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标题是首歌,和内容基本无关。

 @木艹虫  你的生贺搁在这里了,你可以留到你生日那天再看。

超级短,无可上升




1.

 

李想刚从加拿大回来那段时间是很好笑的,宋云哲后来这么说。

他在加拿大成天满口英语,回到国内突然要改说中文了,舌头都捋不直,一开口说中文,好好的普通话都带着地方方言的味道,让人怀疑他不是出了国,而是在民族聚居的山区住了两年。

 

李想回国之前宋云哲是班长,班主任为了照顾他,就安排他跟宋云哲同桌。宋云哲坐在位置里抬起头看站在讲台上的李想,两个人一对视上,李想就笑了,两颗虎牙露出来,距离感瞬间就缩小了很多。

 

他走到宋云哲身边,卸下书包坐下。宋云哲刚想跟他友好地打个招呼并自己做一下自我介绍,还没开口,就猛地被这位加拿大海归抱住了。

他身上有海洋的味道,针织毛线衫软绵绵地磨蹭着宋云哲的脖颈和手背,连带着柔软的头发也蹭进他的肩窝。李想力气很大,把他整个抱在怀里,紧得像是久别重逢,脑袋在他肩头蹭蹭,嘴上却甜甜地说:“云哲,以后多多关照!”

 

从来没被别人如此亲密接触过的宋云哲一下子僵直了身体呆住了,被松开的时候还回不过神来,然后发现全班人包括班主任都用一种分外复杂的目光看着他们。他定了定神,尽量镇定道:“你这是做什么?”

李想自然地傻笑着,挠挠头说:“我们在加拿大都这样啦,一时改不回来,不好意思哦!”

他歪歪头,明亮的眼睛纯真无邪地看着宋云哲。宋云哲咽咽口水,最后也只能说出一句:“……没关系的。”

然后在差不多一周的时间内,每天早上李想一见到宋云哲,第一件事就是要抱抱。每次抱还不是一抱即止,非得持续个几秒钟,几乎把宋云哲融化在他的怀抱里。

宋云哲抵抗不了他,一看到李想充满期待的温柔目光,也只能乖乖地给他抱——直到后来的后来,王峻告诉宋云哲,加拿大的见面礼仪并不是拥抱。

 

李想面对着宋云哲冷漠的表情,委屈地解释:“我这不是想跟你快速拉近距离嘛,我刚回国,什么都不懂,举目无亲,好可怜的……”

宋云哲再次被他哄得心软了,心软的同时觉得他应该好好补习一下语文,成语不能乱用。

 

 

2.

 

李想的人气很高,海归身份加上英俊外表以及温柔和气的性格全数符合女孩子们心里完美的白马王子形象,到校上课第一天抽屉里就被情书和礼物塞了个密不透风,几乎全校女生都堵到他们教室门口窗口来一睹李想真容,王峻嘀咕教室简直成了猴山,李想就是猴山里最受欢迎的那只猴。

 

他对李想不是很有好感,宋云哲虽然性格也温柔,但和旁人总保持着一段有温度的距离,也只有王峻跟他好些。李想一来,宋云哲身边三百六十度的位置全数被霸占,放学了宋云哲和他去打球的活动也被带李想逛校园和认公交线路所取代。

 

但王峻的不满很快被李想从加拿大带回来的巧克力礼盒与三个人一起吃小吃的时候李想主动买单的行为所打消了。啃着杏仁巧克力的时候,他也觉着李想上下怎么看都挺顺眼的,挨在宋云哲身上的行为……嗯,也勉强可以容忍吧。

 

 

3.

 

组建乐队之后虽然遇到很多挫折,但好歹三个人还是磕磕绊绊地坚持下来了,在全市都小有名气。

十一月月考结束后他们要开始准备学校圣诞晚会的节目。原计划三个人出一个节目就好,结果各班报上来的节目撑不够时长,就让宋云哲加一个五分钟的舞蹈。

宋云哲同意了,跟他们俩排练完团体的再自己练会舞。因为时间紧,他排练的时间也长了,一天天下来,成功犯了腰伤。

 

他腰伤由来已久,时不时会发作一阵。不发作的时候活蹦乱跳,一发作了就难熬。但是这样的痛楚也算习以为常了,他自己买了膏药贴上,接着该上课上课,该排练排练。

李想觉得心疼,让他请假休息,宋云哲当然没答应,安抚他贴了膏药就没事,用不着请假,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伤大痛,请假就显得过于矫情了。

但是似乎是膏药买错了牌子,宋云哲有些过敏,上着课觉得奇痒难忍,偷偷摸摸地伸手想去抓一抓。还没碰到自己腰,一直分神注意着他的李想眼疾手快地把他的手按住了,小声问他:“你干嘛啊?”

