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⑩



BGM:容祖儿-《连续剧》




“是你让全世界的情话都有了落脚点”

 

 

 

王源给三只小猫买的新窝意外受到特别的青睐,三个毛团子都钻进去,把本来就不算太宽裕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像是啤酒杯沿漫上来的啤酒泡沫,轻盈地往外膨胀。

易烊千玺蹲在边上逗了一会,三条猫尾巴都摇摇摆摆地伸过来缠绕他的手指,他也不厌其烦地抚摸着他们柔软的耳朵和下巴,非常乐在其中地跟着他们一起小声喵喵地叫。


王俊凯推开门进来时他把下巴搁在自己膝头,歪着脑袋细声细气地咪呜呢喃着,任海豹突击队队长扒着他的掌心跟他玩闹。他走过去,从上而下看他,能从宽松的睡衣领口看见易烊千玺脖颈后清晰的一段儿的脊椎骨,伏在薄薄的皮层下,像一条沉睡的起伏着的山脉,一路蔓延到衣服里面去了。

 


他的脊椎骨是起伏的山脉,肌肉和皮肤是静谧的森林,干净的血液是清澈的溪流,而他的眼睛是掩藏在夜幕下的宝藏盒子,里面藏满璀璨珍稀的亮光,他的呼吸就是夜幕,在平稳的呼吸里王俊凯那份微妙的眩晕感像春天的野草一样被滋养蔓延,钻过他的胸腔,在他满怀抱温热的空气里开出花来。

 


于是他弯下腰从他背后把他抱住了,把花香染到他身上。

 


 

他也已经换了柔软的睡衣,不必担心身上会有冰冷坚硬的纽扣或是任何装饰品会硌到他。就像是除去一切伪装,一切虚假,此时此刻只有毫无阻隔的真心实意的拥抱。

 


易烊千玺微微动了动,头发蹭上他的脖颈。王俊凯听见他小声嘀咕了一句“队长”,也不确定他到底是在喊自己还是喊那只矜贵漂亮的小猫,便把脑袋往前蹭了蹭,直到易烊千玺转过脸来,含着笑盯住他的眼睛。

他嘴角那两只梨涡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越来越甜蜜了。或者说是他的眼角眉梢都渗出甜味来,王俊凯目光的触角轻轻触碰,都有被甜到颤抖仿佛触电一般的感觉。易烊千玺说:“是在喊你啊,傻子。”说着还皱皱鼻尖,一副调皮样子。

他一旦走出这个房间,走出这栋建筑,走上舞台,走到镜头前,他就是高冷到甚至于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离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这些芜杂的人间烟火很远,但是在王俊凯面前,他还是这样柔软易触,就像他手底的那只小猫,一点点温存,就会低着脑袋蹭着手心和你喵喵叫。

 


怀里的是十七岁的易烊千玺了。走进这个房间之前时钟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过了零点,11月28日这个奇迹一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虽然无数的人还沉浸在昨天的狂欢里。但是现在已经是今天了——尽管十六岁最后一秒的易烊千玺和十七岁第一秒的易烊千玺也并无区别,也不会突然就长出翅膀,飞离他的身边。

 


但是王俊凯还是把他再抱紧了一点点,用一个非常接近成年人的力度。他的手指陷在易烊千玺身前的衣料里,呼吸轻微地吹红易烊千玺的耳廓。他突然想起在刚才他想要说的那句话是什么,于是下意识地也说出来了:“有点遗憾没多抱抱十六岁的你啊。”

 

 


他们一整年的活动似乎总是以易烊千玺的生日会作为句点宣告结束了,而后再有,也并不令人如何激动,似乎就已经开始准备跨年,别的活动都只算是不重要的铺垫。就像现在王俊凯已经在问自己,过去的这一年里,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呢?

 

似乎在这一整年里,所有的东西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间,空间,距离,若要加上修饰词,那就是分开的时间,独处的空间,以及两人的距离。王俊凯从三月开春的时候一路追溯而下,似乎并不是如何遥远的日期,但仿佛已经过了那么那么久,久到他整个人的心境都像剥洋葱一般剥落过一层,也不知道是变得更加清澈透明还是更加惶惑。

 


在北影这样的大环境里,能学到的东西确实太多太多,不单单是表演技巧。曾经录节目的时候前辈们对于他的期许和告诫,王俊凯到现在也总算有了不少感悟,偶尔夜里自己一个人待着看看夜空吹吹风,突然就会觉得自己老了十几岁一般,油然而生一股老气横秋的悲凉。

 

