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求爱记

题目随便起的 脑洞来自基友


13000+ 无可上升




BGM:杨千嬅《飞女正传》舒淇《Tram




世界将我包围 誓死都一齐 壮观得犹如悬崖的婚礼

 

 

 


 

1.

 

*

王俊凯驾着自己的黑色机车,一路烟尘隆隆杀到学校门口,稳稳停下。他一条腿跨到地上,抬手拨弄一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头毛,抬头正好撞上门卫老大爷嫌弃而无奈的目光。

 

“小娃子,骑这车不给进。”

 


王俊凯整了整自己的牛仔外套,冲大爷笑了下:“我不进,我就等个人。”


“你今天咋又不上课哪?”听他不进,早就眼熟他的大爷重新坐下来,端起茶缸啜了口茶,多问了句,“小瓜娃子的,飙车飙这么猛,也不怕磕着咯。”

 

“我对我车技有信心。”王俊凯靠在车身上,眼睛直望着学校里。操场上有不少人在活动,打球的打球跑步的跑步,欢呼声一阵阵传来,他眼睛追着操场边零碎走动的人影,语气都漫不经心起来。大爷看他望得入神也不再吵他,只把摆在木桌上的小收音机打开,从抽屉里抓了一把瓜子儿抖着腿嗑了起来。

 


“过去也曾尽诉往日心里爱的声音

就像隔世人期望重拾当天的一切

此世短暂转身步进萧刹了的空间

只求望一望让爱火永远的高烧

青春请你归来再伴我一会……”

 


 

王源背着书包沿着操场外围的白线绕开拉拉杂杂的人一溜烟儿跑过来,站在门边,扶着墙呼哧喘气,好半天才抬头说:“老王,千千说让你等一会。”

 

王俊凯眉心一拧,一张精致漂亮的脸硬生生给拧出些煞气来:“还等,几点了都也不看看,他干啥去了,啊?又哪个班的小姑娘缠住了?”

 

王源本就不怕他,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抱着双臂身体往后一倒:“我们千千忙着呢,哪像你天天闲得出屁。”

 

王俊凯被一嘴噎到,碍于面子又不好喷王源,只得往后倚靠在自己车身上,不耐烦地重新拧开了油门。机车非常尽责地喘着粗气烘托他的情绪,而王源对他的烦躁视而不见,只靠在门上和他沉默对峙,仿佛一桩尽职尽责的雕像。

 


天色是复古蓝里带点酒红。云是镶金边的,破碎如老房子内的窗帘。老大爷一首歌循环了四次,王源的姿势重心从左脚换到了右脚再换到左脚,易烊千玺才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从校区内走了出来。他单肩挎着包,校服穿得松松垮垮,牛仔裤在膝盖位置破着个大口子,低着头听身边的人讲话,神情散漫,但就连这一小段路都走得身姿笔挺,仿佛在走米兰T台。

 

王俊凯紧盯着人,目光微微一闪。趁易烊千玺没走近,他回头对着机车上的后视镜照了照,假装不经意地问王源:“哥今天帅不?”

 

“……”王源用看智障的眼神瞥了他一眼。

 


“千儿哥,那个谁又在等你。”小弟跟易烊千玺耳语。易烊千玺听了,嘴角有笑,梨涡浅浅地露出来,轻声说:“那是你们凯哥。”

 

小弟们若有所思地“噢”了一声,警惕地看着王俊凯,和他身后锃黑发亮的机车。

 


王俊凯来到这所学校的时间不长,他们都还没跟王俊凯熟悉起来,自然也摸不清这位总是骑机车上下学的,和自己老大套着近乎的男生有什么厉害的地方,都很是戒备着,就怕这个外来人对他们有什么威胁。

 


虽然他们都最信任自己老大就是了。

 


“社团有活动就迟了点,你等很久了吗?”易烊千玺站到王源身边,扯了扯背包带子,声音里带点儿歉意。王源见他到了,哧溜溜就躲回他背后,拉开他背包拉链找吃的,易烊千玺松了松肩膀,直接把整个背包卸给了他,温润的眼睛直白地盯着王俊凯,只有睫毛不安般地颤动着。

 

“没事。”王俊凯借着一点点岌岌可危的身高差,目光从他最近没修剪的刘海间露出的眉心小痣滑落到挺翘的鼻尖,再到淡色唇珠,莫名地就怎么也挪不开,“我就问问你作业写完没,我没时间写,你帮我写了吧?”

 


……小弟们听了会沉默。

王源已经从易烊千玺背包里摸出了不少糖果,嘴里塞得鼓鼓囊囊,嘀咕了一句:“智障……”

 

易烊千玺皱了下眉,从王源手上把自己背包接了回来,抱在怀里:“你又要去干什么?”他略过王俊凯看了眼他身后的机车,“别老去飙车。”

 

“我没有,哎呀,”王俊凯抓了抓头发,几缕呆毛就支棱起来,“你就帮我写,我晚点儿带好吃的给你,嗯?”

