来亲了一口,又害羞地把头低下去了,两只前爪扒拉扒拉。易烊千玺笑着揉揉它的脑袋,把它放了下来:“你要是听得懂就好啦。”

 

 

 



王俊凯是在易烊千玺收拾东西准备关门的时候来的。他原本还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进来,是石榴的尖叫声让易烊千玺发现了他。隔着玻璃门他也看到了王俊凯的笑容,尖尖的虎牙和弯弯的眼睛,天光已经暗下来了,他的目光还是明亮而坦然的,像是星星坠入了湖水。

 


“王俊凯……”喊出对方名字的时候易烊千玺才感觉到自己确实是真心实意地想念对方了,他为此感到有些窘迫,但王俊凯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时候他也没有避让,对上目光,在他眼睛里看见了两个小小的自己。

 

“……你这几天都在忙些什么啊?”他这么问出来,隐隐觉得自己语气发酸,但也没工夫细想。王俊凯盯着他看的眼神跟以前不太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迟钝的易先生也说不上来,只两手无措地搭在柜台上,无意识地瞎抠。

“也没有忙什么啦。”王俊凯歪歪头,凑近了他一点,睫毛垂下来,如同微微合拢的花瓣,“没有我在很无聊吗?”

 

“你是傻子吗。”易烊千玺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又想起二十一来,“啊,你不在这几天有新的猫来做客……是很漂亮的大猫!特别特别可爱!但是他现在不在啊,不然你也能认识一下他,他真的特别好看,我叫他二十一……”

王俊凯突然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对二十一的赞美:“那如果我和二十一,你只能拥有一个呢?”

 

“……啊?”易烊千玺愣住了。这样的问题太过奇怪了,但王俊凯皱着眉头,看起来紧张又认真,又问了一次:“我是说,我和二十一,只有一个能陪着你的话,你选谁?”


 

“……”易烊千玺无言以对。猫咖里的灯已经关掉了一半,只剩下柜台顶上这一盏小小的水晶吊灯,泼洒下暖黄色的光。他的三只猫都不闹了,不知道躲在了哪个角落里,只剩下他和王俊凯相对而立,面前摆着一个奇怪又模糊的问题。

 


他心口温温热热的,但心脏跳动得很剧烈。有什么答案脱口而出,又哽在舌根下送不出去。王俊凯等待着他的回答,但沉默的时间慢慢拖长,他的脑袋也慢慢垂下去了,只丧气地拿着头顶的旋儿对着易烊千玺,很委屈的样子。

 


易烊千玺觉得他可爱,忍不住上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发顶。他头发很软,像是猫咪脖颈上新生的细毛,易烊千玺便没收手多揉了几下,却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他抬起手,赫然看到王俊凯头上钻出了一对猫耳朵。

 


黑底黄纹的猫耳朵。轻轻抖动着,猫耳朵的主人盯着他,一双眼睛泛着点儿神秘的蓝色,表情委屈至极,一张口就是一声软乎乎的:“喵。”

 

 


易烊千玺:“……”


王俊凯重新把自己的脑袋塞在易烊千玺手心下,理直气壮地嚷嚷:“说,你到底要我还是要猫!”

 

 


 

喜欢去易先生猫咖的客人都知道易先生招了个新的服务生,还养了只新的猫。

服务生长得很好看,身高腿长,桃花眼,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猫也很好看,黑底黄纹的,喜欢躺在角落的位置,抖着蓬松的大尾巴,除了店主谁都不让摸,一靠近它它就凶。

 


来店里的小姑娘们更多了,缠着店主要服务生联系方式。易先生还是只微笑,说无可奉告。

小姑娘们也有新招,在服务生收拾桌子的时候偷偷摸摸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写在小纸条上,压在喝空的奶茶杯子下。

但是猫不爱看小纸条。狡猾的大猫比较在意主人手上新烤的饼干,路过主人身边时出其不意就俯身叼走一块,然后被主人红着耳根打一下。

 


陪女朋友来猫咖的男孩子不喜欢逗猫,女友在使劲浑身解数想要引起懒洋洋躺在地板上的暹罗猫的注意力,他无聊地四处打量这间小却温馨的猫咖,转头就看到柜台的角落里,个子高挑的服务生捧着店主的脸飞快地吧唧了一口,然后就被满脸飘红的店主一脚踹走。