还好的是就算在学校里他也仍然保持着和易烊千玺正常的通电话开视频的频率。有的时候他们也就开着视频各做各的,易烊千玺在那边扎着苹果头写他各式各样的备考试卷,或者是一只手上端着猫另一只手还在写歌;王俊凯在这边看书写作业背台词,互不打扰,仿佛两人之间根本没有屏幕的界限,一伸手就触摸到对方的脸,而心的距离也严丝合缝,毫无缺陷。


室友也不是没有见过他们聊视频,第一次见的时候还非常惊愕,后来见怪不怪了也不再避着,啃着苹果光着上身就在王俊凯身后晃,偶尔还要凑上来跟易烊千玺爆料一下王俊凯今日在学校又是怎样被老师点名答题的,惹得王俊凯追着室友要揍人,倒是逗得易烊千玺前仰后合地直笑,猫在旁边挥着爪子凑热闹。

 


就算不在一起,他们也抽离不出彼此的生活。易烊千玺一样忙碌着,自己去上综艺,自己出国——这个自己,指的是没有王俊凯和王源的他自己。在这样的一年里,似乎有着独特的意义。

 

在生日会之前,他们也是分开的。三个人的轨迹支离破碎着,像是小孩子的拼图,碎片扔得到处都是。拼凑在一起,才显示出稳稳当当的“团”的图形;分开来时,每一片上都写满了独立和想念的字样。

 


倒是王俊凯离开北京去杭州前的那么一两天的空闲里,易烊千玺有跑到王俊凯学校去看他。没有先打招呼,王俊凯懵懵懂懂听完一节思修下来刚昏头涨脑地打开手机,就看见易烊千玺横冲直撞的一条“你从哪个门出来啊,我买了蛋糕诶”的消息。

 

他记得那天天气也不怎么好,是他在努力习惯和适应的,北京通常会有的不怎么美妙的雾霾天气。他从雾里穿过去,易烊千玺就站在街角,口罩帽子捂得严严实实,只有笑弯的眼睛溢出一点点柔润的光茫。

像是从灰白色的玻璃窗最上端,漏进来雪白的天光。

 


他的一切都跟他手里提着的热巧克力和芒果班戟一样美妙。

 

 


在这偌大的北京里,被努力着、刻意着拉近的距离。有时也是王俊凯寻找机会,下了课溜回公寓,给易烊千玺做点好吃的,陪着他逗逗猫。易烊千玺给第三只猫起了个名字叫海豹突击队队长,天天抱着喊队长队长的,他也没得反对。

 


海豹突击队队长是三只猫里面个头最小的一只,精力倒是旺盛,跟着易烊千玺玩闹许久也不见腻味儿,但真正的队长不再满足于这样亲昵的拥抱了,微微发出一点抗议,易烊千玺才舍得把猫放下,被猫咪柔软身躯捂得暖烘烘的手掌伸过来,捏了捏王俊凯的嘟嘟肌。

 

“那你就多抱抱十七岁的我好了。”

 


 

十七岁的生日会进行得很顺利,所以结束得也比较早。易烊千玺这场生日会亮点太多太多,无数的细节都值得拿出来好好品味,王俊凯也不知道他究竟哪里来得这么多浪漫细胞和奇思妙想,易烊千玺就像是一个在阳光下吹泡泡的小孩,随随便便就制造出漫天飘飘忽忽的彩色梦境来,每一个看到的人都会发自内心地微笑。结束之后大家自然是一块儿聚餐,闹到很晚,北京的深夜实在是有够冷,也不过是凭借着那肥羊火锅的热度和易烊千玺的手,才觉得有着暖意。

 

王俊凯跟王源当然都拿到了一只那只备受宠爱的易只羊大玩偶,在生日会之前。这只羊设计得白花花胖乎乎的,很是憨厚,当初打样出来之后易烊千玺很是兴奋地拍视频给王俊凯看,珍爱的样子比当年疯狂热爱轻松熊的时候更甚。王俊凯自然是从来不对这些棉花填充的小东西有任何兴趣,但是收到了,只默默地珍而重之地摆在床头,像是摆的是自家老幺的一个彩虹色甜味儿的梦。

 

易烊千玺床上自然也摆着一只,摆在轻松熊身边的位置。那只轻松熊倒还是以前的那一只,已经显现出些许把玩良久的痕迹,易烊千玺在它脖子上用红丝带打着一个小小的蝴蝶结,它坐在那儿,没有微笑给王俊凯,王俊凯却突然回忆起它身上曾承载着的那些有关于易烊千玺的眼泪和伤口。

 