易烊千玺默默点了点头,冲他伸出手。王俊凯从机车上抓过自己的书包塞给他,顺便捏了捏易烊千玺的校服领口:“拉链拉上,别着凉。”

 


“不要,那样不酷。”易烊千玺头也不抬地回复。他从背包里摸了摸,抓出王源挑剩下的糖果几颗,递给王俊凯:“拿着。”

王俊凯拿他没辙,说了声“成吧”,乖乖把糖接过来塞口袋里,重新跨上机车。得益于两条长腿,他跨上车的姿势相当潇洒,上车后王俊凯扫视了一眼易烊千玺身后表情各异的小弟们,嗤笑了一声,拧了拧车把,机车马上发出巨大的轰鸣,驮着他飞驰了出去。

 



门卫室里的老大爷已经关上了收音机,出来往门口的小垃圾桶里倒瓜子壳。易烊千玺抱着两只背包,回过头跟自己的小弟们说:“行了,散了吧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千儿哥,”小弟忍不住颤巍巍地开口,“这个王俊凯到底是谁啊?还让你给他写作业……”

 

易烊千玺笑而不语。王源大力揉了揉发问小弟的头发,敷衍说:“问那么多干嘛,你们千儿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成,别老问问问。”

“知道了,源儿哥。”

 


 

*

易烊千玺打开家门,照惯例喊了声“我回来了”,没人应答,只有门口巨大的木雕老虎张着大嘴傻乎乎地看着他。他习以为常,先去厨房倒了杯水,对着墙上抽象到匪夷所思的油画慢条斯理地喝了,看了眼餐桌上保姆做好的拿罩子罩住的晚饭,还是先爬上楼钻进了房间。

 

父母都是商人,一年年忙得不可开交,易烊千玺也并不能完全得知什么时候他们又去了哪里。早饭吃早点摊,午饭吃食堂,晚饭有保姆做,打扫也交给保姆,家里没什么需要他操心。易烊千玺操心的只有学校的事——他是学生会主席,管着手底下几百号人,从学习到纪律无所不管,又办了个本来主旨是结对子学习互助的社团,却被围着叫老大,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大帮他的小弟,倒整得像个地下组织。

 

 


王俊凯来头比较大。他的爹是下派来考察的某大官,王俊凯跟着爹到他们镇定居,就住这条街道他家对面不远。才来没多久,学也没见他怎么好好上过,校服也不穿,骑一辆吵死人的机车上下学,碍于身份,更何况成绩确实还可以,老师领导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偶尔拽过易烊千玺跟他说,那个王俊凯同学啊,希望你做主席的好好管一管,不要惹出事就行了。易烊千玺总是笑笑,说放心吧老师。

 



他第一回见王俊凯就是王俊凯搬家入住的那一天。他放学回来,看到不远处那栋新修的楼房前停着好几辆卡车,几个工人进进出出地扛家具,想来是那户人家要入住了,就停下来多看了两眼。

 

王俊凯刚好从一辆车后边转出来,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挪到旁边一块花圃前比较干净的地方站着,嫌弃地打了几个转,站定后一抬头就看向了易烊千玺的方向。易烊千玺视力好,猝不及防跟他对视上,整个人一怔,下意识都要抬脚走人了,就看到王俊凯冲他挥了下手,嘴角一歪露出个笑,说了句什么。

 

他说:“看什么呢?”声音淹没在工人的吆喝声里。易烊千玺没听清,还以为自己唐突了别人,赶快礼貌地笑了下,转身就开自己家门进去了。

 




隔了两天,他轮值在学校门口检查迟到,正低头看着登记本,就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机车轰鸣声。抬头一看,居然是住他对面的那个人。王俊凯那天穿了牛仔裤和黑色皮衣,窄肩细腰长腿配一张妖孽般的脸,跟穿着校服的易烊千玺面对面,高下立见。他同样认出他来,车往他跟前一停,车轮子都要抵到易烊千玺鞋尖了,扯着嘴角打招呼说:“又是你啊,真有缘。”

 

易烊千玺皱皱眉头,把本子递给身边的学生会干部:“学校不准开车进来,还有,你迟到了。”


 

王俊凯当时露出的表情很有趣,似笑非笑,带着点手足无措的惊奇和无奈,墨一般漆黑的眼睛滴溜溜转着看了他两圈,突然咧开嘴笑的时候,易烊千玺才发现他有两颗尖尖的虎牙。那两颗虎牙一露出来,就把他刻意而为之的霸气和玩世不恭削弱了很多,活像个恶作剧的小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的?”

 

身边的干部插嘴说:“这是我们千儿哥,学生会主席。”

易烊千玺冲干部使了个眼色,自己跟王俊凯说:“我叫易烊千玺。”

 


王俊凯“啊~”了一声,一个潇洒的抬腿从机车上下来,冲他伸出手:“我叫王俊凯,以后多多关照啊,主席~?”

