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⑨

复健





那把精雕细琢的王座抬出来的时候,王俊凯还大汗淋漓地站在台下喝水。易烊千玺端着王源风尘仆仆带过来的外卖糖水,舌面上还留有椰奶和西米绵密柔软的甜,和王俊凯站在一起看一大群工作人员围着那把王座团团转地检查来检查去,对讲机的声音扯得耳膜隐隐作痛,像是有很多只鸟在耳边一齐尖叫。

 

实在是太吵,易烊千玺贴在王俊凯大声跟他说好看,王俊凯就笑了。他出了一身汗,精致的妆面都有些崩塌了,眼影不管不顾地晕开,比不晕还好看。汗水像闪粉,亮晶晶地敷在额角唇边,睫毛一盖下来,眼睛里似乎能飞出夜蝶。王俊凯脑袋一歪,下巴蹭在紫色的卫衣领口,乖得不像个十八岁的成人,还像刚满八岁的小孩:“真想快点看到你也成年的样子啊。”


但是他说完就犹豫了,抬起袖子抹了抹额头的汗,又用比刚才更加坚决的语气说:“不,你还是别太快长大。”

 

 



王俊凯刚成年的几天内没有很快能适应这个被所有粉丝严肃对待的身份,21号到来的凌晨还跟着两位兄弟在房间里打游戏打得昏天暗地,睡醒的时候口水痕迹一路干到脖颈边,凉被缠住腰际,眼皮被晨光沉重地压紧,好半天才被老幺的呼唤声掀起。对于这一天所有的工作人员和公司管理层甚至两位队友似乎都比他本人要更加期待一点,他穿着拖鞋睡衣揉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出房间洗漱的时候看到整个客厅堆满的礼物,鲜花和气球,以及穿戴整齐满脸严肃的两个弟弟的时候真的还以为成年的不是他。

 

生日会虽然推迟了几天,时间反而更紧,彩排紧锣密鼓,歌曲是从军训前就开始练,训练完躺在宿舍床铺上的时候耳机还在放,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手掌都在被面上比划着舞蹈的动作。

他的室友们人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基本都对他抱有一定的尊敬,虽然年纪相仿,但是如果他们有那个能称得上光鲜亮丽的以后的话,他们都还是得叫王俊凯一声前辈的。王俊凯跟他们亲昵不起来,军训期间大家一起蹲在宿舍偷偷煮面条加餐或者一起开黑,都会更加想念起自己两个一起笑一起闹一起往前冲的弟弟来。

 

他们各有各的事情忙。个人工作是成立不是说说而已,一旦行程开启,又是好久见不上面。这次生日会倒成了合体见面的契机,易烊千玺在生日会前一天还飞到长沙录节目,录完又急匆匆赶回来,洗把脸就带着夜宵摸到他保姆车上打着盹等他第一轮彩排结束。

 

这个月份的北京已经凉意四起,夜幕一盖下来,就拖着温度往下降。他们都不算特别喜欢吃甜的,但是低温的时候吃甜食似乎更让人幸福,易烊千玺半夜也敢打包了甜蜜蜜的蛋糕拿给王俊凯。王俊凯爬上车的时候就看到彩色的蛋糕盒子乖乖地搁在那里,而老幺躲在车后座的黑暗空间里懒洋洋地玩手机,手机屏幕照亮他脸上一小块区域,黑眼圈和疲倦一样深,神情说不上生气勃勃,微嘟的咬肌却平添可爱印象。他的五官,性格与穿衣风格再如何成熟,也不能改变他还是个小孩子的事实。

 

王俊凯挨着易烊千玺坐。黑色的针织衫软绵绵毛茸茸的,松垮的布料包裹着清瘦的躯体,都是因为易烊千玺越来越钟爱oversize,他必须努力地无限地贴紧他才好汲取到他身上的温度。王俊凯足够理直气壮,老幺的温度和蛋糕的甜香都要一起咽下,巧克力酱粘到唇角,奶油的香气在鼻端,就暂时忘掉此时已经非常晚的时间和记到头大的舞蹈动作和生日会流程。

 