宋云哲被他抓着手,姿势别扭,又有些发窘,晃了晃他的手无奈道:“痒,你松开。”

 

老师在讲台上慷慨激昂地讲着课,李想趴在桌面,认真地盯着他看,抓着他的手就是不放,宋云哲多催了两声,他才慢吞吞地松开他的手,又用另一只手把他的手拿起来,放在自己胳膊上:“痒你就抓我,不能抓自己。”

 

他眼睛亮亮的,衬着点因光线而来的剔透的水光。软软的发丝铺在书页上,乖得让宋云哲想起隔壁邻居家那只小狗,一跟他见面就会乖巧地摇尾巴吐舌头。

他当即心里就软绵绵塌下去一块,像是在巧克力熔岩蛋糕上铲掉一个边角,剩余的所有甜蜜都疯狂塌陷了。

 

虽然他当时并不知晓这个叫心动的感觉。

 

 

4.

 

告白来得和爱情一样突如其来。

 

周五的时候李想死缠烂打着宋云哲要他周末带他出去玩儿,嫌待在家里太寂寞。他爸妈一个企业家一个艺术家,成天把他抛在家里,原本回国也是他爹的主意,李想不太能做主。宋云哲本不同意,想在家看会书,禁不住李想卖萌卖惨装可怜,还是拿上钥匙手机出门找他去了。

 

见面的时候宋云哲还没问他想去哪儿,李想就已经挥着手机,颇为兴奋地跟他道:“王峻说江堤有烟火表演诶,一起去看!”

他顿了顿,又歪歪头小心翼翼地问:“好吗?”

 

怎么可能会不好哇,宋云哲就带他去了。虽说烟火表演做得不是很盛大,但还是吸引了相当多的人去观看,江堤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热热闹闹的,城管紧张地走来走去,就怕人太多会出事。

 

他们赶到的时候烟火表演已经开始了,烟火绽放得频繁了起来,几乎没有间歇,一大片连着一大片,几乎是一声惊叹还没出口,又已经被后继的吸引了视线。他们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站着就被吸引住了,停下来看了一会,直到人群涌动着有些推推搡搡的,李想便拉住了宋云哲的衣袖,贴在他耳边略微大声了些说:“我们找个地方再看,人太多了。”

宋云哲点头说好,李想就拉着他绕到大批人群外围的位置站定了,却还是没松开他。宋云哲很久没看到过这样的场景,看得有些入迷,也没在意李想动作,被震撼到了还会晃晃他的衣袖,喊他“李想你看啊”,看这个看那个的。

 

李想倒是安静多了,宋云哲兴致勃勃了好一会才觉得他安静得不太对,转头去看李想,对方却没有在看烟火,只看着他。

李想眼睛长得好看,狭长漂亮,眸色深黑,像暗藏宇宙。璀璨的光芒掉进他眼睛里,没有声息地被吞掉了一般,像是黑暗里寂静的小水潭,落满了星星点点的萤火。

 

他心里轻微一紧,又逃不开他的目光,仓皇地转开目光硬着头皮问了声你看什么啊。

“看你啊。”李想倒是笑眯眯地回答了,宋云哲没听清楚,问了声什么,李想便弯下腰,凑到了他的耳边,一张嘴热乎气儿都熏上了耳廓:

“我说我在看你,你比烟火好看,我喜欢你。”

 

 

5.

 

跟李想在一起之后宋云哲没有多少变化,并不会因为谈恋爱就变成没有智商的傻子,还是每天规规矩矩地念书做题。面对李想的时候也不再那么手足无措,偶尔还能出言调侃他,看着李想哑口无言的样子就感到心情愉悦。

 

但是每次面对对方没皮没脸的亲昵索取的时候,他还是会丧失掉所有冷静的伪装。

 

放学后李想被一群女生堵在教室里询问题目,李想倒是认真讲题了,女孩子抱着书直点头,眼神却全然不在习题册上,脸蛋通红着不停地往李想脸上飘,也不知道脑补了几箩筐的小说剧情。