 

 



*

 

易烊千玺打开王俊凯的书包。王俊凯是个处女座,平时看起来毛毛躁躁,私人的东西却收拾得很好,零碎物件都各自收在侧袋里,课本作业本和卷子按从大到小码齐,易烊千玺很容易就找到了他的练习册。

 

他翻开来,一看到王俊凯那仿佛做梦时随手划拉出来一般的字体就皱眉头。他一边想是不是应该让王俊凯买几本字帖练练,一边翻开自己的作业,特意用比较潦草的字体,对着就抄起来。

 

今天作业不多,抄完了他就爬下楼,到厨房拿饭菜出来热热。还没端到餐桌上,大门口就响起敲门声,然后是王俊凯的声音在外头一声声地喊他:“千玺!易易~”

 

易烊千玺对于那个莫名其妙的称呼已经免疫,反正无论他抗议多少次王俊凯都像聋了一样,权当没听到。他放下盘子几步走出去,把门打开,放王俊凯进来。

 

王俊凯进来的时候身上有股莫名的花香,引得易烊千玺不由自主地在他靠近他身边的时候暗暗嗅了嗅。他手里抱着袋子,一站定就把袋子塞给易烊千玺。“你喜欢吃的,拿去那边吃。”王俊凯低头甩了甩有点儿长了的刘海,微微眯着眼睛跟他说。他看起来心情不错,说话时不时舔舔嘴唇,他有低血糖的毛病,唇色浅淡,舔来舔去倒也把那嘴唇舔红了,配着张瓷娃娃般精致的脸,乖巧得根本和他停在门外的机车联系不到一起。

 

易烊千玺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买了什么,忍不住勾起嘴角,喜滋滋地把袋子拎到餐桌上。榴莲班戟×1,榴莲千层×2,他小心翼翼地往袋子外拿,王俊凯跟过来,看看他桌上的饭菜:“你还没吃饭?”

 

“嗯。”易烊千玺头也不抬,忙着拆精致的糕点盒子。盖子还没打开,盒子就给王俊凯整个儿劈手夺了过去:“先吃饭。我也没吃,一块儿吃。”

 

易烊千玺抬头瞪他。王俊凯也瞪他,两人对峙许久,还是易烊千玺先败下阵来。他转身去厨房拿碗筷,嘀咕着:“你好烦。”

 

王俊凯心满意足地笑:“你在学校管那么多人,我管管你怎么了。”

 

“这又不一样。”易烊千玺给他把碗筷摆好,想了又想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懒得和他多费口舌,拿起筷子就夹牛肉片吃,眼神还不时往被王俊凯放远了些的蛋糕盒子上飘。

 


保姆做的菜分量很大,虽说是一个人的份两个人吃,也刚好够吃饱不带剩。他们吃饭都不爱说话,只顾低着头吃,吃了一半易烊千玺才抬头跟他说:“你作业那字,太丑了,我模仿都模仿不到。”

 



王俊凯差点被噎到,嘴里还含着一口饭瞪圆了小猫眼盯着他,捏着筷子反应激烈:“哪里丑!那叫有特色好不,你看我这么帅。”

“是啊,刚好成反比。”易烊千玺不跟他计较,耸了下肩膀,戳了戳碗里的饭。

 



王俊凯听了,咬着筷子头,歪着脑袋想了想,认真道:“那我还是承认我字丑吧。”

易烊千玺笑出声,敲了下菜盘子:“快点吃吧别废话了。”

 

 

吃过饭易烊千玺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甜点抱过来,搂在怀里就开吃。王俊凯皱着眉头捂着口鼻,摊在他旁边看电视,只偶尔瞥过来一眼,眼神非常复杂。

易烊千玺吃得忘乎所以,存心想逗他,叉了一块铺着晶莹榴莲肉的蛋糕送到他嘴边,哄他说:“啊,来一口。”

 


王俊凯被唬得连连后退,凶狠地瞪他,警告他不准靠近。易烊千玺早就知道他这人就是爱虚张声势,完全不怕他,叉子都要戳到王俊凯的嘴角了,王俊凯原本还紧紧抿着唇瓣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突然伸出手来抓住他的手臂,张嘴就把那块蛋糕咬掉了。

 

易烊千玺僵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光秃秃的叉子。王俊凯脸色不好看,眉头锁紧,像只被招惹得不高兴的小豹子,嘴里嚼着,盯着易烊千玺的脸终于露出一丝坏笑:“这是间接接吻了吧千玺。”

 


“……”易烊千玺端着蛋糕走开了,不管他在后边哎哎哎地叫。


跟王俊凯熟悉起来以后,王俊凯就经常赖在他身边,赶也赶不走,久而久之他也已经习惯,有时王俊凯跑去哪里玩不来找他,反而会有些不自在。

 

 

王俊凯在他家赖了一会就回去了。易烊千玺把包拎给他,嘱咐了一声:“明天要来上课。”

 

王俊凯站在门口,门廊上的小灯投下的灯光把他的脸切割成明暗两部分,被照亮的那半边又被浓密纤长的睫毛盖上了一小片阴影。他恍惚了一瞬,只想这个人虽然做事随心所欲的,不讲道理,但是怎么就长了这样一张好看的脸。他见过不少好看的人,自己长相也很不错,但是还是不能说有什么他见过的人,比王俊凯更加精致好看的。

 

“我尽量。”王俊凯敷衍了一声,把包甩到肩上,长腿一跨就跨上了他的机车,冲易烊千玺扬了扬下巴,“你早点睡啊。”

 

易烊千玺站在门口,看着王俊凯轰隆隆地把车开进了他家院子,然后车声也消失了,再过了一会儿,三楼靠东的那扇窗口就亮起了灯光。

 



他抓着门把,微微呼了一口气。一转头,他注意到自家门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大丛花,密密麻麻地挤在墙根,花虽小,闻起来却有特别的香气。他站在那儿看了会,突然回想起了王俊凯进门时身上的味道。

 

他想了想,蹲下来掐了几朵,捏在手里转身回了房间。

 


 

片刻后他窗口的灯光也亮了起来。那边窗口前站着的人才转身走开了。

 

 

 



2.

