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生

天天开心 万事胜意


无可上升




你在幻想里面 模糊地沉淀

 

 

王俊凯在2017年最后一次梦见易烊千玺是在跨年晚会的前一天,在不知道演艺生涯里第几家陌生酒店的床铺上。耳朵里还塞着耳机侧躺的姿势让他在梦中跌落得并不深,些微的疼痛像一只小手一样轻轻把他扯在清醒和深眠那条线上,他梦里看见易烊千玺笑的眼睛,微微抿着的嘴唇,梨涡深且甜蜜,整个人缩成一小团裹在宽大的风衣外套里,端坐着像个精美好看的手偶娃娃。

 

易烊千玺今年比去年怕冷一点,至少穿着破洞裤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次数少了,也顺应着时尚潮流不再把纤细的脚踝像是艺术品一般时时刻刻露出来。他今年对oversize更是偏爱,本就清瘦一把身躯总是裹在能堆叠出松软的长长皱褶的宽松衣物里,时时刻刻都散发致命的慵懒又迷人的气息,甜美得像是浇在刚烤好的松饼上第一勺温热的枫糖。

 

他在梦里的样子比平时看到的要陌生一点点,但是又分外柔软,也许就是因为那点儿不轻易表露出来的柔软让王俊凯觉得陌生起来。

 

这么一年多下来他和易烊千玺一直保持着断层式的见面频率和碎片化的交流。易烊千玺在这一年里轻描淡写地做出了很多小行星爆炸般夺人眼球的成就,但在他眼前或者是端坐在视频的另一头时,却仍然是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慵懒又微带狡黠,柔软如半化的冻奶油。

 

有的时候他抱着自己的猫和王俊凯通话,王俊凯总有种错觉,其实他怀里的猫才是他的真身吧,小猫变成了人形,有着冬日晴空下结冰的湖面一般清澈的琥珀色的眼,高傲又美丽,在熟悉的人和事物面前才流露出些微娇憨的情态。

 

他在王俊凯的梦里沉淀,像是一个浅色的谜团。


 

 

其实王俊凯会梦见他的原因也好理解,他们今天晚上刚刚见面,坐在一起吃了一顿热气腾腾又热闹非凡的大餐。吃饭的时候还没到跨年二十四小时倒计时,回到酒店后洗了把脸才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然到了2017.12.31,他口里还留存着丝丝缕缕红酒的味道。那是不允许王源和易烊千玺沾的,易烊千玺在酒席上还是老老实实捧着盛椰汁的高脚杯,碰杯的时候神情煞有介事,王俊凯酒杯里那一汪红宝石的颜色点缀在他眼睛里,生动地颤动着闪烁,像是一个表示欢乐的符号。

 

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心境已然被大学的环境剥落了好几层,他开始系统地学习表演,也同时系统地学习揣摩和解读人物心理,第一个拿来解剖的就是自己。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诉求,比如说在面对易烊千玺时疯狂的心动,而他如今也总算学会了如何掩饰,不再是通过目光乱飞,左顾右盼和故意躲避来达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他学会反省了。2017是个奇妙年份,微博上都在说着九零后的统治结束了,零零后的时代降临了,许多人都忙着做一个以前也不见如此热衷去做的年终总结,他也不由得在化妆的时候、在飞机上闭目放空的时候,在各种零零碎碎的时候,收拾一下自己记忆的边边角角,回忆和回顾各种各样的经历和细节,反思考量自己的成长,也偷偷细数着和易烊千玺相处的时间。

 


很少,很短,一合即分,年末馈赠了双人活动的机会和在雪山下漫游的那一两日,也怎么弥补都不足。他在每次分别的时候觉得隆重,而每次相见的时候又似乎十分草率,见到面后只有挨着肩膀靠着手臂坐在一起,才会觉得时间都慢下来了。

 

那时候上海冷得可怕,他们穿着笔挺的西装站到舞台上时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在后台候场的时候易烊千玺还偷偷打开西装外套给王俊凯看他里面贴了多少张暖宝宝,王俊凯还没来得及数就被他雪白的衬衣晃花了眼。衬衫里是热度蓬勃的年轻肉体,西装扣子再扣上,只剩下银色的月亮胸针闪着一点冷艳的光,和他胸口的太阳交相辉映,仿佛一个有回音的承诺。


他在握住易烊千玺手的第一秒感受到眩晕。第二次感受到眩晕感是在两个人并肩从后台走上舞台的时候,他们面对着无数的灯光,闪光,排山倒海的呐喊和尖叫,舞台那么大,整个场馆那么大,仿佛一片星辰大海,而他和易烊千玺并肩站立,只占据着这一小块地方,却仿佛已经是占据着一整个世界了。

 

他在无数人面前理直气壮地唱着想着你和爱着你的歌词,所有的词句指向躲在喜气洋洋的表象背后,偶尔从目光的方向漏出细微端倪。易烊千玺正气凛然,只在最后转身的一刻与他有了对视,于是一切尘埃落定。

 


 

王俊凯在睡醒之后才恍惚想原来自己的年终总结是今年和易烊千玺的关系仍然没有进展,需要再接再厉永不止步。易烊千玺进房间喊他起床,厚重的大衣外套提在手里,一只袖子垂到地上,跟他厚厚的羊毛地板袜的颜色合拍。王俊凯从被窝里坐起来,清楚地看到易烊千玺因为他乱蓬蓬的头发而发笑,眼睛弯弯的,于是他的心情像是被小心翼翼地吹了一口的蒲公英一样轻悠悠地飞起来,仰着脸也对着易烊千玺傻乎乎地笑。