车窗外的灯光像是细长柔软的刀刃,切割着五官的线条,王俊凯也拿锋利的虎牙研磨着口中蛋糕柔软的海绵体。易烊千玺耳机放不下来,不知道在听些什么,偶尔低低笑一声,他音色细腻低沉,如同老旧唱片机播放出的怀旧歌曲般动人。王俊凯总喜欢在暗色中看他的轮廓,突然想到从昨天开始,他跟易烊千玺就已经有了成人与未成年的区别,心底莫名多了点犯罪感,却又欣喜得想要在草地上滚来滚去。

 

他忍不住傻笑,又在易烊千玺听到声音莫名其妙看向他的时候转变为无法压抑的大笑,最后还是笑倒到对方身上去了,把脑袋蹭到他怀里。易烊千玺手足无措地松开手机接住他的躯体,在他脑袋顶上嘀咕:“你这是干嘛呀……”手指在他后背上点了点,却也不放开。

 

粉丝给他们送过不少名贵香水,但是他们都不爱用。沐浴露用牛奶味儿的舒肤佳就已经很合适,洗衣液像是薰衣草味儿,自然得完全概括不上来。王俊凯嗅着他的气味就有些昏昏欲睡,眼皮半阖着,鼻尖拱在被易烊千玺的体温烘得暖呼呼的衣料里。车穿梭在黑夜,灯光和时间缓慢流动的洪流里,他的意识像是被清澈河水随意摆布的柔软水草。

 

其实他很疲倦,只是一般都不会展现出来,他们三个人一个比一个会说谎会隐藏,越累嚎得越大声,也只有戴着耳机躲在黑暗里的时候,才敢闭上眼收敛起表情。

易烊千玺的手臂搂在他的后背,像拍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他。他后背的脊骨是段琴弦,任对方的手指拨动抚摸着,整辆车像是摇篮,摇晃着一个将圆不圆的梦境。王俊凯终于完全闭上了眼睛,在这段并不算颠簸的路程上,短暂地睡了一觉。

 

 

回到公寓洗过澡扑在床上的时候才有了一份沉甸甸的真实的幸福感,王俊凯在床上翻了个身,整副身躯都在缓慢下坠,沉进床铺里,一直一直陷进去。

房间大门没有关紧,外面传来王源和易烊千玺说话的声音,不知道又看了些什么,两只猴子笑得疯疯癫癫,笑声穿破门板和墙壁,简直要开天辟地。胖虎也由着他们瞎闹,笑声浑厚得一个人盖过两个人。

 

王俊凯躺着听他们闹,没过一会儿易烊千玺就一把推开了门,光着脚冲了进来,往床上蹿的时候结结实实踩了王俊凯大腿一脚。王俊凯一声哀嚎还在嗓子眼,王源就呜里哇啦叫着追进来,两个猴子在他眼前上蹿下跳转了一圈,被他忍无可忍地起来撂倒了。

其实也就是怕他自己躺着太寂寞才跑过来逛逛——王源义正言辞地说,被王俊凯赶了出去。关门的时候回过头,易烊千玺整个人横在他床上,只剩一双脚丫子露在床沿,还一晃一晃的。他两步跨过去攥着他那段纤细的脚踝往外一扯,像拖一段树枝一样把老幺拖了半截身子出来,然后自己就扑了上去。

 


“噗——王俊凯!”易烊千玺被他一个皮卡扑整个砸中,笑得直咳嗽,两手扒着他的肩膀想把他往外推一点。王俊凯哪里愿意,被老幺用力扯了两把脸颊上的软肉才嗷嗷叫着把脑袋一缩滚到旁边去了。


老幺笑得太累,躺在床上直喘气,王俊凯可怜兮兮地还想往他身上凑,被直接按着脸推开。他抓着易烊千玺按在他脸上微微带了点汗的手掌,在手心亲了一口,成功让对方一把把手收了回去,还嫌弃地在他衣角上蹭蹭。

 