 

过了挺多年的,王源也还记得当初顶着一张入团入党浩然正气脸的易烊千玺被学校里的人围着叫老大的场景。

 

一开始易烊千玺只是学生会学习部部长,学校学习风气不正,老师让他想想法子,于是易烊千玺建议搞了个社团,把成绩落后的一群人都拉进去,他带上一群学霸进行一对一辅导。当这位学习部部长成为学生会主席的时候,这个无名却知名的社团已经俨然成为了易烊千玺后援团,易烊千玺“老大”的名号也是这么叫出来的。

 

 

 

但是每个学校都会有一群游手好闲的不良学生,他们学校也一样。领头羊就是这个叫徐明的高三学生,家里有点背景,父亲似乎是个给学校投过资的大老板什么的,在学校横行霸道,就差没跟易烊千玺正面杠上。

 

社团虽然大,但是纪律很好,连带着吸引力也很强,甚至还从徐明那伙人那里吸纳了几个小弟过来。徐明气得要死,扬言迟早要把易烊千玺铲掉,但也只有嘴上功夫厉害点儿。

 

 

 “听说徐明又在校外打架被你撞到啦?”王源在纸上划拉着算式,还能分神问了易烊千玺一句。

“啊……”易烊千玺应说,“我要是没撞见他今天就躺在医院里了。”

“哈哈哈。”王源笑,拆了个棒棒糖塞嘴里,摇晃着脑袋,“所以他今天站主席台检讨了,笑死我噜。”

 

易烊千玺笑着看了他一眼:“认真点做作业好不,少吃点糖,不然你又牙疼。”

“诶。”王源笑眯眯地应,做完手上那两条又开始左顾右盼。

 

 

他辅导小学弟的时候听见几个小学妹在谈论他们社团到底叫什么名堂,争得面红耳赤都没个结果,忍不住又戳了戳坐在一边认真写题的易烊千玺的胳膊:“诶千千,咱们社团到底叫什么来着?”


易烊千玺挑了下眉,在括号里写下正确选项,抬头眨巴着眼睛想了想,严肃地回答:“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捍卫者宇宙正义联盟社团。”

“……哇,你最近刷政治刷傻了吧。”王源撇撇嘴,把糖块咬得咔吧咔吧响,“简称叫‘社团’是吧。”

 


易烊千玺被他逗笑,抖着肩膀直点头。两个人不知道被戳到什么笑点,凑在一块笑了很久,王俊凯挎着包走到社团活动室门口,脚还没迈进来看到的就是王源把手搂在易烊千玺肩膀上的一幕。

王俊凯的脸黑了个透彻,门半掩着他也懒得拿手推,直接一脚踹开了。门板撞到墙上不出意料地发出砰的一声响,里面的人吓得纷纷抬头,看到是王俊凯,又吓得纷纷把头低了下去。

 


王源看见王俊凯就不爽,哼了一声:“千千,怎么又是他啊。”

易烊千玺摸摸他的头安抚一下,放下笔走近王俊凯那只大老虎,低声说:“你进来应该小点声,大家在做题。”

 

王俊凯张着嘴想骂人,几秒后又泄气了,粗暴地扯过他的衣袖:“跟我出去。”

易烊千玺简直觉得他任性得可怕,有点头疼:“我还有工作。”

“给你十分钟。”

“喂……”易烊千玺拗不过他,只得说,“那你等着吧。”

 

 


王俊凯站在走廊上往外看着,活动室在一栋旧教学楼的一楼,墙体外面爬上来许多藤蔓植物,翠绿绿的叶子颤颤巍巍地伸到他面前,讨赏一般。他抬手一巴掌把一根叶子扇到了一边去,又无聊得拽回来捏在手里玩。

 

易烊千玺说十分钟就是十分钟,王俊凯盯着表看,十分钟后易烊千玺就背着包站在他身后了。这位主席上身规规矩矩穿着校服,下身还是破着大口子的牛仔裤,背着双肩包站立的样子很乖,歪一点脑袋看他的神情又非常不安分。

 

王俊凯不知为何想起了前几天在郊区玩的时候看到的草丛里的小奶猫,黑白花的,小得似乎站都站不稳,圆溜溜水汪汪的眼睛却很神气,小爪子努力地撑在地面,尾巴一甩一甩,竭力摆出威风凛凛的样子。他突然就笑了,走过去两步把易烊千玺的包拿过来,往身后一甩背在自己肩上,抓过他的手腕说:“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西街有家红豆冰很好吃,红豆冰走出去不到五间店铺有家炒面也很好吃。天色还没黑透,王俊凯开着自己的机车,载着易烊千玺,一路轰轰隆地开到炒面店门口,还没停稳就冲着店里喊了声:“黄姨,两碗炒面多加肉少加洋葱,不要葱。”

 


店里老板娘乐呵呵地扯着嗓子回应:“知道了俊仔!”