 

 

17年的他们马上就要绝版了。

每一年的跨年晚会都大同小异,今年在节目上倒是有了些许差别。整台晚会他们三个人从头参与到尾,三个个人节目串起开头中场高潮,团体节目延续狂欢,加上小师弟们加热余热,一个晚上轰轰烈烈热热闹闹,昏头转向,精神十二万分绷紧,新年的钟声敲响了,舞台上方漫天撒下闪片和彩带,才能埋在人群里悄悄松了口气。

 

在团节目上台之前王俊凯不由分说跟易烊千玺讨了个拥抱,毛衣的触感十分之好,他的手掌贴在易烊千玺背后突出的蝴蝶骨上,像按住了一只乖巧的小兽。

他通过这个拥抱同时按住自己紧张不已的躁动的心脏。易烊千玺的手在他身后轻轻拍了拍,仍然是那种拍小孩的风格——他弟弟也已经长大到不需要抱在怀里哄着摇着安抚的年纪了,他还保持着这样耐心的温柔。

 

音乐响着,彩带飞舞,舞台上大家都在互相祝福,热烈地交谈,他们三个站在人群中,捡着不被注意的空隙发发呆。王俊凯借着调整耳返的动作微微偏过头瞄易烊千玺,对方又在一脸放空,有些晕开的眼影在灯光下闪着细小的闪光,嘴唇习惯性地微微抿着,像是在很认真地进行着什么思考。

 

王俊凯忽然心里一动。

他按着冰凉耳返的手指还来不及放下,但他的身体已经朝易烊千玺的方向倾斜,像是树枝被松鼠压弯,朝着一个结出果实的方向。

 




“新的一年,你有什么愿望吗?”

 

这个问题一直到回到酒店了,易烊千玺站在洗漱台前开着水龙头弯着腰冲去脸上洗面奶的泡沫,王俊凯也依旧在水声哗哗里不懈地追问。他看着易烊千玺腰背间折叠起来的那个角度,看他手臂动作时后背衣物拉扯出的线条,像是牵引他思绪的牵引线。


助理们和王源还在客厅闹哄哄地拆着外卖披萨的盒子,王俊凯扒着门框,冰凉的木质贴着手心,他的指尖下意识地在上面轻轻磨蹭着,看着易烊千玺捂着脸直起腰来,把水龙头关上,然后回给他一声“啊?”。

 

王俊凯就两步走进去,递给他毛巾。易烊千玺胡乱擦了几下,从凌乱的刘海和毛巾之间露出一双微微发红的眼睛看着他,他的眼尾一着色就显得无辜又可爱,王俊凯直直地盯着他,一跌进那两汪琥珀色的清澈湖泊,时间仿佛就静止了。

 

他似乎每年都有问易烊千玺同样的问题。易烊千玺倒是反问他:“那你的愿望是什么?”

而他每年所想的,每年所期盼的似乎也都差不多。除了父母健康,学习工作顺利这样常规的愿望,他总结来总结去,也仍然只会剩下:“愿望大概就是……你一直陪着我吧。”

 

他的坦白直接而犀利,像是一把撕下洋葱光滑的表皮。明晃晃地灯光从他们头顶兜头兜脑地泼下来,王俊凯把身后的门拉上了,外面的声音仿佛就离得很远,他在一瞬间为两个人之间的一小段寂静感受到不安,而易烊千玺的神情依旧平常,他只把毛巾绕在脖子上,两手拽着毛巾的边角,手背上薄薄皮肤下蜿蜒的青筋像是大地上静静蛰伏的河流。


“那是当然的啊。”他明明白白地说,仿佛还在责怪王俊凯说了废话。王俊凯不死心,直愣愣地还要追问:“我的愿望有保证了,那你的呢?”

 

 

他们15年在一起跨年。坐热气球晃晃悠悠,易烊千玺全程紧张得一直紧抓着热气球筐的边缘。那年的灯牌很好看,照亮大半片天。16年也在一起跨年,和很多前辈玩游戏,他们在舞台上和着跨年的乐曲拥抱,窸窸窣窣的火花声爆炸在耳边。17年——一年一年又一年了,什么都会变化,什么都会更新,好在他左右扭头,还是都会看到熟悉的脸。

 


 “我的愿望啊,”那人又稍微停顿一下,敲下了几个空白格,像是用手掰断一块微微发软的牛轧糖,中间牵扯出黏黏糊糊的甜蜜。

 


“我的愿望是,你的愿望都实现。”

 

 


他发现易烊千玺那些似乎从不轻易表露的柔软,原来全部都枝枝节节地满溢在他垂下的眼睛和温热的胸口,他眼睛发涩,喉咙却发干,但不知怎的,他只剩下微笑的表情了,于是他伸出手去把他的手腕牢牢抓在手里。

 

 

其实他每一年许的愿望都很简单,完全不过分,真实又深刻,如同一碗温热的白水。

他想,可能这就是他的愿望永远不落空的原因。

 

毕竟这份温热的来处是对方的承认和允许,时时刻刻,分离的时候,在一起的时刻,他们都抱着同样的心情和期许。所以一年一年又一年,满怀抱的思念和爱恋,都将永不落空吧。




END

评论(55)
热度(1203)
  1. 可乐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2. 是你的红裤衩啊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色欲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