 


他恍然大悟,移开目光,娇小可爱的美短蹲在柜台上舔着爪子,胖橘在一边玩儿毛线球。没一会儿,黑底黄纹的大猫脚步轻快地不知从哪里溜出来,很快跟暹罗扭打在一起,猫爪挥舞,猫毛纷飞。

 

店主端着咖啡出来的时候无奈地呵斥了他们。“二十,二十一,再打架就给我出去。”

 


但是他明明在笑,梨涡深又深,笑容甜蜜蜜。

 

 

 


END

 

 


番外 易先生的第四只猫


 

王先生遇见易先生的时候他还没修炼出人形,也没有修炼成功后那么大只,总的来说就是只喜欢自由自在闲逛的小野猫。虽不愁吃住,但日子也无聊,偶尔和附近的猫猫狗狗打架,大部分时间四处游荡,或是睡觉。

第一次遇到易先生的时候他很狼狈,刚和凶悍的大猫打了一场,被撕掉耳朵上一撮毛,十分愤怒地站在一个公园的长椅边吹风,就听见易先生在笑。

 

易先生笑起来很可爱,有两个梨涡。那会儿易先生还不是猫咖的老板,还是个在准备毕业论文的大学生,一手拎着电脑和超市的购物袋,另一手捂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小挂包,里面露出一只暹罗猫的脑袋。

暹罗傲慢地看着他,易先生却对着他笑得很温柔。易先生蹲下来把东西放在地上,翻出面包和鱼罐头给他吃。王先生原本还犹豫着要不要接受,但是暹罗看到原本买给他的罐头给了他,很是不满地大喊大叫起来,他就一埋头不管不顾地大嚼起来。

 

易先生轻轻揉着他后颈的皮毛,温和地跟他说:“慢点吃啊,饿坏了吧,不要急,都是给你吃的。”

他被摸得舒服,一边咀嚼一边抬头看易先生。阳光下易先生的眼睛是琥珀色的,他迷迷糊糊地想起自己钻到别人家阳台上偷吃过的蜂蜜。

他想,他真温柔啊,真好看啊。

 


暹罗对他很不满,呲着牙表现得佷凶,要不是主人抱着,肯定冲过来和他打一架。王先生有点儿小得意,吃完罐头后舔了舔易先生的手表示感谢,顺便也牢牢记住了他的味道。

 


易先生看他吃完,又揉了揉他便跟他告别,冲他挥挥手说以后少打架,拎起东西走了。他很瘦,两条纤细笔直的小腿露在短裤裤管外,一步一步踏着公园的小路,像是在王先生心里铺了一地的玫瑰花瓣。


易先生上学的时候常常走这条路,有时候带着他的猫,有时候不带。他很喜欢猫,公园里有很多野猫,他只要看到,就总是会去喂些吃的,看着猫们吃得香,他便也笑得开心,明明不是春天,他一笑,王先生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阳光和芬芳。

 


后来呢,王先生在修炼出人形的第一天,就站在了易先生的猫咖门前。

 

 


王先生知道易先生有三只猫的时候差点气晕过去,还好易先生的三只猫都还没开始修炼,对他也构不成威胁。在这三只猫里二十最不待见他,因为有过一面之缘,所以觉得他蓄谋已久。打架还是会打,但总会被易先生教训,蹲墙角认错的时候也少不了他的份,易先生不会原谅他人形的讨饶,一百个亲亲也不行。

 


但王先生还会醋劲儿很大,易先生敢在外面抱别的猫,或者抱自己的猫太久,王先生是会很不高兴的,把易先生扔到床上去,让他见识一下猫怎么和人打架。

 

他啃咬着易先生细腻的脖颈逼问他:“千玺更爱我还是更爱猫啊?”易先生被他弄得说不上完整的话,但无论是抽抽噎噎地含着眼泪踢蹬他还是搂着他脖子不甘心地咬着他的肩膀的样子都很可爱,王先生温柔地把他抱在怀里,像是猫咪抱紧了心爱的毛线球。

 


他当然知道易先生爱猫,也爱他。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都最爱易先生啦。

 

 

 

真的END

评论(111)
热度(2255)
  1. 可乐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