王俊凯满意地回头看易烊千玺,见他还坐在后座上不动,挑了挑眉就去摸他腰:“还不下来干嘛,等我抱你啊?”

 

易烊千玺几乎想翻白眼,拍开他的手跳下车:“我还以为你带我去吃红豆冰。”

王俊凯拉着他往店里走,没有看他,声音低低的,莫名显得耐心:“太凉了,先吃点垫肚子的。”

 

易烊千玺睫毛颤了颤,张了张嘴唇没说什么。

 

 

王俊凯和老板娘熟,他似乎和小镇里每一个稍微有点儿意思的人都熟,坐下了就开始跟人家唠嗑。易烊千玺不插嘴,坐着听他们聊天,听着听着就走神发呆,盯着王俊凯在略显昏暗的店面里仿佛涂抹上一层奶茶色唇釉一般好看的唇瓣看。

 

王俊凯不摆出那种戾气满满横行霸道的样子时看起来是很乖顺的。他本就长了张太精致的脸,是最尊贵的小王子会有的样子,换身衣服就能去T台走秀。

但他只是坐在这昏暗拥挤的店面,穿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用滚热的茶水给易烊千玺烫碗筷,就足够让人心驰神摇了。

 

第一份炒面端过来了,王俊凯把碟子往易烊千玺面前推了推,给他摆上筷子,托着腮看着他:“吃吧,你不饿了么。”

易烊千玺刚挑了一筷子面,王俊凯突然阻挡:“诶诶诶千玺我要吃肉。”

 

易烊千玺瞪了他一眼,夹了块肉递到他唇边。王俊凯啊呜一口吃掉,马上用手扇起风,躁得直想蹿起来:“烫烫烫!”

易烊千玺就看着他笑:“让你吃这么急。”一边把桌上的凉白开推过去。老板娘就坐在屋角择菜,笑着看他们打闹,当看两只小奶狗打架似的。

 

易烊千玺捧着碗红豆冰坐在王俊凯车后座上,王俊凯带着他沿着西街慢慢溜。经过亮老板的玩具店的时候,易烊千玺伸着脖子直往那边看,王俊凯从后视镜里瞄到,一个刹车在对面停了,一条腿伸下来撑着地面,调侃他说:“看什么呢,还想买玩具啊。”

 

易烊千玺努力争辩一下:“我就看看。”但是一双眼睛一眨不眨。

王俊凯也看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他是在看橱窗里那只起码一米三高的巨大咖啡色毛绒熊。毛熊傻乎乎地靠在一把小木椅上,肥嘟嘟的脸颊挤出一个笑脸,憨里憨气的,王俊凯一看就嫌弃得要命。

 


但是易烊千玺看得两眼发光,王俊凯联想起他房间里那些遮遮掩掩摆着的小熊小狗小兔子,不禁失笑,软了声音问:“你喜欢那只熊?”

易烊千玺眼睛一眨不眨:“太贵了,买不起。”

 


王俊凯放开车头,耸了下肩膀:“那我陪你多看一会。”

易烊千玺冲他笑了下,看着那熊,眼睛里都是无法掩饰的爱意。王俊凯觉得他可爱得要命,又开始蠢蠢欲动地手痒。易烊千玺看熊,他就盯着易烊千玺看,直到易烊千玺叹了口气,重新拿起勺子挖了一勺快化光的红豆冰填进嘴里,跟他说:“走吧。”

 



王俊凯应了一声,重新撑起车子,若有所思地看了那只熊一眼。

 

 

 



 

 

3.

 


王俊凯每次把车开进学校,门卫老大爷都必须出声喊他:“喂小娃子,你这车不给开进来!”但每每喊完了就缩回门卫室里,权当王俊凯开进来的是辆自行车。

王俊凯视而不见地把车停在校长的小轿车边,随意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就看到徐明单手插兜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一脸阴沉地看着他。

 

 


王俊凯哼了一声,收腿下车:“看什么看?”

 

王俊凯向来潇洒自在不爱惹事,也没跟徐明怼上过,这会儿看着徐明那副牛X哄哄的样子就不爽。

 

“不就是爸爸当官的么,你牛X个屁啊,天天开机车,你当你演古惑仔啊。”徐明啐了一口,说话说得很大声,就怕经过车棚的学生不看过来。

王俊凯一听这种话火气就蹭蹭蹭地往上窜,脸色一下子就阴了,眉头紧皱:“你特么的有病啊?”

 


“车你敢开,别人说你你就怕啊?”徐明嗤笑,抹了一把他染得能反光的黄毛,“还不就是个怂包。”

 

王俊凯一个拳头还没挥出去,衣摆就被人拉住了。他气呼呼地回过头,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对他摇了摇头,把他的手按下来,看了一眼徐明:“学长,你这样随便找茬不太好吧?”

 

这时教导主任开着小绵羊过来了,一见这几个人站在一起神经马上紧绷起来,伸出头喝道:“喂喂喂,你们几个干嘛呢!”

