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⑥

复健




*

易烊千玺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第一秒开始,王俊凯的目光就没从他身上挪开过。


今天是他们分隔将近半年之后第一次见面。在这根本不短暂的四个多月里,他们都分别跟王源见过不止一次面,但他们两个人就是奇妙地碰不到一起。


他也曾设想过无数次和他重逢的场景,然而设想再多,内心再如何波涛汹涌,忐忑不安,真正看到人的那一刹那,那些躁动的心绪却全部都被妥帖地安抚了。如同春风吹过时大地带来振动,从从容容生长出无数柔软的青草,欣喜地细数着爱意。


那会儿王俊凯感觉恍惚。易烊千玺——他想了很久的易烊千玺,穿着黑色的宽松卫衣,修长手指攥着手机藏在过长的袖子里,短裤裤管口露出两条细瘦的小腿,在看到他之后有些局促地踩着,脸上却是控制不住地先露出笑来——这样站在他眼前。



他刘海有些长了,发型师却也没给他剪,即使做了造型也微微遮过眉毛,显得十二万分的乖巧。比平日里更加乖巧,甚至在面对王俊凯的时候,表现出了难得一见的害羞。

他的眼神躲闪着,脸上带着笑却不看他。偶尔下意识地抬了手摸摸耳朵,左顾右盼着。王俊凯站在原地,隔着好几个人从衣袖间的缝隙里看他,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很轻却是刻意压抑。他害怕在别人面前流露出自己太张狂的情绪,毕竟他已经是大人了。他已经成年了。他有必要表现得更成熟更克制的,譬如一个风轻云淡的微笑。

但他不可以。


他们同时向对方走去,尽量显得自然。王俊凯先伸手勾过他的肩膀,手指在他肩头不轻不重地捏了捏。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开口喊他的名字:“千玺。”声音发涩,语气急切得如匆忙抽长的笋尖,干脆而执着。易烊千玺终于看他了,他直直坠入了他眼睛里的那一汪深深的湖泊:“诶,哥。”

找到机会,他们牵了手。穿的都是长袖,手指躲在袖子里死死缠着。掌心里黏黏腻腻一层汗,谁都不舍得放开。心里都有点紧张,像是刚恋爱的初中生。王俊凯甚至连恶作剧地曲起小指搔易烊千玺的掌心都做不到,只能用力牵他的手掌。
他觉得自己很不错了,面部表情还算能控制。

但他只想看着他。一分一秒都想。

公司说录个视频安抚一下粉丝。正个八经录视频,王俊凯就忍不住老是往自己右侧看。易烊千玺今天心情好,几乎一直是傻笑着,感受到他的目光也不像以前一样冷漠地忽视,甚至会对视过来。

王俊凯的心变成一片柔软干净的湿地。水鸟纤细的红色长脚轻轻踩上去,咕嘟咕嘟地冒出愉悦的气泡。



——他终于与他独处了。

易烊千玺一手拿毛巾擦着头发,一手还捧着手机发信息。走了两步又停下了,毛巾顶在头上,两手发信息,几颗水珠顺着发尾往下掉着。下身还是穿条短裤——王俊凯发现他最近很爱穿短裤,露出精瘦小腿,皮肤上大大小小的伤痕疤痕,都是成长的勋章。

王俊凯坐在床尾盯着他看了好久,易烊千玺居然都还没把信息发完,还不时轻笑几声,一点也不急切,显得王俊凯猴急得像个毛头小子。

——好像本来也就是。

易烊千玺终于把手机放下了,连上充电线,让它舒服地发出“滴”的一声。王俊凯的眼睛跟着他转,从善如流地起身到他身后去,接了毛巾给他擦头发。

易烊千玺头发很湿,显然在浴室里没擦过,有水珠落到王俊凯手背上,他下意识抬起手来舔掉了。

甜的。


房间里光线有些暗,王俊凯专注地看他侧脸。易烊千玺鼻梁高挺,柔软如黄油的光线削弱了他的英气感,只显得安静而柔顺,藏在被窝里的珊瑚绒毯一般让人有拥抱抚摸的冲动。

把头发擦得半干,王俊凯说声:“好了。”顺手再抚摸几下,得到易烊千玺瞪的一眼。于是他笑了,两手穿过他腰际扣住,脸颊亲昵地蹭他的肩头,哄着说:“亲一下。”

好久好久没有接过吻。嘴唇触上的瞬间竟然灵魂都颤抖了一下。由于太急切,甚至磕碰到了牙齿。易烊千玺贴着他的唇笑了,笑声堵在唇瓣间,细细酥酥的痒。王俊凯不愿意耐心地等他笑完,撬开他牙关去寻他的舌尖,触到的时候尝到了淡淡的牙膏的薄荷甜。

总算是一个完整的漫长的吻。已经很久了,没有这样的亲密。即使如今网络再怎么发达,也消除不了不能触碰引发的相思。只有真真切切此刻抱在怀里了,王俊凯才像双脚踏回了地面,从刚见到易烊千玺开始就有的某种恍惚眩晕感终于消失,他想抱着他摔进彩色的云朵里,品尝彩虹的甜蜜,不要再出来。

易烊千玺一直心情愉悦。他愉悦的时候就像个幼稚的孩童,完全没有平日里成熟冷漠的那种样子,调皮好动,什么都做得出来,例如把手指咬在嘴里。谁都怕他这种样子,不自觉地撩,清纯又诱惑。王俊凯一想到易烊千玺向万千网友展示的这种样子就胸闷气短,恨恨地拿虎牙啃了他好几下。


易烊千玺这回不乐意了,说你干嘛。声音拖长,尾音沙哑,又甜又沙,是夏天里最好吃的那种西瓜。

王俊凯喜欢得抱着他把脑袋钻进他肩窝里直蹭。蹭着蹭着把人怼进柔软被褥里,身上沾的全是易烊千玺沐浴露的味道。

苦日子总算结束了,他想。






TBC 大概吧

评论(57)
热度(548)
  1. 大雯儿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歲 / Powered by LOFTER