“我累。”王俊凯把额头抵在他锁骨上那个迷人的凹陷处,声音低得像是在喃喃自语。他有的时候也真心实意地想做易烊千玺怀里的那一只猫,被宠着被赞叹着,每天吃饱喝足了往最爱的人怀里一躺,摇着尾巴懒洋洋地晒太阳。

 

易烊千玺当然听得到,伸手轻轻揉了揉王俊凯的脑袋,又把手掌卡到他下巴下面稍稍抬起,指尖搔了搔他下巴上的软肉,然后仰了仰头用嘴唇蹭蹭他的唇角,是最高级别的安慰了,王俊凯很是受用,被亲吻过的地方就露出笑意来,然后把眼睛睁开,默默地跟他对视着笑。

 

“王俊凯小朋友今年是不是八岁呀?”易烊千玺轻声逗他,嘴角的梨涡怎么藏都藏不住,身边的空气都染满了甜蜜的味道。王俊凯离他那么近,都能看清他眼睛里的那个自己的眼神,也和他一样明亮,他乐得配合,把他的手拉到自己嘴边咬一口,故意把声音放得再奶一点,“是啊,易老师要不要对我好一点?”

 

易烊千玺乐得不行,眼睛都弯起来,比王俊凯还像个小朋友:“已经对你很好很好了,再好一点就满出来了。”

王俊凯嘿嘿嘿地笑,抱着他怎么都不愿意撒手:“我知道,我知道。”

 


 

 

成长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作为未成年偶像,他们比谁都更要明白成年和成长的意义。


一过了成年这道坎,就意味着他已经卸下了“未成年”这一层保护壳,要真枪匹马地闯进娱乐圈打斗了。

 


是的,他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怯生生的男孩子,再也不能打着未成年的旗号回避很大一部分鲜血淋漓的问题,他的肩膀必须比以前要更加坚实宽阔,他必须要更能扛下更多的苦难——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的,各种各样的苦难——

 


从前所做的一切为未来铺路,而未来这两个字一说出口,就已经成为了过去,剩下的都是绵延不绝又稍纵即逝的,以后的时间。

 

 


王俊凯拿着水瓶看着那把在灯光下绚丽夺目的王座。说实在的,这把王座也只是一个并不正式的象征意义,更像是一个宣誓符号,他坐在上面,接受粉丝们的欢呼喝彩时,他也将要看到虎狼环伺,看到荆棘遍地,看到悬崖上的彩色流岚,看到浩瀚海洋上永不平息的风浪。

 

 

所以他也并不是没有想得很多。被急匆匆地推到了这样的节点,他除了整装待发,高举起手里的利剑,他别无选择。


皇冠那么重,他却必然会高昂起头接受。

 

 


让他先走这一步吧,王俊凯想。

作为大哥,作为这个组合的队长,让他先去那个未知的世界探看一番深浅,等到王源和易烊千玺也来到这个节点,也许就不会那么迷茫了吧。

 

总要有那么一天的,生命是条大河,所有应有的波涛总势不可挡地奔来,即使仍然保留少年的模样,保留纯洁心灵最后的边角,也要披挂上沉重的戎装,去战斗,去生长力量。

 

 



但是王俊凯还是好想跟易烊千玺说:“你还是别太快长大。”


还是想多看看你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样子啊,一直一直看着也没有关系。大概是做哥哥的想要给弟弟再多一点的,没有界限的怜爱了,他的弟弟总是把他当弟弟宠,却老是忘记了自己才是弟弟啊。

 


但是他也可以跟易烊千玺说,他会在成年的这个节点后等着他。他就站在这条线后面,等着与成年的他交手,无论是少年时代,青年时期,他们都能很好地契合,能很好地并肩走着。

 


一定是这样的。





END


成年了,虽然很不舍,但是——去做更多更多你想要做的事情吧。





顺带表明立场:对于我本人来说,三个人的地位永远都是平等的。我一直非常厌恶不停给wy扣小天使人设的行为,这样的人设在我这里永远都不会存在。就算有时剧情需要,也不用反复固化这样的印象,他永远不会是什么天天吃狗粮的“小天使”,他是wy,是与他们俩平起平坐的队友,谢谢。

评论(50)
热度(583)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