 

徐明势单力薄,很恨地冲他们比了个中指就匆匆走掉了。王俊凯气得蠢蠢欲动,易烊千玺拉着才没冲过去。


“好了,好了,不跟神经病一般计较。”易烊千玺想笑,又怕笑了后王俊凯更生气,抿着嘴摆着一本正经的表情。王俊凯不悦地看了他一眼,“切”了一声,从车把上把自己的包卸下来,看也不看教导主任一眼,拉起易烊千玺:“走了!”

 

教导主任:“………………”

 

 

易烊千玺被他像拉一只小羊羔一般拉着,走得跌跌撞撞的,又被周围的学生不停偷看,无奈地伸手戳前面气势汹汹的人的腰:“喂,放开。”

王俊凯不怕痒的,被他戳了也不怕,回过头来盯着他,猝不及防地伸过手来反击:“你干嘛?”

易烊千玺被他一戳一个蹦,哈哈哈哈笑着直躲,手腕又还被王俊凯抓着,怎么躲都只能打转转。王俊凯来劲了,追着他冲着他腰就下手:“你干嘛?嗯?你说啊,你戳我干嘛。”

 


两个人在操场上旁若无人地打闹,王源在后头直叹气。

小弟目瞪口呆地看着平日里沉稳大气此刻动如脱兔的主席,感觉自己在做梦:“源儿哥,那个是主席吗?”

 

王源拍了拍他肩膀,沉痛道:“等你习惯了就好。”

 


 

王俊凯不爱上课,到了教室也喜欢趴下来睡觉,教导主任巡逻的时候看到教室后头那颗黑乎乎的脑袋,摇着头直叹气。

等他看到易烊千玺,就再次拍着他肩膀嘱咐:“千玺,你一定要好好教教王俊凯,挺好的苗子,别出岔子毁了!”

易烊千玺就不知道多少次点着头承诺:“好的,老师。”

 


午饭的时候王俊凯跑来找易烊千玺,他不爱吃食堂,非要带着易烊千玺翻围墙出去吃,易烊千玺拗不过他,刷脸带他从正门出去,到学校旁边小饭馆吃小炒。

 

小饭馆很老式,像是香港随处可见的那一种街边小吃店,老板头顶装一台画面模糊的小电视,他们埋头吃的时候胖乎乎的店老板就坐在那儿看碟。王俊凯塞了满腮帮子抬头看,老板看的居然也是港台片,刘德华驾着飞车,车后座上戴着漂亮的女孩,一路狂飙,帅气逼人。

 

“老板你看的什么片儿啊?”刚好有个吃饱的顾客到柜台拿牙签,剔着牙也抬头看那台小电视。

“喏,华仔的老片咯,《天若有情之追梦人》。”老板拿起碟子包装给客人亮了一下,两个人就在那儿聊了起来。

 


男孩把车开到婚纱店的橱窗前,砸破了橱窗,让女孩穿上了婚纱。白色的纱裙在风中飘动,他们疾驰而去,女孩快乐地抱着男孩的腰,觉得非常幸福。

注定会悲伤地结束的那种幸福。

 

 

他稍微愣了一下,拨弄着碟子里的菜,下意识地偷瞄一眼易烊千玺。对方浑然不觉地吃着饭,头顶的呆毛一晃一晃,他忍不住就伸手摸了一把。 

 

“你又干嘛?”易烊千玺摆了摆脑袋,嘴里塞得鼓鼓,吐字模糊不清,“快点吃完回去休息啊。”

王俊凯就笑了下,低头接着吃自己的。

 

 

 

吃完饭他们溜回学校。易烊千玺要去学生会办公室工作,王俊凯死皮赖脸地跟着他去,这个霸王一进办公室门,原本赖在里面蹭空调的人就赶紧纷纷走了。

 

王俊凯哼了一声:“好吃懒做。”

易烊千玺不笑都不行,手里整理着一叠文件,薄薄的刘海在额前一颤一颤:“你在说你自己吗?”

 

王俊凯直接往会客用的沙发上一躺,两条长腿往扶手上一搭,闭上眼睛午睡。

 

办公室里安静极了。窗外的梧桐叶子被风吹拂着,发出细微的声音,像是跳舞时芭蕾舞鞋在光滑地板上摩擦着。不时有清脆的鸟鸣声滴落下来,跟着青翠的阳光一起颤动。

 

易烊千玺过了一阵再抬起头时,王俊凯似乎已经睡着了。他的呼吸离自己很远,胸膛起伏的幅度均匀,睡着的时候嘴唇微张,眉头舒展,挺舒服的样子。

 

易烊千玺坐在办公桌后面,隔着空气,伸出手远远地描了描他脸颊的轮廓。

 

然后自己笑了,有些自嘲地低下了头。

 

 

 

 

 

4.

