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①

巨短



邬童猫的场合:

 


我最不喜欢的人是尹柯。

 

他趴在那儿睡着了。睡得特别沉,睫毛都不带颤动一下的,我估摸着是他昨晚又写他那些破卷子写太久没睡好,刚才一节历史课老师念了一节课的经,撑不住这会儿就被催眠了。

 


班小松挡在我眼前不知道在喋喋不休些什么,还好他长得也不高,我从他肩头看他身后,从第一句开始没听到最后一句,他都说完了才发现我根本没听,不满地大呼小叫起来:“诶邬童你怎么不听我说话啊!我说的那些那么重要!”

“你讲那些不听都知道。”我把目光收回来,假装翻开课本看这看那。

 


尹柯也就睡着了的时候可爱一点。脸颊粉嘟嘟的,嘴唇微微张开着,也不会说那些一听就让我火大得要死的话。他一张嘴就没好话,每次都气得我想把他按在桌子上打屁股打到哭。

 

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初中的时候还蛮听我话,说话轻言细语的,捏他的脸还会脸红。现在别说捏脸了,搭个肩膀都要被打。

 


我越想越郁闷,把书往头上一盖就趴下了。班小松扯着嗓子喊我名字,完全不想理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开心,一副天塌下来反正也不关我事先吃饱再说的样子,不知道该敬佩他还是说他傻。

 


“小松你在干嘛啊……”尹柯醒了,声音黏糊糊的,我听得头皮一炸。肯定是班小松把他吵醒的,我想拿书扔班小松。班小松已经飞快地转过身去骚扰他了:“诶尹柯啊你醒啦,我给你讲blablabla……”

 

我从班小松后背边上偷看几眼。尹柯塌着肩膀,一只手放在桌上,一只手慢吞吞地揉着他自己的脸,睫毛软乎乎地垂下来,刚睡醒的他看起来像块松软的蜂蜜小蛋糕。

 


靠!我在心里骂天骂地骂了一通,不想看他了。

 

长那么好看干嘛!又不能吃!


 过分!

 


 

尹柯羊的场合:

 

邬童每天都不开心。


我觉得他板着脸特别累,眉毛一直压着,看人用眼角看,特别担心他哪天斜视了就完了。

不过我想了一下,他就算斜视应该也还算帅。

 


中午跟他和班小松吃饭。辛苦小松了,每天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只有他嘴一直不停,不是说话就是吃,时不时还要被邬童毒舌几句。不过小松虽然话多却并不让人讨厌,就像阳光一样亮堂堂的。

 

不像邬童。

 

中午小松给我夹了一块鸡肉,他那眼珠子就跟掉出来了一样跟着小松筷子头转,我都吃下去了他才在那阴阳怪气地说:“多大了还让人喂啊。”

 


他那双眼睛死死盯着我,看得我心惊肉跳的,肉都要吃不下了。我只能跟小松说:“小松你给他夹一块,他不开心了。”

“他什么时候开心过啊?”小松难得吐槽了一句,就夹了一块,还没夹起来就被邬童一筷子打回了盘子里:“吃你的!别多事!”

特别特别凶,小松都一哆嗦。

 


然后他又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气得嘴唇都抖了。

干嘛啊。好像我亏待了他似的。

 

于是我就自己给他夹了一块。他盯着那块肉,重重哼了一声,夹起来就吃了,好像还嘀咕了一句“给你面子才吃的”。

他好像还挺开心,低着头,只能看见他腮帮子一鼓一鼓,还蛮乖的。

 

 

其实以前也没这么凶,经常笑,还会撒娇,一身热汗也敢冲上来抱着,埋在人颈窝里猛蹭,看起来甜滋滋。

赢了比赛就高兴,打架赢了的猫崽子一样把尾巴翘的老高老高,笑出虎牙来耀武扬威的。说实话有点欠揍,但是还是好看。让人不想生他气,想把所有糖果捧给他吃。

 



他很爱干净,身上的味道总是很好闻。


跟他靠着额头对视着笑会怎么样呢。


也有很久没有在打完球赛后热气淋漓地拥抱了。

 

 



什么时候才能不摆臭脸啊,真是。




tbc 想起来了就写写

评论(51)
热度(1044)
  1. 炽页木苒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wink好甜啊啊啊 全程姨母笑(´• ᵕ •`)*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