易烊千玺的爱变得很快,又似乎亘古不变。像是他爱轻松熊,他一直都爱着,但他也会爱上别的东西,比如猫。

这么长一段时间来他从沉迷韩国欧巴和K-POP到沉迷怀旧金曲与复古风情,蔡琴凤飞飞龙飘飘的唱片往唱片机上一搁,翘着腿能听一个下午;天天架着金色镜框走来走去,就差购入瓜皮帽,金怀表和雪茄全套大佬装备。但他还是爱黑泡,也还是穿oversize的卫衣,也还是会买限量版珍藏版的跑鞋,第一次穿的时候要小心翼翼地踩在白纸上。

 

他常常会在一段时间内会突然对某样事物产生浓厚的兴趣,然后锲而不舍地去追求和研究。小到轻松熊和Jellycat的狮子,大到贝斯和电吉他,一旦他认真了,他便会做得很好。但是能够吸引他注意力的有趣事物总是很多很多,他乐此不疲地四处追寻,没有人能跟得上他的脚步。还好他也足够念旧,喜欢上什么还是能够坚持许久,留点时间让旁人一块琢磨琢磨。

 


王俊凯自然也一直在变着,去尝试,去突破,去做一些原本没有做过也从未想要去做,或者觉得不可能去做到的事情。沉淀,积累,像是鸟儿往水瓶里一颗颗投进小石子,总会有让清澈甘甜的水溢出的一天。

但是也有那么多是无法改变的——比如穿衣风格。比如听歌的习惯,比如被点名时还是下意识地先害羞地笑一下。还有,绵延不断的喜欢。

 

更加深,更加真切了。在他的眼界更为扩大,对于许多事物的认知更为深入之后,这种喜欢不但没有变淡,反而越来越深。他也会换着方式去理解许多事情了,但是对于这份喜欢的认知仍然单纯,仍然只能用“易烊千玺”一个词来概括。



 

学了很多情话,念了很多情诗,也演了很多,有关爱和梦想的片段。然而到最后所有的落脚点,也只是一个易烊千玺罢了。

 

十七岁的王俊凯喜欢十六岁的易烊千玺,十八岁的王俊凯也喜欢十七岁的易烊千玺。一点点时间的距离卡在他们之间,他们追逐得乐此不疲,两只手却一直穿过这点儿距离,紧紧地拉在一起。

 

这样的心情只会像是风干的玫瑰花束,夹在时间的书页里,无论如何翻动,也仍然散发出馥郁的香气。被收藏,被称颂,被交到神父的手里,沐浴着教堂彩色玻璃窗投下的光。

 

 



他们不知道多久没有睡在一起过,王俊凯把这当成借口贴易烊千玺贴得很紧。他温柔而甜蜜,像是床头悬挂的星星形状的小彩灯散发出的光晕。星星点点的光也在他眼里跳动,他甜得仿佛晚上聚餐后那个要命的巧克力熔岩蛋糕,再撒上一把亮闪闪的糖粉。

 

粉丝都说,明明是易烊千玺的生日会,却是由他送了大家最完美的礼物。王俊凯想,他本来就是上天给这个世界的一件礼物啊,能够送到你面前,本来就是一种幸运。

而他能这样拥有,那也就是幸运之中的大幸运了。

 


已经夜深了,但是他们都没有睡意,只紧挨在一块聊起天来。聊工作,聊学习,聊遇到的人和经历的事。易烊千玺最近在拍戏,是王俊凯完全没有也不会参与进去的行程,那部戏的故事背景架构和剧组规模都很宏大,易烊千玺讲得兴致勃勃,讲到激动处就把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比划,两条腿乱蹬,用膝盖骨顶着王俊凯的大腿。王俊凯只知道傻笑,听着他的声音总有种他在偷偷含着糖的错觉,不然为什么他们交融的呼吸里都是满满的甜香。

 

那么温柔,那么美妙,只要两个人待在一块儿,整个世界就变成巨大的堆满星光的摇篮,万物都有着温柔的歌声,爱和梦像是温暖的手将这只摇篮轻轻推动,他们拉着手坐在里面,什么都不必说就已经足够。

 


直到困意和爱意一样缠绵,王俊凯的额头轻轻抵着易烊千玺的,跌入梦境时手指还与他缠绕着。毛茸茸的小猫拱进被窝,他也懒得再计较,只贪恋着易烊千玺的气息,梦里都是暖洋洋的甜蜜。

 

 


他知道这次醒来的时候,他还会在身边,然后他们分享温度,早餐和亲吻。而未来的很多时刻,也毋庸置疑地会和这一刻重叠。

 

 

END

评论(52)
热度(798)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