 

 

王俊凯开着车,慢吞吞地把车停到西街那家店门口。瘦条个儿的老板坐在柜台后面捧着kindle不知在研究什么,桌上的笔记本儿放着某当红男子组合新歌,旁边一杯凉掉的咖啡。王俊凯下了车,推门进去,招呼了一声:“亮哥。”

 

亮老板抬头看看他,他太瘦,笑的时候脸颊上的皮发皱,显老:“哟,小俊怎么来了。”

他放下kindle往柜台里让了让,给王俊凯留出谈判的位置。王俊凯笑了下,没坐,一只手扶着柜台,手指间那串车钥匙就垂在桌面上。

 

亮老板瞄了一眼,钥匙圈上拴了个黄溜溜的皮卡丘。王俊凯注意到他目光,不知为何鬼使神差解释了一句:“千玺那抢的。”

 


“哈!”亮老板眯着眼笑,“你们这些小年轻。说吧,你没事儿不会来找我。”

 

“跟你商量一下。”王俊凯抬手,透过橱窗和那只巨大的静静瘫着的毛绒熊指了指自己的车,“你看我车好看不。”

“……”亮老板,“整个镇就你这一架蝙蝠车。”

 


王俊凯脸上露出一点得意的神气,又马上绷紧了变成严肃神情。他挺直了背脊,抬手晃了一下那串钥匙,在他眼睛里有一点光簇地一闪:

 


“换你窗里那只熊,够吗?”

 

 



 

王俊凯回到家的时候易烊千玺房间的窗口还亮着灯。他站在楼下,手插在裤袋里仰头看了一会,还是慢吞吞地走开了。

 

他家里没有人,他也不想回去,便到周围的巷子走一走。到处都很是安静,远远地听到几声狗吠,又很快归于寂静了,想也是主人来了呵斥。

 


他自己一个人踢着小石子慢吞吞走着,突然听到前面有几个人说话的声音,便下意识放轻了脚步。巷子里路灯光线并不如何明亮,王俊凯眯着眼睛,看清了前面几个人中间的那个正是徐明,旁边几个也是学校里徐明的小弟。

 

“妈的,老子早就看易烊千玺那家伙不顺眼,他妈的还老找老子麻烦,他当他是谁啊!”

“……”

“就是,艹,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

 

“过几天老子就把他绑了,他不是很能吗,叫多几个弟兄来,这兔崽子长得也挺耐看的嘛,上次艺术节跳舞那腰和屁股扭的,谁喜欢谁尝尝哈哈哈……”

 


徐明正说得起劲,突然被从背后猛地踹了一脚,踉跄几步跌了出去,勉勉强强才站稳。一行人大惊,回过头看,王俊凯就站在路灯光和黑暗的交界处。

他漫不经心一般旋转着手腕,微微眯着眼睛,眼神幽暗,里面仿佛流动着一条幽深的黑色河流。

 

 


——“我X你X的。”他说,然后毫不犹豫地一拳挥了过去。

 

 

 


 

4.

 


易烊千玺在王俊凯校外斗殴后再次见到他已经过了一周。

 


他正站在学生会办公室里整理资料,听到身后玻璃窗传来规律的敲击声。今天天气晴朗,他一回头就看到王俊凯站在阳光里,身后是茂盛得洋洋洒洒铺开的梧桐树一棵,那人嘴角有片还没散掉的淤青,刘海有些长了,斜斜盖过了眉骨,就那样用一副没什么所谓的神情看着他。

 

王俊凯做了个口型:开窗。

 

易烊千玺看着他,没动。于是王俊凯撇了撇嘴,从窗外把窗几下扒开,一撑窗台,利落地跳了进来。

 

易烊千玺看他又转身关窗,背后的蝴蝶骨在单薄的白色T恤下撑出嶙峋的形状,就好像有对翅膀要破背而出。

 


“脸疼不疼?”他问,手指在衣角下攥紧。

“哈?”王俊凯夸张地挑了挑眉,连连摇头:“哪儿疼,就一晃神挨了一下,气死了。”

 

易烊千玺看他手舞足蹈地描述他是怎样以一敌八的英勇事迹,忍不住梨涡就浮了出来,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下他的嘴角:“你个傻子。”

 

王俊凯咧了下嘴,随即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易烊千玺下意识挣了下,没挣开。他拧了拧眉头,刚想让王俊凯松开,就听王俊凯说:

 


“我爸要把我送走了。”

 

 

 


 

今天阴天,天色暗得快,易烊千玺坐在王俊凯车后座上,被他照在大路上的车灯晃花了眼。

他有点走神,又被王俊凯气势汹汹按响的喇叭拉回了注意力。王俊凯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一句话在风里被吹得七零八落:“想什么呢,搂着我腰。”

 

“……噢。”易烊千玺应了一声,伸手抓住他腰侧的衣料。王俊凯在前边“啧”了一声,空了个手出来往后伸,摸到他的手就粗鲁地拽过来圈在自己腰上,才接着专心开他的车。

 

周围都是各式各样的车辆,有的被他们远远甩在后边,有的又陆续超过他们。灿烂的车灯光在地上七零八落地拖拽着,像从穿去参加时装周的华贵晚礼服上剪下来的裙摆,他们的车轮从上面张狂地碾过,把他们迷惘的青春全都碾成碎片。王俊凯的车开得很快,头发在风里飘动,易烊千玺耳边全是凌乱的风声。他手臂圈着王俊凯纤细柔韧的腰,皮肤滚烫的热度透过薄薄的衬衣,驱散着风的凉意。

 

 

王俊凯把他载到了空无一人的河堤。河堤还没装路灯,漆黑一片,王俊凯把车灯打开照着他们两个,自己靠在河堤栏杆上,示意易烊千玺到他身边来。

 