宋云哲在一旁写着作业等他,好不容易女孩子们离开了,两个人再一起把教室的灯关掉,锁好门窗,才一块下了楼。今天他们乐队没有日常训练,王峻就算是考砸了也维持不了过久的伤心严肃,一放学就招呼他们去踢球,被两个人拒绝只好自己跑掉了。虽然他们三人常在一起活动,但由于某两人的原因,总会留给王峻落单的机会。

 

教学楼里的人基本都跑光了,四下都很安静,只有运动场那边远远地传来一些呐喊声。于是走过昏暗的楼梯拐角的时候李想突然停下了脚步,宋云哲有点走神,他停下了也下意识跟着停了,见李想转过身来看着他,便疑惑道:“怎么了?”

 

他们之间存在一点身高差,李想微微低着头,光线太暗,看不太清楚他的神情,声音沾上黑暗,就浓稠了许多倍,像是口感粗糙却甜腻的糖浆:“亲一下,好不好?”

 

他一说“好不好”的时候声音就仿佛婉转几个弯,甜腻得仿佛有糖浆拉丝,配上微微歪头的小动作和带着期待的目光,就算明知他故意撒娇耍赖,也是让人心软得不知道该多少倍地赞同他好。

 

宋云哲愣住了。他反应得慢,害羞的情绪也爬上来得慢,慌慌张张地启唇,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对方便道:“不说话当你同意啦。”

 

然后就是躲在黑暗里,温热的,带一点点清甜味道的亲吻。相触的嘴唇,探出一点又不敢深入的舌尖,身侧的空气,什么都又软又甜。李想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臂,心跳和吻一样都慌张又莽撞。四周太过于安静了,于是听见温热的鼻息,唇纹磨蹭时细小的水声,放大无数倍,灼热感就顺着耳根一路爬了上来。

 

“……为什么老是要耍赖啊。”结束亲吻的时候宋云哲还有点晕乎乎,李想已经抱着他,把脑袋贴在他肩窝里蹭了两下,得意地笑得肩膀都在颤,他也只好搂上他肩头,轻轻拍了两下。

——“反正,你也会答应的嘛。”

 

于是每次都纵容着他,两个人亲完了再一块儿溃不成军地害羞,黏黏腻腻地暗喜。

谈恋爱真是件好事哇。

 

 

6.

 

宋云哲窝在床脚看书的时候突然被李想从背后抱住了。对方整个人像张大毯子,从身后把他包裹起来,黏糊糊地凑上来吧唧一口耳朵,又不动了。

宋云哲专心看完手上那页书的内容,才伸手往后戳了戳他的额头:“你干嘛?”

李想把他更加搂紧了一点点,哼唧道:“充电。”

估计是自己复习得烦了,又来闹闹他。李想英语数学和综合科都不错,语文简直差到地心里去,不仅差还毫无可取之处,连字体都是鬼画符,语文老师每每气得快要晕过去,看见李想那张无辜的脸又无可奈何地苏醒了。

到周末家里没人的时候李想就总是喜欢把宋云哲叫过来,一边学习一边谈恋爱,也不知道效率能高多少宋云哲没回头,嘴角却勾了起来:“你这样期末是拿不到全A的啊。”

李想靠着他的脑袋闭上眼睛,非常满足地说:“我在你心里是全A的就够啦。”

 

保留着加拿大人的爽朗直接,李想的情话攻势总是突如其来,毫无顾忌,宋云哲没有防备地被他轻描淡写地一撩,耳根又开始发烫,抖了下肩膀笑着赶他:“别闹。”

 

李想又耍着赖哼哼唧唧一会,端过来果盘给他剥桔子。他剥一个就给宋云哲往嘴里填,没完没了,宋云哲被他投喂一会就吃不下了,挣扎着转过头看他都已经剥了四五个:“哎……吃不了那么多。”

“不行,剥了就得吃,你不吃我就亲你了。”李想很凶地挑眉吓唬他,看起来像是奶猫在挥着毫无攻击性的爪子,眼睛一转又补充说,“不过你吃不吃,我都要亲你啊。”

 

然后他就身体力行地抬起头在宋云哲嘴上啵一口,把人啵得又羞又气地缩成一团。

 

 

7.

 

没了。今天也是自己过还要被秀的一天。

END

部分借梗少女漫画。感谢 @千层卷 

祝大家发粮吃粮都开心

评论(79)
热度(1262)
  1. 可乐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2. 可乐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