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②

还是巨短




邬童猫的场合:

 


尹柯越来越让人讨厌!


他肯定是想气死我然后继承我的投手钥匙扣,肯定是!

 

我就是不明白了,班小松那样的傻瓜,随便骗两句不就糊弄过去了,尹柯那个大笨蛋老是要在那里慢吞吞地哄他,到底有什么好哄的!

而且还老是一副很温柔的样子,笑起来甜蜜蜜的,露着两个梨涡勾引人,真是虚伪!

 


我看着就想骂人!

特别想打班小松,老这么傻愣愣的干嘛!你以为尹柯是你妈啊!

他可是我的捕手,我的!听见没,啊?!

 

 

啊,气得头痛。

班小松月考又考差了,这么简单的题目都考不到一百二,哼。我正想好好地嘲笑他一下,他就跑去找尹柯诉苦,说什么老师出的知识点刚好没复习什么的。尹柯就特别耐心地听他抱怨完,还揉了一下他的脑袋,说:“没事,你哪条题不会我给你讲讲。”

 

我???我气得本子都扔飞了,找出耳机,趴下,睡觉,眼不见为净。

他的学习时间不是很宝贵吗,还给班小松讲题,什么时候这么慷慨大方助人为乐了。

不过他平时也挺热心帮助同学的,谁找他帮忙,只要要求不过分他基本都会帮。其实他并不是那种热心的人,只不过是觉得不碍事随手帮了就帮了,以前也一样。

总是不随便与别人走得太近。仿佛是他的世界总是跟整个世界隔着一道薄薄的,透明的屏障。但是以前那里有一扇门可以进去,现在我找不到那扇门了。

 


可能他关上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放我进去。

——什么时候才放我进去呢?

 

我趴在那里有点伤心——不,我只是听着班小松喋喋不休就觉得烦。

 


我才不会为了尹柯伤心呢。

伤过一次心,就够了。

 

 

——“邬童,邬童,尹柯喊你!”

“啊啊啊?”我吓得马上从桌面上撑起身子,把耳机摘下来,他在那边看着我,似笑非笑的,特别让人讨厌的表情。

“邬童,尹柯叫你给你数学作业我看。”班小松噘着嘴,“他说你解题步骤写得好。”

 

“哦……切,我写的当然好。”我一边给班小松拿一边嘀咕,不想去看尹柯表情,赶紧又趴下听歌了。

笑什么笑啊!笑那么犯规!

信、信不信我咬你哦。

 

 

 

尹柯羊的场合:

 

原来邬童英语没考满分啊,白夸他了,希望小松没看到成绩单。

 

小松没考好,我说给他补一补,刚说完就感受到小松身后投来一道锐利的目光。

跟后门处悄悄站着的班主任的目光似的。

 


邬童又不高兴了——为什么他来月亮岛之后就老是不高兴,有本事待在中加不要跑过来啊。

然后他就趴下来听歌。闭着眼睛,眉心里还有个小小的褶子。

 

好像是每次我跟小松亲近一点他就不高兴,老给我甩脸子,好像我抢了他东西一样。

 

说真的,初中也没见他对哪个人这么上心。小松这这么大一个烂摊子,他居然还揽过来,正义感比以前还要爆棚。

他是邬童啊。本来就是外冷内热的,嘴硬心软,耳根子也软,哄一哄磨一磨就会妥协,大不了嘴上再强硬一下,要他做的还是很认真去做。

——但是也没见他对别人有对小松一样上心……

 


我盯着小松看,小松长得很可爱,唇角翘翘的,眼睛圆圆的,看着特别清新,特别舒服。

邬童原来是这种口味的啊。

 


我有点走神,被小松抓包。他疑惑地问我在想什么,我只好找理由说他解题过程不好,让他去借邬童作业让他看看解题步骤。

邬童超级爽快地借了,借完又趴下来继续听歌。

 



我怎么看到他耳朵有点红?

不就小松借个作业,至于吗。


 


……我才没生气呢,一点都没有。

 

再也不想理邬童了!他爱管谁管谁!


……明明以前初中只管我的!哼!




小松松场合:


喵喵喵???





tbc 想到了就写


评论(55)
热度(929)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