河边的夜风很凉,易烊千玺吸了吸鼻子,喉咙里像堵着什么,说不出话来。

王俊凯却突然说:“我的车是我妈妈送给我的。”

易烊千玺扭过头看他。王俊凯对着他温柔地笑了笑,目光落在河面上,幽深如河水:“我妈还在的时候我就很喜欢车,之前就是开普通的,我十四岁生日的时候,她送了我这一架车。那时我妈妈已经下不了床了,她把钥匙给我,让我开出去试试。我很开心地在外面开了一天车,回来的时候,妈妈已去世了。”

“后来我爸又找了个,就是现在我家的那个阿姨。”王俊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声音也低了些,“我跟我爸天天吵架,我在原来的学校里还打架,他特别生气,一直说要把我送出国。后来我们来了这里,他见我没有以前那么闹,才没说要把我送走,但是我把徐明打进医院了——”

王俊凯跟易烊千玺对视了一下,被易烊千玺的表情逗笑了,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好爽啊,他起码要在床上躺三个月呢,我这是太久没打架了没控制好力度~”


“所以我要走啦。”王俊凯说。

 


 

王俊凯载着易烊千玺去给他买红豆冰。今天老板娘给他们加了很多很多果酱和椰果,甜到腻人,易烊千玺吃了两口就不想再吃了。王俊凯接过来吃了几口,把杯子放了,重新发动了车说:“走,我带你看个东西吧。”

 


停在玩具店对面的时候易烊千玺还没反应过来。晚上了,橱窗里亮起了暖黄色的小灯,毛绒大熊坐在里面对着他们,温暖地微笑着。王俊凯没熄火,小心地下了车,对着易烊千玺说了声:“你在这等我一下。”

 

 

然后易烊千玺就看着他直直地冲橱窗走去,在路边捡了块什么东西起来。他的背影修长,风吹动着他的衬衫,他整个人被勾勒得更加纤瘦,仿佛下一刻就会在风里消失。

 

夜色很浓,小街安静,王俊凯敲碎橱窗的声音就刺耳得吓人。玻璃铛啷啷地碎裂,满地飞溅,像是电影里会有的场面。易烊千玺惊得几乎要从车上跳下来,就看到王俊凯扛着那只大熊冲他奔来,下一刻毛绒绒的东西就沉重地压上了自己的身体,毛绒里浓重的香味扑鼻而来,夹带着王俊凯掩饰不住喜悦之情的声音。

 

“千玺你抱稳了!”

 

 

 

王俊凯的车轰鸣着,一下就蹿了出去。风声在耳边肆意地咆哮,易烊千玺吃力地两手拖着熊,王俊凯在他前面哈哈大笑,兴奋得像是刚完成了一个恶作剧。他载着易烊千玺在河堤上飞驰,车灯照亮着前方的路,他从来没有一刻感觉到这么畅快过。

“千玺你开不开心?”王俊凯大声地问他,车开得飞快,仿佛要开到天涯海角去。

 


易烊千玺几乎睁不开眼,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王俊凯没听到回答,赶紧减慢了车速,在路边停下了。


“你生气了?”王俊凯回过头,对上易烊千玺发红的眼睛。

易烊千玺半张脸被熊头挡住了,两条手臂死死搂着熊的脖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王俊凯往下压了压熊头,好让自己能看清易烊千玺的脸,下一刻自己的额头就抵上易烊千玺的。

 

他听见易烊千玺说:“我很开心。”

然后易烊千玺湿润的嘴唇就贴上了他的嘴唇。王俊凯伸出舌尖舔了舔,是咸的。他伸长手臂把易烊千玺和熊都揽在怀里,呼吸很急促,比他尝到的眼泪更滚烫,他闭上眼睛,怕自己再多看一秒,他就再也离不开这个地方。

 

 

 

 

 

5.

 

校外小吃店的老板准备回老家去了,儿子要在老家结婚,把他接回去,小吃店也要关门了。

易烊千玺听说以后找了时间又去吃了一次饭。老板认得他,给他打了折,坐下来陪他一起吃。小电视还是开着,播放着一部什么老电影,刘德华跨在车上,意气风发,脸上全是光芒。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好像看过这部电影,就问了一下老板:“老板,这部什么电影啊?”

“《天若有情之追梦人》啊。”老板摇着扇子,笑容憨厚,“这是我年轻的时候最喜欢的电影啦。”

 

 


老板陪他坐了一会就进后厨收拾东西去了。易烊千玺坐在那里把整部电影都看完了,再回过头,天都已经黑了。

 


小电视里放起了歌曲,似乎就是那部电影的插曲:

 


“过去也曾尽诉往日心里爱的声音

就像隔世人期望重拾当天的一切

此世短暂转身步进萧刹了的空间

只求望一望让爱火永远的高烧

青春请你归来再伴我一会……”

 

 


他看着小吃店门外的马路,眨了眨眼,似乎还看得见王俊凯穿着牛仔外套,跨在他最心爱的黑色机车上,冲他挑起一边嘴角笑着,他的眼睛明亮,脸颊上都是饱满的,年轻的光芒。

 

 


然后他还会走过来跟他说:

 

“以后多多关照啊,主席~”

 

 

 

 



END不一定


评论(92)
热度(1265)
  1. 吃芋圆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